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充電方式


01. Off


綿密的雨簾拉開私人時間的序幕。大雨滴落在柏油路上,雨絲劃過以街道為底的背景,宛若無色無影的流星群,卻不起眼又煩人的叨擾行色匆忙的路人。

躲雨的上班族男人入內,便利商店店員親切的招呼聲幾乎被打開門後囂張闖入的雨聲淹沒。中年男人狼狽地撥掉西裝尚未吸附的水珠,不甚爽快的拿了一把透明塑膠傘到櫃檯結帳。

二 宮摸著pocky的盒子,一手將口罩調整得更為嚴實才安心地抓下兩盒紅色包裝的點心,分心看了一眼男人撐傘離開的背影,心裡暗忖著還好進來之後晃個兩圈才 開始下雨,否則這可怕的暴雨只呆站兩秒就能一身全溼。他的車子停在對面車道邊,走過去不過十多公尺,如果沒有撐傘的一腳踏進去雨幕裡,不是豪氣干雲而是咎 由自取。

不過不想再特地買一支傘啊…。為財布君糾結著、困擾著,也許便是急中生智,驀然想起公寓也在附近的某個人。

跟相葉さん求助的話,他會接受吧?

明明車子就在眼前,明明雨天不適合出門,明明那個笨蛋也累得需要個人時間…不過,還是想聽聽他的聲音吶。

找到理由,然後就行動了。在「欸下雨了,幫我送一把傘吧或者讓我去你家躲雨」這樣看似正當的掩護下,二宮和也就是個行動派。


他晃悠到飲料的冷藏庫前,耳邊電話嘟嘟響著。

如果沒接起來——
這個假設句尚未建構完整,熟悉的沙啞聲便震動了耳膜。

二宮哼笑著微低下頭,說道「下雨了」,音節分明,語氣委屈卻有一絲玩笑的俏皮。他悄悄翹起嘴角,不願承認自己下意識的朝對方裝了可愛,都什麼年紀啊。

電話彼端因這個沒有上文的直述句而凝結了一瞬的沉默。大概是手機機殼被握得發燙,熱度在釐米計算的距離間連同另一個人的誠摯笑聲掠過二宮的耳畔,『是啊、下雨了,還好今天早點回來了。』

「所以到家了啊?」

伴隨一聲肯定的應答,還有走動的聲響。二宮可以想像相葉從客廳的一邊繞過矮桌走到另一邊,只為了拿一本漫畫還是雜誌,或者拐進廚房打開冰箱、鎖定一罐啤酒。

『カズ呢?在哪裡?』對方自然而然的反問。

「便利商店。」

『哦——』

眼睛瀏覽著冷藏櫃裡的各種飲品,視線落在熟悉的品牌上。二宮臉上的笑意擴大,伸手觸碰冰箱的把手,一股涼意從金屬材質傳遞上指尖,「你公寓巷口那一間。」

『唔、是喔?』

「命運把我安排至此,」無需像在工作時謹慎斟酌一言一行,也不必在意一句胡言亂語會被曲解成什麼意思,他信口胡謅出一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命運說。對象是相葉雅紀的話,任何對話都有可能性。

映著日光燈的冷藏櫃玻璃上隱約可見一雙笑瞇的眼眸,「不過我被困住了,願意來把我領走嗎?相葉氏。」





02. Underneath

當相葉撐著一把深咖啡色的傘出現在二宮面前時,拎著塑料袋的人正躲在便利商店門外的屋簷下,百無聊賴的低頭蹭著小腿。

視線範圍內多出一雙不知是被雨淋濕還是在行走間被積水打濕的休閒鞋,鐵灰色的布面在這種天氣理所當然的無可倖免。雨天還奇怪的穿著布鞋,這種思維…

啊、還有腿毛…多麼象徵性,不必抬眼就能推測出來者何人。

「晚 上好。」二宮抬起頭注視高他一些的男人,或許是認為雨夜的住宅區街道沒有偽裝的必要,對方一身清爽,連最基本的口罩都沒有,身上是貼身的素面棉T,搭上一 件長版針織罩衫,左手插入深色短褲的口袋,右手持傘,縱使沒有特別施力,手臂上仍然可見定期健身的成果。表情似乎挺是無奈?二宮對此是拉下口罩輕淺一笑, 嘴唇抿出的線條有些淡然卻也藏著些許雀躍。

