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413號。」

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因為這道渾厚的聲音而緩緩睜開眼睛,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是一團微粒正被奇怪的引力拼湊起來。在意識漸漸清楚的同時,閃現許多彷若塵封的記憶片段,一幕一幕飛躍而過,然後進駐腦子裡,卻有更多真實的畫面在乍現之後被拔除於他的記憶。

這個從人間輪迴脫離而出的男人對於睜開眼看見的事物,還有些不知所措。基於腦子裡那股根深柢固的認知,他應該對這個死神界無比熟悉,然而他卻不太適應這套西裝給他的束縛,也不清楚記憶的銜接上為什麼有一段難以解釋的空白。

「歡迎回來。」

莫名其妙成為惡魔與天界交易的標的,從人間歸來的死神413號對此渾然不知,他甚至不曉得為他的歸來所需要的作業程序已經讓人間界渡過幾個春秋。

做為載具的軀殼還處在重新啟動的階段,他能感覺到能量在體內亂竄,他一臉困惑的摸向自己的頭,後腦杓有點疼。「我好像做一場夢,變成人類去釣魚,似乎還做了很多事情…」

知情的死神主任挑了一下眉,不想戳破,「你就當作那是夢境吧。」

環顧四周,無數的蠟燭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彷彿沒有止盡地燃燒,413號呆滯的盯著那一簇一簇搖曳生姿的燭光,51號白色蠟燭、103號白色蠟燭、42號紅色蠟燭…恍惚的意識終於有聚焦的跡象,他想起那個用太妹口吻責罵他的監死官並不在這裡,「監死官45號呢?我們不是已經被消滅了?」

聽到413號提起迫使其轉世的消滅處分,死神主任雖然隱忍住險些顯露出的驚訝,但卻忍不住輕聲嘀咕一句「不可思議…」,接著才在413號茫然的眼神注視下提高音量解釋,「照理說,你的記憶應該會隨著處分的執行而被消除,但不曉得哪裡出錯,你居然還記得轉世前的事情。」

他對這個難得一見的情況半是詫異半是覺得有趣,「看來不只惡魔站在你這邊,連神祇都是站在你這一邊的。」

「什麼惡魔、神祇?惡魔他怎麼了?」

死神主任並不想將413號帶進天界與惡魔的複雜糾葛之中,而且老實說,他對於詳細的情況也是摸不著底細,倒是在向其他主任死神旁敲側擊時,聽到不少那個恣意妄為而擅闖天界的惡魔的各種傳聞。

那個幾乎掌控住整個地獄的惡魔究竟是懷著什麼心思來做這種不等價交換?主任死神專注的眼神落在這個擰起眉毛等待下文的死神。勾了勾嘴角,他想,答案應該很快就會水落石出了吧。

「沒什麼。」高瘦的男人想打斷談話,順手拿起懷錶看了一眼,「沒時間了,去執行你回歸的第一個任務吧。」

413號還在不屈不撓地追求答案。「但是監死官--」

「放心,她還要在人間享受一陣子呢,現在就由我代理她的職務,直到新的監死官遞補這個空缺。」死神主任說話的同時,頗為不快的皺起眉,顯然監死官45號還只能留在人間這一事實讓他非常憎恨,「只要沒出什麼差錯的話。」

413號來不及問那為什麼只有自己能回復成死神時,就被長官無情的一腳踢了下去。

「好痛…」被狠絕地踢下來的死神413號在降落人間時不小心踉蹌了幾步,但還好不會有人看見他這狼狽的模樣。他揉著遭襲擊的右腰側,怨恨地瞪著天空,「真是的,為什麼大家都不用說的而是直接動手…」

他低下頭整理凌亂的外套和襯衫,嘴巴也沒閒著的唸唸有詞。

「喲!」

「哇--」應對的卻是413號由衷發出的一聲慘叫。

執行任務時還能聽見其他生物的聲音著實是種反常的情況,但413號卻對這種情形覺得熟悉到令他有些想念。

一回頭,害他心神都被嚇飛一半的罪魁禍首就坐在石牆上,右手支撐在翹著的右腿上,托住一顆表情無辜的腦袋。惡魔彎下嘴角,眉頭微微攏起,似乎是對死神嫌惡的表現而有些受傷。

就算遲鈍但畢竟到過人間親身經歷喜怒哀樂的死神,在出乎意料看見惡魔這般我見猶憐的模樣,也不自覺的顯露出愁容,然後感同身受的向前一步,彷彿想更接近惡魔以安撫對方情緒。「沒事吧?」

向來能從旁枝末節了解人類行為背後的意義,惡魔當然不費吹灰之力便能知道死神下意識就展現出來的關心,他在陰影之中勾起自信的微笑,然後一改方才楚楚可憐的模樣,恢復成事不關己的淡漠神情。輕巧跳下石牆,這次換他縮短距離,近乎誘惑而且危險的距離。

