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

同情心這種東西真令人煩躁。

二宮疲憊地扯下鼻樑上的眼鏡,隨手丟到旁邊成堆的公文上,拄著太陽穴,看向那個忙前忙後的人,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我說,翔さん……」

拖地拖得很愉快還哼著歌的某人眉開眼笑地迎向二宮無奈的眼神,只發了個可愛的短音節當作回應。

「我家地板是有髒到需要讓你來回拖了三次地嗎?」害得二宮都想叫來管家問問看今天打掃人員到底有沒有認真工作。

「可是我沒事情做啊…總不能住在你家包吃包住還沒有給回饋吧?我不是這種人。」

誰管你是哪一種人……二宮很簡單扼要地白了他一眼,徹頭徹尾的怨念起自己為什麼要撿一個怪人回家。

「除了幫你做做家務以外,我就想不到其他方法了。」

你可以什麼都不做的、好嗎……這次二宮直接癱在椅子上,他頭痛地想起昨天這人想用廚藝來表達謝意,一道菜都還沒煮成,倒是廚房差點被燒了,鬧得整個宅邸全體總動員來滅火。

這人、什麼翔的,根本就是個禍星吧。

「好吧,不然這樣子好了,你來我的公司上班吧,小職員一個,工作不會很辛苦的。」

「包吃包住還給我錢哪?有沒有這麼划算的……」有人小聲地嘀咕。

不料被聽力敏銳的二宮聽得一清二楚,「你囉唆啊、翔さん!」

對方聽見大吼忍不住低低的笑出聲音,二宮ㄧ看見那笑到顫動不止的肩膀便一臉不悅地湊過去,靠得太近,微妙的身高差讓他得稍微仰起頭才能真正眼對眼,兩個人之間凝滯的氣氛一時有點奇怪。

不習慣…

二宮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眼睛睜得圓圓的,臉頰有些發燙。

怎麼回事?他還來不及反問自己,那位拎著拖把的先生就一個大掌落在他的肩上,笑得特別天真爛漫。

「總之嘛、謝謝你囉,ニノ。」

 

喂、誰允許你叫我ニノ?二宮瞪過去一眼,只是對視幾秒就馬上敗下陣來,唇邊有掩飾不住的笑意。

笨蛋……

 

TBC


突然沒有關鍵字,有點茫然(看標題就會明白是怎麼個茫然法了=  =)

下一章,櫻井先生視角。我愛身高差,就是不知道他倆到底差幾公分XDD

真的很想跟我娘商量一下,可不可以不要再看八點檔了....不然,至少別看那種八股劇情吧=  =

每次我在旁邊都被影響就算了,問題是得撐到十點才能真正做事這一點讓我感到很麻煩

好吧、看個片段隔天可以跟同學討論一下宣洩情緒(喂)

 

今天起風,坐在教室靠窗戶的位置感覺微風拂面很舒服,早上天氣挺好的,天空很藍,可惜中午之後大家就開了冷氣....

前面的同學都在考試,每個人的表情都很認真

整個教室一片安靜,外頭卻是蟬鳴四起,感覺很像電影裡某個校園場景(我亂想的XD)

似乎再幾個禮拜就要畢業,每次無聊開始設想那一天的畫面,感覺很不踏實。

嗯......剩下沒幾天才發現學校真的景致優美,

就是魚池的地板黑到搞不懂它是不是本來就是黑色....還有水溝.....

 

下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