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隔了一年多才踏進來網誌,最不可思議地是我居然沒忘記帳號密碼((金魚腦典範
我還安好,不知以前用愛相隨的姊妹還好嗎?
大概已經忘了這裡了吧........(遙望天空一片灰霧)
我回來這裡發現改版才覺得自己真的老了,是這直覺式的頁面太不直覺還是我老人家已經喪失直覺這東西
雖然一年沒回來,我的筆記本裡的竹馬文還是有增加的!(拍平平的胸脯)只是都是只有開頭沒有結尾的!甚至還只寫零碎對話。(請乾脆閉嘴)

我甚至想為欣妹妹寫一篇歪二但不知為何它的進展永遠只在我的腦袋((滾
是的,我還以為我這一生就這樣封筆了。
畢竟阿拉希已經是五個大叔而我也被作叫阿姨惹(乾)
看到竹馬歪二SK末子發發糖我現在的感想只有:矮油老夫老妻還來這一招你們不害羞我也不害羞((誒
我也以為除了阿拉希以外我不會再當小迷妹,畢竟現在是名符其實的迷姐迷姨迷嬸QAQ((哪國用語
而且再當小迷妹補番是個舒爽但痛苦的過程,我不願~不願~再經歷一次(因為懶,It's keypoint。)
但我們就是以莫非定律在貫穿人生的,妳說不會就不會?哼哼就等著打臉自己吧!
所以,我就打臉自己了。(心死)


是的,年幼的我以為自己不會迷傑尼斯然後就迷了(心死x1)
是的,年幼的我想說阿拉希是什麼?然後一試成主顧就成了多少年嵐飯了(心死x2)
是的,年幼的我以為我不會迷韓團的,然後,阿我現在迷了,AOA是我女神團我該說嗎。(心死x3)
我以為我躲過身邊好友愛著SJ時期(暴露年紀),躲過好友愛著BIGBANG(暴露年紀AGAIN),躲過一段時間的瘋狂溺愛beast(已改名highlight,鼓掌),躲過有人每天播exo給我聽,但我沒躲過防彈(心死x4)
我以為我不會再不小心代入CP,只會當個正直的好團飯,但我沒有抵抗太久就被金碩珍弄得不要不要的就寫了。(這個沒有定力的女人)

這次,我領悟到,寫文的最大動力就是
你、愛、上、冷、西、批。(心死x5)
噢多麼痛的領悟烏烏烏~~♪   
姐經歷無數(菸)
不想再去回味那孤獨(閉嘴)

我一開始是被suga的顏吸引,聲音、顏、綜藝感、創作能力和偶爾的眼神死全是我的菜(吸一下口水),就像當年被二宮君吸住一樣的感覺(遙望天邊),但為何最後眼神總是跑偏到jin身上我真的不太知道。
我會在人生這條偉大的航道上繼續尋找答案,也努力將目前看見的一部分原因寫在文裡。

我實在好奇自己能寫幾篇。
也很有可能這就是僅此一篇別無分號(?)了。

寫文的BGM其實就是防彈的各種歌,我還在努力補進度XD
特別推薦run和i need u的花樣年華系列,MV中的設定是我的腦補來源
以及jin的solo


↑純分享,如有侵權,煩請告知QAQ
他的聲音根本暖男暖到讓我第一次聽就哭出來(剛好低潮)
歌詞簡單又很美(翻譯的阿米很讚,拇指),這樣簡簡單單就打動到我。
等我回過神,只覺得他讓我很心疼。

我也覺得他太神奇了,一開始看他,很直覺的認為他是演員臉,連個性也是,跟那些演員私底下對著鏡頭是有些羞澀的樣子一模模一樣樣,也不太會用誇張的方式表達,常是在旁邊看或跟著弟弟們起鬨。但最近的影片他好像被打開綜藝開關了,用一種很奇葩的綜藝感XD
看團綜時發現關於他的彈幕很少、鏡頭很少,好像連運氣也不太好(新人王想看他被處罰但他就是抽不到處罰XDDDD),這樣的他讓我覺得他是一個最像我們一般人的人,沒有那種第一眼看就讓人驚艷的表演魅力或爆發性十足的嗓音,有點平凡、有點溫吞,常站在角落。但他不是平凡人,不然怎麼會在七人之間呢。

