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完上一篇的糖珍之後才後知後覺的害怕會不會被路過的資深粉留言說啊妳這是在龔啥小說什麼 ((大嬸俗辣膽子超小....但我相信有批評才能進步啦(抖著說)
以前歪二文至少爬了一年文坑才敢寫些東西,也是自娛自樂只敢奢求人設別走鐘太多
但胖蛋的番我目前只看了一個星期(靠好廢XD),其中還夾雜很多關於金碩珍的片段
寫一寫都有點疑惑我有搞懂他們個性了嗎
不過金碩珍這個小妖精反差萌真的讓我邊喊著不要不要啊邊默默打開筆記本碼字........我真是個容易心軟的女人
話說,會注意到防彈是有點陰錯陽差(記錄下來,不然一年後我就忘記原因了....比方說我已經忘了我為什麼成了嵐飯,嗯?)
在風和日麗的某一天我看完世越號的紀錄片心情沉重之餘,剛好韓娛新聞寫到防彈的春日mv和世越號有關
然後好奇寶寶(?)如我就點開來看了,再然後我就看完了再再然後我就覺得這團體好帥哦
其實在覺得他們很帥之前,已經先在各種地方看過他們團員愛感人的消息,我就是一個總是被團員愛吸引住的女人
然後醜圖很多((阿拉希表示:嗯?cue 我?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了。
不知道我這股熱潮會持續多久,因為我也不相信我的三分鐘熱度燃燒的時長究竟會怎麼樣。但看我現在一樣溺愛阿拉希的程度,好像還是可以抱持一點信心的?((捫心自問
 
 
本篇現實向,以及篇名與內文好像不太符合(因為寫的人沒抓到重點QQQQ),請小心避雷。
雖然有標出主cp,但其實是all珍來著的。
連接上一篇糖珍的噩夢,這在我腦內是一個系列,簡略稱做關於宿舍的三兩事((真的好簡略
簡而言之是一群弟弟努力表現想得大哥歡心但大哥筆直直男(?)的奇葩文
最愛這種眾人都知道怎麼只有你不知道的套路((顯然易見是從小少女漫看太多?


碼文的BGM。
對於一個重度依賴聲音判斷喜好的阿桑(我)來說,他們七人的聲音我真的難以抉擇(我對阿拉希五人的嗓音喜好差別就很大,只是靠愛補回來XDDDD)
Jimin應該是我第一選擇,但不知道為啥Jin的蜜嗓把我吸走了
.....................................嗯,沒錯,我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我會在各方面被Jin吸走
先不說這些(轉得好硬),這個現場除了運鏡讓我覺得很帥以外,以及他們本身很帥以外,還有1:23  V的part轉到Jin的part,我總覺得原本很沉浸舞台的V在最後兩秒看到他大哥,眼神馬上變乖巧
當然是我想太多啦,不過這個想很多已經夠我直接補出一篇文((誒那不是該寫出Vjin嗎
 

【果珍】外賣

 
「我說……」

撥放著音樂的宿舍客廳裡,突地響起一個人的嗓音。

結束練習就被經紀人哥催促回家休息的三個弟弟們聞聲都從自己專注的事情抽神抬頭,看見倚著門邊的大哥一臉困惑、欲言又止,左眼眨了好幾下,弟弟們已然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珍哥餓了嗎?」明知故問的田柾國才說完就有些失笑。他們的大哥在肚子餓的時候總是年齡秒降回三歲,表情無辜得讓人心頭都軟了下來,他想著自己是不是可以說著哎一估然後走過去揉一揉那看起來軟綿綿的臉頰,然後他們的大哥會像受驚嚇的草食動物呀的一聲退後。

