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到一半突然不知道我是寫去哪個次元世界了(寫完之後還是不知道.....)
只求別OOC或不合常理太嚴重QQQQ

沒有想過我真的會寫出雞珍....
一開始看胖蛋只覺得雞米弟弟好可愛好軟萌啊,小奶音撒嬌起來跟二宮君好像啊(?)
但後面越看越覺得雞米弟弟長大了呢,偶爾還會對大哥鹽臉+不配合,然後大哥就更努力的纏著他XD
寵大哥各種上手,哥哥做得好或不好都誇獎、哥哥怕了就鼓勵、哥哥說聽笑話他就捧場、鏡頭前對哥哥唱情歌,
還對大哥明著暗著表白(ex. 我們的小豬、我更喜歡哥錯的樣子、棒棒糖事件...),發糖毫不手軟,害我看了心都軟了(誤)

jinmin02.JPG
jinmin03.JPG

碼文BGM:(也可以配雞米弟弟的搜漏曲  Lie)
 

 


【雞珍】Healing




「智旻今天辛苦了。」

朴智旻斜背著垮包還沒站定,經紀人哥就笑著一掌拍在他肩膀上。他稍稍踉蹌了一步,有些不好意思的抬眼,從鴨舌帽壓低的帽沿下看向笑得憨厚的哥。

「哥才是辛苦了,為我們跑來跑去都沒怎麼休息。」一面恭敬的彎下身鞠躬,一面輕聲的這麼說道。

經紀人哥對這禮貌的孩子很滿意,收回手卻止不住的笑,他覺得今天和電視台溝通的鬱悶都因為這孩子撒嬌般的應對給療癒了,就算等會兒加班要面對牛鬼蛇神也能輕鬆面對,他暗自對自己點了點頭,把這種養大天使孩子的欣慰和成就感收在心裡。看了看還在乖巧等待的朴智旻,經紀人哥這次心滿意足的發下結語,想早些讓疲憊的孩子回家,「哥要跟著你們一起努力,沒什麼啊。你先回去休息吧。」

才走了幾步的經紀人哥像是想起什麼重要的事,又轉過身,見朴智旻還在原地等他離開,「啊、智旻到家幫我確認碩珍有沒有吃藥。」聞言的對方隨即給了一個讓他安心的笑。

朴智旻目送經紀人哥嘴上小聲叨念著什麼離開,才邁開步伐走向宿舍。





呆立在上升中的電梯裡,他在這短暫的時間閉起眼,放任意識從繁複的舞步抽離,吁嘆了一口氣。電梯開門的金屬音響起,他睜開眼,飄忽的思緒倏忽回歸到清明,又或者說,切換回真實的自己。

他拿出鑰匙打開了門,宿舍從玄關到內部的客廳都開著燈,不用一回家就孤身一人面對一室黑暗,心裡倒是莫名有些溫暖。朴智旻彎身換下鞋子,走向客廳,他知道有人在家。

朴智旻簡略的掃視過週圍,早上出門前還一片狼藉的廳室已經收拾整齊,嚴格來說不算是窗明几淨,但對比一個星期來大家都忙到只記得製造、忘記收拾所產出的殘局,這樣的客廳已是煥然一新。

可想而知,會主動終結這混亂局面的人是誰。

「碩珍哥?」

朴智旻站在他喜歡待著的沙發前,肩上的垮包滑落到手腕處,他無所謂的直接把它擱在地板上。

金碩珍在沙發上睡著了。整個人仰躺在這個朴智旻平時佔據著玩手機的位子,雙腿微曲靠在椅背,全然放鬆的神情,嘴唇微張,吐出悠長的氣息,胸前還覆上一本攤開的書,封面是英文草書體配著濃鬱的靛藍色,朴智旻主觀的從這書皮顏色判斷內容物可能多麼晦澀難懂。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拉開金碩珍的手,將那本讀一半的書本抽出來擺放到桌面。

朴智旻愣愣的在地板上跪坐了一會兒,說不清是出於憧憬、崇拜還是什麼,他的視線似乎被侷限在一個方框中,定睛看著金碩珍散落在額前的頭髮,再以眼神細細描繪那精緻的五官,最後停留在飽滿的臉頰肉和紅潤的唇,一種著迷的感覺。尤其咀嚼東西或抿起嘴淺笑時,金碩珍的唇邊會有一團小小的肉,那個鼓起的曲線總讓朴智旻覺得可愛,很單純的可愛,不適合金碩珍的大哥身分卻又莫名奇妙契合這個人的形容詞。

