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說個大嬸的近況。(沒有人想聽吧)

今天難得的跑去逛了街,花不到一千塊讓我很得意

哈哈哈這一定是表示我變節儉了吧(才沒有!)

為了面試買了一雙鞋,也不曉得跟衣服能不能相配...希望可以,不然我要去跟誰借第二雙?我娘親嗎?(自己鄙視自己XD)

我娘親確實之前說過要借我裙子,我當時心裡只閃過:千萬不要~~  這想法。

看我審美觀都不是很正常了,懷胎十月把我生出來的娘親在那方面應該也只是普普通通而已(噗)

裙子都是在膝蓋下面的那種連身式長裙...大紅色...我看得頭就暈了。娘親啊~~~(喂喂喂)

話說,今天湊巧逛進一間店(我真的有想把店名記起來、不過很可惜的...),裡面的店員很可愛很親切。

明明我們進去完全沒有展現消費意願,她還是笑臉迎人的跟我們聊天...到最後,還變成我們跟她問路

=   =  好人一個。

不過我真喜歡這種店員,長得很可愛(腿真的很細呼呼)、態度也很和善,如果全世界的店員都是這樣子該有多好(這簡直比Y2去登記結婚的機率還要低)

 

 

好久沒看秘密嵐,真是特懷念(背景是一片夕陽)

因為自己沒有動力截圖,就原諒我直接從網路抓下來貼上...也感謝原本貼圖的好人(誠心鞠躬)

2010.03.11的秘密嵐。

先不管這位櫻井先生到底穿了什麼衣服(再一次拍他溜肩安慰他落選快樂),不過這人說他想去"上野"

Y2-兩人的動物園 [640x480].jpg

 

 

於是乎,大家說這很明顯是聯想到了上野動物園。(噗、我孤陋寡聞,其實不是很明白日本內部的地理環境+特色)

Y2-兩人的動物園2 [640x480].jpg

 

 

重點如下:二宮和也君湊巧也想去動物園...

嗯。動物園的美好和青春哪(老人家的背影,遙望)

Y2-兩人的動物園3 [640x480].jpg

 

 

一如以往的亂扯。慎入。

╳   ╳   ╳

空白。

櫻井翔很認真地盯著自己的行程表和二宮的行程表。那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備註在白紙上很是顯眼,不過唯有一天,是空白。

「Nino、今天確實是我們休假吧?」

一派安然打著遊戲的人在他面前稍微點頭,算是回答。

「真的是『我們兩個』都休假?」對於二宮一大清早就忽視自己的行為,櫻井翔只挑了挑眉,某些用詞的音節卻被刻意加重了。

悲慘的背景音效登登登地響起,闖關不成的二宮和也總算因為某人的口氣暗藏著不悅,而抬起頭正視對面沙發上的某人,「是啊,經紀人昨天就跟我提醒了。」

「哪像Sho醬,後知後覺的…」句末是個非常惡質的竊笑。

櫻井翔下意識把二宮對自己的嘲笑從腦中刪除,挺直背脊,兩眼發光,然後簡單明瞭地挑開重點:「那今天我們出去玩吧?」

「去哪?」其實二宮更想吐槽這意圖明顯的傢伙說:『想跟我約會,邀請的講法可不可以高竿點?』不過字數多了點,他老人家今早就懶得動嘴。

「前幾天你不是在節目上說,去動物園。就去上野吧!」

二宮和也真想當面鄙視櫻井翔這雀躍的語氣,不過看在平時這櫻井君還有在留意自己回答這一點,就勉強不去打擾這人的興致好了。二宮算是答覆地用平淡語調拉長「哦」的聲音,卻讓櫻井翔搞不懂這到底是同意還是間接否決了提案。

「行不行啊、Nino?」

嘆一口長氣的二宮君轉瞬間對期待的發言者露齒一笑,背光的發言者胸口一窒,直接忘記剛才自己說了什麼。

--啊、這Sho醬現在根本就是和行程表上的今日一樣,空白、完全的空白。

不過二宮很高興這櫻井翔難得的空白腦袋。

--好吧、就當作是獎賞吧,Sho醬。

 

-----

 

換好衣服的二宮兩手插在口袋,從壓低的帽沿露出水亮的眼睛,透露一絲笑意,「吶、如果Sho醬想去動物園,會先去看哪一種動物啊?」

「不曉得那裡會不會有倉鼠?」櫻井家的少爺手拄著下顎,看上去一臉嚴肅。

「……,你現在照照鏡子不就行了。」

櫻井翔敏銳的察覺到一點訊息,急忙拉住對方外套的衣角,「…Nino你不會不想去了吧?」

二宮和也斜倚著牆壁,眼角彎起,有淡淡的肯定。「你就自己把房間的鏡子搬出來吧,記得把你自己看仔細一點,就省了去動物園的錢了。」

「誒?!」

 

 

動物園之行強迫取消』櫻井翔事後在自己的行程表上,無奈的補上。

 

╳   ╳   ╳

又是打到一半想睡覺,不過這次更慘,每次快打不下去的時候,就會出現抓到病毒的聲音

每次都能把我嚇醒....我真佩服原來我的心臟這麼強。

只是病毒怎麼來的,我搞不懂TAT

 

很想快點說「晚安」的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