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打了一半居然沒有儲存成功

櫻井翔走出家門的那一天下著滂沱大雨,他踩著水,衣服全濕了也覺得沒什麼不好,反正再過些時間,家裡面的人就會派人過來把自己帶回去的。

自己嘴上說說的離家出走,不過就是說來氣他爹的。什麼企業婚姻、什麼門當戶對,櫻井翔懷疑他爹根本就是古時代蹦出來的。

本來打算淋一場雨,然後被帶回家,生一場大病,再讓自己施展一下演技,台詞就是:「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就這麼無辜的嫁給我,她本來有錦繡前程、有美好前景等著她,卻結束在一只結婚證書上,何其無辜、何其無辜啊!爸爸,我替她感到不甘心哪!」鏗鏘有力、蕩氣迴腸。

櫻井翔心裡拿捏得很清楚,他爹雖然一副精明商人樣,不過骨子裡還是挺疼他這個兒子的,如果沒有差錯,說不定這麼一真情流露,他爹會再拖延個幾年。

只是,凡事都有意外。櫻井翔千思量萬思量,就是沒意料到原來這個冷酷的社會還是處處有溫情的。

一個憨厚老實的先生撐著雨傘告知他可以載上一程,櫻井翔不曉得哪根神經不對勁的傻傻忘記原本的計畫,跟著男人走上車,然後遇上車裡的二宮和也。事後他解釋,這是命運巧妙的安排,旁邊的聽者朝他冷嗤一聲,罵了一句笨蛋。

遇上二宮和也是個意外,而發現二宮和也是他爹死對頭的兒子更是一個意外。櫻井翔默默消化接踵而至的這些意外,若無其事的在二宮家過他的手下生活,直到二宮冷冷淡淡地揭穿他的身分。

『先說好,我可不是商業間諜。』櫻井翔轉頭向二宮這麼說,眼神無比的堅定,他是真怕了二宮誤會他出現的目的,說不上來的害怕。

『我從沒說你是啊,翔ちゃん。』

 被接回家裡的櫻井翔,像著了魔似,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回想二宮淡然的表情,一個勁的傻笑。

本來準備開罵的他爹被寶貝兒子不見幾個禮拜嚇得不輕,差點心臟病都要發作了,這次直接目擊櫻井翔失常的樣子著實倒吸一口氣,幾句責備哽在喉嚨裡,咳了幾聲,悶悶走回書房裡,跟二宮家的小少爺打一通電話說句感謝,順便吩咐祕書取消自家兒子和某某小姐的相親。

櫻井翔他爹還不知道他兒子心裡又在籌畫新的東西,不是離家出走。

 

隔天,櫻井翔主動接下和二宮企業的合作案,甚至親自登門拜訪一趟。

還在疑惑二宮和也身邊那位帥氣祕書先生怎麼突然不見的職員們,才恍然明白原來那位辦事有效率的祕書先生就是櫻井翔。

 

「哦,你回來啦、翔ちゃん。」西裝筆挺的櫻井翔看見二宮端著咖啡,噙著優雅的微笑,一副早料到他會出現的樣子。

高深莫測,高深莫測。不過櫻井翔不否認,一見到二宮和也的時候,自己的心臟似乎出了一點問題。

 

TBC


本來今天想截圖,截到一半心情沒有了,決定打文。

可是、為什麼還不完結,我都快哭了TAT

而且打完才發現我這個人有多草率,對不起了有心觀看的各位(鞠躬)

果然一不小心就會不由自主把兩位先生的個性亂扭曲扭曲扭曲...扭曲成兩條蟲。(喂)

阿嬤嬤嬤嬤(單純只是想發出怪聲),最近精神疲累、原因不明,所以沉默寡言就用以上兩隻蟲來概括吧(喂喂)

 

大嬸內心Q&A

Q:為什麼學校魚池池底從黑色變成咖啡色,好噁心好噁心!!!誰來給我一個解答啊(喂喂喂)

A:因為經費去向不明。(喂喂喂喂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