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下雨天突然的腦洞。
快速短打,內容有些殘破的現實向,而且篇名看起來應該要有肉但內容物就跟白開水一樣。
明明是被圍巾拉進坑裡,卻沒寫過圍巾文XDDD
大概是泰亨弟弟這孩子的腦迴路我還完全摸不著頭緒的關係
而且也不太確定碩珍對於泰亨是怎麼樣的對待模式
目前看到泰亨似乎是碩珍唯一會表現出嚴肅臉的弟弟(泰亨玩太過的時候),
然而碩珍卻又無限包容泰亨各種莫名奇妙的舉動。


碼文的BGM:


【圍巾/VJin】一個在床上的小故事




沉沉的寤寐間,失重的意識從夢境的邊緣緩緩浮升,每漂浮上一寸,雨水滴落在物體上的聲響就更明顯一些。

金碩珍自這場午睡中慢慢清醒,他吸了一口氣,濕潤的鹹鹹海風帶著下雨的清爽味道吹撫過落地窗的布簾,最後被吸納進他的肺裡。

是下雨了。

他忖度著,剛睡醒的倦怠讓他從身體到腦袋都有些懶洋洋。

但這不影響他發現自己的手臂被壓在另一個人的脖頸下。

因為他的手麻了。如此簡單。

金碩珍偏過頭看向蜷縮在自己身邊玩著手機的弟弟,略帶疲倦的眼神透露出無奈。

「泰亨啊。」

「嗯?」

「哥的手痠了。」

接收到抱怨的金泰亨終於從手機遊戲的世界脫離,他抬眸迎向金碩珍的眼睛,給了一個四方嘴的笑容,天真爛漫,似乎對於壓住哥哥的手絲毫沒有罪惡感。他施力撐住上半身,讓金碩珍能把痠麻的手從他的腦袋下抽出來。

「你爬到我床上做什麼?」

「我怕哥沒抱點東西睡不好啊,我都要抱住抱枕才能睡著的。」相當理所當然的語氣,聽起來是為哥哥體貼著想的好弟弟,語畢,卻變本加厲地用腳環住金碩珍的腿。

金泰亨目不轉睛地盯著哥哥睡腫的臉,剪短後反而顯得逆齡的短瀏海有些捲翹,他覺得有趣地撥弄了一下短瀏海,又單手捏住肉肉的臉頰,好看的嘴唇被擠壓到高高嘟起,有著唇珠的上嘴唇甚至形成一個模糊的可愛心形。

他知道剛睡醒的金碩珍反應會比平常慢很多,如果金碩珍清醒時的反射弧長需要三十秒鐘,那剛睡醒的金碩珍大概得三分鐘才會意識到他被弟弟玩弄了。

碩珍哥不會生氣的。金泰亨可以這樣肯定,因為他就是那個致力於挑戰金碩珍極限的慣犯,早已拿捏出金碩珍的容忍範圍。他對此忍不住又笑出一個四分嘴,笑彎的眼睛裡盛滿了被哥哥溺愛的得意。

金碩珍就如金泰亨所想,沒有表現一點慍怒,只輕輕拿下那隻又隨便捏住自己的臉的手,問道:「你不是找智旻他們出去逛街嗎?」

「對啊,但逛了一下就下雨了。」金泰亨瞄了一眼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委屈的嘟起嘴。

「沒關係,還有時間夠你們玩的。」

「嗯,明天我和碩珍哥一起去逛吧!」明明已經是成年的年紀,但像孩子般單純的心性在熟悉的哥哥面前還是嶄露無遺,喜怒變化快速,金泰亨一掃方才的鬱悶,對自己臨時起意的提議興致勃勃,「就我們兩個!哥~好不好?」

金碩珍一向無法抵擋弟弟黏膩的撒嬌,尤其弟弟笑得這麼燦爛可愛,他愣愣的注視著眼前這張沒有上妝的臉。在無形中流逝的時光將精緻的五官雕塑出一股成熟,但眉宇俊朗的青年笑起來仍然與初見面時眨著大眼睛只會傻笑的少年一模一樣。

直到金泰亨興奮的抱住他,把頭埋在他的胸前不住的嚎叫,他才回神過來自己似乎點了頭,又不自覺的答應了弟弟的要求。

算了,也沒什麼。

對弟弟沒轍的金碩珍淺淺一笑,伸手拍了拍金泰亨的後背,安撫這興高采烈的弟弟。金泰亨手腳併用將金碩珍抱得更緊,整顆頭在金碩珍胸前的布料上磨蹭,還不斷的嘟嚷著「哥~珍哥~碩珍哥~」各種對金碩珍的稱呼,金碩珍只啞然失笑的等著他靜下來。

