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概念在地獄是不存在的,但一旦向來無所拘束的惡魔心裡產生「等待」這種心念時,那個惡魔的耳邊便會開始聽見分秒轉動的規律聲音,直到逼瘋一個惡魔。

惡魔在百日內沒吃到人類靈魂就會消滅,或許只是天界那群無聊的神祇幻想出來、用來欺騙自己惡魔有弱點的傳聞,但確實有一個流傳在地獄中、不敢被戳破的秘密,關於真正使惡魔灰飛煙滅的方法,就是讓無欲無求的惡魔懂得期待某一件事發生。

 

「聽說你在等待一個死神歸來。」

在與天界達成協議之後,惡魔回到地獄,為了履行那事後回想起來十分可笑的諾言,他大門不出只窩在自己的大殿裡。他斜眼瞥過那個叼著巧克力棒、腳步虛浮晃進大廳的身影--有著17歲童顏的同行、其實是前輩的惡魔。他調整姿勢,難得收起倨傲的姿態,正視這個被稱為Nino的惡魔前輩。

「沒。」

對方懶散地倚著石柱,然後漫不經心的環視一遍週圍的擺設,似乎不怎麼在意談話內容,但當視線落在直截了當否決的惡魔君身上時,嘴邊明顯的帶起一抹弧度,像人間的孩子一樣沒什麼心機的笑容。

摸透他個性的惡魔君暗自咋舌。那種微笑就表示Nino前輩又找到一個秘密了,根本就是地獄中的秘密集散地,甚至可以說是兜售秘密的人口販子。

他本來就不奢望前輩會沒有任何目地就這樣現身。惡魔不會擅自進入另一個惡魔的領地,除非想要挑釁。

新抽出來的巧克力棒被喀滋的咬了一口。惡魔君合理推測這個前輩經常不務正業,大概是都跑去人間搜購這種巧克力棒,怪不得價格越來越高。

「雖然我覺得你做的事情很沒有價值,但看在你是所有噁心惡魔中算是可愛的後輩這一點,還是好心奉勸你,別期望天界那群卑劣的傢伙,在他們的字典中,沒有信用這個詞彙的。」

惡魔君從第一次戲劇化的見面開始,就覺得這把清亮的聲音連同清秀的長相不適合這個屬於墮落與汙穢的世界,然而前輩卻總是吐露冰冷的發言,與地獄彌漫的氛圍相切合得讓聞者心寒。他捻捏著垂落在鎖骨邊的頭髮,忽視掉對方緊接而來那句理所當然的「嘛--我的字典裡也沒有」,沉默地等候對方的下文。

「所以,與其在這裡被『等待』這種脆弱人類才會擁有的小心思搞垮,不如直接把現狀打破吧。你不是最討厭規矩的嗎?」

當他杵在河堤旁,從無神的思緒裡找回一絲理智時,他還是無法辨別自己是採納了前輩的建議,還是被前輩的意念操控了。他陷入沉思,不自覺又將雙手揹在臀部上方,無奈的歪頭淺笑。

總之,他站在某個釣魚的男人身邊,儘管那個人根本看不見惡魔已經拋開無奈的神情,眼神卻隱含更多他自己也搞不懂的疑問。

一群女人剛笑鬧著走了過去,中間女人的面容讓惡魔瞇起眼睛。

就算轉世,這兩個人的牽絆一樣存在。

這種念頭一浮現腦中,心裡也掀起一股波瀾,直接撞上惡魔心口上那個因某個死神的消失而砸開的黑洞。

所以,該怎麼說呢,我倒是為了這個蠢貨變得怪裡怪氣了,卻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將這口氣報復在這個蠢貨身上?

