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從一月時寫出來就是這些片段,到現在過了三分之二年一樣是這些片段...
沒有絲毫進展,所以我決定放棄((喂
大嬸一定是寫H有障礙QAQ
對於一個不知看過多少在18上面劃一橫的BL漫的腐女來說,這應該算是一種病吧((讓我們默哀一秒



 【櫻二】Control Freak(下)

 

「翔醬…」

一聲甜膩的氣音進入櫻井翔的耳裡,震動了他的耳膜然後隨著神經傳遞近櫻井的腦裡。櫻井翔對於對方帶有抗拒意味的驚喘卻充耳不聞,整個埋入二宮和也裸露的脖頸處,用牙齒細細囓咬出幾乎看不見的淺紅色痕跡,他向來懂得控制力道(受人誇獎的高學習能力有一部分就是用來學習這方面的技能),所以很清楚怎樣的程度可以讓這些顯現強烈佔有慾的標記在一夜之後消退不見,又能使二宮和也的身體因為微微痛楚而變得癱軟。

他這次在鎖骨處重重咬了一口,白皙的皮膚印上曖昧的紅色,櫻井翔陶醉地用舌尖描繪齒印,不意外聽見仰著頭的男人倒吸一氣像在努力維持理性不被櫻井翔帶進夜晚的小遊戲裡。

櫻井翔已經很乾脆地忽略掉二宮剛才的微弱抵抗。二宮和也用手掌推著櫻井的肩膀試圖抵擋後者的逼近,但櫻井的回應是帶著邪惡的微笑含住二宮肉肉的指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笑稱為和漢堡排一樣可愛的手--他聞到二宮散發出來的沐浴乳香味,那微弱、揉合著二宮和也獨特體味的香氣就如同一把鑰匙,毫不費力的打開櫻井翔生理上的某個裝置。

他原本只想趁著綜藝番組廣告時間,逗弄同窩在沙發上的二宮和也,然後順著打鬧跟二宮要求別再鍛鍊腹肌--好吧如果是為了拍戲那就另當別論,他會體貼的表示理解。

但沒想到事情在他咬上二宮的耳殼而對方的反應是羞澀地往旁邊閃躲時擦槍走火,而且進展快速。

「嘿!不要亂來!」二宮又伸出手想推櫻井翔,這次櫻井翔正準備將平常唱著rap、播報新聞的舌頭熟練地滑向對方的胸口--可惡、為什麼還隔著一件寬鬆的白色棉質t恤--自顧不暇於是不耐煩的把二宮和也的雙手固定在自己的掌心。

他與二宮的怒目對視了幾秒,然後不再探究二宮的意願,低下頭繼續自己的差事,他撩起二宮身上那件在這當下顯得礙眼的衣服,帶點惡意地以緩慢的速度將衣服摩擦過二宮的肌膚,卻又掩飾不住他手勁的溫柔,好像他再多施加一分力氣便會讓他心愛的戀人碎在他懷裡。

櫻井翔相當有自知之明地認為他的霸道在這種時刻總是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且成效顯著。

他心無旁騖的繼續自己的霸道作業,於是沒看見很想裝死的二宮翻了個白眼。

「你發什麼瘋?」

為所欲為的男人表露些許困惑的皺起眉頭。他不明白Nino居然沒有搞懂自己要什麼,他抬起自己的重量看了一眼被壓在底下的人,然後對怒目圓睜或者是受到情欲的困擾而面露不善的對方露出不甚認同的微笑,他又把頭垂到二宮的胸前,勤奮舔拭著二宮胸前的突起,因為舌頭有別的要事必須優先處理,所以講話的清晰度便大大減損,「嗯…解決基本的生理需求?」

「但太突然!」被成功壓制住的男人終於不耐煩的用膝蓋撞擊櫻井翔的胯部,吃痛的櫻井稍微起身給了一個不贊同的眼神,然後換個姿勢輕輕鬆鬆就讓二宮連腿都動不了。

「我真是太溺愛你了……」by一臉欠揍卻又矛盾地一臉憐惜的櫻井翔。

「請問你說什麼?」二宮和也斜著嘴嗤笑一聲。說真的,這種黏膩曖昧的氣氛要他抽離被刻意勾引起的情欲有些難度,但他總有辦法分出心神來取笑櫻井翔,哪怕只能維持短短幾秒鐘。