「カズ君怎麼會在這?」

不理會相葉的發問,他抬手作勢瞄了一眼腕錶,「我等了半小時。」

「……」

「pocky都快吃完一盒了。」搖著紙盒,殘存的幾根巧克力棒碰撞出聲。二宮故作埋怨的撅起嘴。

「所以說,為什麼會在這裡嘛?」

「命運導引——」

「才 怪。」相葉歪著頭、扯動了嘴角,毫不猶豫的打斷二宮。面對面站立在二宮身前,諦視著被前輩戲嘲過太大的臉,眼角笑紋摺進一絲狡獪,他將左手從口袋裡抽出 來,微微彎身,壞心眼的靠近二宮那張雖然被嘲笑過但不管哪個角度都是超乎年紀和性別界線的可愛的臉,不意外地觀察到茶色眼眸中流淌過詫異。

在下雨天讓他送傘的報酬。一臉無辜的相葉藏住小心思,佯裝無知的拿走二宮手中那個塑料袋,「算了,先回我那邊?」

「…嗯,」二宮堪堪回過神,「不過只有一把傘?」

「啊、這是新買的傘,在節目裡測試時覺得它太厲害了,真的能不淋溼!」

「但兩個男人撐一把不夠吧?笨蛋。」

杏眼眨了一下,「いや…要有兩個男人才能顯示出這把傘多厲害!」

「少來。」

相葉不再解釋,打算以行動將人帶入傘下,但礙於手中提著袋子,只能用指頭輕輕攥住二宮的衣襬,而他那別樹一幟的笑聲似乎在見面之後就沒停止過。

「買了什麼?啤酒?家裡夠多了。」

「又不是要買給你。」

同行的腳步、一同踏入雨天裡的兩個身影,距離漸近,肩膀處摩擦而過的地方有著不同於風雨的溫暖。雨滴打在傘面上,他們所到之處是一個不受雨水澆淋的圓,正如他們在特定時間會佇立於暴風雨的中心,卻極盡所能以己身之力為彼此劃出平靜而有安全感的領域。

沒有留意踏進了路邊的小水坑,但相葉完全不管腳上趿踩著一雙濕透的休閒鞋。手中的袋子沉沉的,他猜想這啤酒罐的數量給兩個人酌飲仍綽綽有餘。瞄了一眼身旁男人的側顏,將今晚接到電話後就聯想到的猜測脫口而出,「是因為不想一個人,所以才出來吧?」



「我說過的喔,只要感受到カズ的呼吸就能知道的。」





03. Game

「還剩一根。」

在 兩個人相伴的靜默中,二宮略帶可惜的語氣響了起來。相葉翻看台本的專注為此暫停了片刻,而抬頭看見那個被開封的第二盒pocky與第一盒的命運相差無幾, 被二宮搖來晃去。兇手叼著巧克力棒,原本就黏糊軟糯的聲音更難辨識發音,相葉的嘴角被牽動了,伸腳輕輕踢了對方的小腿。

二宮反擊的回踹了一腳在相葉的屁股邊,同時又晃了晃pocky盒子,「給你。」

「好啊。」

習慣性的一起窩在同一張沙發上,中間留存一個人的空隙,可能擱放著共同分享的漫畫、游戲機,公寓主人多數時候也會將鬆軟的抱枕丟在中間,而作為客人來訪的二宮和也就自然的把軟硬度適中的抱枕塞在腰後。

偶爾心血來潮會有某個人的腿逾越出這個無形的結界,通常不會持續太久,一個人的隨興會演變成兩個人呵呵哈哈的玩在一起。

今 晚的他們意外的很是收斂。相葉對二宮只意思意思的輕踢他屁股感到困惑,從以前的戰況來看,カズ應該會先把手中那本Jump以完美拋物線丟到他身上,卻沒 有,反而Jump被闔上放到前面的矮桌,今天尚未有新進度的掌機也被二宮轉移了位置,手機則塞到沙發的縫隙裡。只有二宮雙手握住的那盒pocky仍好好 的,而那張臉上揚起的笑容跟代言廣告裡的一樣清新可愛。

清新可愛的代言人將嘴裡的甜食吞進腹裡,並不知道相葉如何解讀他的異狀,口齒與方才相比已相較清晰的輕聲說道,「花粉症很不舒服吧?」 

「當然。」回答者皺起眉吸著鼻子,似乎有意向照理說最清楚情況的二宮抗議問了什麼傻問題。

二宮撥了撥頭髮,對相葉的反應視而不見,只逕自繼續說著讓相葉搞不懂狀況的問句,「會想捏住鼻子吧?」

「會啊!經常捏住鼻子然後改用嘴巴呼吸!」

聞言之後,二宮莞爾一笑,咬住最後一根巧克力棒。在相葉還沒跟上節奏的嘀咕著「不是要把最後一根給我嗎」之際,單手扶住椅背隨即大動作的屈身,單膝壓進柔軟的沙發,又伸出另一隻手倏地掐住相葉的鼻子,對方吃了一驚似想揚聲驚呼倒是順理成章的乖乖張了嘴。

