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筆詭異、劇情走向詭異、那標題文不對題。

╳   ╳   ╳

櫻井翔被狠狠的下達不准進房的規定了。

原因:不明。

好吧,雖然這種被限制OOXX的狀況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發生過的事情了,他家二宮君常常為了一些奇怪的原因(比如說:遊戲關卡還是腰疼頭疼)下有的沒的禁令,不過勉勉強強二宮都還會一臉正經的給他一個理由,而且那些時候他至少還可以抱著二宮(雖然他常常忍不住半夜來了個夜襲這戲碼,想當然爾,是被和也君狠狠的踢了下床,丟出房外),可是,這次的命令下得突如其來又莫名其妙,想他櫻井翔也是偶爾會被認定為聰明人的,怎麼可以就這樣乖乖聽令!再怎麼大智若愚也得為他自己的幸福人生著想吧!

於是,在他真的想不出任何原因的情況下,緊急找了他家和也君的竹馬,決定先讓相葉雅紀這盡責竹馬去試探口風。

「哪哪,Nino……」試圖用閃亮大眼來化解對方敵意的相葉雅紀一臉笑容,眼睛彎彎的,反而看不出他有什麼企圖。「今天晚上一起去吃飯好不好?」

一旁捏著報紙小心翼翼盯著相葉雅紀行動的櫻井翔,兩眼圓睜,死命瞪著那個二宮家竹馬逐漸縮短距離。

啊啊——雖然說是自己要相葉去刺探軍情,但他可沒允許相葉雅紀那笨蛋可以貼著Nino笑得一臉燦爛啊!

於是,只能罵在心頭的某人用著非常優雅的姿態,將手中的第三份報紙捏出無數皺摺,上頭密密麻麻又無比扭曲的字就跟他內心澎湃的情緒並無一二。

「哪哪,Nino你不要不說話啊,我們很久沒去吃飯了嘛,剛好今晚我有空,你也有空,那一起去吃吧!」聽那語調雀躍的呢。

「你請客。」抱著NDS打魔王打得天昏地暗的二宮和也頭也不抬起來,直接給出相當明確的答案。

在旁邊聽到自家Ninomiya君答覆的櫻井內心又開始糾結了。他當然曉得相葉是要撥出機會替他問問二宮突然限制他不能幹嘛幹嘛的原因,可是,一想到相二這竹馬CP其實也是根深柢固手牽手走過多年風雨的他就不由自主地皺眉。

啊啊——說他佔有慾強也好,還是雞腸鳥肚都可以,反正他就是不想讓他家靈動耀眼的Kazu獨自和那個看起來天然可欺、人畜無害的相葉雅紀吃什麼燭光浪漫晚餐。

「啊Nino,你昨天晚上你不是有提到你想要去買新版的遊戲嗎,今晚我沒工作,要不要……我陪你去?」

啃著魔王關卡的二宮總算賞賜一個眼光給試圖出聲證明自己存在的櫻井翔,「那是我前天說過的話吧。」不過那眼神幾乎可以說是帶著殺氣的。

「咦?是、是這樣子啊……看來是我記錯了……」然後是一連串尷尬的笑聲。

「翔醬真是笨蛋——」

那也用不著由你來嘲笑我吧!櫻井翔對一旁落井下石的相葉雅紀瞪了一眼,趁著二宮不注意,又動了動姣好的嘴型,唇語:『不准給我打二宮的主意!還有,認真的給我問出來!』

「啊——翔醬,拜託別人的時候可不能要求那麼多嘛!」

聽到相葉帶著笑意的聲音,二宮按下pause,「翔醬拜託你什麼?」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哦!」揚起倉鼠笑的傢伙句末語調上揚得異常奇怪。

二宮不著痕跡的笑了笑,微微偏過頭,以就算是菁英份子也聽不見的音量小聲的嘟嚷:「……這哪裡像什麼都沒有啊?笨蛋翔醬。」


就這樣,櫻井家的少爺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看著相葉雅紀在工作結束之後,春風滿面的摟著二宮去那聽說是氣氛滿點容易擦出火花的知名餐廳吃飯,然後失魂落魄的獨守空閨度過一個沒有遊戲背景音效的夜晚。不過當天半夜十點五十六分,看完一封寄件人為相葉雅紀的電子郵件後,還是在心裡華麗麗地爆發他的小宇宙。

