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竹馬part的壁咚之後,決定挑戰其他三人→二宮的壁咚,以示公平(?

murmur個近況,因為整個辦公室都知道我是個嵐飯,還是黃擔,
某天有個學長同事丟了二宮蛤也被壁咚的那一集尼諾桑的連結給我,
大嬸回答:「雖然他壁咚別人也滿帥的,但還是想看他被人壁咚」
沒想到學長同事說:「嗯!我覺得他比較適合被壁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說二宮蛤也有掰歪別人的超能力
那個學長也有說二宮蛤也滿可愛的

話說我哥曾被我這個天真爛漫(?)的妹妹逼問過為什麼不稱讚二宮蛤也很可愛,
沒想到他冷靜的回答我「如果我說他很可愛就糟了吧

狗咩捏、有這樣天真爛漫的妹妹~
妹妹我會更努力拿很多帥的美的可愛的二宮君分享給泥醬~((擺明沒有要反省的意思

 BGM:

梗:VS嵐最近的進攻服。

 


【櫻二】觀察者

 

二宮和也的進攻服太超過了。

櫻井翔的心底出現這句評語時,其實更想表達「ニノ可愛過頭了啊啊啊啊、忍不住想揉他捏他戳他啊啊啊啊…」。

當然,這種洩漏癡漢本性的咆嘯體只能喊在心裡。

說出口就等於認輸了…

 

 

當櫻井翔繼偷摸小熊之後,又情不自禁觸碰二宮頭上的狐狸耳朵時,忍不住唾棄自己怎麼會這麼沒有定力。
 

 

在番組遊戲換場的空隙間,二宮單手拄著coin rolling tower的檯子撐住下巴,對著櫻井炙熱的眼神淡然一笑,然後無聲的開闔嘴巴,櫻井從二宮的嘴型猜出這個人在說些什麼。

『翔桑,喜歡嗎?』

語焉不詳的問句。受詞是什麼?喜歡狐狸裝嗎、還是喜歡二宮和也?

搞不懂。

櫻井翔張開和二宮一樣姿勢、撐在下顎旁的手掌,不讓其他人看見他用唇語回答,挑釁的一字一頓,讓每個字都很清楚,『大好き!ニノミヤ カズナリ!』。

對方先是明顯一愣,一對與他對視的眼睛水亮水亮的,然後用袖口掩著嘴fufu笑出來,看起來很開心。

旁邊恍神的大野飽含疑問的眼神投射過來,掃視過櫻井時,便推知造成二宮有此異狀的主因是什麼。他以手指蹭了蹭鼻尖,轉過身,走到松本旁邊,聽松本與工作人員確認流程,一如既往忽略兩人的小遊戲。

 

節目的收錄很順利。但結束時,也已經是三小時之後了。

五個人在觀眾熱烈的掌聲與尖叫中退場。

 

因為番組收錄得太歡樂而拖延了一些時間,延遲到相葉下一個排定好的行程,因此相葉在經紀人不停的催促中早一步換下節目上的服裝,穿上私服,笑容燦爛地跟工作人員和團員們告別。

「加油哦--」身上還是那套黃昏狐的男人扯了扯相葉的大衣,被長袖子遮住一半的手指勾住口袋。

收到竹馬鼓勵的相葉雅紀微笑裡多了幾分溫柔,他的手輕輕拍上二宮的頭,用指尖彈了一下那對耳朵,「當然!」

然後風風火火的跟著經紀人離開休息室,為電影宣傳而努力。

--最近的相葉さん真是帥氣吶……之前跟拍的夜會工作人員也都這樣稱讚著。

在一旁托腮觀察團員的櫻井小音量的讚許了一句「かっこいい」,心底說不出是羨慕還是讚賞。

 

「翔桑?」小狐狸從呆愣的情緒中回過神,轉過身喊住他,帽子後面的尾巴活潑地晃動,劃過一道弧線。
「嗯?」
「你要先換衣服嗎?」
「沒關係、你先進去吧。」

 

--雖然還想多看幾眼ニノ穿這套衣服。

 

「…一緒に?」

 

另外兩名團員不知道去了哪裡。年紀最小的男人估計去跟製作人討論下一次的環節吧,但年紀最長的那個就可能只是在電視台裡漫無目標的閒晃。

在二宮含糊唸出這幾個音節時,櫻井翔才發現只有兩個人的休息室裡氣氛居然有些異樣的纏綿。

 

「誒?」
「翔さん等一下不是也有行程嗎?」戴著狐狸耳朵的腦袋歪向一邊,本來就是cute系的男人萌度又增加許多。對比頭上那頂死魚眼的狐狸眼睛,二宮眼神澄澈,而且溫暖得像天使,「一起換衣服比較快嘛。」

