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該怎麼說呢

心情不好的產物會呈現一種相當奇怪的感覺…好啦,我承認我寫出來的都沒什麼正經←尾巴好喜感。

啊~我還發現我寫文章寫到最後都會詞語重複太多,細節描寫越來越少......我有努力想改進的,可惜這就是我的極限。無所謂,開心就好(這是藉口)

最近看到一位大人所寫的Y2短篇文,好喜歡..............喜歡到我連悲文向都能接受。

真覺得文字的渲染力和構築出來的氛圍太恐怖了(因為找不到形容詞所以馬虎帶過=  =),由衷佩服文筆好的仙人強者(我到底在說什麼...挫敗。)

心血來潮好想打近狀,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大概也沒有人想看老人家在回顧青春XD

╳   ╳   ╳

 

看著手機螢幕,又瞥過手上的新聞稿,眼神來回在兩項東西之間,搞得櫻井翔稍微頭疼皺起眉頭,臉上是難以察覺的不耐煩。

「櫻井君,怎麼了嗎?」前輩走上前一句話就讓櫻井翔馬上轉換成能幹的主播樣。

櫻井翔禮貌性的搖頭,沒有直言自己的煩惱。也是嘛,跟別人提這種事太莫名其妙了。

「那你準備準備一下,要開始囉。」

「是。」

起身走向主播檯,明亮的燈光打在臉上有種熱度,櫻井在幾秒間頓住腳步,警告自己不准再多想其他事,專注。

 

--那個二宮和也,為什麼連一封Mail都不回覆過來…

原來櫻井先生像一個青春期戀愛的少年,正在煩惱他家Member的狀況。

當晚,NEWS ZERO的櫻井主播狀態不佳,吃了不少螺絲,嚴重的程度是他自己事後懊悔不已也不得抹滅罪惡感,而他親愛的母親大人也發了短信來取笑他。

悲觀思想的櫻井翔在反省之際,卻有點慶幸地猜想著:Nino會不會因此來吐槽我?

 

等到凌晨兩點零五分,櫻井翔正式踏進睡夢中,然而手機一點消息也沒有。

 

櫻井翔做了噩夢。他夢見二宮從此都不再跟他搭話,在番組上想跟二宮眼神接觸都被躲開,連打電話都成空號……

 

夢中的一切有一種莫名的真實,逼得櫻井翔痛苦的在天未亮之時,就睜開眼睛。他沒有勇氣去揣測,夢裡的狀況會不會延續成現實,不過就目前來說,二宮突如其來的斷絕聯絡就是一個危險的訊號。

噩夢。真是噩夢。

 

--------

「Sho醬,你怎麼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對於相葉關心的問句櫻井翔一臉愣然,答不出口其實自己昨晚為了一場噩夢輾轉難眠。雖然Member身分可以共享一些傷痛喜悅,不過櫻井翔打死都不想自爆這種有點近乎搞笑的行為。

--都是那個Nino搞得我精神衰弱……

正當他如是怨念的同時,旁邊觀戲幸災樂禍的松本先生輕咳兩聲,直接轉移了相葉雅紀的注意。「我說,Nino好久沒跟你一起出現了吧?是最近你太忙還是Nino不想理你了?」

啪哧啪哧幾聲,兩支無形卻傷人的飛箭直射櫻井翔心坎。被問話的人呆滯的找不出一句反駁的話,甚至連個正常的回應都沒有。

松潤先生又在偷笑,只有相葉雅紀什麼都不知道,不明白這兩個人在演那一個橋段,為什麼一個看起來幸福美滿、一副「大爺我不只事業家庭,還十項全能」?另一個就失魂落魄、「一片真心卻被打入冷宮而冷宮深似海」?

這種對比且自己搞不清楚的場面讓相葉雅紀覺得頭有點暈,好吧,該是讓Leader出場調解情勢的時候。

 

「不用管那麼多。」癱死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的人一看見相葉往他方向過來,沒有調整坐姿反而更是輕鬆慵懶地出聲說話。

「什麼?」

「Sho桑和Nino的事…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

--為什麼松潤和利達都能直接斷定Sho醬的狀態失常是和Nino有關係?那我……

相葉難過的垂下眼睛,悲情的想著「啊,原來我又被排擠掉了……」

「啊、Aiba桑。」椅子上的人抽動一下,掙扎似的坐直背脊,相葉都不得不懷疑這人昨晚到底是疲累到什麼程度。「其實……」

「Nino不理Sho桑的事,也是松潤今天早上告訴我的。你放心,不知情的絕對不只你一個。」

相葉雅紀一個感動,忍不住對大野比出兩手拇指:Good  Job ! 友誼的象徵啊。(噗)


 