惡魔皺著眉,靠近釣魚釣得入神的人類,伸出手想觸碰那散發體溫的肩膀,指尖輕柔卻遲疑的觸撫,透露出他心底那絲猶疑。當手掌扎實的放在某人的肩膀上,而溫度並沒有如他夢境裡那樣消散而去,他才漸漸明白這是真實。

虛實之間,彷若夢境。死神413號出現在他的領地,一臉呆愣的出聲發問,直到那傢伙的燭火熄滅,從死神界徹底消失,然而一瞬之間,兩人便又在人間相見。

惡魔的世界裡不存在時間的概念,而惡魔們通常也不會無聊的留著關於「從前」的記憶,所以當一個惡魔開始懂得分辨「從前」、「現在」,並且期待「未來」時,他們便會自覺的發現自己陷入麻煩。

過往那些戲弄、糾纏的片段,又在惡魔的腦裡鬧騰,他嘆了口氣,刻意屏除鐘擺的規律聲響又在耳邊盪出回音,然後肆無忌憚的從右肩摸過去左肩。人類不會知道惡魔正在吃他的豆腐。

一樣柔軟,但又說不出哪裡不一樣。

那男人的樣貌沒什麼變化,只是少了那套死板的西裝。炯炯有神的眼睛裡映著河水的波光,顯得更為明亮,惡魔想,或許在第一次見面時,就被這雙眼睛吸引,和煦得像穿透雲翳的冬日暖陽,是絕對不會屬於地獄的溫暖,也無法被死神界的黑色掩蓋。

臉頰也還是圓潤的輪廓。他收起戳某人臉頰的衝動,將手揹回背後。

忍不住又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轉移放在人類身上的目光,他遙望著風平浪靜的海平線,毫無所覺自己的視線與那個發呆的人類看往同一個方向。

他分析不出自己這種五味雜陳的情緒是什麼,只是稍微的、稍微對過去那個呆傻卻感性的死神413號有些懷念。

「早點回來好嗎……」

那自言自語的低沉嗓音震動了空氣,卻神奇地透過不同世界的界線,讓枯坐在河堤、等不到魚兒上鉤的男人困惑的嘟起嘴。

 

 

To be continued.

---

-插曲-

「前輩,你也在等著誰嗎?」

Nino惡魔又抽出一根巧克力棒,但沒馬上餵進自己的嘴巴裡,反而走上前把巧克力棒戳向惡魔君問完話後就閉上的唇,這動作似乎有意不讓對方開口。

所以惡魔君心領神會的沒有開口,只是挑眉等著前輩的答案。

「一個不可能再次出現的騙子。他在天界擔任發言代表應該樂不思蜀了吧,脖子都粗了一圈呢。」

惡魔君咬下前輩沒有收回、還懸在半空中的巧克力棒,甜膩的味道讓他有些驚喜。他拿走咬了一口的巧克力棒,然後拍了拍前輩的肩膀,「那個人一定是個笨蛋。」

前輩的口氣裡隱藏著的哀傷,他決定裝作不知道。

 

to be contibued.

不要問我這種開放式結局是怎麼回事((遮臉
還有那個惡魔前輩是怎麼回事,跟他嘴裡的巧克力棒是不是pocky((遮臉again
我甚至回youtube把那系列CM又看過一遍,這麼傲嬌的惡魔會不會太犯規了XDDD
一開始想把歪二設定成死神和管理官,後來不曉得怎麼了寫出來就這個樣子了((大嬸式無辜臉


其實還有一章要說明為什麼這篇是這題目
But!!!!!!我卡在413號和惡魔君的對手戲到底是怎麼樣,有沒有這麼造化弄人
好吧、我會努力在工作時混水摸魚寫個兩行((喂

 


我要快點END這一篇然後寫ST的同人文!!!!
每次都踩錯主流CP真是好痛苦啊啊啊啊啊啊
愛上了赤城x百合根,但bilibili一片倒都是白赤QAQ
連pixiv也是白赤居多QAQ
看完第九集之後就魂不守舍想著最後一集編劇大大要怎麼放大絕逼死同人
我看第一集後妄想的梗都被用光了我真的不知道編劇大大還想怎樣

 

還有,現在看岡田將生底迪演的每個角色都覺得好GAY,到底是我腦袋不對還是他氣場不對XDDDDD
他跟小栗旬宇宙兄弟番宣上閒聊007,小栗旬葛格溺愛的眼神讓我忍不住幻想山田U姊姊根本是煙幕彈吧
反正只要岡田將生跟男的站在一起,我都能從畫面中看出CP感,真是太佩服我的功力了((喂



說到腐就歡樂過頭的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