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肉(此肉非彼肉)?小肚腩培育計畫?變態翔?
呃,雖然標列了關鍵字,其實根本就關鍵,你們看看打了多少問號XD
好了歪二快點去開房間我不管!!!!

靈感來源:與Yasuki的拉燈挑戰極限夜談(什麼鬼
在18禁與不禁之間來回擺盪,還要自帶消音。
Yasuki絕對是萬惡之首總要丟點歪二的萌點來刺激我然後我就被櫻井翔詛咒了TAT(到底什麼鬼
本來只是想把這梗稍作記錄,日後腦內時使用,沒想到字越打越多、而描述越來越詳細...

這果然就是櫻井翔的詛咒吧!!!!!我要手持二宮君的相片,惡靈速速退散!please!(蛤


聲明again,根據大嬸可愛小腦袋裡貧乏的字彙,此篇將H得很不徹底,並且絕對存在bug,但放心、絕對少於民視的廉政X雄(我就是愛嫌它,誰叫它那題材XD),此外,大嬸大概卡到陰,所以才又寫出一樣套路的文:強上的櫻井先生,懶得抵抗的二宮君,以及沙發(請見小的拙作《少爺 番外》),我想大概是我根深蒂固地認為歪二就是這種模式相處。


-----
【櫻二】Control Freak

這算不算是公開的秘密?--關於櫻井翔喜歡二宮和也的肉肚子這件事情。

櫻井翔無法否認自己的手掌似乎不知不覺養成了某種習慣,必須摸著一種柔嫩、有彈性又帶著一點人體溫度的東西。他努力隱藏這個奇怪的癖好在公開節目顯現,只偶爾在和二宮若有似無的肢體接觸時才偷偷摸上一把。

雖然他認為他已經是竭盡所能的克制自己,但他也相信那個二宮和也已經多少有所察覺--畢竟那個人會與他不小心的牽起手、又不小心地交換幾口唾液,接著又不小心地在床上滾來滾去測試床的舒適度,所以當櫻井翔把手搭在二宮和也的肚子上時,那個背對著他裝睡的人就會不可抑制的顫抖一下。

櫻井翔真的很喜歡那種觸感。

滑順的肌膚、可愛而富有彈性的肚皮、因為吹著冷氣而微涼的溫度、肚子的中心那可愛的凹陷處、以及拇指和食指便能輕輕捏起的肉,還有什麼?他想,他是沒有理由的迷戀上了,哦不、他該糾正自己已經順利突破「迷戀」這種程度了,所以他的變態指數也跟著升級,他成為變態櫻井翔2.0。

因為他甚至想對著二宮和也的肚子說說話。就像戲劇裡爸爸會將耳朵貼在孕婦媽媽的肚皮上,聽聽他可愛孩子的動靜,然後樂不可支又滿臉寵溺的對那孩子說「別這樣欺負你媽媽、壞孩子!」。

呃、不對--Nino的肚子裡並沒有另一個生命體,所以他不該這樣子說的。那麼他應該說些什麼?

「你好,肚皮!我是把你呵護成這樣的爸爸、別忘了哦!」這樣吧?

他懷疑他是不是又要升級了,成為2.5版或者是什麼,都可以。他居然沉浸在自己的小劇場裡,並且自個兒玩得不亦樂乎。

-----

二宮和也不曉得為了什麼原因將圓潤的小肚子鍛鍊成結實腹肌。對於櫻井翔而言,這是該死的可惡的直述句。

他跟平常一樣理直氣壯把手掌貼在二宮和也的肚子上,悲慘的因為找不到熟悉的觸感因此輾轉難眠。

一樣滑順的肌膚,卻沒有輕捏便能盈滿整個手掌的肉!一樣富有彈性,但用手指戳下去就只有硬梆梆的感覺。櫻井翔的腦袋不合時宜地出現以前在前輩番組上學到、偶爾還是會拿來玩玩的小段子:「肌肉硬梆梆的--硬梆梆的哦--」

他忍住對自己翻白眼的衝動,睜著圓滾滾的眼睛準備默默數起「一個尼諾蜜兩個尼諾蜜…」,看見這次沒裝睡的二宮翻過身來直視著他,那雙在昏暗房間也能熠熠生輝的深褐色瞳孔裡有一點惺忪睡意和一絲莫名其妙的堅決。

「翔醬,別摸了、睡覺。」

櫻井翔得說,他對此的反應是心靈有些受傷。好啦、或許還有點悵然若失。

而且他有預感往後的生活會不對勁。

是什麼不對勁?

他想,一定是因為少了某人的肉肚子相伴。他眨了兩下眼睛,找到解答,但下一秒,二宮溫柔地將櫻井翔的手拉到自己的腰上,然後靜靜靠在櫻井的懷裡,等於櫻井翔環抱著二宮和也,距離又比平常的更近了。

還沒閉眼的男人頓時拋開原本的煩惱,但他沒放鬆太久就又開始擔心自己的心跳聲咚咚咚的會不會打擾懷裡的人,更不妙的是,他感覺到那顆脆弱的心臟似乎出現心律不整的壞情況。

-----

櫻井翔不負他自己的期望升級成變態翔3.0。

他將心中漸漸積累的鬱悶藉由各種辦法釋放出來,比如說,在雜誌上抱怨二宮那珍貴的一塊腹肌分家了,還好文字看不出他的委屈,但絕對能在字裡行間推敲出他隱約傳達而出的怨念,他還翻出以前的番組片段懷念曾經在鏡頭前揉那片又軟又肉又白的肚子的美好時光。

雖然他認為他已經小心翼翼不把失望的情緒表露於外,但當二宮一臉得瑟的在其他成員面前掀起衣服展現精心鍛鍊的結果時,他捕捉到松本潤揚起奇怪笑容的往他身上瞄。

果然是公開的秘密了…櫻井翔一邊漫不經心的胡亂想著,一邊往二宮的方向前進,把拉高到胸口的衣襬乾淨俐落地向下扯,還表現出認真嚴肅的表情,將衣服扎實的塞進二宮的牛仔褲裡。

被強硬對待的二宮和也嘟嚷著「讓我炫耀這幾個月來的特訓成果會讓你少塊肉嗎」,旁邊果不其然響起此起彼落的笑聲,而且絲毫沒有打算遮掩。

櫻井像獅子鎖定獵物的銳利眼神緊抓著矮自己幾公分的男人,然後語重心長的吐一個字:「會。」

一個單音節當然沒有完全表達占據了他整個腦袋並使他為之瘋狂的想法:何止少塊肉!他整個人已經為此失魂落魄的瘦了兩公斤(但因禍得福他在鏡頭前倒是上相不少),眼睛下方還多了用粉底也蓋不掉的黑眼圈!(化妝師的責罵跟當初利達出海釣魚曬黑而得到的斥責差不了多少)

但他現在不能表現真性情,他不敢保證一旦自己釋放出變態翔,理智還能剩下多少。

他或許有個優點是擅長忍耐。

但對象如果是打算動不動掀起衣服展現腹肌的二宮和也,這次忍耐的底線就是今晚。

 

To be continued...

------

ohya~果不其然H又卡了吧。
好啦我老實說,H連個開頭都還沒寫(請同學直接跟我心電感應然後幫我文字化好嗎
就說大嬸正直又可愛(哪來的),ABCD都寫不出來更何況是H呢!!!!

最後請容許我發個神經尖叫一下
要開學了要開學了要開學了要開學了要開學了媽呀為什麼要開學但大嬸不想開學(這是小學生嗎

以上!下回見!
arashi~arashi~for drea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