那封電子郵件的內容:
哪,翔醬。
你也知道Nino真的很聰明,所以我問不出來什麼東西你也不會怪我吧?對不起啦~
不過今天和Nino一起吃飯真的很開心哦!(附上一個大得扎人眼睛的笑臉)
至於你的問題嘛--你就當作你現在是在修身養性好了。縱欲過度不好,對Nino也不好!
不然,你再去找松潤還是Leader問問看好了。(又是一個足夠讓櫻井翔翻桌的燦爛笑臉)
                          
——好啊,相葉雅紀這隻兔子外表的傢伙!就不要給他逮到機會可以讓他進行一次性報復!

「翔桑你又在鬼叫什麼啊!」

縮在電腦前的某人發寒的抖了一下。

他完全忘了和相葉雅紀結束聚餐已經回來的二宮和也正在浴室洗澡。

「這三更半夜的你再吼下去,你今天給我滾回去你老家!」果然,這句話又被丟出來了哪。


隔天,櫻井翔黑著眼圈,在樂屋翻報紙的時候讓走進來的相葉雅紀抱著肚子笑了很久。

「翔君昨晚是又做了什麼?怎麼一臉疲乏樣的……等會兒化妝可能都蓋不過了。」晚到的松潤一開口就正中紅心,不過毒舌功力還沒完全展現,被指名的櫻井翔就嘴角下彎,要哭不哭反而嚇人。

「喂喂,不是吧,不過就是被鎖在房門外不能做什麼什麼事而已嘛,有必要露出這種臉嗎?」

「……那你哪天就給Leader鎖在外面然後不能做什麼什麼事看看!」

「哼,他才不敢呢。」張揚的冷哼一聲,一個帥氣的甩手就把手上的包包丟到沙發上,「對了,你家二宮呢?」

「和你家那口子出去了。」

「啊?」

疑惑的短音節還沒接續下文,旁邊看好戲的相葉某人就先開口了,「哦,官配啊!他們倆可是官配、官配啊!SK最高!」

那活蹦亂跳的樣子還真不是普通的欠抽——

「相葉雅紀你給我閉嘴!」松潤默默的在心底先罵上一句,然後在亂叫的某人不停喊著最高的同時,忍無可忍地丟出一句命令句和一包未開封的零食。「喂,說真的,你再不把你家柴犬管好,可能他就要誘拐我家的黑麵包了!」

「這樣也不錯啊……SK最高嘛……」

「櫻井翔你在發什麼神經!」

「不然你給我想想辦法……」

濃濃的黑眉毛皺了起來,「下藥?」

「你這招太低級了吧!松潤!」把嘴裡塞得滿滿都是餅乾的人不忘出聲吐槽,「而且,哪來的藥能讓你下啊?」

「你乖乖的吃你的零食!」總覺得太陽穴不斷在突突跳著的松潤吼了一句才緩下心來,對著櫻井翔:「不然,你不會去色誘他喔!好歹你也是慶應大學畢業的吧!」

「……你先告訴我哪間學校會教這種東西。」

這倒是……松本潤懷疑他是不是聽到那隻抱著餅乾的兔子在偷笑的聲音。

「要不,我讓Leader去開導開導他?」

「SK最高哦!」含糊不清的聲音,不過勉勉強強聽得出來這意思是什麼。

「你、閉、嘴!」

「嗯,可是這樣有用嗎……」

「說不定溝通到後來會天雷勾動地火產生激烈的火花之類的——」

這次松本潤還來不及破口大罵,今天一向沉默的翔桑就展現難得一見的爆發力,一個俐落的動作便把手裡的報紙丟到桌面去,然後用相葉雅紀認真跑也不一定贏得了的速度撲向剛才嚴重失言的這個傢伙。

「啊啊——相葉雅紀我跟你拚了!」

如果湊巧有人經過看上去,他倆似乎是洋溢著歡樂,快樂的扭打,只是那個先發制人、位置占了上風的櫻井翔嘴裡還念念有詞:「昨天晚上讓你給Nino占了便宜,不要以為我不計較啊,我是懶得跟你計較!不過如果你再提一次SK最高,我就把你丟去非洲永遠去養兔子!」

喀噠一聲,緊閉的門板確實是被湊巧打開了,走在前頭的人先發現這混亂的狀況,只閃過兒童不宜觀看這種念頭,一個茫然的停頓之後馬上清醒過來,完全不敢多想連忙轉過身去把後面的那個人再往後面推。

——他背後不正是個標準童顏代表嗎!

