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懷疑我是手殘還是哪裡殘,為什麼今天特別不順....明明我都有在拜拜的(才不是這裡的問題!!)

明明只是截個圖也可以讓我截到三、四次,最後卻只截出10張,這是什麼天理=   =

話說,這期宿題君真是太有趣了(可惜我截不出正常的圖嗚嗚)

利達介紹那個軟咻咻(台語發音)的果凍,噗、讓我差點把持不住直把芭樂噴螢幕的XD

什麼愛媛桑...那是地名不是人名吧,讓我笑到眼眶帶淚的...

最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那個二宮君啊居然還幫利達緩頰說:Made in 愛媛

這讓我想起那個哪個誰把VIP說成MIP還有哪個誰解釋成Made in 澎湖的(還不都是妳自己先說錯的嗎!!)

 

一堆動圖。不曉得跑起來速度如何XD

 

【自製GIF】100308宿題君SK.gif

  這期的SK似乎有些高調,大概是我最近SK魂又被激發吧哈哈哈

我萌這個二宮君在收不到音的情況下碎念了什麼(就說這傢伙萌點很是奇怪)

 

 

 

【自製GIF】100308宿題君翔君.gif

  被陷害去喝膽汁的櫻井先生,微妙的表情,微妙的唇語XD

 

【自製GIF】100308宿題君翔君2.gif 

↑     勇敢喝完膽汁還裝若無其事、被陷害x2的孩子。

 

【自製GIF】100308宿題君翔君3.gif

   那個Staff好喜感,這個喝了膽汁又吐出來的櫻井先生也很喜感

 

【自製GIF】100308宿題君Nino.gif

   強力推薦大家去看櫻井先生邊喝水邊偷笑的樣子(我不曉得按了幾次repeat...),

還有他家的和也君不懷好意要告訴潤君事實的燦笑樣...

 

 

 

100308 嵐の宿題くん
 フルーシポンチ.avi_000630262.jpg

  沒別的意思,放這圖只是個人單純覺得兩個人垂下眼睛很有愛...(哪裡有愛啊?)

還有啊,聽說甲魚可以壯陽(噗),那個功效聽說而已、我沒試過,只是聽說而已,但這位先生吃了XDDD

100308 嵐の宿題くん
 フルーシポンチ.avi_000631497.jpg

 

 


以下又要亂扯。慎入。

這次又出現了微潤智

╳   ╳   ╳

番組上突如其來的轉折。櫻井翔一邊想著這小倉先生話鋒轉得真犀利,一邊又覺得自己其實被陷害得很莫名其妙。

當時眼神斜瞄了旁邊鏡頭外的二宮,只看見他摀著嘴笑得很開心,好吧,那一瞬間自己情緒的轉變有些奇妙,就算心裡對那杯綠色詭異的液體有些反感,只是有個人的笑容會令他失控的覺得:也許偶爾受罪一下也無妨吧。

沒辦法的,一輩子總會出現一個人讓自己破例。櫻井翔不否認自己現在半是無奈,半是甜蜜。

--啊、話是如此,不過那個膽汁還真不是普通的噁心。櫻井翔皺著眉頭坐在椅子上,管他心裡是無奈是甜蜜,直接勾過桌子上的礦泉水就一大口地全喝進 去。

--味道還是很重…好痛苦。吐了吐舌頭的櫻井翔發現一個黑影在自己面前籠罩下來。

「翔桑…」

--啊,這個會讓自己破例的人啊。櫻井翔微微抬起頭看向二宮和也,膽汁的苦味在舌尖翻騰,不過他還是盡力扯出一個跟他肌肉一樣僵硬的微笑。

「還是很苦吧?那個膽汁…」二宮用一種隱隱摻合著擔憂的聲音發出疑問,不過櫻井翔聽上去都覺得這說不定是肯定句。這個二宮君不只是玩Game厲害,連落井下石的功夫也是挺厲害的啊。