「等等……」金碩珍的視線落在金泰亨身上那件大家一起挑選買下的花襯衫,他眉頭一皺發覺哪裡不對勁,「呀、金泰亨你穿著外出服就躺在我的床上!」

「對啊。」

「這是我的床!」

「當然是哥的床,」對金碩珍在意著外出服不能躺床的這種規矩知之甚稔,但金泰亨還是仗勢哥哥不會發火而不怕死的踩在這條違規的線上。收斂起笑容的臉更蹭近了金碩珍,瀏海擋住眉眼在眼底遺落下一抹蟄伏的陰影,金泰亨咬了下下嘴唇,幽深的眼神則鉤囓住金碩珍臉上所有細節,「不然今晚讓你睡我的床啊。」

於是,對床的乾淨度有自我堅持的金碩珍今晚被迫改睡在同房弟弟的那張床上。

而金泰亨的床上還附帶一個金泰亨。

「……為什麼你要跟我擠同一張床啦?」

「哥~我說過我要抱住抱枕才能睡著啊。」又是這種理所當然的語氣,然後說完就是毫無遲疑地圈抱住金碩珍,卻搭配上泫然欲泣的無辜眼神。

「……好吧。」

金泰亨滿意的將他的專屬抱枕環抱在懷。轉身背對著他的金碩珍裝作不在意的調整枕頭,並沒有撥開那踰矩的手,金泰亨在今晚更新了金碩珍的容忍極限,他湊上前嗅了嗅對方的後頸,手掌停留在哥哥的腹部上沒幾秒,又按耐不住的滑動了一些距離,是可以感受到金碩珍的心跳的位置。

嗯,香味完美、體溫完美、手感也很完美。金泰亨笑得特別開心。

他起身按掉間接照明的開關,房內陷入一片黑暗。

午後那場短暫的大雨刷洗出一片乾淨的天空,在這個身處島國的夜晚,柔和月光伴著涼風自窗外灑落在房間的地毯上。金泰亨沒有闔上眼,反而毫無睡意地盯著那塊被打亮的地毯,暗自猜想這次金碩珍沒有上限的包容大概是因為身處異國的放鬆吧。

這麼鬆懈的碩珍哥可不常見。得出這個結論的金泰亨頓時腦子一熱,想也沒想就出聲輕喊,「哥……」

「嗯?」

「我愛你。」

「……啊?做什麼?」

「你不是讓我要常常跟你說我愛你嗎?我是不是很聽話?」

金碩珍聯想起弟弟正在回應之前後台時他對金泰亨的揶揄,好像哪裡不太對,但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他頓了幾秒。

如果是泰亨的話,就沒關係啊。似乎只要牽扯上這個弟弟,他的腦袋就會自動開啟某種模式,乾脆地放棄了繁複的思考,沒有掙扎的答覆了問句,「對。」

「那哥呢?」

「……好。」

那一次少見的在鏡頭前違逆了金碩珍的期待,執拗地不向哥哥說出一句簡單的「我愛你」。

金泰亨事後百般思索也想不出什麼理由,就是一股腦的不願意,就算是玩笑也不願意。

但今晚他似乎開竅了。他只是想珍惜這一句話,然後將這重要的一句話當做籌碼,換取遲鈍的哥哥的同一句話。

「哥,我愛你。」金泰亨將下巴貼在金碩珍的肩膀上,不依不饒的繼續說著。

輕聲的,呢喃的,像是惡魔蠱惑人心的低音在海島的暗夜中渲染出無邊的曖昧。

面向海景的房間還能聽見不間斷的海浪聲。閉起眼的金碩珍專注在聆聽海水波動的聲響,想像著陣陣浪潮撲打在岸,才能克制自己別對這樣撒嬌的弟弟有多餘的想法。

「嗯。」他發出一個謹慎的音節。

「我愛你~我愛你~」

被忙內嫌棄過開玩笑30次也不會氣餒的人今日對大哥也是展現出他獨特的毅力。所以當時的金碩珍才會對忙內的抱怨深有同感。

「那碩珍哥呢?」

「……我愛你。」




直至入睡,吃到糖的孩子嘴角都是帶著笑的。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