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這是我對劉備總受的第一篇愛的表現!
因為文學底子不好,所以請不要在意這東西的好壞(不然要在意個什麼呢?)
而且,我雖然愛劉備總受,不過對三國的歷史還不是特別熟(畢竟我不是那年代的嘛!)

年紀亂湊。內容物完全爆走。
人物請自動美型化!不美型那還能看嗎- -+


╳     ╳     ╳

正處初春。

乾枯的枝頭上冒出一些嫩綠,更添春意。

身為蜀國一國之君的劉備帶著幾名貼身侍衛隨意地坐在樹下,品茗下棋。

不過棋盤的另一邊,顯然陷入萬分困擾的深淵中,難以自拔。

「主公……」

「嗯?」溫潤的眸笑盈盈地抬起,拿著茶盞的手停了一下。「怎麼?不繼續?」

「不、不是。」執棋的小兵唯唯諾諾的紅起臉來,這可是他第一次這麼接近自己崇拜已久的對象,從前只在營中聽過大家似真似假地描述主公和大將們馳騁戰場上的英勇故事,倒也沒企望可以如己所願當面看見人人愛戴的蜀國君王,不過今天不曉得是幾代的祖先庇佑,居然能被主公欽點,親自和主公下棋,一思及此,他就有一種醺醺然的感覺。只是,欣喜之餘卻有種如坐針氈的錯覺,「軍師還等著主公回府呢……」

「哦。」沒想到,主公只不鹹不淡的沉吟一聲,便沒有下落了。

小兵緊張的偷偷覷著主公臉部的變化,似乎有什麼,又似乎沒有什麼。唉,他生於鄉下,書讀得少,不過主公現在的表情就叫做高深莫測吧?

他還記得,營隊大伙們都是說孔明軍師料事如神,想法高深莫測,那麼主公是什麼呢?還是,注定要成就大事業的人都是這個模樣的?高深莫測?

「沒關係,你下吧,那些事情不急的。」

「噯,是、是的。」可是當時軍師是沉著臉跟他說這件事的啊,這樣還不急嗎?啊,可能軍師他總是防範於未然,計畫都得先安排妥當才放心,怪不得是主公最信任的人,主公說不急,也就是因為相信孔明軍師吧。君愛臣,臣愛君,真是一則永世的佳話!

「不用慌,他不會責備你的,就算怪下來,你就跟他說這是我的命令。」

「是。」小兵真是覺得受寵若驚,可以面對面和主公下棋就是奇蹟了,現在更直接得到主公的聖詔,有朝一日若是回去鄉里,他的父老鄉親曉得這件事之後,一定備感光榮。

「大哥,」不遠處走來一個高瘦人影,手裡拿著作工精緻的棉製大衣,臉上沒有什麼明顯的表情,連說話都缺少了些起伏,不過眼底的擔憂真切得讓人無法忽視。「雖然已經入春了,不過天氣還是透著涼意的,仍然該注意一些。」

小兵剛執棋的手抖了下來,這人氣勢太大,一靠近他,他便覺得有股逼人的壓迫感,著實難受,慌恐的看向仍然帶著笑容的主公,主公卻完全不受影響的把視線凝在棋盤上,聚精會神地。

「二弟,你來看看我這盤棋下得如何?難得我棋逢敵手,又有好運氣。」

被點名的男子彎下腰,認真地觀看了整個盤面,縮短的距離讓小兵能更清楚感受到那毫無掩飾可以令人窒息的無形壓力,「嗯,大哥,你的布局的確不錯,如果終盤也能保持這樣水準,大概是勝券在握了。」

主公聽到這番話,嘴角立刻彎起略顯孩子氣的笑容。

「不過,小兄弟你也守得挺好的,有條不紊,也很穩紮穩打,看得出來相當有實力。」

「以、以前在鄉里的時候,是有個擅長對弈的鄰居教我一些。」

「二弟你看,我挑人的眼光好吧?可以在這麼大的軍營裡找出一個與我旗力相當的對手。」

「是是是,大哥厲害。」嚴肅剛毅的臉上難得洩漏出一絲暖意,小兵揉了揉眼睛,只覺得不可思議。

果然主公的威力就是不同凡響,連泰山崩於前都面不改色、會板著張臉沉著應對的關羽都能為主公露出微笑。果然啊果然,主公能有這麼大的做為,一定是他身上有很深妙的魔力。

怪不得常聽說曹軍的主帥有閒便會往蜀國來,常惹得兩國雞飛狗跳,大概也是被主公的魔力吸著的吧。

上次還聽過吳國的國君和軍師為了某一件事情爭論不休,差點把整個吳國給掀了--哎呀這當然不可能,我誇飾說說罷了--不過主公聽說之後,擔心地發一帖函過去,吳國便太平盛世,君臣兩人至今仍相安無事。

原來,主公的魔力影響這麼深遠啊。難道當初我從軍也是在不知不覺中被主公的魔力抓到了嗎?