「等、Nino你先等等……」

「什麼啊!」雖然一時搞不懂大野智這突然的慌亂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好歹也是被Fans說成腹黑末子組其一的二宮和也自然能用他相當機靈的腦袋推斷出樂屋裡正在發生什麼什麼有趣的事。能讓Leader有這樣反應的事也不多吧--產生出好奇心的二宮理所當然的推開大野智對他的阻擋,只是入眼的畫面如果經過腦袋特意曲解真的有些非禮勿視。

「耶?Ni…Nino啊……」真的是Yabai呀呀呀……方才大腦線路堵住現在則被低氣壓逼到完全暢通的櫻井翔欲哭無淚的抬頭看著走進來的人,不敢吭聲只能快速從還在呵呵怪笑的相葉雅紀身上爬起來,連身上皺亂的衣服也不敢動手整理,正襟危坐等著那人的黑臉順便一個巴頭。而那個被其餘四個預測會有所反應的人居然只是一貫的笑了笑,無視櫻井翔乖乖等著受罰的樣子,貓著背慢慢踱到沙發旁,拎起他的包包拿出一台遊戲機,一副完全不受影響的模樣。

一向被認為有擔當的櫻井翔先生這次是打從心底毛上來。

連一旁的相葉雅紀都戳他幾下以表示同情,「逃過這一劫我就請你吃燒肉!」

可惡,還不都是你害的嘛、相葉雅紀!有苦無處傾訴的主播大人只能握著拳頭忍了很久。

微妙的氣氛裡誰也沒有多說什麼,本來一團之主的大野打算開口說些什麼來調解這對陷入詭異冷戰的孩子,不過一聽見那慘烈的遊戲音效,嘴巴動了老半天連個單音節都沒吐出來,發現他異樣的松本潤微笑地拍拍他的頭,輕聲說著「反正不干我們的事。」這樣雲淡風輕的旁觀者評語。大野智本來的良心不安也只好就此打消。

Staff敲門,探出一顆頭說著「嵐桑準備好了就可以開始了。」之類的話。五個人打破沉默開始動作。

只是最終櫻井翔還是沒有給二宮和也一句解釋。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不敢相信真有人運氣會這麼背。

節目錄完了,甚至整天的通告行程都跑完了,但他和二宮的對話還是只停留在公式化的揶揄,試圖釋出善意的其他話題都被二宮和也用甜膩的笑容給打得粉碎了,不著痕跡地。櫻井翔真覺得嵐裡頭這個唯一去過好萊塢大展演技的實力派就是不一樣,實實在在的不好惹哪,可當初他就傻傻的把所有的感情都賠上去了,現在想力挽狂瀾的抽回幾成也沒個辦法,那人演技高竿的很,幾個動人微笑幾個迷濛眼神都能夠把他打得潰不成軍——枉費他還是給大群大群Fans叫成櫻井少爺的。