「嗯。」櫻井翔乾脆不想多說了,想著如果去吃大蒜,這種苦味道會不會變淡一些?好吧…這種假設性問題怎麼想就怎麼可笑,還是實際點,多喝點水…

「那……」二宮和也眼神閃爍了下,蹲下身,褐色的眼睛和櫻井翔直視,「要來我家嗎?」

「啊?」這是哪門子的邏輯?雖然櫻井翔認為二宮和也這話題銜接得有些奇怪,不過這個會讓自己破例的人的邀請,不管如何,百分之兩百,自己都會答應的。

--這個玩Game厲害、落井下石厲害的二宮和也,其實誘拐別人的能力也很厲害。

就在櫻井翔暗自慶幸『還好Nino只會把誘拐這一招用在我身上』的同時,收拾好東西、準備開門出去的松本潤回頭向背後的大野智低笑,「Aiba呢?」

「好像是和朋友出去吃飯了吧…」Captain一貫的魂不守舍,明顯的恍神。

「是喔…」兩人剛走出樂屋,門板也才剛闔上,松本潤就一臉竊笑亮閃閃地刺醒大野智的神智,「吶、Leader,你知道嗎…」

大野智眨了好幾下眼睛,下意識認為這松潤怎麼笑得跟剛剛Nino一樣危險…「知道什麼?」

「聽說甲魚有壯陽的功用來著的。」

「……那你剛剛還吃得那麼開心…啊。」一說完話就被拉住手牽著跑的大野智,有點不悅的想著:原來這松潤跟那個Nino根本就是同一個心思!

 

------

 

這一輩子總會出現一個人讓自己破例吧。

櫻井翔突然很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跟著二宮來到他的公寓。

當二宮在澄黃暮色灑進來的廳房,眼角含笑的湊上自己時,自己的反應很遲鈍地摔進後面的沙發上。

「Sho醬、我聽說那個甲魚其實有壯陽的功用…」櫻井翔一直很喜歡二宮和也這種清亮又有些軟糯的聲音,尤其是用撒嬌的語氣貼在自己的耳殼旁低喃。

--不過時機跟內容都不對吧?Nino…

「這個聽說是真的嗎?Sho醬…」一雙手纏上了櫻井翔整齊的襯衫,用極緩的速度逗弄那一排鈕扣。

「我、我不知道啊,不過Nino其、其實甲魚還滿好吃的!」心裡瀕臨崩潰邊界的冷靜理智不斷響著警鈴,櫻井翔卻思路清晰的很確定,如果二宮再進一步下去,自己恐怕抵擋不住誘惑,反守為攻直接採取行動,矛盾的是,他就希望二宮進一步下去。

「哦…」淺笑的人沒正面理會櫻井翔難得的文不對題,一隻手順著頸項滑上去,溫柔的撫過櫻井翔的唇。「那個膽汁不苦了吧?」

櫻井翔總算因為二宮這個舉動讓理智被擊垮,甲魚、膽汁什麼的他根本沒有興趣再去探討,反正現在是他和二宮和也該好好溝通交流的時間吧,不必拘泥那些小細節。他使出力量,準備把二宮和也反身壓在沙發上,雖然他大膽猜測,或許地板也是一個可行的位置…

只是沒想到二宮巧妙地躲過櫻井翔的箝制,還輕輕鬆鬆的起身向後退了一步。

「我好像有點累了,我想休息一下。」二宮的笑容甜甜的,已經腳步輕盈的走進房間,櫻井翔卻頓時覺得自己不只是舌頭、連心裡都苦苦的。「晚安,晚餐就拜託你了。」

喀的一聲門鎖扣上的聲響,櫻井翔很明白二宮擺明就是想耍自己玩。不過用這種方法太過分了吧…簡直比喝膽汁還痛苦……

櫻井翔頗為無奈地借了二宮的浴室,然後在悲慘的一天即將收尾的時候,悲慘地洗他的冷水澡。

房裡的二宮,正睡得香甜。

 

╳   ╳   ╳

 

噗,打到一半發現自己很想睡覺……

導致不知所云的詭異產物誕生。

 

好吧,盡責的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