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第十集劇情。許多不合邏輯和缺乏證據的腦補。
大嬸想看赤城被虐心的糟糕物就對了
ST每集都在攻略不同member,沒道理不用攻略百合根啊啊啊啊啊!
....還是說,不用攻略,他就會自己傻傻跑進赤城的紅白相間神奇寶貝球((誒為什麼我說出來就有一種猥瑣的感覺
我滿懷期待最後一集會是百合根的黑歷史,沒想到是三枝參事官的黑歷史
嘛~雖然相去不遠(明明就很遠),不過還是想看一下赤城君怎麼追愛百合根((同一部戲嗎

這篇文標題取自加藤桑的太陽歌詞。最後一集看完再來聽這首歌,我還是覺得以赤城角度來理解歌詞最真切了=w=
完全就是在赤城的成長史以及對Captain告白啊

st  
  我才不會說光第一集就截了快四百張的圖,然後因為太多張而沒有心情整理,所以始終沒有上傳呢
畫質好渣QAQ


 【赤百合】大事なもの  01

如果有些事情可以永遠不要改變,那該有多好。

赤城反覆咀嚼三枝參事官這句話裡的深意。自從桃太郎案件發生之後,許多原本視為理所當然的事實卻都有了巨大的變化。比方說,那個只會在ST打轉的captain居然榮升警視而擔任室長,從此被拉出ST這個團隊。

罕見出現在實驗室裡的松戶參事官表情嚴肅,她堅定的眼神直視赤城,赤城心頭一顫,已然猜出她想說的是什麼內容。

「我想說的是百合根警部的事情,他離開ST的決定,上層已正式確認。現在正值案件的調查過程,上層卻對此毫無反應…」

是啊,那個笨蛋就這樣被一群沒有腦袋的管理階層調離至某個莫名其妙的單位,然後帶領另一群人。或許那一群人之中,還會出現另一個赤城,讓他相當頭痛,依照那個笨蛋的腦容量,他還能記得他對ST有多麼重要嗎?

赤城抿著唇,腦中閃現不久前和cap在咖啡店裡並肩而坐。

『越是和犯罪有關連的人,越要小心不要變成怪物。』認真說著的百合根雙掌交疊,右手拇指按壓左手拇指,指甲用力的刻留下明顯的痕跡,引起赤城的注意。

『我也是…』

『赤城桑你不會變成怪物的!』

『憑什麼這麼肯定?』

『因為我會阻止你。』

那個人就是能理直氣壯的說些沒有根據的話。現在都要調離ST了,要怎麼阻止我呢?

赤城咬牙忍下眼裡湧現一股酸澀,但他沒有太多時間沉浸在即將離別的情緒中。筒井抱著一疊資料匆忙跑近實驗室,「這一系列的案件從三個月前就開始發生了,在琦玉的春日部發現過一具背上刻有桃太郎的屍體,犯人還沒有被抓住。」

越來越多資料被挖掘出來,所能看見的案件全貌越是完整。白板上新寫上3個月前那具屍體的姓名,以及一件15年前女警被姦殺的案件…片斷的線索在赤城飛快運轉的腦袋裡匯集成連續殺人案的全貌,以正義之名包裝但實則又是與仇恨無法脫節的無聊案件。

當三枝參事官的名字從案件的序章出現後,青山慌張的喊著要提醒百合根。

赤城細微的點了頭,然後一言不發轉過身去撥那個人的電話號碼。他對三枝參事官在水族館說的話始終感到惴惴不安,儘管已經有一位名字裡帶個「木」字的關本警官被帶走,但赤城仍擔心事態的發展會牽扯到cap的安危。