二宮覺得自己一定是被逼瘋了,所以才會在這種奇怪的時刻還贊賞化妝品廣告中那個曾經共演的女優出落得更標緻了,但現實不讓他失常太久,歡快的旋律就在廣告後緊接而來。

「喂、那也別在我們自己的番組前面做這種事情!」

「為什麼?」把二宮和也的身體當冰淇淋來舔櫻井翔根本不在意電視在播什麼,就算螢幕上播送著的節目是正經八百的news zero,也完全不會影響他的行動。

櫻井在頃刻之間動作停滯,反應迅速的腦袋立馬歸結出二宮反常的原因,「Nino你害羞了嗎?」

「在我們的番組之前,害羞了?」

二宮咬住下唇不發一語,悶悶的哼了一聲,但櫻井翔自動將其解釋成壓抑的呻吟,格外誘人。

「…關掉。」

櫻井翔滿意的挑起眉,他意外逮到這個奸詐的二宮和也的弱點了。

他暗自慶幸二宮沒有追求潮流買聲控的電視,所以他拿起唯一開關電視的方法:遙控器,故意將它丟進另一張單人座椅上,他完全遺忘自己對遙控器有古怪的排列潔癖,他腦中只有一個想法便是除非二宮能夠成功推開櫻井翔並且跨過他的屍體,否則不可能撿起遙控器把電視關掉,他還為此感到洋洋自得。

櫻井翔微微歪著頭,似笑非笑的,二宮和也好不容易能再抓住空檔穩住氣息睨了他一眼,卻見鬼的被「辦事中」而隨興散發男性費洛蒙的男人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二宮想起眼前這個沒有分寸對他亂來的傢伙為雜誌裸身所拍攝出的性感作品--他才不會對當事人說他買了那本雜誌,而且當某人不在身邊時會翻來看看--精壯健美的身軀、紅艷沾染水潤的雙唇和誘惑的迷濛眼神,那種刻意營造的魅惑氛圍卻比不上現在櫻井翔靜靜的挑了一下眉、笑著揚起了唇來得讓人想入非非。

真的見鬼。

他最討厭承認的就是櫻井翔的魅力,內斂而成熟。

但這傢伙的本質根本沒什麼變,還是變態本性、少爺脾氣,企圖掌握一切,根本和以前那個金髮刺蝟頭、奇模怪狀的小鬼沒什麼不一樣。

「Nino…」低沉而帶有笑意的呢喃,二宮在腎上腺素的衝擊下根本無暇注意櫻井這小聲的呼喚。

「回床上吧。」

「嗯?」被壓制的男人眼神迷濛,聽到櫻井翔終於放棄電視前的沙發play還有些不敢相信,只模糊地發出單音節。

「心疼你的背,而且說實話,」罪魁禍首又笑得一臉無辜,「我們在沙發上的次數夠多了。」

二宮真的很想砸了櫻井翔的頭,「還敢說。」





 

 

 

 

被溫柔抱到床上的二宮和也再次確定櫻井翔真的很愛他的肚子,因為那個用可恥公主抱抱他回床上的男人不再發出言語調戲他,而是一頭栽在他肚子上苦幹,認真地雙手、舌頭並用,在他肚子上描繪出讓他顫抖的痕跡。



 

 

 
「喂……」二宮君在關鍵時機又打算掙脫。
 

但櫻井翔的壓制力相較於二宮和也根本就是出眾拔群,大概是色慾薰心,還毫不客氣的使用命令句,「放鬆。」


「別總說得那麼簡單…」

 

 

 

 

 

「老實說,我比較喜歡你之前的肚子……」

二宮和也心想,終於聽到這傢伙對自己的健身計劃發表意見了。然後不自覺的翻了白眼,「我知道、還像個變態一樣,趁我睡著時摸來摸去,害我做了被蟲子爬滿全身的惡夢。」

深知自己的笑點永遠在二宮和也身上的櫻井翔,感覺到臉部的肌肉又不自覺的扯出笑容,而且臉頰有點燙。


「肉肉的小肚子,多可愛。」

「還有手、脖子、臉,以及聲音…」

「不、你從裡至外,都是如此讓我著迷。」

 

你一定是對我下了什麼咒語,Nino。

所以我才這樣不對勁。

 

「所以,不要再把衣服掀起來給別人看,就算是member也一樣,我會吃醋。」

 

「不要練肌肉,如果你想感受肌肉的觸感,歡迎摸我的,而且只能摸我的。」

 

「如果有人要對你做這色色的事情,抗拒的動作要明顯一點。」

「到底會有誰--」

櫻井翔截斷二宮的反駁,「還有,」



「現在別想著怎麼修理我,乖乖在我懷裡睡覺。今天的事明天再解決。」



 

 

「真霸道吶、翔醬…」



「謝謝誇獎。晚安。」

 

 
Fin.






壓力大的時候看阿拉希真的是藥到病除((這什麼形容詞
就算工作上遇到一堆消極的事情,還是能在看到他們五人笑顏時振作起來

讓大嬸murmur幾句,近期VS的竹馬越來越明顯了((竹馬一直都很明顯的= v =
每次大嬸看到竹馬小劇場出現,都能從那快樂的畫面中感覺到櫻井先生的鬱悶
同學們如果你們不信請倒回去看他無法言喻的表情XDDDD
如果不是大笑到雙下巴出來見人,就是緊盯著竹馬、神情難以理解或者苦笑((只能說大嬸的腦洞從沒關過


星期日的夜晚,為了對抗monday blue,決定睡前再看一集VS嵐!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