煩惱地站在二宮的公寓門前,看著從門縫透出來的燈光,他癡心妄想是不是可以打開一點點縫隙就讓他看個身影就好。

看個身影就好、真的,看完他就回去、真的!……某人又想嘗試跟後空翻同等級的不可能任務。

只是那「喀」的響聲真不是他學幾聲詭異貓叫就能掩飾過去的,櫻井翔還在責怪自己的開鎖技術,那個已經先行回來的公寓主人就主動開門,跟白天工作一樣,笑臉滿面的。

「我……回來了……」

「你底氣那麼虛幹嘛?我又不會吃了你。」

是啊,比體型比力氣都應該是我吃了你吧。櫻井翔相當堅持地保持沉默。

「吃過晚餐沒?」

「嗯……」

「喔。」貓著背的人低低的回了聲,只微微抬起垂下的眼睫似乎多看了櫻井翔一眼,然後不再作聲的轉過頭走回遊戲機前。

櫻井翔突然覺得他家的和也瀏海又長了,總是遮著他讓他看不清那對狡黠眼睛究竟藏了些什麼。想著和好後就找個日子,兩人就來個浪漫滿點的約會順便帶去剪個頭髮好了。

人嘛,換個角度就可以活得很樂觀的。

話是那麼說沒錯,不過他活得樂觀也是要先把事情解決為前題的。「哪,Nino……關於今天在樂屋的事——」忖度許久,還是覺得用這話題來發話比較恰當,他櫻井翔的個性可不允許自己這麼優柔寡斷的。在樂屋他對二宮太過鎮定的反應感到震驚不解,所以不吭一聲打算按兵不動等某人先消火然後找個好時機好好安撫一番,不過現在想一想還是一次把話說白好了,因為這人鬧彆扭的時間是可以在金氏世界紀錄留下一筆的。

「你真的就那麼飢渴嗎?」

「耶?」偏偏有人說話比他更直白,以至於櫻井一時間沒辦法好好運轉腦袋,只能歪頭錯愕的眨著眼睛看著那個被誇讚演技一流的二宮和也收起笑臉步步逼近。

姓櫻井名翔的先生突然想起,不久以前關係甚好的女性友人一臉邪惡的塞給他一套漫畫,名義上是給他增廣見聞用的。他還記得畫風細緻、看起來帥氣完美的兩個男主角也是在這種曖昧不明的情況下臉對著臉縮減距離,然後、然後……然後什麼他就沒有再多想了,他的注意力除了那個Ninomiya君紅嫩嫩的嘴唇和由下而上被影迷一致認為水潤閃亮的眼睛以外,其他想法都被徹底刪除,連同剛剛回家路上想好的解釋也忘得一乾二淨。

「Ka…Kazu……」結結巴巴的發出一點聲音,就又被湊近的那個人吻去了所有的聲音。

被人向下壓入沙發的感覺很奇妙,而柔軟到會讓人陷下去的沙發也很奇妙。不過櫻井翔還是在奇妙體驗中分個神想:如果當初他沒有自費添購這個沙發,那他今晚不就得被壓在硬梆梆的地板上嗎?

當然這問題他是沒有多費心思去問這公寓主人的,這時刻還開口問話就是不懂情趣了。

「嘛,翔醬還真是鎮定哪……」停住細吻,微微拉開些許距離,水亮的眼睛用一個難以抵擋角度盯著這個應當有激烈反應的傢伙,唇上染上誘人的水色讓櫻井翔看得目不轉睛,「難道你不想要?」

那刻意放輕的嗓音直讓櫻井翔覺得耳朵癢癢的,連腹下都起了騷動。

一手直接勾過二宮後頸,櫻井把剛剛腦袋裡雜七雜八的想法全都清空,既然主動獻身可能是某人示好的開端,那他就不客氣收下了。以不容反抗的霸氣猛地攫住那微噘的唇,櫻井翔沒說話只用行動明白表示,幾天來被鎖在房門外的委屈一下子轉為勤奮動力,右手扣住站著的人的後腦杓,用舌尖極其溫柔卻不失強勢地描繪著兩片柔嫩的觸感,也將二宮小聲的驚呼一併隱了去。

彼此毫無間隙地交換著熾熱的氣息,曖昧水聲和偶爾的低吟交織成一室激情。一隻空閒的手自然而然的滑入寬鬆的衣服裡,緩慢的撫過緊實的肌膚,往上指尖不輕不重的揉壓著那粉色的敏感點。

「等一下啊你……」

「剛剛明明是Nino先邀請我的……」語氣聽起來這吃人的怎麼比被吃的人還委屈。

「可我又沒說你可以、這樣…嗯…你放開……」兩手抵住櫻井翔的肩膀,無奈平時就覺得打Game遠比曬太陽幸福的二宮力氣就是輸人一等,不管怎麼出力效果都不顯著。他不知道是第幾次覺得櫻井翔那被戲笑中看不中用的肌肉,其實時機一到,也是很欠人抽的派得上用場的。