「大哥!」

「怎麼了,慌慌張張的。」

主公端了盞茶給急急忙忙奔過來的大漢,還伸手拍了拍大漢的背。大漢喘著大氣,睜著大眼睛,擒住主公的肩膀就是用力地搖晃。

「三弟,你過分了。」

「啊,這不重要啊二哥,那個、那個……」慓悍的大漢又把主公倒好的茶急忙倒進嘴裡,眼情很是緊張,「那個混帳軍師不知怎麼,今早就笑得怪異,不斷挑著別人的毛病,看起來就像是變著法子在整那些拿筆寫文章的,一些老臣都被整到要告老還鄉,說要回去種田也不要看那個混帳軍師啊。」

主公沉重地嘆了口長氣,悄聲說了句「這人怎麼又是這樣啊」然後從容的站起身。

像是想起什麼,他走了兩步便轉過頭對傻楞在棋盤前的小兵露齒一笑,「你跟著走吧,那軍師不是要你傳令嗎?你也該回去報告了。」

「是、是!」

╳     ╳     ╳

佈置雅緻的書房裡,一抹身影隱藏在層層疊疊的公文書卷之中,更顯出那人的纖細。

站在他身旁的人膽戰心驚地抹著額頭上的汗珠,心裡滿滿的恐懼讓他懷疑是否能見著明晨的日出,是否能再嚐到溫柔妻子燒出來的好菜,是否還有機會可以抱抱家裡可愛的稚子,是否……

不曉得「是否」到第幾個了,就被周身散發寒氣的軍師打斷。

「我問你,主公呢?」清冷的嗓音壓抑住滿腔怒火,不過那張清秀白皙的臉上浮現一絲顯而易見的怒意,如畫裡描繪的漂亮的眉糾結起來,正表示他心頭的煩躁與不悅。

「主、主公?哎,軍師……主公他今天早上就出去遊賞了,到現、現在都還沒回來呢。軍師您、您已經問了不下百次了……」甭再問了,小的我就是不知道答案嘛。淚灑。

「不是有派人去找嗎?怎麼還沒有一點消息?」

「呃,每個派過去的人好像都被主公留下了,尚未有一個人回來……」

「你們真是……」談吐一向文雅的軍師似乎氣急,想說出什麼難聽的字句,不過狠話到了舌尖,還是陡然收了回去。「算了,我自己去找。」

「啊,軍、軍師,可是還有不少公文你尚未看完,軍情緊張,而且……主公吩咐過您,要在他回府前批完那些公文啊。」小心翼翼地指向那堆堆積如山的奏摺,眼睛緊緊閉著,就是不敢觀看軍師大人露出什麼陰狠的表情。

「那你們就把那傢伙給找回來!」

「是!」恭敬的一個鞠躬,然後頭也不回地往外跑,他極需要外頭清新溫暖的空氣,而不要在房內忍受怪異的絕低溫!

軍師雖然外表是個溫文儒雅、飽讀詩書、博學多聞、知天聞又知地裡、美豔動人的好策士,不過每次只要一跟主公有關聯,軍師就會呈現出他陰險奸詐的那一面。記錄國家大事的史官就是懼怕軍師的危險,所以用字遣詞總特別講究,字字句句可都是他們含著血淚心酸寫出來的呢!

甫踏出門幾步,便看見一個笑得親切的男子緩步踱過來。

這人還能是誰?也只有主公這樣厲害的人才敢在軍師怒極時,仍帶著一抹和煦的淺笑。

「主公!」

「鎮日陪著孔明你也該累了,你就去休息吧。」

「是!」感動得涕泗縱橫,一張老臉咧著嘴笑又得擦著鼻涕,模樣古怪,不過主公也只是拍拍他的背,沒有多說贅言,似乎不甚在意。

待書房前的侍衛都被劉備以休息的藉口給打發走,劉備才慎重地嘆了口氣,敲敲緊閉的木門,等待的時間還能聽見裡頭傳來紙與筆的摩擦聲響。

「進來。」聽這聲音,應該是壓住怒氣了,孔明真不簡單。劉備揚唇,微笑。

他一如往昔的推開門,吱嘎的聲音硬生生讓房裡凝滯的空氣破出一個裂縫。

那個總被人讚譽--因為沒有人敢對他多做負面評價--的年輕軍師微微抬起頭,一看見來人竟是早上醒來便不見人影的人時,一雙美目睜大,全然忘記應該對這人好好懲治一番--雖然那人照理說該是他的上司。

「聽說你一直在挑大家的毛病,」劉備笑著拿起擱在諸葛亮面前的卷軸,神情泰然,一點也沒有做壞事的心虛。

聞言驚醒的諸葛亮挑高細長的眉,諦視著劉備的眼神有些不悅,卻含有更多的溺愛,「還不是有人偷閒出去賞花,都忘記前線的情況仍然很緊急呢。」

「我知道,不過有你在就不用擔心這些問題。」

「總有一天,我會因為過度操勞而死。」

「那可不行,你不只得替我打下整個天下,還必須幫我治理,然後,中原成了太平盛世,你才能安心地闔上眼。」

「哦,」一聲玩味的長吟,「太平盛世?這麼相信我?」那邪邪的一笑大概能迷煞外頭的小姑娘,不過劉備可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也習慣自家軍師的魅力了。