——他決定付諸行動。

「呀!你頭髮還沒吹乾!」

哥,該吐槽的不是那裡啊。田柾國得寵地捏住這手感良好的臉頰肉,止不住笑意,完全不把大哥權威放在心上。

「呀!哥的臉不是拿來這樣捏的!」

「不然怎麼捏?」歪著頭,田柾國睜圓眼睛故作單純的發問。他深知金碩珍的罩門,甚至吃定了大哥的軟脾氣,因此更為放肆的將臉頰肉往左右扯開,「是這樣嗎?」

「安對!」熟悉的一句反駁連旁觀的兩個人也忍俊不住。

「哥還真是動不動就安對。」朴智旻被這哥炸毛的反應逗笑,倒在沙發裡笑得不可自拔。

金泰亨一看見熱鬧便想湊進去攪和,「哥~我也要。」

「呀!呀!不要~我餓了不想跟你們玩!」

這是幼稚園裡的對話嗎?朴智旻笑著擦去眼角擠出的淚光。

不過這時點肚子餓也是情有可原。他們練習了整日,中間只簡單吃便當果腹,等到練習了一個段落,他們幾個正打算去附近的餐館大快朵頤時,經紀人哥匆匆走過來讓他們先回家。

經紀人哥語氣急促地說著「先別吃東西,知道嗎?Jimin你幫我看著碩珍,連一包餅乾都不能給他!」,而被特別指名的金碩珍也是在後頭委屈的安對安對,可憐兮兮甚至帶點哭音的腔調連舞蹈老師都皺起眉看向不知道在計畫什麼的經紀人哥,彷彿經紀人哥是什麼泯滅人心的殘忍兇手一樣。

「我餓~~~~~~」已經被金泰亨和田柾國玩壞的大哥放棄掙扎,兩手一攤躺進智旻旁邊的坐位。

「哥,我傳訊息問問經紀人哥現在怎麼辦,我們只剩你還沒沖澡,你快去,說不定出來時我們就被帶去吃大餐了。」朴智旻拍了拍碩珍的後腦勺,用溫柔的奶音哄著金三歲大哥。金三歲傾倒在他肩膀上裝死地搖搖頭磨蹭,還悶聲叨唸「智旻我好餓…」,像極了嗷嗷待哺的可憐幼鳥,他只好拿起手機打開通訊軟體,點開和經紀人哥的視窗發送訊息。

「我餓到沒有力氣走進浴室……」
「我需要炸雞。」
「還有披薩。」
「還有炸醬麵。」

朴智旻又笑瞇起眼睛,「哥,你會越說越餓的。」

「……」翻了一下白眼似在思考的金三歲大哥不語地停頓了五秒,大概他也認同這個說法所以決定別繼續在腦內點餐。他抓住殘害他臉頰細胞的兇手的手,完全忘記形象的嘟起嘴,餓得連他個性裡傲嬌的一面都展現出來,「柾國、泰亨扶我去浴室。」

「是,娘娘。」弟弟們倒是配合的和金三歲一起玩起網路上看過的宮廷戲橋段。

在旁觀戲的觀眾朴智旻目送有趣三人組的背影拐出客廳,他將手肘擱在沙發扶椅上、掌心撐著頭,心裡充滿著歡悅但其中或許也有幾分無奈?他向上勾起嘴角,一如往昔時不時要為此感嘆,「這哥真是的……」這年代當偶像還要扶養比自己年紀還大的孩子。

和朴智旻預想的沒差太多,在他發出訊息之後沒多久,經紀人哥就打了電話過來,「今晚讓你們好好休息,這陣子也夠累了。想吃什麼外賣就點,之後公司報帳,我知道你們一定也不會客氣。我這邊還在忙,你們就自己處理可以吧?好好吃、好好玩、好好休息,但別出門亂跑知道嗎?」經紀人哥殷殷切切的還想多叮嚀幾句都被朴智旻裝乖的「內~內~哥,放心~我們知道~」給含糊過去。

弟弟們一獲得經紀人哥的指示,立馬展開行動,相當貼心的把金三歲剛才的點餐品項,連同喜好的口味都沒有任何差錯地從空想化為實際 。
 
當金碩珍帶著氳氤水氣一身清爽的從浴室走出來,他並不知道他幻想的食物已經熱騰騰的擱放在桌上。他依稀聽到客廳裡更吵雜了,不只三個弟弟們的聲音,他將頭上的毛巾隨意披在脖子上,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頸,踱步回客廳。

