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仍然不放棄長高的少年來說,只要是被認定為食物的東西,味道別偏差正軌太多,他都能接受。

 

然而他工作的職場充滿了思想邪惡的人們,把食物弄得像毒蘋果,還以遊戲之名逼迫他們吃下去。

如果這在真正的遊戲裡面,製造出毒蘋果的壞蛋會被勇士一刀斬滅,然後勇士便能拯救出被困住的公主,凱旋而歸。

遊戲少年田柾國努起嘴,瞪視著他面前一盤色澤鮮艷似火又混合了黃綠色稠狀物的不知名物體。

芥末口味的泡菜年糕。節目組提示的字板這麼寫著。

負責主持的隊長發出「呃啊呃啊」詭異的狀聲詞,都無法比擬真實毒物的可怕程度。

只要別是自己吃到就好了,而他有預感,他不會抽中的。金手代表田柾國如是想著。

一群人終於從嫌惡的情緒中回復到正在錄製節目的狀態,隊長搖晃一個筆筒,裡頭放有七張捲起的紙代表著由誰接受這個試煉。

「拆開了哦——」

「是誰?是誰?」

「啊太棒了!不是我!」

躲過這場毒物歷練的團員高聲呼喚,幾個情緒激動的還開始亂舞。

田柾國看見翻面的紙張是空白的。閃掉了!馬上反應過來抬起頭打算加入亂舞的行列,卻注意到對面的大哥面色沉重,彷彿末日。

「是珍哥啊……」在金碩珍臨座的朴智旻感同身受的皺起眉頭,但還是只能將工作人員呈上來的一盤泡菜年糕轉遞到金碩珍面前。

不知道被加了多少芥末的年糕尚冒著熱氣,就算是不用受罰的其他人也能從空氣中的氣味想像出那不合理的辣度。

金碩珍拿著筷子翻攪了兩下,辛辣的味道更為濃郁了,他困難的深吸一口氣,弱弱的吐出:「……真的要吃嗎?」

但答案是肯定的。

田柾國緊盯著難得為食物發愁的大哥,受罰的大哥正夾著一塊有紅有黃、色彩斑斕的年糕,可憐兮兮的張開嘴,抖了一下才放進嘴裡。

至少要吃五塊。萬惡的提示字板又表達出節目組的指示。

田柾國瞄過一眼,不再理會工作人員的眼色。他擔憂地觀察著金碩珍的臉上變化,看大哥小幅度的咀嚼,自然的唇色更加紅潤,眼周肌肉因為嗆辣的芥末抽動了一下,澄澈的眼睛裡蓄積出淚光,波光粼粼。

「快哭出來了嗎?」他心急的想碰觸對方給予力量,但隔著桌子的距離,只能改握住金碩珍的手。

痛苦的吞下年糕,金碩珍咳了兩聲,聲音也啞了,「好辣……」金碩珍抬眼的瞬間,田柾國看到那雙睜圓的眼眸裡更為水潤,似乎下一秒就能掉下眼淚的水亮。

沒有多加猶豫,田柾國便舉起手,「我想吃吃看!」

「誒?」

「我想吃吃看!」他再次強調。

大概是因為田柾國一副興致盎然的樣子,大家也沒特別阻攔他。被擋下懲罰的金碩珍辣得無法拼湊出一句完整的話,啜飲著玻璃杯裡的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眼睜睜盯視著田柾國把那盤可怕的食物拉過去。

「這聞起來就好誇張啊~」田柾國回應了金碩珍的眼神,安撫似的朝他燦笑,嘴上隨意說了一句評論。

一鼓作氣叉起四塊年糕就塞進嘴裡,旁邊的團員驚呼連連。

連泡菜味都能掩蓋過去的萬惡芥末。

除了辣以外,舌頭已經感受不到其他味道了。

到底是什麼人調配出這種醬料!巫婆嗎!他洩憤的大力嚼著。

快速的解決掉處罰,氣氛倒是熱烈。隊長拍了拍他的背,似乎很是讚賞他的果斷。

懲罰結束,工作人員上前收拾起那盤毒物,田柾國撲閃著無辜的大眼睛與走近的導播對視,周身散發出善良可愛童叟無欺的天使光芒,提議道「你們也吃吃看嘛~」,而一時被迷惑的導播親測吃了一口然後辣到咳嗽不止,田柾國滿意的咧著嘴笑,就是披著天使外貌的小惡魔。

一旁的金碩珍把手上那杯沒喝完的水交換到還沉浸在成功報復的喜悅中的田柾國手裡,輕聲問道,「很辣吧……?嗯?」

田柾國忍住了想點頭的意圖,對擔心之情溢於言表的大哥傻氣地笑了起來。他無意識的轉了轉玻璃杯,卻發現一個隱約可見的唇印,懵愣了一瞬,小心思總是突如其來,他在金碩珍的注視中,若無其事的於那個唇印上又覆蓋上自己的。

嗯,不辣了,還甜甜的。








——才不想讓別人看到你哭。

事後金碩珍詢問他為什麼會無緣無故想代替受罰,田柾國閉口不談真正的原因,反而轉念問起金碩珍看他喝水時怎麼古怪的傻住了,連智旻哥和他搭話都遲遲沒有回應。

「誒?呀?…那、也沒什麼。」

會這樣落荒而逃的樣子應該不是沒什麼吧。田柾國摸著自己嘴邊的微笑,這麼忖道。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