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二宮君生日啦!!雖然是明天

祝他和櫻井君可以百年好合(喂)

少爺 番外 (和生日沒啥關連性就是,而且是要H卻H不成的H...慎入!) 

憑著自己一張臉大搖大擺走進來的櫻井翔,在二宮的祕書默許下偷偷打開二宮辦公室的門,現在是午休時間。

櫻井翔原本以為二宮會躲在公文堆後面打著他的Game,一進去才發現二宮躺在桌旁氣派的沙發上,臉上蓋著企劃書,睡得很安穩。

大概是太累了吧,說的也是,這幾天來合作案如火如荼展開,又要開會協商又要檢視契約內容,來來回回在兩邊的公司跑了好幾趟,跟全盤處理的二宮相比較之下,只負責部分商談的櫻井翔先生實在太有餘裕的時間來找二宮談天說地。

不過,現況就是他心疼二宮,櫻井翔沒有打算叫醒二宮和也,可是他一個人待在辦公室又覺得無聊。

「ニノ……」時間過了二十分鐘,櫻井翔還是憋不住,輕聲的喚了一句。香甜睡著的對方沒有反應,呼吸均勻,連翻個身的動靜都沒有。

找不到樂趣的櫻井靈光一閃的想到法子,低頭笑了笑,慢慢把二宮臉上的企畫書抽開,他聽說,有人可以睜著眼睛睡覺,說不定眼前的二宮就是,如果假設成立,櫻井翔就可以藉此嘲笑二宮和也。

誰讓二宮平時伶牙俐齒就愛吐槽他呢,櫻井翔給自己找了個理由。

惡作劇心態的把企劃書挪開了,然而櫻井翔沒看見自己喜歡的這個人張著眼睛睡覺的模樣,倒是一張難得溫柔放鬆的臉直坦坦的在自己面前。

櫻井翔心想,是不是有一句話叫什麼鬼迷心竅的?意思是因為一時衝動而做了壞事吧?

今天的二宮沒有特地打上領帶,領口也因為第一顆鈕釦沒有扣上微敞,櫻井暗自認定這宅男果然只喜歡躲在家裡玩瑪莉歐,脖子的肌膚白得很漂亮,食量一定也不大,因為鎖骨很明顯。

也很性感。櫻井翔揚起稱得上奸詐的笑容,用被二宮贊許過的手指緩緩撫過二宮接觸到空氣的肌膚,在鎖骨間曖昧的摩娑,然後往下,輕巧地解開襯衫的衣扣。

空間內的空調設備將室溫維持在很適當的溫度,被脫了衣服的二宮神經也沒有什麼異常,在櫻井翔要意圖不軌襲上他胸脯前,他就睫毛動了兩下,悠悠轉醒。說是強迫性瞬間清醒也不為過,二宮事後回憶時如此評論。

「櫻井?……櫻井翔你在做什麼!」一意識到現場狀況不妙的二宮彈坐而起,但是來不及抓住被扯開的衣服,櫻井翔就強勢的欺身過來,毫不手軟地把二宮的雙手箝制住,二宮本來還想掙扎幾下,只是試了幾次後發現根本達不到什麼作用,乾脆躺死,連力氣都懶得使上一點。

「你到底想怎麼樣?」就剩一張嘴了,不過二宮也沒打算拿來當利器,頗為無奈的挑起眉,悶悶的語氣。

壓制住二宮的櫻井翔很滿意的勾起嘴角,靈巧得有些危險的手解開褲檔上的皮帶,二宮聽見些微的金屬碰撞聲,心寒了一半。

這傢伙不會來真的吧……

「把你叫醒啊,我無聊了……」偏偏某人裝可憐最上手。「順便做些該做的事!」

在這種地方嗎?