有時候是在旁觀金碩珍和田柾國鬥嘴,朴智旻卻會不小心盯得失神而不自覺的出手捏個兩下,金碩珍除了一開始被驚嚇到彈跳起來以外,之後就都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會安撫似的摸摸朴智旻的後腦勺。但最近開始,金碩珍會轉向他,眼睛瞪得圓圓的,理直氣壯卻又語氣慎重的緩聲說道,「智旻啊摸哥這帥氣的臉蛋是要收錢的。」語畢,嘴邊的肌肉有些出力而又累積出一團小肉球,而朴智旻想了一瞬還是順了自己的意直接掐住。

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為他炸毛的大哥真的很可愛呢。或許就僅是想得到哥哥關注的一點任性,所以偶爾放任自己忘乎禮節的逆著金碩珍的意願而隨心所欲。

他鬼迷心竅的再度戳了一下那軟嫩的臉頰肉。瞇起眼,鼻腔震動發出一聲愉悅的輕笑,便起身走向房間拿出自己的毯子,仔仔細細地鋪蓋上睡著的人身上。

朴智旻以拇指指腹撥開擋住金碩珍眼睛的碎髮,手背貼在額頭上試探對方的體溫,沒有異常的溫度,他安心的收回這個碰觸,確認向來淺眠的大哥沒有因此被驚擾,才盤起腿在沙發前席地而坐。他摘下鴨舌帽,隨手丟棄在矮桌下,滑開手機便看見金泰亨傳訊息問他怎麼不見了。

『我們在南俊哥他們的工作室呢』

朴智旻遲疑了幾秒,打出『有點累了所以先回家』按了發送就掐掉手機,也不管金泰亨那個小夥伴很有可能秒讀,他盯視著熟睡的大哥又有些恍惚了。





今天練習時,大家才發現金碩珍發燒。還是練習完一大段編舞後的休息空檔,金泰亨不顧自己汗濕的衣服,笑咧咧地撲上抱住話少一些的金碩珍,才察覺到金碩珍異於平常的高溫。

「哥!你體溫好燙!」金泰亨拔高聲音嚷著,吸引了其他人的注目,他雙手捧住金碩珍的雙頰俯身過去,兩人的額頭相抵。「是真的很高!」

「剛跳完舞當然會熱一點。」金碩珍抓下弟弟踰矩的手,給了一個輕描淡寫的說明和淺笑。

鄭號錫靠近他們,不待大哥再說出其他拒絕或不用擔心的話,直接探了探金碩珍的額頭。臉色一下子沉重下來,「珍哥,你這是發燒啊。」

「誒?沒事啊,我覺得還可以的。」

朴智旻面露擔憂的和其他人一起圍聚在他們的大哥旁邊,他不放心的握住大哥的手掌。是過分溫暖的掌心。

「珍哥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我和老師還有經紀人哥說一聲。」隊長一說完就打算起身,卻被面不改色的金碩珍拉住衣角。

「南俊不用這樣,我是真的認為我可以。如果今天休息,和你們的進度就會落後許多,對大家都不方便啊。」雲淡風輕的語氣,就連表情也與平常沒什麼差別。

抱著胸不作聲的閔玧其明顯地嘆了一口氣,冷淡的眉眼毫不掩飾的表露出他對金碩珍此刻的固執多麼不以為然,「哥身體是這種狀況,才會對我們不方便。」話說得犀利冷漠,然而所有人都聽見閔玧其心浮氣躁的再一次嘆息,或許有幾分責怪自己沒有在室友的角度上優先發現到這個情況,嘆息的尾音之後是「所以哥還是回去休息吧…」,又輕又軟的低音。

儘管有些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味道。估計閔玧其神情這般複雜也是他自知當遇到同樣情況時,他會和金碩珍做出一樣的選擇。

朴智旻感覺到金碩珍的手指有收緊的力道,卻不知道怎麼說服他們這個表面隨和、骨子裡卻相當堅定自我原則的大哥。他總會在這種時刻感受到自己身為弟弟的無力感,比他更小的兩個弟弟也不敢吭聲杵在原地、眼珠子在發話的哥哥們身上流轉,而他只能默默的用肌膚接觸試圖傳達出自己的心意。