我好像打了一段不知是對是錯的話。是新飯還這樣大言不慚XDDDD(反正我臉皮本來就很厚)
總之我覺得他太神奇了。

以上。
..................嗯?這樣收尾嗎?
我好像忘記該怎麼收尾了(就像我的坑沒有盡頭)
對,那就這樣。

補圖,均來自湯不熱:

yoonjin01.gif

yoonjin02.gif
還沒找到這個原檔,但第一次看到這動圖時真的被冷漠臉的黑髮suga帥得直喊不要不要的(啥)
一黑一白,一冷一熱,讓我瞬間腦補出惡魔x神父的設定
把特,慣例忽視他珍哥的SUGA撇頭的時候總覺得有些嘴角含笑?
這應該就是室友默契,我懂。

 


【糖珍】噩夢

他好像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做夢了。當閔玧其難得乖巧的在正常睡眠時段仰躺在床上、睜眼盯著天花板時,他有些不識時務的想起這件事情。

一日的24小時每一分秒都被使用得淋漓盡致,腦袋和體力也是,還常常在不是床上的特殊地點補眠,所以能夠舒適地窩在床上幾乎都是一沾到枕頭就睡著,而且睡眠品質良好,一覺天明。但他更相信是自己在睡眠時也是投入身心靈,專心一志。

其實夢境有時候投射出某些心境是有趣的,如果多花一些感性去琢磨,甚至可以分析出創作的靈感。他大概是有些懷念曾經夢過回到老家的自由、夢過童年的愜意,那記憶中絲縷未斷的微小滿足,縱使在虛幻的夢境消逝後,仍有神奇的魔力消除他全部的疲累。

…嗯,說全部的疲累是太過了。閔玧其扯了一下嘴角,對於吐槽自己也是相當投入身心靈啊。

他翻了一個身,覺得是還有些精神讓他思緒飄散,他拿起床邊的手機,就著房內微弱的燈光隨性閱覽SNS。

房裡一片靜謐,這種安靜讓閔玧其很安心。就算他不特意側耳聆聽,他也能聽見在幾步之遙外另一個人的呼吸聲,緩慢的,安穩的,是他已經熟睡的唯一室友。

閔玧其回想今天都沒和金碩珍說上一句話。偶爾就是會這樣,他醒來時,那人已經離開宿舍去進行自己的行程,他對著另一個人的空床眼神呆滯的發呆到甘願才默默起床去洗漱,而他整日待在工作室裡,一身疲乏的回到房內,不意外看見金碩珍已經睡了。

說不上是什麼感覺,然而他腦子不對時會懷疑自己和室友彷彿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電影裡最浪漫的那一種,才怪。只有被其他人揶揄是兩個老人才是真的。

就算兩個人同時清醒著待在房內,也不會有太多互動。但不管如何,金碩珍就在他身邊的這種踏實感和安心感存在得很沒有道理,根本不是這世間的邏輯可以參透的,所以感性如他閔玧其搞不懂也是理所當然。

「嗯……」一聲囁嚅打亂閔玧其的亂想。

閔玧其從手機螢幕上轉移視線看向金碩珍,方才才在他腦袋裡奔來走去的室友在現實中是閉著眼睛,眉頭卻微微皺起。閔玧其猜想是不是光線不夠明亮,他才會在這個隨時隨地都像暖陽明朗的男人臉上發現那道陰影。

他起身走向那個人的床沿,由上而下注視著仍閉著眼沒有清醒的金碩珍,不是他的錯覺,那張好看的臉表露出一絲痛苦,標誌性的豐潤下唇被無意識的咬緊,伴隨壓抑的悶哼,閔玧其不知道心臟此時的苦澀和抽空是感同身受到他室友的疼痛抑或是什麼。

金碩珍蜷曲身體,照理說是比閔玧其還高壯的身軀此刻看起來卻是脆弱得一碰會碎。閔玧其將雙手支撐在金碩珍留下的剩餘面積,單膝輕緩地倚靠在床上,他屈身向前,他必須更靠近一些。
再靠近一點。