「哥!」號錫的招呼讓他有些驚訝。

「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才說完疑惑,眼睛馬上被桌上的美食吸引,「呀!披薩!」

金南俊猜想美食當前,大哥應該是不會在意他上一句的問題了,但依然老實的給予答覆,「經紀人哥說今晚讓我們吃一頓好的,提早把我們趕回家。」果不其然,金碩珍匆匆瞄了一眼答話的隊長,下意識送了一個微笑就馬上鑽了空缺席地而坐,一伸手明顯就是瞄準擺置在桌中心的披薩。

一旁的忙內有些看不下去,放下手機苦笑著摸上那還濕濡濡的頭髮,剛洗完澡的男人周身散發出比較高的熱度,和一股好聞的香味,雖然他們共用相同的沐浴乳和洗髮精,但他常覺得珍哥用完的味道他更喜歡。「珍哥,你的頭髮還在滴水。」

「先讓我吃完一塊,我再去。」金碩珍咬下一大口,心滿意足的閉起眼睛,嘴裡塞滿臉頰鼓起,咀嚼肌規律的上下移動,粉色的嘴角彎彎伴隨長音節的「嗯~~~~~」,在場的人簡直能看見那具體化的波浪號,就算不太餓的閔玧其看了也覺得那披薩似乎很美味而決定中止待機狀態先吃上兩小口。

田柾國見任性的大哥頗有不顧一切只為披薩衝鋒陷陣的決意,小眼神轉了轉,最後嘆了一口氣,他拿起金碩珍披掛的毛巾,掌控著力道輕緩的為大哥擦乾頭髮。其餘人也見怪不怪的繼續吃著自己的晚餐,估計所有人都曾輪著做過類似的事情。

像是表現佳餚美味的程度咿呀怪叫的金碩珍完全沒意識到最小的弟弟不失溫柔但以最有效率的手法吹乾了他的頭髮,倒是很順手地將咬了一半的披薩往弟弟的嘴邊遞送,「JK,來,啊~」若無旁人的上演起長兄和老么的餵食互動。

盡覽這個畫面的閔玧其冷下了臉,挑起了眉。他是不確定其他人同時停頓是否基於同一個原因,但智旻流暢地遞了一杯果汁給金碩珍,然後號錫自然的將拌好的炸醬麵推到金碩珍面前轉移掉大哥餵食的注意力,這些動作他挺是認同。

「哥。」閔玧其覺得自己應該也要有些作為,而且他心底確實存了一些疑惑,總等著在一個金碩珍無所逃避的時機詢問。

吸著吸管的大哥轉向他,眼睛瞪大,「嗯?」

「哥最近偶爾會做噩夢…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

「嗯…… 」金碩珍顯然因為這個問題愣住了,他眼神降落到桌上某一個點,閔玧其能辨識出他不是在盯視那些食物,他只是空泛的看著某個點,像是準備脫逃而在謀策計畫。

「對不起玧其,我一定吵到你了。」金碩珍努起嘴,帶著歉意地回視室友弟弟。

果然又想逃走。閔玧其不甚認同的鎖緊眉頭,他的擔憂自他發現唯一的室友金碩珍被夜半噩夢追擾之後便不斷累積,又偏偏讓他心懸在半空的始作俑者清醒時沒有絲毫破綻,他的觀察力毫無用武之地。他只能一反常態的早些回來,盡責地當個默默貼心的室友,在金碩珍因為噩夢追逼而冷汗涔涔時能握住金碩珍的手,停止住他的顫抖。沒有人知悉閔玧其做了哪些,連金碩珍也不知道。

「哥,你沒吵到我,但我很擔心你。」閔玧其神情認真,一字一字都跟唸著rap一樣那般清晰有力。

這個空間彷彿凝結,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齊齊看向金碩珍。

「呀,我可不習慣你們同時看向我。」金碩珍一如平常感到尷尬就大笑了起來,「我沒事,正如你們偶爾也會疲憊,我大概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消化這些,一些東西。」

