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天夜半聽個歌也能打開腦洞.....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的肝QAQ)了
<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這首歌雖然虐,但相較於<虹>,前者歌詞讓我覺得二宮君從過去回憶走出來
已經知道和對方沒有可能性,所以格外珍惜曾經的時光,雖然偶爾也會想想如果當時沒有分開,那又會多好
但也很清楚現實就是如此,那就維持現在的狀況
在聽這首歌時,腦袋就不自禁的猜想在二宮君唱著這首solo曲,櫻井先生是什麼心情呢
((其實可以一體適用到各個跟二宮蛤也有關的CP,但依然覺得只有櫻井先生會各種多想和理性勸導自己XD

篇名會是這名字是因為大嬸曾以虹的歌詞腦補寫文:
【櫻二】情歌  http://bs9630.pixnet.net/blog/post/4800562


↓  BGM請點: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


 

【櫻二】情歌 another version

 

當事過境遷好幾年,才恍然發現喜歡的人原來還掛念著另一個人,應該做何表示?

 

わかりやすくそう簡単に(用淺顯的方式那麼簡單地。)

君も僕もわかるくらい簡単に。(用你我都能明白的方式 那般簡單地。)

伝えてみよう 好きなんだよ。(告訴你吧。 「我喜歡你。)

 

影を重ねたあの場所のことや(我們的身影交錯的那個地方)

同じ時を歩きつないできたことや(我們牽手走過的那個時光)

そんな時を全部変えて…(曾經的一切都已不在…)

 

歌える様に、届く様に、君を迎えに行けたらな…(乘著歌聲,傳達給你,若我還能去迎接你…)

 

櫻井翔看見大野還穿著表演的靴子不嫌艱難地墊高腳尖,雙臂平躺在舞台上,愜意背影的前方是燈光焦點的二宮和也,而自己卻是苦笑著更換身上的舞台服,一聲不吭將滿腹複雜的情緒盡可能的淡化成水。

 

他在亂中有序的後台迅速換上另一套舞台服,工作人員微蹲下身替他別上麥克風時,旁邊的松潤還在謹慎地確認待會兒的流程,沒有人發現到他腦子裡是亂糟糟的胡思亂想。

 

僕にはわかるんだ、君のいる場所が(我心中知曉 你所在的地方)

まるで見えてるかのように、隣にいるように(彷彿印在眼前宛如就在身邊)

だから辛いんだ(所以痛徹心扉)

わかっているから、どうしても行けないんだ(因為我知道,已經無法走近你)

「まだまだ頑張れ」ってそこから君は笑うから…(「還要更加努力」你在那裡微笑著說…)

 

優美而流暢的鋼琴聲透過音響淌洩在整個國立競技場,搭配著二宮飽含情意的清亮歌聲,理所當然的震動了櫻井翔的耳膜。

 

可能還震痛了。

 

明明在彩排時聽過數次,然而在二宮認真無比的表演裡,加上歌迷的歡呼推波助瀾,這首歌隱含的悲傷就像網子從四面八方攫住櫻井的思緒,讓他原本沉浸在演唱會中的喜悅產生動搖。

 

他知道二宮歌詞裡的故事,甚至是每句歌詞裡的繾綣柔情。儘管那個人總試圖保留小祕密、拉出距離,但他們只需幾個眼神和動作便能知悉對方。

 

他以為自己足夠了解二宮和也。

 

君にご飯を作って(為你做飯)

君に好きなものをだして(端上你喜歡的食物)

でも減らない(但東西卻沒有減少)

…それにも慣れたよ(…就連這些我也習慣了喔)

今度うまく、作ったら そんなわけないのに頑張ってみる…(若是下次,我能做得更好。明知不可能,但仍試著努力)

 

君には見えて、僕には見えない(你看得見 我卻看不到)

酔っぱらった勢いで「ずるい」と呟く(藉著酒意輕聲嘟嚷「真狡猾啊」)

どうかな? 僕はちょっとかわったのかな?(怎麼樣?我有些變了嗎?)

“だらしなくなってきた?”(「變得沒出息了嗎?」)

窓風に乗って聞こえた 相変わらずだな…(隨著窗邊的風,我聽見你說。還是老樣子啊…)

 

二宮投入所有精神、漂亮的結束高音,弦樂間奏接著響起。

 

在這個瞬間,櫻井翔對這個縮著身體彈琴的人感到困惑。

 

 

──或許,Nino還是和那時候一樣,孑然一身的少年,褪去單純的稚氣,在人前笑得沒心沒肺,只有在音樂裡才會顯露一絲柔軟的真意。

 

 

舞台打下的燈光有些微調整,一盞灼熱的白光正巧打進櫻井的眼底。他抵不住強光,細瞇眼睛,但不影響他專心致志地從不起眼的角落眺望二宮聳動的肩膀。

 

 

對那個表面可愛、實則倔強的男人,他能付出的只有陪伴,超乎於團員的情感,不計代價的陪伴。

 

 

…也似乎只有陪伴,才能真正靠近二宮和也。

 

 

優しく笑う君があの時間が空間が(溫柔微笑的你相伴的那些時候那個空間)

泣きたくなるくらい一番大事なものだよ(是讓人幾欲落淚般彌足珍貴)

何て言ってた頃は言えなかった(如此訴說的那刻有句話卻未說出口)

…どうして言えなかったかな?(…為什麼當時沒有說出口呢?)