櫻井翔完全無法否認松本潤的推測,二宮確實好幾天都不主動和自己連絡,平時還會幾封短信問一下行程,這幾天卻全無動靜。連在節目上,二宮的表情明顯就是沒有興致再和櫻井翔發揮團員愛,連一點點深厚默契都捨不得展現出來。

松本潤猜想,電視機前那些Fans大概有一部分會覺得特別可惜吧。

--連我自己都覺得可惜了。真搞不懂Nino在想什麼。

在大野智的默許下環住對方的腰,松本潤很客氣很委婉的吐出一些感想:「好險你不是Nino。」

「嗯?」

「你看每次Sho都為了Nino的怪心思瞎猜半天,搞得心力交瘁的…還是你比較好懂,至少我能從你的臉上看出來你在想什麼。」

雖然大野智很想對這人突然的孩子氣表示一下意見,順便澄清其實自己的表情也不過只有「ON  and  OFF」而已,看不出來的人才奇怪,不過他下意識認為這般回話太草率,實在欠缺沉著,他只好不動聲色,淡淡的瞄了松本潤一眼:「說不定這是他們兩個的情趣。」

「嗯?什麼情趣?」

「生活調劑。」大野智認真的望進去松本的眼睛裡,「Sho桑永遠都是Nino的生活調劑…」

「啊,Leader怎麼辦?」躲進大野智懷裡的人含笑的拋出一句疑問,對方還沒意會出他的意思,松本潤就露出牙齒隔著衣服咬了大野的肩膀一口,「我突然發現其實你沒有表面上那麼好懂了。」

--這不是廢話嗎!……喂喂、這裡可是休息室。大野試圖掙扎,可惜無效。

旁邊的相葉雅紀用雜誌遮住眼睛,眼不見為淨。

 

 

櫻井翔離開休息室的同時,根本沒想到樂屋裡的那一對正因為他和二宮的問題而產生一些歧見,原本打算先找Staff確認節目的程序,卻沒料到一個轉角之後就遇到二宮。

--心情沉重。

櫻井翔努力讓自己臉部的肌肉放鬆,扯了扯嘴角,連他自己都知道自己一定正笑得很奇怪。

「Nino…」

「啊、Sho醬。」對方揚起手,爽朗笑了笑,在櫻井翔的詫異眼光下很自然的打招呼。

--這是什麼意思?停住腳步的人愣愣地接收二宮和也的笑臉。

「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睡覺啊?黑眼圈太重了吧…」

「啊……?」

估計是櫻井翔的反應太遲鈍,導致二宮微咬住下唇,透露出一絲厭惡麻煩的訊息,「不、沒什麼,我先回去休息室好了。」

才剛表示完要離開的消息,那位處在震驚狀態的櫻井先生立時驚醒過來,拉住二宮的手,在一瞬之間。

「Nino…」刻意壓低音量的聲音仍然能聽出隱藏住的懦弱和不安,微妙的身高差,讓二宮看得更清楚,說話的這個人眼底凝固的那抹難過,甚至是眼角的濕潤。「你這幾天是不想理我嗎?是因為討厭我?還是……」

二宮和也斜著頭,抿起嘴唇,淺笑,眼神的澄澈直接消除了櫻井翔心底一大半的疑惑和陰霾,「嗯?沒有啊、你的錯覺吧。」

「錯覺?」

「嗯,Sho醬就是太累了才有這種錯覺吧。的確嘛、最近拍戲好累,Sho醬你也要多休息囉。」拍拍櫻井的肩膀,二宮和也在臨走前還不忘稱讚一下這呆滯的傢伙的溜肩…不愧是Sho醬呀。然後像是完全沒有察覺櫻井翔複雜目光的模樣,一派輕鬆的從櫻井翔身邊擦肩而過。

 

--所以,真的只是錯覺嗎?……

 

櫻井翔都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回到青春期熱戀中的少年身分,每天擔心煩惱著那位二宮桑的狀況,而這些狀況不一,反差甚大。

 

直到幾天之後,二宮和也忙碌的行程總算挪出一些零碎的時間讓他自己消化解愁,反覆無常的情緒變化大概就因此減少,櫻井翔手機裡的短信恢復以往的數量,寄件人還是那個Ninomiya君,櫻井翔才緩緩醒悟過來:原來這傢伙只是壓力大、沒地方發洩嘛……我是垃圾桶嗎我?

 

「Sho你永遠都是Nino的生活調劑。」松本潤最後是這樣安慰櫻井翔的。

 

 

《完結》

╳   ╳   ╳

放上幾張網路抓的Y2,最近自己懶得截圖了。偷圖請見諒(鞠躬)

Y2-我期待新番組的小倆口2.png

↑   很喜歡旁邊二宮先生抿唇偷笑的小眼神,特可愛。

 

Y2-我期待新番組的小倆口3.png

↑   和諧度真高。(笑)

 

 

想睡覺又不太想睡覺的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