已鋪陳出整場惡作劇的二宮導演補上臨門一腳,適時的將臉湊近,保持一根巧克力棒的間距,過程流暢不拖拉。他不掩飾笑意,準備全身而退,鬆開手時,相葉還是瞪圓眼睛,因緊張而下意識闔上嘴,巧克力棒毫無懸念的被夾在唇間。 

便利商店門口的一景,換了時間地點以及攻守交換,但效果都是讓出手的人心滿意足。

二宮笑看著那個呆滯到忘記眨眼的男人,將半張臉躲進彎起的手臂,仍藏不住惡作劇得逞的笑聲。被嘲笑的相葉遲遲無法回神,傻愣著含住即將間接接吻的巧克力棒,接著就聽見二宮又趁勝追擊的揶揄,「至少也害羞一下嘛、相葉さん。」 

「…二ノ你是心情不好嗎?」 一邊囁嚅著,一邊像是想轉嫁意圖不軌的悸動而將最後一支pocky咬得喀喀作響。

「哈?」

「才這樣戲弄我…」

「我在對你撒嬌啊。」在沙發上擺出標準體育座的少年顏男人帶著幾分真意的反駁了相葉的猜測,他把空無一物的pocky紙盒隨手丟進旁邊的垃圾桶,順手從桌面抽了幾張衛生紙塞進相葉的手裡,「鼻水流下來了,笨蛋。」 

 




04. The Password…

相葉用二宮遞上來的衛生紙擤掉受到地心引力召喚的鼻水,在得意怪笑的二宮面前這次只能可憐兮兮的吸著鼻子,暗自腹誹做出如此行徑的自家團員。

這麼愛記仇的小惡魔,代言權會被收回去的!
…いやいや、還是別收回去好…不然哪裡找這麼渾然天成的小惡魔…

最後可恥地推翻掉自己的吐槽。雪上加霜的是背景音是那個小惡魔君不間斷地重複著ふふふふ的笑聲。

「嚇到了吧?剛剛的表情很不錯吶,真可惜,應該用相機拍下來的…」

「……」

二宮撈起相葉的手機,盯視著螢幕半晌,指尖在上頭輕觸,鎖屏的功能就喪失其作用。在旁邊等待二宮求助密碼的人這下又陷入驚恐,「誒——等等、為什麼知道我的密碼?什麼時候偷看的?」

「依你的腦袋,密碼一定只有那幾個選項,重要的人的生日或者什麼對你有意義的日子,加上螢幕上的指紋痕跡,」二宮淡定的抬眉,口氣堅定,「你媽媽的生日。」

「我媽媽的生日你還記得?」

「不是聽你說了很多遍了嗎?」

相葉心想「但一般人也不會特意記住啊」,不過他們兩個相識許久,兩邊的家人互通有無,情況特殊可能不算一般人了吧?

「既然你都知道別選自己的生日,那也不要用父母的生日嘛,很容易被破解的。」

「哦—那要設什麼?」

「嗯……對你特別有意義的日子?像是最近一次被提分手的日子之類的?」

「誰會記那種日子啦!而且這樣每次輸入都在揭自己的傷疤啊!」

「不然…」二宮摸著下巴頗為認真的思考,「喜歡的……漫畫第一次刊載的日期之類的?」

「……這密碼難道不會繞得太遠了嗎?」對二宮一本正經的回答感到不可置信,相葉的嫌棄臉還沒發揮得淋漓盡致就眼睛一亮,興致勃勃的,「啊、我知道了!」

奪回手機點進設定的頁面,儼然準備採納二宮的意見重新設置鎖屏密碼。拇指按了按,那顯現於螢幕上的四個數字熟悉得讓二宮覺得莫名其妙。

「喂、你為什麼設定我的生日?」

「因為我不會忘記嘛,然後我現在跟你說了,你會幫我記住!」

「那是我的生日能不記住才奇怪。」

「對吧?」

「對吧什麼!」

「絕對不會忘記的,就算哪天忘記了,カズ也是會在旁邊跟我說啊。」

「不可理喻啊你……」

「所以說,カズ也把鎖屏密碼改成我的生日號碼好了!」

「你笨蛋啊!才不要!」




結果還是一如往常的他一句「笨蛋」他再回嘴一句「我不是,你才是」,然後呵呵哈哈滾在一起了。




Fin. 

想偷懶的意圖在結尾處炸裂,咻蹦!
最後小標的點點點想偷偷表達個意思是:the password of my heart is you.




把文補上就走(喂)
然後我又要去挑戰多益金色證書了但每次都沒準備就去考真的很幽默XDDDD
see 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