嘛,這勉勉強強算是前一篇《嵐的疑難雜症》的後續吧
不過自己不是Nino,不會寫詞的.....
於是又把那首『虹』翻出來寫文了。
不過曲似乎不是Nino作的.....

內容物糟糕,請慎入。

╳   ╳   ╳

『向來如此喲
一鬧起彆扭的你
就會把我重要的東西藏起來
每次都藏在同樣的地方
今天我會先到那裡等你』

看著手中特地錶框起來的白紙,在新聞台前一副正直模樣的櫻井先生此刻燦笑得無法克制,嘴角的裂痕不斷向上,眉目間滿是輕揚歡快的訊息。只是一身筆挺的西裝,搭著一張近似憨笑的臉,實在有些微妙,尤其地點還是別人家的客廳中間,周圍擺放著零亂的遊戲盤。

「你怪笑什麼啊翔桑?」摀著溫熱的牛奶,二宮淡然的掃去一眼,小聲嘀咕著入夜後氣溫變化可真大,就想繞過櫻井翔往沙發走去。他沒漏看最近櫻井翔總是手拿著那張紙,笑得一臉幸福,明明是自己難得有心情隨手寫出來的一首歌,卻被那傢伙當寶貝珍藏,說他心裡不暖和是假的,心底那一塊柔軟的地方似乎正隨著這個反差甚大的男人的笑臉而日漸擴大。

「沒有啊,」櫻井翔掩不住滿面的笑意,隨意敷衍了下二宮的問句後,似乎想起什麼匆忙地抓住二宮經過的身影,「哪,Nino……」

玻璃杯裡的牛奶受到晃動,險些潑灑出來,二宮挑起眉,高深莫測甚至是帶著點冷笑的表情,「嗯?」

「唱歌給我聽好不好?」

櫻井翔毫無意外的從身前的人的眼底捕捉到一絲疑惑,兩方明顯都陷入沉默,半晌那人才恍過神來,愣愣地問句「……什麼?」

「唱歌給我聽吧。」不厭其煩地重申自己的期待,然後一廂情願就把對方的皺眉猶疑當作默許,「還是要我去替你拿吉他?」

「不是,翔桑…」被呼喚的人逕自走向房裡,二宮輕聲喊不住,只能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角,「櫻井翔!」

「啊?」

面對一張坦蕩無辜的臉,二宮想按照平常節目模式發狠吐槽也找不到那股勁,半為無奈地放下啜了幾口的牛奶,抱胸長嘆,「你沒事幹嘛要我唱歌啊?平常上節目宣傳你也沒少聽到吧?」

「那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我想讓Nino只唱給我一個人聽。」二宮想起當初櫻井翔向他表露心意時,也是用著這麼誠懇的聲音,那時候「翔桑您別開玩笑了」這種笑語被堵塞在喉間,然後他覺得自己臉上的溫度沒有原因地升高,自己已經點頭允許了。

「就像你替我寫這首歌一樣。」

「……」兩個人的眼神交集,太多只有彼此明白的情感在無形中的傳遞,只是幾秒,短短的幾秒。感覺自己臉上又開始發燙的二宮急忙撇過頭去,這溜肩男就這麼喜歡用這種深情的眼神盯著人看嗎?又不是在拍戲……我家看起來也不像拍攝現場吧。

「真的是笨蛋哪,翔醬。」二宮悄聲嘟嚷著,一邊走進房間拿出吉他。

「只一次、真的!」在他背後的人還在強調,肯定的語氣聽在他耳裡有種莫名的可愛,二宮雖然有些不情願,不過還是忍俊不住的勾起嘴角。

「只一次。」只有這一次、唱給唯一的你……二宮不想承認自己這樣閃躲的模樣是在害羞。

拉過一張椅子,在櫻井面前坐定,抬手、手勢一個落下,漂亮的起音。

『季節們領著夕陽而來
拉長影子找到了我…

你一臉驚訝地凝視著我
突然嘟起了嘴別過臉去
「對不起啊」我這麼說
「那、到這裡來」你回答
吶、看啊看啊  我們的影子重疊在一起了…
相互碰擦的雨傘使我無法筆直前進』