「你…」二宮想伸手巴櫻井翔的頭,發現手的控制權不在自己手上,現在他才察覺剛剛自己的放棄抵抗完全是個錯誤的決定,「喂!」

「ニノ,我沒有上鎖哦。」

「那你還不快放開我!」二宮不說,其實心裡還挺希望外部的員工可以有所警覺,衝進來把這傢伙強行帶走--如果自己沒有被壓在下面的話。

「放開你我就不叫櫻井翔。」兩個人的距離太接近,似乎都能聽見彼此的心跳聲,櫻井翔不自覺地咽了一口口水,奇妙的口乾舌燥,櫻井暗想,自己說不定玩過頭了,現在好像有點騎虎難下。不然乾脆不要下來好了。他賭氣的一個皺眉,直接貼上去二宮的唇,只洩漏一點聲音:「ニノ記得要小聲一點……」

「變態……」所有的言語隱沒,二宮接下來連一句抱怨都說不出來,櫻井翔就緊緊纏住二宮的舌頭,用最簡單的接觸交換彼此的氣息,一口氣渡過對方的嘴裡,然後用舌尖細細的磨過二宮的唇齒之間,似乎連體溫都互相融合。

一點甜膩的聲音克制不住,從二宮的喉間發出。櫻井翔咬了二宮下唇一下,然後順著下顎的弧度,曖昧的停在二宮的喉結,手邊的動作毫不遲疑的探進二宮的褲裡,觸碰到有反應的小傢伙就邪惡的糾纏上去,戲弄幾下,二宮的眼神開始迷離,甚至泛上一點濕潤。

「嗯…」對方情不自禁的呻吟出聲,被鬆開的雙手搭在櫻井翔的肩上,緊緊抓著淺藍色的襯衫。掌握主導權的櫻井翔見機不可失,趁著某人腦筋暫時的愣神,攻城掠地的摸入私密處,「直接進去囉、ニノ……」

二宮困難的喘過一口氣,手指插入的不舒適感讓他無法自制的緊繃起身軀,弓起身體不住的喘息也抵擋不了櫻井翔指節的推進。兩根手指在後方摩擦著,沒有依靠任何的潤滑就強硬進入,「…櫻井翔、太快了吧你……痛、很痛……」

「不然ニノ你有潤滑劑嗎?」罪魁禍首還一臉無辜的詢問。

「誰會沒事在辦公室放什麼潤滑劑啊?笨蛋……」

「好吧,那明天我買一瓶擺你這邊吧。」

「喂!別太……」過分兩個字還未出口,二宮就因為櫻井翔惡意的逗弄而自然消音。二宮和也咬牙切齒地想,這學過彈琴的手力道適中得真令人討厭。

「我知道,別太溫柔對吧?ニノ真是重口味呢~」刻意壓低的聲線。

「啊…嗯啊…翔さん……」

「ニノ真的很敏感呢…這裡……」

「呃啊……不行的……」

 

(某大嬸害羞遁地逃)

 

「你下次還敢在公司這麼做的話…」二宮還在琢磨著該說怎麼樣的懲罰來約束這個完全不懂節制的櫻井翔,後者就嘻皮笑臉的接口一句「那就在家做囉!」,氣得二宮忘記思考,直接屈膝往櫻井的腹部頂下去。「你到底知不知道這裡是公司?還敢做這種事……」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有克制啊、ニノ!你看、我連一件衣服都沒有脫呢!」

還、敢、說……!弄得我像個裸體變態一樣!二宮一陣暴怒,顧不得兩個人是霸占著狹小的沙發,就用惡狠狠的氣勢和戲弄完別人一派清爽的櫻井翔纏鬥在一起。

 

幾個拿著重要公文的職員快步走過來,正想要敲門,旁邊啜飲著熱咖啡的女秘書嫣然一笑,站在門板前面,打住他們幾人的動作。

「對不起,裡面有重要會議。」祕書側過身,心裡壞笑著。自己這麼貼心,老闆如果還忘記加薪的話,就把手中的秘密情報全張貼到網路上去好了,哼哼哼哼哼(這是冷笑)。

 

Fin.


我老人家很純潔的,所以寫不出完整的H  

寫到後面就完全沒有毅力了....啊、天意天意。

總之,我要掩面逃走。

 

再丟一句:

端午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