「哥……」

「別每個人都皺著一張臉嘛,我還能吃得這麼開心,你們擔心什麼?」

「如果有什麼可以幫助哥的,要跟我們說啊。」金南俊握住金碩珍的手腕,語氣誠懇的說道。

「看你們這麼精力充沛就可以了。真的,別擔心我。」金碩珍見弟弟們似乎都沒有採納他的說法,各個都隱瞞不了擔心,他像是妥協了,折衷選擇出一個可以讓弟弟們有所作為而降低憂心的方法,「好吧,你們…派個代表幫我按摩一下,我的煩惱說不定都積在肩膀這裡,痠疼痠疼的,只要幫我把它推開你們就不用再擔心了,嗯?」

對於這個在別人擔心他之際還能反過來擔心對方的大哥,朴智旻真覺得不可思議,這麼顧慮弟弟們,但有沒有在顧慮自己啊?他垂下頭收住那句飽含無奈的「真是……」。

田柾國來回瞄了瞄二哥和大哥,最近閔玧其總在出乎意料的時間點回到房間,導致他偶爾想去串門子就先被冷臉二哥說太吵而趕了出來。這麼一連結,他好像懂了什麼。眨眨眼將略為不快的情緒過濾掉,他率先舉手,搶標這個機會,「碩珍哥,我來!」

「誒——我也要!」被搶先的金泰亨不甘示弱的舉手。

「我來才對!我手勁挺剛好的。」鄭號錫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還邊說邊施展靈巧的手指,

有隊長之尊的金南俊則露出小酒窩,「哥,讓我來。」

「不能讓南俊哥,我們不敢想…珍哥,我可以的!」接續在後的朴智旻選手跳起來推薦自己,他不敢想像破壞王又會釀成什麼慘案。

閔玧其沒料想到最後會形成這種喧鬧的局面,不是應該來個感性的談心時間嗎?他更加確定大哥是個無法捉摸的男人,但這或許是金碩珍能對他們表現的最大程度了,也是金碩珍的神奇之處吧。他有些無可奈何,然而看見那因為弟弟們吵鬧而甜甜揚起的微笑也不免放心的安慰自己這樣也不差,此時能這樣笑著的金碩珍今晚大概也不需要他夜裡的陪伴,閔玧其擱下那份失落感,開口拉高音量,進入弟弟們的爭奪之中,「你們閉嘴,應該讓我來才對。」

「玧其哥少來~」

「我先說的,所以是我。」

「才不是,應該讓我!」

「要按照年紀啊喂,長幼有序。」

「是要讓手巧的人來才對。」

「不不、我比較懂筋肉的構造,我來~」

金碩珍被吵得一口炸醬麵都食不下嚥,搖頭晃腦的胡亂大喊,「呀!吵死了,你們先給我猜拳決定好再來!」

只要歸由運氣來定生死,幾乎都會是由田柾國獲選,沒有什麼想像空間。金手田柾國以一個決定性的布壓制住其餘人呆傻的石頭,落敗的其他人扼腕地高聲大叫,只有田柾國得意洋洋的轉過身向他們的大哥露齒一笑,然而他們的大哥沒多加注意,專心的低頭用叉子攪著炸醬麵吃得不亦樂乎。

金泰亨給了一拐子擠兌這個失落的田柾國,順便附上一個討打的笑臉。

「嗯?好了嗎?」發現其他人或站或坐的又重新吃起晚餐,金順珍才想起他好像是這陣吵鬧的主因。

田柾國用斑比小鹿般可愛的大眼睛直視進食的大哥,還傻呼呼地伸出剛才致勝的布放在金碩珍的眼前,「碩珍哥。」

「我們柾國贏了呀?那等等給哥哥我按摩?」

聽見對話的閔玧其捕捉到關鍵字,腦袋瞬間轉得飛快,他曉得金碩珍絕對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言詞會造成什麼結果,但閔玧其可不是,按照金碩珍那個腦迴路,『等等』——代表他們吃飽喝足的之後、睡著之前,估計地點也不是吵雜的客廳而是那張能讓金碩珍放鬆的床。

田柾國在金碩珍的床上,為金碩珍按摩。總能充分利用老么優勢的田柾國百分之兩百會在完成任務後再要求獎賞,然後閔玧其隔天就會在金碩珍床上看到幾乎相擁而眠的大哥與忙內。一眨眼的思考時間已經讓閔玧其有些頭痛。

