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重新爬起歪二歷史,突然很懷念櫻井先生的黃毛耳洞,於是不小心又打開這樣的腦洞。
現在回想起來,掉進坑裡,還真沒有爬出來過....
每次看阿拉希舊檔,都只會更確認櫻井先生和二宮君就算沒在一起,也一定、絕對有搞過曖昧,
兩個人的互補性太高,根本天造地設不去澳大利亞結婚還對得起媒人愛拔和傑尼斯爺爺嗎QAQ
有一個櫻井翔這樣男前的人陪在二宮君身邊,二宮君才能維持他那又軟又萌的形象((不過帥起來也滿無法無天的
但現實中的兩個人都是理性大於感性,發覺自己感情就會止乎於禮的人((總覺得成語用錯了XD
所以歪二的風格一直都是又虐又甜(小眼神小動作特別多但我不會揭穿的),甚至虐比甜多
因此我不寫虐文((但更大的原因是因為寫不出來XDDD
總之,這篇一如既往沒重點而且傻(標題可見一斑)。

耳洞翔君  
↑  黃毛真的很帥啊大嬸難得會被櫻井先生帥哭的QAQ
但往事終究只能回首((誒
現在還是滿帥的啦只是偶爾抽風了點腫了點脖子粗了點雙下巴明顯了點((愛他才會黑他


 【櫻二】關於這場大雨‧關於你  01

 

滂沱大雨。

二宮和也在雨幕中盡情奔跑時,想起早晨出門前媽媽叮嚀著帶傘,而自己不甚在意的叼著吐司,含糊說句「我知道了」卻始終沒有將傘塞進書包裡。

呃…那個怎麼說啊,造化弄人?

宇宙就是這樣討人厭的上演事與願違的戲碼,於是他必須在放學路途中淋著雨享受青春。

跨出去的右腳踩到一個小小的水灘,皮鞋被濺起的水花潑得更濕了,連褲管也是。黑色的西裝褲被點點的泥濘潑灑上,如果他現在停下來認真看或許會聯想到那個美術社的大野學長的畫布,但他已經無暇去在意。

儘管如此,他注意到細微的聲音--他事後也百思不得其解他怎麼能在足以掩蓋其他聲響的雨聲中聽見那個微弱的叫聲。

古樸矮房的屋簷下有個卡其色的紙箱,覆蓋上一張薄薄的報紙,二宮想著這一定就是漫畫的劇情,但仍然阻止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他湊過去揭開那張被斜下的雨滴潑得濕掉一半的報紙,果不其然看見一隻蜷縮的生物在角落邊發著抖。

「喵……」

二宮和也嘟了一下嘴,他好像做了什麼多餘的事……嘛、可以把報紙蓋上時光重來嗎?

但他沒有把報紙蓋上假裝時光已經倒轉,反而小心翼翼用雙手輕輕捧著米白色混雜的小貓,試圖用自己手掌的溫度止住小貓顫抖的身體。米白色的可愛傢伙用黑溜溜的大眼睛盯著被雨洗過一遍的男孩子,不抵抗的喵了一聲,攤開肉爪子看起來被摸得頗為舒適。

二宮見狀忍不住吐槽一聲:「你倒是有點戒心好嗎?」

「喵。」牠這樣含混不清的回覆一句。

二宮和也猜想這個小傢伙大概才出生幾周而已,小小、軟軟的,捧在手裡根本沒有重量,有種惹人憐惜的嬌弱感。他又嘟起嘴,想像一回家被媽媽碎念衣服髒了、怎麼沒帶傘等等之類的責罵,但媽媽一看到這個小可愛一定會被融化到說不出話。

所以,「跟我回家好嗎?」他把小貓抱到與自己的視線平行,小傢伙喵喵兩聲然後把肉爪子撲在他臉上,他一廂情願的認為這件事情圓滿落幕了。

他將小貓放入箱子,又將箱子抱進懷裡退到屋簷後面。他忖度著該直接帶著小貓衝回家裡(大概還需要跑個15分鐘),還是在原處等待雨勢變小(可是說不定只會越下越大…可惡…),或者,跟附近的住家借個電話拜託媽媽來載他(但是,這樣就會讓媽媽有5分鐘的時間責罵自己居然連手機也沒帶)。

「唔……」二宮飛快的轉著腦袋,思考與二宮家媽媽的一百種對應方法,以至於背後的木窗晃出一道人影時,他根本沒有心思發現這一個變化。

「你在躲雨嗎?」

突來的聲音在二宮的耳邊響起,將二宮嚇得往旁邊退了一步。

從窗戶探出頭來的少年愧疚地闔上半張的嘴巴,然後微笑著釋出善意,「抱歉吶,沒想到會嚇到你。」

「我是櫻井翔。」染著金髮的少年微微歪頭,笑容平易近人。他探出上半身,很認真的打量二宮,「看你的制服,你跟我同校。」

被這麼一說二宮才發現相同的白色制服穿在不同骨架上,不加裝飾便顯現出截然不同的率性。二宮看著對方沒有打上領帶而微敞開的領口,然後將視線往上帶,與少年四目相對,他回禮似的笑了起來,暗想這個人怎麼有些眼熟,卻想不出個具體印象。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進來等雨停呢?」

箱子裡的小傢伙似乎是看準時機,發出細碎的喵喵聲,讓屋內的少年愣愣的瞪出大眼睛,看起來是在消化二宮手中那只神奇的箱子,沒過幾秒,他一臉溫柔地笑出聲,「看來牠應該是希望你先進來,不然牠也得跟著淋濕吧。」

「嗯,那就打擾了。」二宮毫不客氣的應允點頭,放棄已經想好的與媽媽應對的一百種方式,決定接受這個好心同校少年的提議,「我是二宮和也,一年A班。」

「看來我是你的前輩呢,2年A班櫻井翔。請多指教,二宮君。」

 

to be continued.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