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all~~許久不見! (妳哪位?
我終於冒出頭來吭聲了吭聲了,啊一屋欸噢,大嬸最近在背五十音
不過大概只有NI和NO最熟吧!(日文老師會哭好嗎

嗯........................................................有同學問我在幹嘛?
そですね~無事不登三寶殿(不對這是我的blog啊XD
話說,某天大嬸在房間掃灰塵時(房間什麼沒有,灰塵最多了),突然,有道光從天花板出現(其實沒有)
如果二宮君沒有進入傑尼斯偶像訓練營(別名:男男眉來眼去不奇怪公司),那會是什麼光景呢?

((雖然我覺得給我大樂透的號碼比較實際 (這個櫻井先生真的少女!!!夫妻臉!!!被萌哭QAQ

好的、於是我又惡趣味的幻想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以至於我灰塵掃完,書也看不下了(嗯?期末考能吃嗎?

そですね~所以我就吭聲了!OHYA~~~~
2013年結束倒數的狂歡!!HAPPY紐伊爾~~~~

 


【櫻二】陌生人

 

便利商店慣常的冷氣從自動門打開的縫隙中洩漏而出,櫻井翔低著頭下意識地動了一下鼻子,享受在這都市炙悶空氣中難得的清新。

 「歡迎光臨!」

店裡沒什麼顧客,所以穿著制服的店員親切的歡迎聲音格外清楚。櫻井翔--目前是無人不知的國民團體一員--抬頭和男店員禮貌性的頷首,然後闊步走進隨意拿了微波食品和一罐廣告正主打得火熱的黑咖啡。

準備關上那扇不知為何沾滿霧氣的冷藏櫃的門(櫻井想著該不會自己的晴男體質升級到周身都散發熱氣?不對、他根本就沒有什麼晴男體質),短短幾秒鐘,國民偶像的內心戲卻一幕一幕不間斷閃現。

他自覺有趣的笑了一下,鴨舌帽的陰影遮掩住泰半的笑容,但仍看見他那別具特色的知書達禮倉鼠笑。

眼角餘光瞥見角落的雜誌區杵著一個人影,整片的落地窗將接近下午的陽光全然吸收,灑落在地板上,也將那個站立的人拉出長長的影子。

或許又是什麼無法解釋的衝動,就像在concert時會情不自禁去摟摟抱抱團員一樣。他看似不經意的停在甜食的展示櫃前,有些愣愣的盯著那個男人,不得不說這個地理位置方便用來飽覽雜誌區的風景。

低垂睫毛、翻閱雜誌的男人,抿著唇,有些憂鬱的側顏。

櫻井翔順手翻了一下眼前的明治巧克力,然後又把注意力放到那個靜默的男人身上,說真的,如果不是那個人穿著上班族套裝,他甚至會被櫻井翔錯認為高中生。

櫻井翔在把明治巧克力放回櫃子上的同時,冒出一個莫名其妙的想法:他的生活裡充滿著各種種類「好看」的人,但這個男人如果進入傑尼斯,甚至演藝圈,大概也很合適。

他的眉宇間摻揉著少年稚氣,然而淡漠神情卻顯現出一個成年男人的歷練與沉穩,這種衝突感會讓人多麼耳目一新。至少他就是因此駐足,而且活像個變態的觀察起陌生人。

那個似無所覺的男人默默翻了一頁雜誌,小幅度的動作打破了櫻井翔眼中明亮角落的凝滯。

他恍然想起他得在半小時內回到事務所,然後接受娛樂雜誌記者的採訪,不過他已經將30分鐘貢獻了一半用於完美的偷窺。

他匆促間抓住那包被他翻來覆去的明治巧克力(噢終於--他想這包巧克力大概會這樣呻吟吧,摸了近10幾分鐘,巧克力都快被手溫給融化了),便往櫃台結帳,接下來的過程迅速、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謝謝。」

店員親切可掬的聲音又響起。櫻井翔神情自若、微笑著回覆店員的服務,但還是忍不住暗自祈禱他的詭異行徑沒有被發現,他現在有些理解事務所那群星探穿梭在各種公共場所的偉大了。

真是荒謬的一個15分鐘。

「謝謝光臨--」

伴隨著店員的鞠躬和自動門的關闔,櫻井翔跨出一步又回到沒有冷氣的地方,重新接觸東京悶熱的空氣。

他轉過身,看見仍然佇立在同一個位置的男人。恬靜的面容,身形單薄,貓被,一樣,有些憂鬱的氣質,或許像某幅畫,背景是人流來來去去的都市街景,而那個角落卻是突兀的靜止。

櫻井翔突然挺羨慕利達的繪畫能力,或許他就有辦法把這個畫面永遠保留下來。

但他沒有。

而這僅是今日的小插曲。

他不以為意的將思緒收回來,轉換心情準備幾十分鐘後的採訪。

 

 Fin.

 

 

居然Fin了欸!!!我多久沒打這三個字母了讓我好好哭一場(夠了
不過完全沒打出ㄦˋㄍㄨㄥㄏㄚˊㄧㄝˇXDDDD(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二宮君就這樣被我用「那個男人」這帥氣而模糊的四個字給涵蓋過去了
是不是更有神秘感呢(真的夠了

ARASHI~~OHYA~~~~誒?什麼?
是不是有同學說G後面那個字母怎麼了?
G後面不是I嗎? 快看清新陽光爽朗pocky!(去死而且pocky裡面哪有I!!

SEE YOU SOON!  ((REALLY? 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