「當然,你可是我三顧茅廬的人!我不信你信誰啊?」

「你那忠心耿耿的二弟、三弟啊,趙雲,馬超,還有……」諸葛亮笑瞇起邪氣的鳳眼,習慣拿著羽扇的修長手指不正經地撫上主公的臉頰,「那個大奸雄曹操、吳國的小君主,以及那位才能、外貌都跟我並駕齊驅的周瑜,嗯……大概還不只這些哦,主公你還想聽嗎?」

「你少亂講了!」被摸得不自在的劉備伸手試圖撥開軍師的騷擾,只是手剛碰觸到那一人的手腕時,那人便巧妙地換了個手勢,握住他的手。手被包覆住的感覺,頓時讓劉備不自覺的燒紅了臉。

「你這是在做什麼?」慌忙的甩開那溫暖的觸覺,只是臉上的紅暈顯然已經擴散到耳殼,再如何閃躲也掩飾不了。

看著主公可愛反應而感到相當滿意的諸葛亮,更加深嘴邊的笑意,「吃你豆腐啊,主公。」

「……」劉備真覺得回來安撫孔明這舉動真是錯誤,早知道會變成這種狀況就乾脆堅持一點,不回來了,哼。

「怎麼?主公現在是害羞嗎?臉好紅啊……」

劉備想反駁些什麼,可是想想軍師口才比自己好上許多,就算自己得了理,也不一定鬥得過他,倒不如換個話題,把奇怪的氣氛導向正常,「你前線軍情的報告都看完了?有什麼好計策可以提出的嗎?」

他已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來很嚴肅,不過軍師大人顯然仍是不當作一回事,反而空閒的另一隻手纏上他的腰間,十分危險。

「啊,還有一半還沒看完呢,要不……主公陪我一同看吧?」語尾的挑逗讓警戒的劉備漸漸地皺起眉頭。

「不,剛剛二弟才說要找我商量事情,孔明你就自己研究研究吧,如果真覺得公文太多,那我去找子龍來幫你……」

「我只想同主公一起。」這次諸葛亮打算直接用身體力行把表示自己的堅持,微微地傾身,逐漸靠近那正想辯駁而開闔的唇,準備奉上一吻。

只要讓玄德失了力氣便行了,讓他沒辦法踏出這扇門--軍師大人的想法很簡單,不過意圖有些邪惡。

「大哥!」
「主公!」

急忙闖進來的人打散劉備和諸葛亮即將毫無間隙的距離,劉備轉過身看著他們,乾咳幾聲掩飾自己的尷尬,而多智的軍師則冷著張臉,一臉慍怒地瞅著這群只會壞人好事的傢伙。

「主公您沒事吧?來,轉一圈,我看看有沒有哪裡受傷了。」一向有忠犬形象的趙雲擔憂地把主公推轉了一圈,仔仔細細的檢查主公身上是否有異狀,除了發現主公衣服有些零亂、臉頰看起來特別粉嫩之外,他倒是沒發現到什麼傷口。

不過是和軍師在一塊,能出什麼大事嗎?怎麼這些平常鎮定的大將各個看起來臉色凝重、好像主公被別人怎麼樣又怎麼樣了……站在外頭不敢入內觀望的小兵卒面面相覷,心照不宣地交換心得。

「啊,太好了,主公您沒事呢,我剛剛聽見消息真是嚇了一跳啊。」趙雲忠犬完全不把軍師僵硬的表情放在眼裡,一心一意只注意面前這位一時面對太多人而顯得不知所措的主公,「下次您要出遊就帶上我吧,會安全些的。」

擺明是意圖不軌吧……小兵卒再次面面相覷。

「大哥,那我也要和你出去!」鐵硬剛強的漢子踴躍的舉手,表示意見,卻被自己的二哥給擋下之後可能的親暱動作。

「主公,請您也讓我陪您外出吧,我擔心您的安危呢。」主公往發話的馬超瞄過,溫潤的眸子笑得很甜。

被冷落的某人一瞧見主公露出這種令人傾醉的笑顏,二話不說,立刻發飆了。

他不由分說地把所有人推出門外,把所有不滿的聲音阻隔在房門外,單單留下對狀況仍然一知半解的主公,然後,手一帶,將書桌上的雜物一併刷落地面,不容置喙的就將剛要諾諾開口問話的主公往桌上丟。

接下來的事,非禮勿視啊!

只是隔天,魏國與吳國的百萬大軍有志一同地朝蜀國邁進,聽說,是兩國的主帥在清晨時收到匿名信,裡頭的內容沒有外人知曉,因為那兩封信都在兩人看完之後,一怒之下放火燒了,還馬上下令要活捉蜀國的可惡丞相。

當然,記錄的史官沒膽把這件鬧得滿城風雨的鬧劇寫在史書上,他們可沒有那種令人欽佩的勇氣,可以為了這種目地詭異的事而斷送之後的錦繡前程。

<完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