「今天先養精蓄銳,明天再用盡全力補回來也來的及吧,」充分理解金碩珍不會想洩漏的煩惱,鄭號錫笑逐顏開,以輕鬆的語調勸慰著金碩珍。「如果哥是擔心舞蹈的進度,表示就是忘了我和智旻。」刻意扯上弟弟們的存在,以此為要挾的目的自是不言而喻,語末還癟了癟嘴,誇張的假哭起來。他們的大哥心性如何,他早就學會怎麼對應。

金碩珍對於弟弟的假意哭訴似笑非笑,平靜的環顧了所有人的表情,最後垂下眼,聚焦視線凝視手中那肉肉軟軟的手掌,像孩子似的手指緊緊扒住他的手。他也確實沒剩多少力氣還能再與這些團結的弟弟們對峙下去,索性就這樣吧,乏力的往旁邊一倒,準確的倒在朴智旻的肩膀上,嘴裡小聲的咕噥,「……好吧。」

在金碩珍離開練習室後,朴智旻摩娑著自己的手心,哥哥們交談的低語接續不斷,但他就像也被感染了病毒,腦袋模模糊糊的只記得肩上承擔過的重量。





說實話,今天新舞步的進度不多,練習的份量也比不上前幾日沉重。舞蹈老師雖然嘮叨了幾句疏忽身體不可取,但終究還是有對病患大哥放水。

其中的功勞還是號錫哥吧,特意過去對老師交頭接耳談論了什麼。朴智旻回想著,不自覺的縮起腳,雙臂環抱住小腿,額頭抵在膝蓋上,不算寬大的身軀更顯嬌小。

常常在必要的時刻無能為力呢。空有心思,不像哥哥們在團體裡各有舉足輕重的定位並且適時地發揮實際作用。

對於這樣的自己,喜歡不起來啊。

假如可以再勇敢直接一些就好了。

假如可以對於其他人的想法無所畏懼就好了。

就能表達出真正的自己,又或許,能直截了當地表述出某些情感而從無形的束縛中解脫。

別這樣啊,拜託。



「智旻……?」

略為乾啞的叫喚聲,屬於剛睡醒的病人。被呼喚的朴智旻猛地抬起頭,頭頂卻撞到一個阻礙物,是金碩珍準備降落在他頭上的手。

「碩珍哥醒了啊?」朴智旻有些慌張,無暇多想倒是下意識的反握住那隻打算縮回的手。

金碩珍驚愣了片刻,因為這突然的箝制,他那半夢半醒的意識倏忽回復清明。眼前的弟弟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張皇無措的眉眼像極了央求不到關愛的小型犬,他為心裡的這個比喻暗自笑了一下,沒有一絲猶豫便順著情勢拍撫這個弟弟。

「我睡著了呢。」笑瞇起眼睛睇視朴智旻,金碩珍並不想馬上起身,身上這條毯子的觸感他很喜歡,他甚至滿意的磨蹭了兩下,而弟弟的頭髮也令他愛不釋手,他調皮的替朴智旻捏出一撮呆毛。

感覺到他這個大哥正在玩弄自己的頭髮,朴智旻沒有絲毫反感,反而露出可愛的笑顏,但一想到這個病患大哥不顧入夜的低溫沁入室內,身上還是沒什麼厚度的連帽衫,就如此隨性的睡倒在客廳,他便忍不住情緒沉下臉,「雖然是該好好休息,但這樣睡在客廳會不好的。」

「我本來想讀點書的啊,沒想到會這樣……」金碩珍換成坐姿,心虛的降下音量,似乎因為被弟弟正顏厲色的糾錯而參雜了一些尷尬在笑容裡。明明是軟萌可捏揉的弟弟,然而面無表情的板起臉時,卻有一股使人折服的氣場不彰自顯,自知理虧的金碩珍馬上眨巴起眼睛,佯裝無辜的湊過去求情,「智旻要幫哥哥我保密啊~」

對於金碩珍有意討好的挨近,還不分對象的濫用飛吻,朴智旻一臉司空見慣的淡然,但寬心不少。既然都可以開玩笑,就表示碩珍哥恢復了一些吧?心裡那懷揣整日的愁悶、忐忑終於消融許多。「哥有沒有好一些了?有記得吃藥嗎?」一邊詢問,一邊擺弄起滑落到金碩珍腿上的毯子,使其重新包覆住金碩珍沒有多穿外套的上半身,簡直比這位病人還怕寒。