總是這樣,再近一點、近一點,才能看見這個笑得溫潤的男人亟欲掩飾的弱點。

為什麼呢?哥。

所以說他才討厭這個社會,不僅粗略的用身分分級,連年齡也能劃分出沒有意義的界線。他一直都觀察到的,金碩珍幾乎不在他們面前表現出自己的不安或挫折,不像弟弟們能夠恣意的以大叫、賭氣或者更多幼稚的方式發洩他們的情緒,不像閔玧其會直言不諱的發起牢騷,金碩珍自知身為最年長的大哥只要情緒一波動或多或少都會影響到其他人,頂多有時候不滿時會像撒嬌一樣的吼一吼,但沒有太多人注意到他們的大哥安靜下來的神情裡頭有哪些情緒。

就算他察覺到了,卻也很難探知金碩珍的煩惱。他擔心的詢問會換來金碩珍溫暖的一笑,『我可愛的玧其弟弟怎麼開始關心起哥哥我來了?』金碩珍會不以為意地一掌弄亂他的頭髮,看向閔玧其的眼神波光淺淺,『哥哥我沒事,你不用擔心,你多吃點東西和睡好覺我就會比較安心。』輕描淡寫的模樣讓閔玧其確信大哥的戲劇專業絕對多他們好幾成。

明明才晚三個月出生,卻是差了一個年級,哥哥和弟弟的界線就如此明顯。而閔玧其更討厭這種時候的金碩珍會主動昭告哥哥身分,似乎有意以這種隔閡感阻攔弟弟再進一步探問下去,抑或是阻止他自己在弟弟面前示弱?

閔玧其不否認內心裡的擔憂滿溢。這時候應該怎麼做?像號錫的媽媽那樣撫摸身體會有作用嗎?他有些無措的舔了舔唇,而陷在夢靨中的男人當然無法知悉他的糾結。

他以食指滑過金碩珍的臉頰,又有些貪婪地用整個手掌捧起下顎處,拇指輕撫那咬住的唇,「哥…」靠近耳畔道出一聲呼喚,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因為壓低更加喑啞。金碩珍似乎聽見了,鬆開了嘴唇,然而伸出手胡亂地想抓住什麼。

「碩珍哥。」閔玧其沒有猶疑地捉住那扯著枕頭的手,希冀著自己的舉動能讓金碩珍好受一點。

你在夢些什麼呢?又想抓住什麼?

你的噩夢是關於我們嗎?

哥。

金碩珍回握住他的手,沒有任何涵義的夢囈停止了,連表情也漸漸柔和下來。閔玧其嘆了一口氣,這哥的噩夢是該結束了吧?這樣叨擾哥的睡眠,應該收服一隻食夢獸,吞食掉所有讓碩珍不舒服的噩夢。他歪頭想了想,甚至出乎自己意料的,毛遂自薦地躺在金碩珍的身旁。

單人床所餘下的空間很勉強,他一部份的身體超出了這張床的範圍,這麼克難也沒辦法,他仍然握住那隻手,不在意的調整了一下姿勢,努力不干擾到另一個人。
直到他找到最完美的狀態,試圖盡責的擔任起食夢獸,他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哪根筋又不對了。耳邊是沉沉的呼吸聲,還有溫暖的氣息就撲吹在他的臉上,那一上一下的起伏似乎帶動了他自己的心跳,他具體感受到心臟跳動的力道,一下又一下。
 
兩人的距離近到閔玧其可以細數那被碎髮稍稍掩蓋到的睫毛。這哥的臉真的是上天贈送凡人的禮物——他只能用這種有些輕挑的誇讚來稀釋掉這咎由自取的侷促。
 
如果碩珍哥突然醒來大概會被嚇傻的,不、我現在已經先被自己嚇到了。他並不想理解這算是什麼詭異的黑歷史。
 
但既然木已成舟,那也沒什麼好畏懼的。閔玧其以極具自我風格的理由說服自己乾脆放開膽子,他空閒的另一隻手輕輕搭上金碩珍的側腰,停留了幾秒才順著金碩珍棉質的睡衣爬到後背,手掌在背上以規律的節奏輕拍,安撫意味濃厚,像母親哄著孩子那樣。
 