指尖滑過粗糙的琴絃,震動了音箱,流淌出悅耳和諧的旋律。一室明亮的廳房縈繞著溫柔的吉他聲、清亮的嗓音,彷彿靜止的世界與外頭的繁華喧囂完全隔絕。敞開的窗戶吹進微冷的夜風,擱置在桌上的牛奶不再冒著氤氳的蒸氣。

櫻井捨不得轉移視線,他無法細數究竟要經過多久的時間、要突破多少的困難,他才能擁有現在如此美好的時刻。不明白為什麼心裡邊複雜的情緒不斷翻騰,甚至匯集在眼眶裡,有些濕潤。大概是累了吧,今天工作一天了呢。櫻井翔還是決定咧開嘴笑了。

『溫柔微笑的你  和你一起的此時此刻
都是重要到幾乎令我想哭的
世上最最重要的寶物喔

我故意嘟起了嘴
還沒等你回應我的那句對不起
便溫柔地吻了下去--』

雙手緊緊握著,是空氣,他卻覺得握住了他最冀望的夢想。依稀記得二宮曾經笑問過如果就這麼死去會不會有遺憾,那時候的回答是不會,那麼現在呢?經過那麼多年,仍是相同的答案吧。

不會有遺憾的。因為我的生命,有你,二宮和也。


「唱完了。以後你還要聽,我就要向你收費了!」嘴上逞能,不過二宮其實已經不由自主感到緊張,自己登台面對無數歌迷還是鏡頭也沒這樣惶恐不安過,現在待在櫻井翔面前他卻覺得全身不自在。「……我要去睡覺了、晚安!」

「Nino……」

『因為太麻煩了  你這麼說
其實只是不坦率罷了
為什麼就是說不出口呢?
「好喜歡你」就這麼一句話哦
偶爾也想聽聽看呢』

「我喜歡你。」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天天說給你聽的,Kazu。櫻井翔露出一貫的倉鼠笑,彎起的眼睛有一絲繾綣情意流轉。

「……笨蛋!」轉過身去的人悶悶地發出評語,尾音的顫抖卻曝露了他的心思。

「Nino害羞起來好可愛哪。」

『彩虹好美麗啊  不、你更加美麗
我告訴開始害羞了的你……』

背對著他的二宮深吸了口氣,咬著下唇,短暫的不吭聲。數秒後才微微偏過角度,笑得有些陰險,但櫻井翔還是看見那耳殼明顯透著紅色,「剛剛翔醬淚眼汪汪的樣子才更可愛呢。」

大概天然個性是可以潛移默化的,櫻井很自然地無視掉那人語氣裡刻意的狠毒,一個向前攔腰抱住二宮,「Nino我好喜歡你哦!」還順便蹭個幾下。

「櫻井翔!」

「吶、」從背後傳來的聲音撫過頸間,溫柔的,卻像是在撒嬌,「如果從今以後我都可以對你開口任性要求,那……」

「可不可以永遠和我在一起?」

「或者每年都送我一首情歌?」

二宮發狠勁扒開黏在自己腰上的手,向後睨了某人一眼,「……你是想要前者還是後者?」

「都要!」

聽到這樣任性的回覆,二宮忍不住啞然失笑。果然這人大少爺脾性是在血液裡流的,這輩子恐怕是改不掉了,偏偏自己就遇上這個大少爺。好吧,就當是造福人群,替人除卻禍害好了。

「可惜了,你這一輩子只能選擇一種。」

-------

「哪、Kazu,其實你才是真正把我重要東西藏起來的兇手哦--」

「你半夜不睡覺,又想胡說八道什麼啊……」帶著睡意所以有些含糊的聲音微弱地打斷櫻井翔的發言,然後拉起棉被把自己埋進更裡面,只讓一小截額頭和兩隻抓著被單的爪子露在外頭映著月光。

「櫻井翔的心啊、My Heart。」

『今天是我和你
名字重合的日子 愛情萌芽的日子

la……la……la……

彩虹好美麗啊  不、你更加美麗
我告訴開始害羞了的你

謝謝你  謝謝你』


《終》

↑↑↑↑↑↑

寫完我才發現一件事,鋼琴伴奏可以改成用吉他譜曲吧?(我悲慘的音樂造詣啊....)

→『虹』的翻譯歌詞截自AY字幕組的《Arashi Around Asia 2008 in Tokyo Part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