金碩珍心想被弟弟嚴實裹成一團球的自己一定很有趣,不自覺便笑了出來,「有~我覺得好多了,還要謝謝我們智旻幫我蓋毯子,很暖和。」

他真心真意的向弟弟道謝,而弟弟只淡淡挑眉顯然沒在意自己所做的貼心舉動。金碩珍心思一轉,似乎覺察到關於弟弟的蛛絲馬跡,斂眸淺笑卻未道破。

留意到算是安靜的宿舍,也沒見有其他人影,金碩珍確認的隨口一問,「他們還沒回來嗎?」

朴智旻頷首。

金碩珍伸出手看著錶,提議道,「那…現在還早,我們去買點東西吧?」

「哥身體不舒服就別出門了,如果吹風著涼不就好的更慢嗎。」

「呀~別這樣烏鴉嘴,我吃完藥還睡了一覺,現在真的好很多。」忽略不提就算服藥後喉嚨仍殘留下的異物感,和身體尚有些無力,金碩珍自認已經對弟弟實話實說。他圍著毯子站起身,拉住垂地的毯子一角,想走去廚房倒一杯水,才晃悠兩步,又退回來佇立在朴智旻旁邊,「而且我想和我們智旻一起散散心吶。」

看著金碩珍臉上換成一個會心卻又慧黠的笑容,朴智旻便曉得他方才凝神沉思的憂慮果然暴露了。「……哥看見了啊。」

「我沒看到,但我夢見了,一棵大樹上的小辣椒摔落在地了,他說很疼。」

「……才怪。」沒想到會得到這麼奇葩的解釋,朴智旻有些啼笑皆非。

「而且那不是小辣椒。」

他們的大哥卻對他無比認真的澄清給予擦玻璃笑聲做為回覆,並且一個旋身就毫無留戀的走開了。朴智旻覺得這背景音的盒盒盒讓他非常受挫,重擊他那身為釜山男人的自尊心。





便利商店在他們宿舍外沒多遠的街角處,十分鐘步行就能到的路程。說是談心的散步時間,但金碩珍沒有開門見山探問弟弟的狀況,而朴智旻也像是避而不談,只讓話題聚焦在今日金碩珍不在練習室時所發生的瑣事。就連在商店內選購零食完畢、已經踏上回程的歸途,兩人的對話深度依然沒有進展。

再一個轉彎,就會回到宿舍門口。有趣的話題告一段落,兩人的氣氛漸漸冷卻了下來 ,朴智旻不免緊張的偷覷著同行的男人。

金碩珍防寒的戴上帽T的帽子,但不妨礙朴智旻能欣賞那側顏的線條。

緊湊的行程不容許他們緩下節奏,各種情緒簇擁著、伺機而動,他們卻越來越少有足夠的時間靜下心直視那個黑暗面的自己。

不知道珍哥是不是也有類似的困擾?

一定有的吧。



「今晚是滿月呢。」忽然停下腳步的金碩珍仰頭望向高掛在暗夜中的潔白,被這個平凡卻總沒有時間觀望的夜色吸引。

那聚精會神的神情,路燈的光芒在幽暗的眼底破碎成一片星光,灼灼輝輝,卻沒有任何人的倒影。朴智旻說不出從何而來的害怕,卻鬼使神差的想讓金碩珍看向他,「哥。」

「嗯?」

如果再不前進一步的話,碩珍哥就會看向其他人吧?

朴智旻掐止住心底的聲音和猶疑,一個咬牙後啟唇問道,「這樣的我好嗎?」

金碩珍頓了頓,大概對弟弟突如其來的詢問摸不著頭緒,謹慎的凝視著朴智旻,輕聲表示困惑,「怎麼說?」

「這個沒辦法為你們有所作為的我。」

「智旻吶,講這什麼話呢,」對於弟弟顯露出潛藏的自卑,金碩珍心疼地握住朴智旻的手,與人對視的眼神一貫的柔和,連同嗓音也輕輕柔柔。「那剛才逗我笑的孩子是誰啊?又是誰為一個在客廳睡著的可憐人蓋了暖呼呼的毯子?」