「你都不知道我這幾天只能睡客房多可憐——」雙手靈巧的把二宮身上的襯衫脫下,厚實的手掌順著那細緻的腹部線條不斷向下探去,那帶著薄繭的觸感引起二宮一陣輕顫。

「啊…翔桑……」

「哪,和也……」一個施力,把二宮拉到自己的腿上,色氣十足的舌頭舔著二宮可愛小巧的耳珠,淺笑,壓低音量從喉間溢出一點聲響:「今天的事真的沒什麼……你應該知道吧?」

「不、不知道啦……你把我放開我就知道!」

「Kazu——」

「你這變態…啊…沙發上也可以……」

「啊,偶爾這樣才有情趣啊。」又是這樣極富磁性的聲音。二宮只聽得覺得想吐。

「那你應該讓我在上面,那才是真正的有情趣……」

聞言的櫻井翔笑得一臉奇怪,吐出的氣息甚至帶著曖昧,手邊的動作更是積極地圈住二宮敏感的地方,然後歡心地接收某人壓抑的悶哼。「不是已經讓你坐在我上面了嗎?Kazu——」

「變態!…不要用這麼變態的語氣喊我名字…嗯……」

「Kazu。」

「Kazu。」

「Kazu……」

「色鬼翔醬……嗯、啊……」

兩手被輕鬆制伏住的某人一陣慌亂的撲騰,無奈沒兩下就被壓在沙發上動彈不得,連嘴巴都被堵住發不出什麼抗議聲。


-------

「我跟相葉醬沒什麼的,真的!我發誓!」

「你發誓什麼啊!我又沒說什麼……」

明明今天你的臉黑的呢……櫻井先生露出不贊同的眼神。

「再說,」二宮勾起一貫的笑容,茶色眼睛帶著疲憊還是顯得明亮,「愛拔再怎麼樣也會先選擇我吧,你這溜肩男才不會是第一順位!」

「……」

「…嘛嘛,Kazu,我們繼續在沙發上你覺得怎樣?」

「你這變態!」

-------


看著沉沉睡去的二宮,這些日子只顧著猜二宮不給進房的理由,反而沒注意到那雙漂亮眼睛的下面有些微青。這些天大概也沒睡好吧,不知道在房裡究竟忙些什麼,不會又是為了遊戲關卡吧?這樣糟蹋身體他可不允許。

「真是不懂得照顧自己哪,都不知道別人是會心疼的,笨蛋……」

無奈的笑了笑,終只是溫柔摸著那張怎麼看怎麼童顏的臉。床頭的鬧鐘指出時間有些晚了,不過櫻井翔卻沒什麼睡意。

他看見床邊擺著二宮珍惜的吉他,和一張看得出來被多次塗改的紙。白色的背景上頭零亂地寫著音樂符號,底下是優美的歌詞,櫻井先生也沒漏看最底邊有行小小的扭曲的字體,「Only for 翔醬」。

這是情歌吧。櫻井翔露出倉鼠牙,這次是真的笑得歡了。


-------

隔天到達樂屋的櫻井笑盈盈的,眼角的笑紋都摺出了好幾條,渾身還散發出甜蜜到膩人的光芒,讓旁邊看著的Member都覺得有些噁心。

「嘛,翔醬昨晚是逃過一劫了嗎?」對櫻井翔今天還能好好出現感到好奇的相葉雅紀總算發聲詢問了。

「嗯哼~」

相葉雅紀有種巴這個笑面人的頭的衝動,不過想想,他那個竹馬二宮和也行蹤不定,或許又被看見什麼什麼,說不定下次就換他自己出事了,這次火沒燒到他身上,他真的覺得相當慶幸。

「哼,不錯嘛,我就說吧,色誘這一招準沒錯的!」

「色誘?……」昨晚不曉得是不是又跑去釣魚的某人聽見關鍵字,睡眼惺忪的開口重複一次,然後小聲嘟嚷著Nino嗎,換個角度枕在年紀最小的末子肩上,又沉沉睡去。

「你又知道我色誘了。」不爽的嘟起嘴。雖然松潤是沒有說錯色誘這個重點,不過昨晚可是和也主動先的,他當時可一點都沒想過要自己獻上自己玩色誘這一戲碼啊,想他櫻井翔原來也是挺有魅力的嘛。