金碩珍完全的放鬆下來,眉間舒緩開,似乎感覺到身邊的溫度而挪動了身體更往閔玧其靠近。

好了不能再近了,會亂掉的,哥。

那個半閉的嘴唇就在他眼前。閔玧其常常在金碩珍吃東西時盯住那油亮油亮的嘴唇,不同於自己擅於伶牙俐齒的薄唇,金碩珍是截然不同的唇形,豐厚又水潤的,介於可愛和性感之間,莫名其妙讓人忍不住多看上幾眼,閔玧其逕自下了這個註解——在他發現其他弟弟們也有相同病癥之後。

這個看起來最無害的男人大概才是最致命的角色。閔玧其睜大眼睛,他猛然驚覺他們兩個人的距離已經是交換氣息的程度,金碩珍呼出的空氣下一秒由他吸納進肺部裡,另一種層面的曖昧交流,如此的私密。身體不自覺的有種酥麻感,閔玧其不敢多想,他也不允許自己再要更多。

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回復到坐姿,坐在床邊。兩人交疊的手尚未分開。

他還沒睡著,卻仿若置身於一場飄忽的夢裡。

閔玧其恍惚地耙了耙後腦勺的頭髮。他應該放手了,然後表現出在節目裡對金碩珍建出銅牆鐵壁的淡然。

他始終覺得金碩珍在團隊裡是個特別的存在,尤其是弟弟們越來越成熟,逐漸展現出各自獨特的性格之後,閔玧其更是加深了這個感想。金碩珍大概是一群hip-hop硬派中不會被改變的柔軟,除了金碩珍以外,他們這些人都像裹著刺的小獸,他們張揚、叫囂著世俗的注意,怕著全世界看不到他們的才能、怕著只差一步就跌落黑暗的怨咒裡、怕著他們的堅持迎不到想要的陽光,而他們的大哥會微笑著拍拍他們的頭,對他們低聲說別怕,用柔和而堅定的眼神淡化掉他們的焦躁。

他們以不間斷的努力試圖抵抗社會的阻力,然而硬碰硬的對抗偶有兩敗俱傷,只有柔韌的包容才能終結掉衝突昇華成和平的結局。

或許公司的高層早預料到這種走向,所以安排了金碩珍,連MV企劃裡都若有似無的在表現這一點。他不得不服公司的識人能力,也不曉得是第幾次偷偷慶幸能擁有這些。最不像大哥的大哥,最低調的中心,包容著六個帶刺的笨蛋弟弟。

他難以想像扣除掉金碩珍的六個人會是什麼狀態,他成了實權的大哥,然後搭配南俊的領導風範,只要哥哥們意見不合,弟弟們大概就得戰戰兢兢的過著日子,時不時打個認真的架交流感情也是當然,還有吃飯…隨意吃泡麵果腹絕對會是常態。想了一下都覺得後怕。

儘管他們心知肚明這樣的七個人是多麼和諧,但六隻小獸以這朵待放的花朵為中心戰鬥卻是多麼奇怪的景色,無情的風雨繞過他們摧折花朵,他們立於前面擋住子彈卻擋不住那些冷冽的雨。他知道的,他將金碩珍為了追趕和六個弟弟的落差所做的練習看在眼裡,其他弟弟們也是。

我們多麼幸運有你這個大哥。閔玧其終於在這場如夢似幻的荒謬裡抽回了手,但依然留戀地摩娑金碩珍柔順的髮絲,斂下眼底的心疼,「
然而也多麼希望你再倚賴我們一些,哥。









Fin.




是的,fin惹。
原本只打算一千字左右的短篇飛躍到三千字,我突然有點相信自己的金魚腦可能還可以再寫點東西。(想哭)
 



我瞎編出食夢獸這種詭異的名稱,然後估狗出來居然有寶可夢裡的催眠貘,香港翻譯好像就是食夢獸。可能我童年有這個記憶吧((才怪





以上!

 

創作者介紹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冷cp不但沒什麼人寫 嚴重ooc雷文也特多 這裡是綠洲啊啊啊啊啊啊😂😂😂😂😂
    求大大繼續寫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小讀者
  • 今天才發現這裡,文跟觀察都寫得好好
    從下午看到現在
    跪求原po繼續寫啊切拜!!!
  • 訪客
  • 真的真的 寫的好好(嗚嗚嗚)
    我也喜歡 珍果果珍跟室友組~~~
    這篇完全中我想像中的室友心態跟他們奇妙又契合的關係(大心)
    大大加油!!!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