赤城心知肚明自己的弱點不再是人群恐懼,而是那個百合根友久。

電話音沒有在耳邊響太久,他在聽見cap的聲音時,終於安心下來。省略掉平時會對百合根的嘲諷,一破題就是報告案件的調查進度,「這次的連環殺人案有個序章,三個月前,琦玉的春日部發現一具刻有桃太郎字樣的屍體,死者是天木心平,37歲,他也是世人眼眼中的惡人,天木在15年前做為強姦殺人案的嫌疑人被逮捕,卻因法庭上物證被否定而無罪釋放,在被釋放之後,他再次強姦殺人,女警官被殺,這是對警察的報復,警方很執著的盡行搜查,但是天木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參與調查的大多數刑警都對犯人懷有殺意,其中有一個人值得注意,」赤城冷靜的聽完cap疑惑的說著「是誰」這種疑問,他心想接下來的答案大概會讓百合根驚訝得陷入沉默,但卻不得不向百合根揭露這一個事實。「三枝參事官。」

「三枝參事官和被殺害的女警是同期,他們關係很好,而三個月前天木被殺,正好是三枝參事官辭職的時期…」電話那頭如赤城所預期的安靜下來,他似乎都能感覺到百合根那顆轉速本來就很慢的腦袋因為衝擊的訊息而攪和成一團毛球。「Mr. 你有在聽嗎?」

「我話還沒有說完,Mr…」他耐住性子吸了口氣,準備等百合根回神時,將後續的話一次說完,順便叫這位Mr趕緊回實驗室省得他擔憂這人被鎖定而被強行帶走。

然而就算是天才也難逃那個墨非定律。

赤城聽見話筒傳來百合根急切呼喊三枝參事官的聲音,他可以想像那傢伙大概又犯傻的想跟三枝參事官問清楚,而最不能接近的人已經在百合根身邊,這種情勢的發展是赤城最不樂見的,甚至可以說他會想盡各種辦法阻止的,所以他才狠下心說出百合根搗亂了調查而不能參與的言論,甚至要黑崎管住那傢伙,努力將百合根隔絕開任何可能出現的危險。

在關本警官被帶走而確定百合根可能不是被殺的對象,他因而有些鬆懈,也懷疑過三枝參事官提到會殺百合根或自己,只是一個混淆他判斷的假提示,所以沒有注意到百合根離開了實驗室。

他壓抑住想咒罵自己的衝動,透過免持的電話殷切呼喚百合根,但沒得到對方的回應。一聲槍響傳來,實驗室的五人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而失神了幾秒,cap中槍,儘管沒有結城翠敏銳過人的聽力,都能辨識出百合根因疼痛而發出的呻吟。

而槍響的同時,赤城的理智也啪的一聲斷裂。

在百合根手機GPS的提示下,他和黑崎、山吹毫無遲疑的趕往咖啡店,留下青山和結城聯絡池田和參事官。警車在緊張的警笛幫助下闖過幾個紅燈,接著急煞停在那個熟悉的店門口前。

「Cap!」

大聲喊叫那個人堅持的稱呼,卻沒有那個人開心的應答。

店裡的地板上留有尚未乾涸的鮮血,櫃台上則是百合根的外套和背包。

赤城撿起那支被主人遺忘在地上的手機,當初送Gakki的手機殼給百合根,那人還一副見到鬼的驚恐模樣。他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觸撫過手機殼邊緣處的裂痕--摔落、沒有預警的,而中槍後的百合根可能被壓制住,所以沒有帶走手機。

那傢伙雖然愚蠢,但多少具備警察容易陷入危險的自覺,因此沾沾自喜手機自帶GPS方便定位。赤城每次聽完百合根這種天然發言,就會嫌棄他有再多先進功能的智慧型手機到了智障百合根手上,也會變成智障型手機的。

昏暗而狹小的空間內,充斥著鮮血的味道和一絲手槍的煙硝味。他覺得自己站在這個百合根被綁走的地方,連呼吸都很困難,一轉身,乍見窗上是用血畫上的五星芒,透著光、腥紅得扎著他的眼睛和理智。

一手揉亂頭髮,赤城咬著下唇掩飾自己的慌亂,而理性也正告訴他要冷靜下來才能發現隱藏在一系列荒謬案件之下的答案。

百合根受傷了,而且被帶走,甚至有可能會被殺害…平日對於解謎的自信,都因為百合根的遇害而消逝,他無法說服自己這只是一樁無聊透頂的連環殺人案件,然後抽離自己的情感去解析所有證據和線索。

解謎的樂趣與百合根的安危比較之下,相形失色得太過明顯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