「那不然是Nino色誘你?哼,這不太可能吧。」

那肯定的語氣在櫻井翔耳裡很刺耳,不過他才不想把昨天晚上的美好分享給大家呢。他家和也君的可愛永遠只能屬於他一個。——櫻井少爺內心正在竊笑。

「哪,我說啊,我總覺得我是被你們給排擠出來的……你們四個成雙成對的,那我到底是算什麼啊?」

「不然你想怎樣?我可不會把Leader讓給你哦!」

只見相葉雅紀完全不理那對和諧度滿點的年下攻組,一逕地怪笑著靠近櫻井翔。

「喂喂,就算SA再怎麼引人注目,我還是只喜歡我家Nino的!」櫻井翔緊張地抓住胸口的衣服,不斷的後退。

「誰想跟你SA啊!」相葉雅紀最終還是沒有忍住,一掌巴下去櫻井翔那顆頭,「我跟你商量商量一下,翔醬你這麼受歡迎,就把Nino讓給我吧!」

「想我和Nino也是十三年竹馬稱號過來的,比你這個半路殺出來的櫻二配對長遠太多了。」

「你休想!」某少爺想起昨天晚上美好時光裡,他家Nino隨口丟出來的爆炸性發言。

「嘛,翔醬真小氣~」

「這才不是小氣不小氣的問題!」就算你這個相葉雅紀把Nino擺在第一順位,我家Nino也絕對不會跟你有發展的、絕對不會!

剛好從門口經過的Staff被這個拍桌聲嚇了一跳,邊拍胸壓驚邊喃喃說著最近天氣熱果然Mina桑的火氣都很大啊。

「不然是什麼問題?」

櫻井翔不理這個沒有營養的問題,他覺得在這麼爭論下去,自己會先給自己的心裡話炸得體無完膚,動得很快的腦筋迅速挑了最主要的問題反丟回去,「難不成你想要二相?」

「當然是相二!」相當有魄力的一句。

「不可能!」想不到馬上就被反駁掉了。

「怎麼不可能?沒有試試看你就曉得不可能?」又從門口走過去的Staff這次又被拍桌聲驚到險些跌倒,扶著牆壁再喃喃說道大概嵐桑最近通告多火氣比較大嘛……

「這種事怎麼試啊你先告訴我!」Staff還沒有走遠,就又聽見樂屋裡的騷動。搖著頭嘆個氣,嘛,下次找些降火氣的方法給嵐桑好了,這麼用力拍桌,桌子也是會疼的……

「所以我說我們兩個商量一下啊!」

「不要!」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啦!」

「啊啊——翔醬就讓我試試看嘛!」

「你、休、想——」

嵐的內部似乎有條非常理所當然的規則:爭吵吵到最後都會自然而然的纏鬥在一起,用非常歡樂的氣氛。

「真不知記取教訓哪。」從雜誌稍微抬起頭來觀看戰局的松本潤無奈的嘆了口氣,左手拍著Leader有些下滑的頭,悄悄換個姿勢直接把這個昨天晚上又跑去釣魚釣到忘記時間的笨蛋摟到懷裡,在夢裡香甜的人舒服的咕噥幾聲「上鉤了……」,讓松本更是無奈的嘆了息,嘴角帶笑。

喀噠一聲,背著背包晚到的人悠哉地走了進來,看到眼前又是混亂的場面只是挑高了眉,漢堡爪將帽沿壓低,陰影蓋在白嫩的臉上。

「啊啊、Ni…Nino啊……」正翻滾到一半的某人又開始欲哭無淚了。

這次相葉奮力搶到上方的位置,得意洋洋地小聲對櫻井翔說:「翔醬,如果你被Nino甩了,記得要先通知我哦!」那可恨的奸笑。


-------

在錄製節目的過程,有個新進的Staff單純抱持著好奇心問著Stand by的五個人:「雖然已經成立十年了,不過嵐的成員在平日相處時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嗯……這倒是有呢。」松本潤一本正經的陷入思考,抬眼掃了自己的Member一圈,看到最右邊又在耍著心機裝彆扭的傢伙和旁邊憋成難過倉鼠臉的胖子,再旁邊的相葉又露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至於扶腰的利達--咳咳,松本笑得很滿意,只是下一秒馬上收拾表情,正色道:「大概就是感情太好了吧。」

「啊、啊?」出口發問的Staff對這種答覆只感到無比困惑。

感情太好?也算是相處上的問題嗎?


《終》


我承認一大堆『-------』是我懶得打H的最佳證明
啊啊啊雖然我內心非常非常非常想把這對兒的甜蜜生活打得精彩一點
無奈腦內畫面跟文字是無法成正比的(哭)

嘛、總結:我果然不適合寫H(悲哀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