「為什麼要等等呢?哥,現在就在這裡按摩不也挺好的?」實權二哥強調著某些字眼的發音如此表示,向來三人頻率相似的隊長和號錫馬上意會過來跟著附和。

「對啊碩珍哥,在這裡——」

「對,在——沙發上!」所有人都能關注到的好地點。號錫拍了拍弟弟們的膝蓋,「智旻、泰亨過來旁邊,給碩珍哥讓出位子。」再放好隨便扔著的抱枕。

「誒——?為什麼?」

「好事要趁早嘛。」田柾國似有所覺蹙起眉看向發話的二哥,而這個二哥亦毫無避諱迎向忙內帶有深意的眼神,閔玧其扯了扯嘴角,喉間一哽,主詞不明的警惕就從他開闔的唇齒間吐出,「如果不馬上抓住機會,會被搶走的……」

氣氛微妙的變化了起來,直覺敏銳的金泰亨作壁上觀二哥和忙內的對視,他聞到開戰了的煙硝味。

「啊?可是我還沒吃完,而且柾國又不會跑掉~」

一觸即發的緊張氛圍頓時被為了食物而任性撒嬌的金三歲大哥化解掉,他埋怨的放下叉子,簡單的用濕紙巾擦了一下嘴邊,還是乖乖依弟弟們的指示起身走到沙發前,他一邊按了按痠緊的後肩,一邊說道:「那就麻煩柾國了?」

「沒問題,哥。」田柾國從膠著的眼神對戰中抽身,靠近金碩珍給予一個人畜無害的單純笑顏。田柾國滿意的讓大哥揉著他的頭髮,然後微微瞇起眼看向其他人,「如果這次我做得好,以後都 讓 我替碩珍哥按摩好不好?」

內戰的號角鳴響了。

「我說…」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金碩珍用眼神逡巡了一圈神色古怪的大家,他沒多想只認為大家都想給忙內按摩吧,智旻後頸處還貼著藥膏呢,一定也是非常痠疼。他抿起嘴自顧自的心疼起弟弟們,反而忽略了方才最小的弟弟發送給他的永久按摩權,然後再看了一眼已經被分食掉的披薩,眼睛流露出一絲就此訣別的悲愴,「…你們要留一塊披薩給我。」

田柾國垮下臉,不得不服了這哥的腦袋,真的是在食物面前年齡只會是三歲不能再高了的大哥。上一秒還與他為敵的其他哥哥們倒是真誠的為他嘆了一口氣,默哀性質的。

「…哥,躺下吧。」

「披薩哦。」

「好~」田柾國碰上金碩珍的肩膀,施加一些力量示意這個大哥能聽話的背過身躺到沙發上。金碩珍沒有給予他們期待的反應,反而收起了對披薩的留戀、端正了坐姿,佇立在旁等待的田柾國沒來由的心生不妙之感,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大哥正一言不發的與他對看,田柾國沒有遺漏掉金碩珍舔唇的動作,那紅潤的唇瓣染上水光,只出現一瞬的舌尖卻存在感鮮明的讓他感到恍惚。

絲毫未察弟弟們少見的安靜了很久,金碩珍又「咿呀」出怪聲、明朗歡快的環住忙內的腰,目光依然鎖定在弟弟的臉上,「柾國這樣看上去真的很帥呢,呀,不枉費我們把你拉拔長大。」

我才該呀啊哥…這是什麼折磨人的視角……不由自主變得煩躁的田柾國咬緊牙根,撇頭卻見其他哥哥們這次改為一臉真摯的同情。

朴智旻可不想管這些,他木著臉將鐵湯匙丟到地板上,匡瑯的響聲相當乾脆的重新打亂這個牌局。金碩珍放開對弟弟的溺愛手,終於按照大家所想的劇情趴臥在沙發上。朴智旻稍稍安心下來,呼出一口剛才看到摟腰景象而憋住的呼吸,他默默打開手機計時器,設定好五分鐘,五分鐘,就五分鐘,不能再多了。

