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團員愛

有時候突生的忌妒心是很危險的。

二宮一直都很小心的克制自己,然而總會出現意外的偶爾。

他不否認自己在新曲PV拍攝的同時,保持住情緒的平穩是一件相當有挑戰性的目標,尤其是看見櫻井翔和自家的竹馬眉來眼去的互動。

雖然二宮也曾經懷疑說不定自己是喜歡相葉雅紀的,只是長久以來自己都誤會了。不過把這話傳達給櫻井翔之後,那位一向脾氣不錯的櫻井先生眼神一冷,幾年來都沒有動用到的少爺脾性大發作,二宮當時恨死為什麼自己的房間就在旁邊,而這個櫻井翔為什麼可以在自己公寓來去自如。

自己活該。

怎麼就喜歡這一個人呢。這個無論對誰,都是溫柔體貼、呵護備至的人。

 

導演正式宣布拍攝結束的當下,二宮覺得緊繃的神經總算有些舒緩了,自己似乎多待在那人身邊一秒,腦筋就越來越脫離自己的控制,倒不如眼不見為淨。

Leader走在後頭似乎喃喃的說了什麼,二宮沒有理會,反正大野智比自己還了解二宮和也的個性,自己這樣反常也不是第一次,不過原因都是那個櫻井翔。

真討厭。討厭櫻井翔、更討厭自己。

「Nino……」不屈不撓,後方的大野又呼喚一次。只是二宮這次已經閃進taxi,連個音節都沒聽到。

「……。」Yabai、剛剛Sho君是不是要我把Nino給留下…?大野智看著車影漸漸遠去,眼睛空洞的眨了幾下,算了、裝死,反正Sho很溫柔的。

而且、這世界上還有一種東西叫cell phone不是嗎。

 

櫻井翔心裡的著急是在場人都看的出來的,包括那位天然君也是。前天的櫻井翔已經在這間頗有知名度的餐廳訂了五個座位,現在到場的卻只有四人,而且那位缺席的先生手機不通、無法聯絡,連消失的理由都沒有任何表示。

相葉低著頭吃飯,然後順勢用手肘撞了撞鄰座的松潤。

「如果你真的那麼擔心的話,你可以先回去的。」

「不了,Nino大概是等一下有行程。」

「我記得他今天除了拍攝沒有其他…」相葉雅紀話才說到一半,就看見不只櫻井翔表情垮了下去,連松本潤的臉都黑了一半,只好趕忙把話題重新拉開,「當然Nino那些私人行程我是不知道啦……」怎麼感覺越說越糟糕啦……

「我看Nino今天狀況不是很好,可能是身體不舒服,你還是回去一趟比較保險。」松本潤在桌子底下重重的踩了相葉雅紀一腳,還在上面用力轉了一圈,「就當是我們這些member由你當代表表示關愛。」

「……」

「嗯…不然就讓Aiba去看看Nino好了。」大野氣定神閒的抬眼看相葉雅紀,置身事外的平靜腔調讓旁邊的松本潤敏銳地察覺到一絲刻意的不對勁。「前幾天我好像聽到Nino在抱怨Aiba很久沒送他新遊戲了,他特想念……」

「什、什麼,Leader…我、我……」被指名的人試圖反駁不成,對面的櫻井翔就刷的站起,平常的表情似維持得有些吃力,連向外走去的步伐似乎都隱隱藏著怒意。

「奏效。」顯然是說謊的某個人很得意的拍拍相葉雅紀的肩膀,算是安慰被拿來當催化劑的無辜相葉君。

看戲的松本潤很沒同情的又踩了相葉君一腳,「你功不可沒啊,Aiba桑。」

--那你做什麼踩我啊…相葉回給他白眼,不過是偷偷的。

 

用備份鑰匙打開門的櫻井翔心情複雜,早在PV拍攝的現場他就發現二宮眼神很微妙,憑著和二宮朝夕相處培養出來的默契,他自然了解二宮這突來的異狀,那叫吃醋,雖然每次二宮事後都不承認。

自己真是惡質,明知道二宮不好受,卻還是喜歡看他難得表現這些情緒波動。

這種個性可真糟糕。推開房門的同時,櫻井翔無奈的對自己笑了笑。

「Nino。」

沒聲音。不過床上明顯的一團隆起。

「你沒睡著吧?這時間都該吃飯了。」櫻井翔這麼推估。床上的人只露出一小片的頭頂,整個人藏進棉被裡,站在外面的櫻井翔都替他覺得悶熱了。

「…囉唆。」對方這麼回應他。

「……」才稍微掀開被單的一角,那個團團包住的人就明顯地把自己縮得更緊,苦笑的櫻井翔只好緩下語氣,坐在床沿戳戳那團棉被,「你生什麼悶氣呢、Nino?」

「…沒有。」

「如果沒有的話,你應該不會躲在被子裡跟我說話才對吧。」

被子顫動了一下,「囉唆!」

「你說到重覆的話了。」

「櫻井翔!」這次二宮直接把掩飾自己的障礙物丟到一邊,怒目直視櫻井翔,坐起身體才慢半拍發現自己的床怎麼窄成這樣?

很危險的距離。

「吶、你在吃醋吧,ニノ?」

「你很囉嗦、櫻井翔!」被嫌棄囉唆的櫻井先生很得意地看見二宮臉紅了,然後湊過去,一吻。

--當Arashi的member真好啊。因為團員愛,不論哪一方面,無往不利。

 

後記-偽‧三人小組議題:溫柔的櫻井翔?

 

「啊啊、Leader你好過分,我明明就沒有送Nino遊戲過!」

「嗯…沒有嗎?可是我怎麼常聽到Nino吵著要你送他遊戲…說著玩?」

對話的另一人語塞,搔了搔後腦勺笑得很奇怪,「Nino是時常要我送他遊戲啦,可是我都來不及。」

「來不及?」松潤挑眉。

相葉雅紀用力點點頭,「明明Nino讓我去跑腿,不過Sho醬好像比我還甘願,每次都會早我一步把遊戲買好。」

最後,某人發表一句由衷的表揚:「啊~Sho醬果然是一個溫柔的人吶。」

「……」

「Leader你沉默做什麼?」

「沒、沒有…只是Aiba桑那句話似曾相識。」不久前、自己追不到Nino裝死的時候。

「你的意思是,你也覺得Sho很溫柔?」

「……差不多吧。」

 

討論結束,Arashi五人除了當事人櫻井翔不知情以外,各自表示自己意見。

櫻井翔溫柔嗎?贊成票3張,反對票1張。

反對票具名者:二宮和也。

《終》


對自己的文筆感到越來越無力。還有這些奇怪的內容物。人生歷練不足(嘆)

看完Monster making才意識到Troublemaker我還沒看=  =

而且,那檔案貌似被我砍掉了..........挫敗x2。

累了。

 

Monster歌詞本來在線上隨便抓,發現似乎有錯誤,原諒大嬸~~~

應兩位同學要求,補上中文翻譯,因為是google出來的,所以淡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