--這提議太正經了,好像沒有拒絕的理由。而且在演唱會的後台連澡都一起洗過了,比起來換個衣服實在不算什麼。

櫻井翔笑著點了頭,拿起今天穿來的私服,隨即跟在二宮的腳步進去換裝間。

這間為了方便而充當換裝間的小隔間不算大,其中三面還只用木板做出阻隔。至少有兩張榻榻米的大小,只是被櫃子和奇怪的道具佔滿三分之一的空間,兩個成年男人擠進去雖然稍顯壅擠,但勉強還能讓兩人背對著換衣。

 

背對櫻井的二宮哼著不成曲子的旋律,摘下頭頂的帽子,接著輕盈地扭過身體,把帽子戴在櫻井的頭上,動作流暢、一氣呵成。被如此對待的男人措手不及,只呆滯的讓小惡魔為所欲為。

「真可愛吶、翔やん。」語畢是憋不住的笑聲,太長的袖子又被二宮充分利用用來遮掩笑容。「飯們看到你這對耳朵絕對會尖叫『萌え』!」

少了鏡子,櫻井翔看不到被誇獎的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只寵溺的笑了一下,「ニノ的進攻服我可撐不起來。」

なんで?」拿掉帽子、頭髮略微凌亂的男人語氣裡滿滿的疑問,他靠近櫻井,嘴角上揚得過份雀躍,「翔やん也很可愛的。」

 

--說著這種話的你,心裡是什麼想法呢?

 

二宮隨意的撥了撥瀏海,又將頭髮別在耳後,露出一邊形狀漂亮的耳殼。他將芥黃色從衣襬往上拉起,裡面的白色襯衣隨著大動作被拉扯起來,毫不遮掩的露出一塊腹肌體系的肚子。

將這畫面盡收眼底的櫻井也沒轉過視線,甚至惡意的伸出手捏了下白嫩嫩的肉肚子。

 

被同事性騷擾的二宮怕癢的閃躲到旁邊,手中甩著的芥黃色外衣前面的大口袋掉出幾顆糖果。

「啊…」
「你都塞了些什麼進去?」櫻井翔對這個人偶爾像孩子一樣天真的模樣感到無奈。

旁邊堆疊許多道具的櫃子被彎身撿糖果的二宮不小力地撞了一下。

櫻井翔發現位在最上層、沒有被妥當的措施穩固住的紙箱正搖搖欲墜,而正下方的二宮甫站直身體,根本沒有察覺頭頂上有物品即將掉落。

危機時分泌的腎上腺素讓櫻井的反射神經更為敏捷,他大步向前,拽住二宮的手臂,推向唯一一面空無一物的牆壁。

 

紙箱刷地砸在地面上,發出不小的聲響,裡頭的物品散落一地。

 

「沒事吧?」
「…沒事。」
「真是驚險吶…」

被護在懷裡的二宮驚魂未定地點點頭。

右手撐在牆壁上,左手則固定住二宮的後腦勺,櫻井翔的左手背撞上實心的水泥牆,有些疼,不過至少不是二宮和也的那顆腦袋撞上去。

--如果撞了腦袋讓ニノ變得不那麼伶牙俐嘴的話,自己會很困惱的。

所以這種犧牲很值得。

 

驟然縮短的距離讓兩個人的鼻息糾纏在一起,櫻井翔不是個容易慌張的人,就算在演唱會上,心跳跟其他人相比也是平靜許多。

然後此時此刻,似乎感染上二宮急促的呼吸,並且隨著血液的流動,讓那顆心臟脫序的跳動。

懷裡的人眼睫毛低垂,在下眼瞼處形成一小片的陰影,有黑眼圈,大概又不愛惜自己身體玩了太多遊戲吧。

目光向下,小巧的鼻子,乾淨、透著紅潤的肌膚,和緊張抿起的雙唇。

只有輕薄的襯衣和一件綴滿紅點的寬鬆老爺褲包覆住的身體,正微微顫抖。

 

--糟了…ニノ這種有機可乘的模樣可不常見吶。

 

這近距離觀察的短短幾秒鐘,卻漫長得像沒有盡頭。

背後的衣服被拉了一下,櫻井發現那是二宮的手,小力的攀住他的衣服。

 

 --是想推離還是拉近?

 

搞不懂啊。

所以櫻井翔乾脆順著自己的任性逼近二宮。

 

--還剩幾毫米呢?

 

「ニノミ…」無法抑制住的,喊出了最甜膩的稱呼。會洩漏出自己的情感。

 

「…這是壁咚?」止住顫抖的人抬起眼睛,櫻井的身影理所當然地映入那咖啡色的虹膜中。
「嗯?」
「翔ちゃん的動作是壁咚嗎?」
「啊…」
「相葉さん也做過哦!」還歪著腦袋,似乎想在回憶裡找出什麼片段,「多久之前的事了…」
 

櫻井翔腦子一震,覺得自己聽見什麼不該知悉的訊息。

 

--相葉さん對ニノ…壁咚?什麼原因呢?
和他一樣,是不小心,還是另有隱情?