金碩珍在沙發上調整好姿勢,下巴壓著抱枕,雙手前伸擱在扶手處。他目視前方,所以其他人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聽到他似乎因為這即將上演的奇怪插曲而發出擦玻璃笑聲,肩膀也跟著明顯的抖動。

「怎麼突然覺得很好笑啊?」

「……那哥就不要讓柾國替你按摩。」堅守立場的二哥語調平淡的如是說。

田柾國為那帶有醋味的發言勾起了嘴角,他享受著這當贏者的感覺,因為連平日把他從金碩珍床上趕走的二哥也只能對這結果啞然。他忽略掉二哥的言論,輕聲詢問了金碩珍「哥,坐在你背上可以嗎?」得到應允後便理所當然的跨坐上去。

「玧其是不是在羨慕我有柾國幫我按摩?」

全場弟弟們就這樣猝不及防的目睹二哥如何被大哥的坦率疑問堵住嘴,多麼輕易,只有大哥的超能力可以壓制住低氣壓的二哥,用一種非常特別的角度。
 
是的,現在為了只有田柾國享有特權為金碩珍按摩而低氣壓的二哥,和看似理解了癥結點其實還是抓錯重點的大哥。不是羨慕金碩珍有田柾國的按摩,而是羨慕田柾國能為金碩珍按摩才對。弟弟們默默為二哥的戰敗再添上一筆,並且暗自更正了金碩珍的錯誤。

「哥,我要按了哦。」

金碩珍用手拍拍肩後的位置,「好,肩胛骨這裡。」

「內~哥想要什麼,我都給…」貼心小忙內彎下身湊近金碩珍的耳邊,壓低了聲線還刻意用上曖昧不清的用語讓整個畫面更引人遐想。

又有誰的湯匙掉落在地板上。

然後馬上聽到有人低語,「我可以揍這個壞小子嗎?」

田柾國的第一首選當然就是被指定的肩胛骨部位,他深怕不怎麼有按摩經驗的自己捉不準力道而捏痛了金碩珍,先試探性的出力以拇指碾壓肩胛骨附近的穴道,見金碩珍沒有反對才繼續隔著T恤觸碰稍稍隆起的骨頭,他以相同力道順著骨頭輪廓推揉旁邊的肌肉,摸到像筋絡的位置再深壓下去。

「啊……」金碩珍對此發出一聲急促的氣音。

這聲不經意的喟嘆卻戳中田柾國身體裡的某個開關。他有些愣然,但隨即反應過來,一抹狡黠攀至他的眼裡,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的笑容太過明顯。他覆壓上同一個位置,又慢又沉的推揉著筋絡,不消多久金碩珍像是忍受不住而想閃躲的縮了一下。

突然覺得是在自食惡果的金碩珍把即將脫逸而出的咕噥悶在喉間,然而仍會有幾聲不小心的消音在抱枕裡。他把頭轉向沙發椅背的方向,不讓自己略感羞赧的表情被其他人發現,卻忘記他的耳朵和裸露的脖頸肌膚都是洩漏情緒的線索,而且他最小的弟弟處在上帝視角,以銳利如鷹的眼神居高臨下地飽覽了金碩珍的任何舉動。

田柾國一面細微地挪移拇指的位置,一面注視著大哥有何反應,他的雙掌覆上斜方肌,使勁按進肌肉裡。

最痠痛的地方被用力的推開,這次金碩珍沒把持住,驚呼了一聲,雙手也隨著反應撲騰了一下拍打在沙發上

「啊,柾國,這裡……嗯……」

無意義的音節在泫然欲泣的哭腔詮釋下,搭配通紅的耳朵,簡直比少年們偷看禁忌的影片時感受到的殺傷力還驚人。他們當時還能分心的興奮怪喊,但他們現在只能定格似的僵在原地,連朴智旻設定的計時器響起,都沒有人出手按掉它。
 
