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嬸厚著臉皮想吭個聲說:這篇純粹是胡亂發洩因而出現的渣作品--
單純想看兩個傻孩子還沒開竅的小情小愛。而且有排版混亂的問題。
照理說應該在上一篇就果斷End,不過因為斷得不上不下,導致自己也End不下手…
噢,真的要再次強調這是胡亂發洩的渣作品。
如果不小心傷了同學的眼,請小力一點地砸大嬸--不然也可以砸情商同太郎一樣的御村少爺



02.御村少爺始終很遲鈍

「吶、吶,聽說了嗎?松本君交了女朋友了啊,是經濟系的系花!」
一群人聚在一起吱吱喳喳地交換最新的情報,貌似是班上那個捲毛濃眉的帥氣男兒抱得美人歸,雖然不是結婚,不過至少也是和系花交往了,一大票青春少年無不捶胸頓足,難掩失望神情。

被打擾閱讀時間的御村君放下看到一半的書,冷淡地向吵雜處睨了一眼。
他暗自腹誹著原來男孩子也能像女生一樣這麼喜愛八卦,可能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御村君…好像在讀相當深奧的書呢。」旁邊的女同學並沒有發現御村少爺此刻心情不佳,湊上前搭話,纖纖玉指指著被擱置在桌上的書本,軟聲軟語的問。
這種女孩子特有的柔弱聲線似乎更刺激到御村君的某條敏感神經,這使他想起兩天前和山田在學校飯廳時,一個有著捲髮的女生(這位御村君實在對山田以外的人很難提起興趣,形容詞總是乏善可陳)擅自坐在他與山田用餐的位子上,用類似的聲音和山田聊得相當自然。
然而,對於他們所談論的話題,御村君是一知半解。

『啊、一點都不有趣,因為和山田君不同科系,感覺錯過很多有趣的事情吶…』御村少爺用兩手手掌撐住下顎,不自覺的嘟起嘴,若無旁人地陷入不甘心的情緒。
正努力與御村建立對話的女同學注意到御村突然賣萌的表情,差點忍不住就要kya一聲然後興奮的狂奔而出,但事實上,她確實承受不住的飛奔出了教室和親朋好友分享這神奇的瞬間畫面。
而御村君回過神時,已經是教授踱步進來開始講課的時候,御村君後知後覺地發現少了剛才女同學的聲音,旁邊的位子也空了出來。

『…有些懷念山田君坐在我位子後面的高中生活。』
在下課時,山田太郎會將毛茸茸的頭黏在桌面,兩隻手也放在桌上向前伸直,偶爾用指頭輕點御村的背,或者直接以帶著鼻音而像是撒嬌的聲音引起前方同學的注意,御村不勝其擾的回頭,卻是一臉笑意,然後盯著那張因為和桌子的接觸、臉頰受到擠壓的臉,他嘴唇上揚的線條更深。
現在只能憑藉記憶來療慰自己的御村有些失落。
然而,距離高中的畢業典禮根本還沒超過四個月的時間。

錶上的指針與分針重疊在12點,講台上看起來有些歲數的教授以銳利眼神掃過底下學生一眼,御村不意外的聽見這個教授開口說下周同一時間要收齊作業。
「又不是綜藝番組同一時間還會準時收看…」斜後方傳來小小聲的嘟嚷,御村不以為意。學生的通病就是厭惡「作業」這個字彙吧,再確切一點就是討厭「作」作業這個動詞,連已經是成年人的大學生也不例外。
他開始不急不徐地收著筆記和教科書,教授踏出教室的那一瞬間,教室便立刻淪陷於鬧騰的聊天嬉鬧聲之中,而這股吵雜顯然和今日心情欠佳的御村君有些格格不入。

錶上的分針又默默走到阿拉伯數字10,御村不是沒有注意到有女同學似乎想試圖跟他說話,不過門口處傳來一陣騷動,他懷著一絲期待轉過頭去。
「御村君,一起吃飯嗎?」那爽朗的聲音傳進他耳裡的同時,那些籠罩在他身上的鬱悶情緒也一掃而逝。

好像聽到背後響起女孩子興奮的尖叫聲,不過這跟御村託也沒有任何關係。
他對提出邀請的人露出笑顏,牙齒亮閃閃的,「好啊!」

『什麼嘛…其實大學生活還是挺好玩的。』
--御村少爺的善變心思也像女孩子似的,可能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不知道該如何收尾只好go on的未完待續T皿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