見上げた先のものより、君は君は...(比起抬頭前方所見的景色,恰是你…)

 

今なら言える(現在終於可以說)

 

虹より君はキレイだ…。(你比彩虹更美麗…。)

 

 

漂亮的水幕輕灑而下,結束這首抒情solo曲。從舞台上漫步走下台階的二宮不顯慌亂,嘴邊隱隱帶著一抹溫和的微笑,向經過的工作人員點頭致意,直到某人呆愣在角落的身影映入他眼底,他的表情才微妙的變化。

 

二宮微微歪頭,他拔掉耳麥,隨意撥亂被汗水打濕的瀏海。

 

「怎麼了嗎?翔桑。」

 

從低tension中遲遲沒有回神過來的櫻井幾度開口欲說出實話,但醞釀的言語從舌尖打轉之後脫口而出的卻是一句「什麼也沒有…」。

 

二宮的雙唇緊閉,上目線的認真眼神似乎已經敏銳地察覺出櫻井的心虛,但沒有拆穿櫻井一向不怎麼高超的偽裝和謊言。

 

 

──ずるいな…每次都是Nino不費吹灰之力便看透他的煩躁與憂慮,然後為他分擔憂愁,然而他卻只能靜靜在旁注視Nino,等待Nino用自己的方式癒合傷口。

 

 

燈光熱度讓二宮的臉頰有些汗濕,櫻井情不自禁伸出手為他撫去正沿著臉頰弧度流下的一滴汗水。

 

 

在這短暫過場的期間,他們無暇為對方解釋太多。

 

 

櫻井翔自知現在不是讓佔有慾滋長的時刻,所以決定收起對二宮和也的好奇心。

 

 

不遠處的工作人員已經焦急得呼喚櫻井的名字,還有一分鐘,他們又會站在閃亮的舞台上,接受大家的歡呼,成為舞台中心的嵐,所以關於真實的自己便顯得沒那麼重要。

 

 

他繞過二宮穿著白T的小身板,那身軀逆著光,微微駝背的樣子看起來更顯單薄,讓他險些抑制不住衝動想擁抱。他必須咬了咬牙,逼使自己不再猶豫,才能如願跨出腳步往光源處走去。

 

 

「Sho醬。」擦身而過的一剎那,二宮倒是意外的勾住櫻井的手。方才在琴上靈活跳動的手指正不輕不重地貼在櫻井的手腕旁,手掌的溫度彷彿藤蔓順著櫻井的手臂攀爬至他的胸口。

 

 

「有你在身邊,我才能將曾經的傷痛當作養分成長。」

 

低語的男人彎著嘴角,沒有鋪陳,開門見山安撫住櫻井心底的躁動,讓櫻井著迷的眼睛裡閃耀著率直的笑意。

 

沒有猶疑,也沒有這個男人偶爾流露出來的垂首羞怯,讓櫻井不安的內心頓時被一股暖流充滿。踏實的安全感。

 

 

兩人站的位置是略顯黑暗的後台角落,這些小動作不會受到其他人表示疑惑的注目。

 

櫻井翔以右手手背抵住嘴唇,他得做些動作才能阻止自己不會在這種緊要關頭順從欲望。心底暗自嘀咕著「やばい、やばい…」,若不是旁邊還有其他人、而此刻尚有演唱會在進行,他真的想把二宮帶進懷中然後揉進自己的身體,不要分離。

 

 

「一直以來都想說,對不起吶我的自私總讓你難過,但也謝謝你,陪我走過那些時候,才有現在的我…」

 

「而現在的我呢,早就決定和Sho醬在一起。只有Sho醬才能真正包容我不是嗎。」

 

 

那迷人的肯定句。

 

 

最後櫻井翔怎麼跳完獨舞的,他自己也想不來了。事後檢討時,卻被二宮一針見血的批評動作不俐落,然後換得其他member同情而含笑的眼神。

 

 

Fin.

 


寫的過程正巧重溫完王樣,某期番宣秘嵐,提到二宮君曾經說過的女朋友條件:
對女朋友沒什麼特別的條件,只要一直陪伴在身邊,就可以了。

放上櫻井先生跳錯舞蹈然後得到伴舞二宮君開心笑的動圖結束這一回合((畫質不好好像看不出來QAQ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