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的手。

無可否認的,櫻井翔很喜歡二宮的手,小小的、肉肉的手掌,在他眼裡尤其可愛。

在節目上這麼坦白承認,私底下也沒少錯過可以揩油的機會。

每次摸到那隻暖暖的漢堡爪時,櫻井先生就會微笑著然後暗自慶幸Member這身分真是有用處。

怎麼非禮二宮也不會有什麼令人起疑的地方……

當他喜孜孜的這樣松本潤炫耀心得的時候,那嘴巴一向不留情的人斜著眼睛,抱著懷,居高臨下的眼神,「是嗎?那網路上一大票一大票的Y2媽是怎麼來的?」然後,帥氣瀟灑的轉身就走。

櫻井先生嘟著嘴,獨自怨念松潤這小子是給利達寵壞成這副大S兼大爺的德性,一邊卻小猶豫起是不是以後不要再招搖地在鏡頭前和二宮眉來眼去。

思索許久仍躊躇著下不住決心的櫻井翔,聽見門板開闔的聲響,無助地抬頭看向一派清閒的Aiba桑。

相葉某人一進門就打了個噴嚏。怎麼突然覺得腳底板在發冷?他皺了皺眉,決定無視掉這奇怪的錯覺。

「Aiba桑……」

這怨婦的聲音啊……相葉很無奈的與房內唯二的另一人視線相對。

「我還可不可以在鏡頭前和Nino牽手?」

相葉翻了個白眼,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都牽出文化來了,還有什麼不可以的?」語氣輕鬆的丟出一句反問,Arashi的天然君很誠懇的再附贈一句:「早叫你們去澳洲結婚了……」

「可是Nino不准。」

剛喝進口的水被這一句話嗆著險些噴了出去,相葉雅紀嘴角些微抽搐,他明顯是聽見這個認真的櫻井先生口氣裡透露出那一絲的失望。這次很俐落的對他翻了兩個白眼,挺實際的嘀咕:「Nino那傢伙會准許才奇怪吧……」

「那牽手……」櫻井翔盯著自己的手掌逕自陷入沉思,表情嚴肅得像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

天然君再怎麼遲頓也還是有普通生物的感知神經的,看不慣這平時英姿煥發的Member的懦弱倉鼠樣,忍無可忍之下,只好伸出腳輕輕踢了對方的膝蓋--那位還在觀察自己手相的仁兄啊,不曉得還有沒有膝跳反應。

「Sho醬,你到底是在擔心什麼?Nino的手都給你牽了,屁股也給你摸了,全身豆腐大概也都給你吃完了,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天然君驚覺原來自己的舌頭也可以有表現流暢的時候,不過這好口才千萬別給Nino聽見才是。

可惜,對方顧著歪頭思考,根本沒注意到他相葉雅紀這偉大的成長。

「啊……」緊繃的臉部線條在一聲悠長的單音節之後,逐漸緩和,「大概……」

相葉連忙湊近些,他怕他聽不清楚這青年翔醬的煩惱。

「大概是因為Nino還沒把他公寓的備份鑰匙給我吧!」語末還可愛的尾音上揚。

「……」天然君很後悔自己做什麼不立刻爆發澎湃的小宇宙,反而冷靜地從皮夾裡拿出竹馬君二宮的鑰匙,再溫柔的放進櫻井翔的掌心上。

「Nino的。」以溫柔的眼神,他指著key,很誠實。

「不是你家的?」

「不是。」雖然相葉很想Nice吐槽他:我拿我家鑰匙給你幹嘛……不過忍了忍,還是算了。

「真是Nino公寓的?」

「是。」

然後,兩方人馬詭異地沉默。連相葉都懷疑這個對key皺眉的櫻井先生其實是發了火來著。

說的也是,Nino沒把鑰匙交給他反而拿給了我……停頓幾秒,相葉又搖頭推翻了自己的猜測。這鑰匙大家都曉得是Nino在櫻二配對成功前就交給他的,這櫻井翔沒事吃個什麼醋……

「Sho醬……」相葉雅紀和有些難以捉摸的櫻井翔僵持了半天還是覺得良心不安,伸手試圖安撫一下自家Member。

沒想到手伸到半空中,本來繃緊臉的人卻像活過來似的,反握住他的手,激動地說出一大串感謝的話。

相葉雅紀在櫻井翔左搖右晃的情況下,有些怨恨地悔恨起自己怎麼不乖乖聽從松潤的意見,還傻傻跑進樂屋裡跟個傻瓜一起犯傻。



-     -     -




「櫻井翔。」走在前頭的人頓住腳步,出聲打破兩個人之間默契似的安靜。晚上的風微冷,穿著黑色大衣的二宮和也站在暈黃的路燈下,看上去有些纖細,「你特地把車停那麼遠,就為了要晚間散步?」

櫻井思考半晌,沒有正面給二宮答覆,只是兩眼清澈,笑得很溫柔。二宮一見到這微笑,別過頭悶悶的嘖了一聲。

兩個人的步伐又慢慢的前進,卻不經意的,腳步漸漸變得統一,那一致的鞋底磨過地面的聲響令二宮突然有種錯覺,或許他和櫻井正有著相同的心情。

「Nino……」

「嗯?」二宮低著頭,右腳輕輕的踢走腳邊的石頭,細微的聲音在空蕩無人的街道特別清響。

「我們牽手吧。」

「……」二宮也不算驚訝,只是定格在原地,睜大眼睛直視櫻井翔,眼底迸發出的情緒很不平靜,「你又在想什麼壞東西?」

「沒有啊,天氣冷,就想念起你肉肉的手。」

「……櫻井翔你暗著在指我肥了?」

櫻井翔乖巧地搖搖首,一臉無辜。

街燈的光暈落在櫻井翔的臉上,很是明亮,二宮和也悄悄地移開自己的視線,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卻默默地遞出自己的手。

掌心交疊,在兩人大衣的掩蔽下,有秘密的溫暖。

櫻井翔甜蜜地笑著,另一隻空閒的手握著那把某人主動放棄的鑰匙,嘴角勾劃出更清晰的弧線。


Fin.

 

 

↑↑↑↑↑↑↑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媽媽

小心機是翔醬,可是...Nino的戲分會不會太少了點(噗,自己偷笑)

好吧,總之,愛拔你好可愛(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