「回歸後還是一樣很愛管別人的事情,你真不知記取教訓。」他再壓低幾公分便能讓自己開闔說話的嘴咬住死神的唇,一意識到這一點,惡魔就有些克制不住那股衝動,從他存在之初,都沒有出現過這種需要忍耐的欲念。

--絕對是沾染上這廢物的懦弱。

然而他卻沒有向後退開距離。

「那你就不要再干擾我執行任務,不然我又要被消滅一次。」

「但,」他瞇起眼睛邪魅一笑,語音未止,還穿插曖昧的停頓。貼在413號的耳殼旁,略微低沉而迷人的聲線飽含笑意,隨著吐出氣息鑽進413號的耳裡,「我就喜歡看你因為我的擾亂而困擾的樣子呢。」

遲鈍的死神君擰起眉毛,「什麼?」

「好了、我保證不會再奪走人類靈魂,你儘管放心。」惡魔舉起雙手,就像人類投降的模樣。

倒是惡魔這一句輕描淡寫的宣言引來死神的反應,「誒?真的?那你要怎麼進食?」

「你們惡魔的宿命也真可憐,要是不吃人類靈魂,總有一天會消失的吧?」

413號沒有多加思索便脫口而出的感嘆讓惡魔罕見的思緒空白,上一次他會這樣失態似乎便是那個主任死神告知他413號已經接受消滅處分之時。「你居然連惡魔都同情嗎?」

「不行嗎?這是我的自由吧!」

說不清楚的愉悅之情從心底萌生,惡魔忍不住抵著自己的胸口,暗想那裡產生的波動是怎麼回事,他花了一點時間才壓制住顯現在眼神中的情緒,冷傲的抬高下顎,卻開口為這個呆傻的死神解釋惡魔界中不被知曉的規矩,「人類是萬物中最不懂得知足的生物,所以總有許多欲望,而為了這些欲望,他們可以不擇手段殘害同類、為所欲為,這種邪惡會讓靈魂變得甜美。」

「簡單來說,人類的靈魂吃起來只是比較美味,但不會成為惡魔的主食。我們也沒脆弱到需要靠這種東西維生。」

他笑睇著413號寫滿疑問的表情。腦子閃過在人間常聽見的一句形容詞,「好可愛吶」,他猜測大概有誇獎的意思。

「那個女人是你的目標吧?」

「哦哦--真的是呢!一陣子不見,你人倒是變得有點善良了啊、Akuma!」

看見熟悉的圓潤臉頰被天然的笑容扯開,惡魔也不自覺地笑開了臉。他等待這抹笑容,究竟等上多少時間他不敢細數,而真正等到413號與昔日一樣對自己沒什麼防備時,他也沒有心思再去回憶那段少了死神413號的無聊時間--雖然他去了不少次人間,並且坦蕩蕩的出現在413號化身的人類面前,陪著那個人釣了不少魚、打發掉很多閒暇時光,但還是無聊。

就算不能補攫人類的靈魂,也還是有其他搗亂413號的方法。

他一把捉住剛邁出一步的死神,利用具優勢的身高差,簡單的俯身親吻住那因為驚訝而微微張開的嘴唇。

「還是禮貌性的告知你,接下來的日子我會不停的打擾你,然後欣賞你困擾的表情,」他雙手自然地摟上西裝死神君的腰,西裝包覆下的腰部曲線讓他產生一絲興味,「直到我膩了為止。」

「誒!!!」伴隨而來的又是413號一聲來自肺腑的慘叫,「怎麼連你也是不用說的而是直接動手!!!」

 

 



在死神界暫時代理監死官職務的死神主任在看到年輕人(?)如此青春洋溢的一吻時,也忍不住發出悲鳴,那有別於平日低沉嗓音的高亢尖叫響徹整個死神界,成為絕響。

「不行、有必要讓監死官43號回來,不然會讓這兩個閃瞎我孤家寡人的眼睛!」

於是,少女情懷的玲子在與池上君交往第三年,便因為不明原因香消玉殞。

Fin.

 

就算去人間歷練過的413號依然找錯吐槽點XDDDD
其實這篇是悲劇有看出來嗎
玲子和池上君沒有HE真是太讓人鼻酸了((這句話真沒可信度啊
可想而知,413號以後出任務旁邊都會跟著一個惡魔,那畫面很萌
監死官每次都會氣到跳腳也很萌XDDD

我終於END了吧!努力解決網誌中的各個坑QAQ

創作者介紹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直苗
  • 寫得太棒了~!
    我好喜歡xDDD
    已經可以想像那個超萌的畫面了~xD
  • 謝謝直苗同學的一路相挺!!!!
    我只要想到這世上可能只有妳這麼一個被萌到我就超級感動QQQQQQ

    路過的大嬸 於 2017/03/08 23: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