 

「為什麼呢…」在意到完全沒發現自己已將疑問呢喃出來。
「他鬧著玩的啊!」fufu笑著的聲音如果具象化,就是軟得跟櫻井床上那個全名[黃色的傢伙]的抱枕差不多質感。
 

 

「完全不覺得壁咚有趣啊,為什麼女孩子喜歡被這樣對待呢?」
「……不應該是有趣,而是心動、會那樣胸口一緊的心動。」忘記應該拉開距離的櫻井試著用具體的形容為這個曖昧的姿勢下完美的註解,不過看二宮的反應大概是沒有成功。
「翔さん對女孩子做過,像這樣子的事情嗎?」
「嘛…」不想說「沒有」,卻又不能扯謊,只好不上不下的給出模糊的單音。
「然後呢?」
「嗯?」
「順著氣氛親吻對方嗎?」

櫻井翔皺了一下眉頭。他可沒想過後續會是什麼舉動,畢竟他從沒對哪個人做出這種舉動(除了用球對牆壁猛然一擊的那次壁咚以外)。

這個矮他幾公分,正認真等待答案的二宮卻逕自湊上來,墊高腳尖,用嘴唇輕輕觸碰他的下巴。

近似親吻。

但不是。

 

明明不是,卻有像是一瞬間窒息了的胸口一縮。

 

 

「翔さん的反應好有趣。」說完又是fufufu的爽朗笑著。

 

 

--這可不是適合惡作劇的段子啊。

莫名其妙開啟少爺開關的櫻井翔客氣地微微一笑,然後俯下身壓上一吻,唇與唇之間這次真的沒有間隙。

 

最討厭認輸,所以總是硬碰硬的負隅頑抗。

學習也好、工作也好,經常頑強的跟體力對抗並和時間較真,現在連與人曖昧也是可笑的不想服輸。

 

甘甜的香味從相接的部位擴散,從沒想過會碰觸到的地方,柔軟得讓他不想分開。

--但有些乾澀。這人不塗護唇膏的奇怪堅持什麼時候能放下?在夏威夷還特意多買一條送給他的(雖然是リーダー付錢)。

他瞇起眼睛咬了一下對方的下唇,三分懲罰的性質、七分品嘗的目的。

二宮迷迷糊糊的「啊」了一聲,被悶在這個意味不明的親吻裡,像是勾人的呻吟。

 

櫻井翔好歹是個血氣方剛的30代男人,一聲不經意的挑撥都有可能擦槍走火。

 

但他曉得有條線絕對不能跨過,一旦踏過去,就不可能回頭的。

分開的那個瞬間,櫻井翔才想起來,不管節目上再怎麼胡鬧、演唱會再怎麼玩脫了,二宮也不會親吻他。

 

「以後…別對其他人做這種事。」

櫻井好像聽見那個側過身的二宮嘀咕著什麼「你也是…」,但來不及求真,就聽見另一位經紀人走進休息室,喊著「翔さん、差不多囉!啊咧、人呢?」。

 

「はいー」

 

他顧不上害羞或尷尬,快速更換上私服,俐落的撿拾起地上亂七八糟散落的道具,然後站起身,壓低音量對靠在牆壁上的二宮說道「我先出去了」,拍拍二宮的肩膀,便開門走了出去。

 

櫻井翔用獨有的掛衣方式將衣服擺弄好,掛回移動式的衣架上,旁邊的經紀人又對此開了玩笑,然後在笑語中將櫻井翔帶往下一個行程。

他看了一眼沒有人出來的服裝間,惴惴的思忖著「ニノ會生氣嗎、討厭我嗎…怎麼辦呢?」。

 

大野在他走出去的時候,拎著一瓶礦泉水慢悠悠的晃進來,櫻井隱藏起內心的侷促不安,微笑著與他道別、闔上門板,卻沒有聽見休息室裡,大野誒了長長一聲,以旁觀者身份、單純地問著二宮「ニノ你怎麼換個衣服臉這麼紅?感冒了嗎?」。

 

Fin.

這篇文告訴我們一個教訓就是一起換衣服不會比較快哦!各位盆由悶如果遇到這種情況請小心♥

 

大嬸有預感末子和SK最難寫。
而且不管怎麼想像,都想像不出歐諾桑壁咚別人啊啊啊啊啊
我腦子裡全部都是馬賽克((是因為想不出來,而不是18R,想歪的朋友請去面壁思過=w=

這個月更文的頻率太高了。感覺腦細胞已死光,求表揚((喂!!!!!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