閔玧其先回過神來,他不客氣的掐掉擾人的聲源,不甘心的「切!」了一聲。

「碩珍哥,還沒好嗎?」

「嗯?」金碩珍聽見探問,乖巧的轉回頭看向朴智旻。因為力道得宜的按摩而醺醺然的大哥一時不察又「啊!」了一下,瞇起眼睛看起來有些無措。還來不及回答弟弟的問題,田柾國已經沿著脊椎側邊的肌肉繼續他的按摩大業,手掌一邊動作一邊掃描過金碩珍的背部,最後稍做停頓停止在腰側。

這時的金泰亨似乎依照本能感應到某種直覺,他注意到忙內盈滿笑意的眼神,就像食肉動物獵捕前鎖定到鬆懈了的獵物而準備出擊的愜然和決絕。

糟糕!來不及——

田柾國壞笑著對大哥來個措手不及的搔癢,沒有戒備的金碩珍頓時慌張起來,試圖阻止弟弟的惡行,但卡在他趴臥的姿勢多麼不利於防備,因此他捉住空檔俐落的翻過身,卻變成田柾國虛坐在金碩珍的腹部上。田柾國達到了他想要的目的了,他藉著金碩珍穿著白T恤的優勢準確地捏上金碩珍的乳首,一氣呵成的動作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完成。

「呀!」雙臂縮了起來,金碩珍已經面紅耳赤地擋不住忙內的為所欲為。

「哥,」田柾國毫不在乎自己正被金泰亨固定住雙手,收藏起大哥紅著臉驚訝的模樣,卻藏不住自己喜不自勝的傻笑,「這是平常這樣叫我起床的報復。」嘴裡是這麼說著,但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田柾國知悉他的想望都傾注在這看似玩鬧的肌膚接觸中。不公平啊,哥,總是只有你可以沒有任何邪念的對我們摸摸碰碰,我也可以這樣對你才對。還是孩子心性的想跟某個人較真,然而聚攏手指,不願承認指尖猛地缺失了溫度,連詭計得逞的優越感都冷卻了幾分。

一群人衝上去護住閃躲到有些氣喘吁吁的大哥,一時間團隊默契都展現出來,各有各的分工,有人把田柾國拉起來,有人扶起金碩珍,有人準備好一塊披薩,有人斟滿果汁。

也有人拿起那個鬆軟的抱枕,沉著臉道,「哥,我可以揍這孩子了吧?」

「揍。」

得到閔玧其和金南俊雙重肯定 的朴智旻用抱枕拍了一下田柾國的腦袋瓜,「臭小子!這樣對珍哥亂來!」

卻換來田柾國沒有悔意的嘿嘿一笑。
 
「真是……」今日的朴智旻第3次扶額興嘆。

呆坐在沙發上,被趁亂塞了一塊披薩在手裡的金碩珍一副餘悸猶存的模樣,失了神微喘著息,「我說……這位親故是不是想謀殺我這位大哥?我覺得我剛剛好像快要死掉了。」

其他弟弟面面相覷,爾後收不住嘴角的笑,刷地看向被指認為兇手而呆住的田柾國,臉上寫滿了「田柾國你活該」。

至於這位弟弟明目張膽的吃了大哥豆腐,他們就先不計較了。反正大哥完全不認為那是豆腐,而是謀殺,而田小子難得吃鱉的樣子也很超值。

金碩珍渾然未覺弟弟們傳遞的眼神訊息,他三大口解決掉一塊披薩,然後再度拿起叉子吃起他的炸雞,剛才發生的事情在他腦中已經被食物推到某個角落,不過肩膀肌肉不再那麼緊繃讓他更能享受今晚豐盛的晚餐。「呀,我可以再打電話叫外送嗎?」




 
Fin.
 
又斷在一個奇妙的地方。
一次寫七個人我真的不太會,好像只要我一個晃神就會忽略掉誰XD
其實按摩的那一段應該要有點害羞,因為碩珍大哥(我應該叫碩珍底迪的QQ)被V弟弟按摩時做出的反應真的很誘人((喂
我是抱持著要寫肉文的心態來寫,但顧慮到他們是一群有為好青年就轉了一個大彎硬是純情了起來(?)





是說,為什麼我只要一開始讀英文就會想寫文靈感湧現的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