「可是,在哥不舒服的時候,我卻一句話都不敢對你說。」明明想逃離空有期許卻力不從心的自己、明明想成為堅強到足以讓你依靠的人,卻一次次都沒有成功。

「嗯?你不是有說嗎?」

「什麼?」

「你握住我的手啊,就像這樣,」金碩珍將相握的手舉高,「告訴了我不能太堅持,要接受你們的關心。」綴滿星芒的圓圓杏眼裡,承載了朴智旻的倒影。

朴智旻的腦袋又擅自跳出「可愛」這個形容詞,但其實也沒有其他選項。這個笑靨太過眩目,已經犯規,而且很想捏捏那可愛的嘴邊肉,他思忖著。
 

 

 

 

如果再不前進一步,碩珍哥就會看向其他人,那樣的話,會更討厭自己吧,所以,再勇敢直接一些,只要一些些,不去害怕其他人是否對此會有什麼微詞。

讓他只看著我。就算是卑鄙的示弱。





再一眨眼,反覆不定的心思已梳理成一個結論。

那些迷惘不復存在。
 

 

 

朴智旻咬住下唇、抿出微笑,掌心那雙倍的熱度讓他泛起一陣酥麻,沒有鬆開手的大哥仍在細數著弟弟的優點。

「——我們智旻吶一直都比自己所認為的更美好,是一個多麼棒的孩子。」





Don't wanna be lonely.
Just wanna be yours.

腦中不合時宜的響起不久前發行的歌曲旋律,開頭是由他負責的part,他曾經竊喜過第一次演唱時就被誇讚恰如其分的詮釋出那種在焦慮中等待救贖的情緒。殊不知每一字句搭配著此時的場景就像是命中註定預告著他總有一日會發現這份心意。

原來,就僅是如此簡單的想望。

是憧憬、崇拜,抑或是愛慕,已無關緊要。

只要你還是一樣在我面前,注視著我,並燦爛笑著對我說——『我們智旻啊』。

承認了自身那些擾人的脆弱又何妨。


 







Fin.

(小小的延長)


金碩珍從購物袋裡翻出一支棒棒糖,拆開包裝便塞進嘴裡。

身旁一同等待電梯的弟弟瞥了他一眼,喊了一聲「哥」,笑容明朗、無辜,卻出手抽走已經被叼在嘴裡的棒棒糖。

「呀!為什麼搶我的糖果!」

「喉嚨不舒服就別吃甜的。」毫不畏懼大哥虛張聲勢的瞪視,朴智旻不鹹不淡的回話。

「誒?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了,哥好幾次說話時都摸著喉嚨。」朴智旻轉了轉手上的糖果,粉紅色的,是草莓口味吧。

「……」

「我一直看著碩珍哥啊,就像你看著我。」

「呀、誰看你了!」說著反駁的話語,耳根卻通紅了。能夠這樣若無其事的講出這種像是情話的語句,大概只有他弟弟朴智旻了,金碩珍莫名其妙的有些忿忿難平。「…你根本不是小辣椒而是小流氓!」

「嗯哼,我本來就不是小辣椒。」朴智旻將疑似草莓口味的棒棒糖放到自己嘴裡,被另一個人品嘗過的糖分,很甜,特別是配著哥哥羞惱的模樣。「哥回家要鑑定一下嗎?」

「呀——閉嘴!別學你們南俊哥!」金碩珍推搡著擺明想欺負他還洋洋得意不掩飾的朴智旻。

朴智旻被逗笑了,摸上對方那粉嫩的耳殼,「這樣子的碩珍哥,可不能讓別人知道啊。」不著痕跡地以開玩笑的語氣包裹住真心話,他自認為他絕對比其他人都要擅長使用這一個招式。

在電梯門關上前,空氣裡仍飄盪著這麼耐人尋味的一句話。







Fin.




寫到這篇已經第四篇,我審視過自己開很大的腦洞,發現寫珍受文最大的困擾是腦洞裡的碩珍大哥不會接受任何弟弟的表白(這是什麼腦洞啦還有自己的堅持咧QQ)
所以到這一篇依然是單向暗戀
最有可能打破我腦洞限制的大概是敢愛敢衝的果珍和兜了一圈又回初心的圍巾(吸我跨入西皮飯的圍巾啊~~~~~~~~)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蛤)



最後,由衷感謝雞米弟弟在直播時分享給大家的棒棒糖餵食秀。(誠懇貌)
讓我欣賞到舔棒棒.....糖的大哥((請注意斷句




以上!

創作者介紹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