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這麼更文下去,腦袋大概會壞死,但每次認真打開書本,就覺得二宮君在呼喚我(不)
延續前面幾篇的竹馬文。
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  寫文時的BGM。
這個女孩子的聲音和臉都是我喜歡的泰普,有種戀愛了的感覺XDDDD((夠了


【相二】共同作業

二宮看了對講機上的影像——那張湊近而顯得頭大的臉,一雙眼睛烏黑燦亮,笑影閃爍,還在外頭喊著「かず、是我!かず、開門!」——他略感後悔剛剛先是應了聲,讓對方因而確信他在家裡。

遲疑了一瞬,又被那人聲聲呼喚的かず驚擾,二宮莫可奈何仍是敞開大門讓門外的人進來。

進門的男人二話不說便將私物的布包交給二宮,被反客為主的公寓主人只啞口無言的默默接下。

「那是什麼?」二宮的眼神落下,意指相葉手中提著的白色塑膠袋。

相葉兩手提著袋子,只能踩著鞋後跟,脫下鞋子,擺放得隨意,但他知曉有著小堅持的公寓主人會在他身後將之擺好。

對於二宮的問句,他誠實應答,「包餃子的材料!」

二宮還記得日前相葉的戲言,毫無緣由地說著想一起包餃子,儘管那一天他感冒腦子不對也表述了可疑的話,但他真沒料到對方十足十的認真,並且付諸行動,「…你當真啊?」

相葉愣怔的頓了一下,鬱黑溫潤的雙眸流盼,流瀉一抹依稀笑意,卻影寫出朗澈的曖昧,「我一直都很認真。」

沒怎麼深思旁邊男人語氣中略顯突兀的正直,二宮不以為然的皺起眉,反而是對行程滿檔卻能負荷這種額外負擔的人表示質疑,「你哪來的時間買到這些東西?」

二宮可不記得在這時間還營業著的超市有兜售這麼齊全的材料。

身為客人但熟曉這套公寓格局到有些不可思議的程度,相葉隱隱笑著,瞥過二宮客廳的擺設和未關的電視螢幕,一邊把食材擱放在廚房的餐桌上,一邊回應二宮的問話,「拜託經紀人幫我買的。」

「喂、別這樣麻煩經紀人啊。」

「他自己說剛好順路的嘛……」

「好吧、就算如此…」似乎頗為困擾的,左手在下意識間撫上脖子,施力揉捏了肩頸處兩下,又順著滑過肩膀,將T恤的寬鬆圓領扯出一片沒有遮掩的膚色。

二宮傾斜腦袋,表情不言而喻就是不想理會相葉這番隨心所欲,「但我們也不會處理啊。」

「大丈夫!」彷若心電感應先搶過二宮預計要拒絕但還壓在喉間的詞語,只差要拍胸脯保證的相葉笑得特別有信心,他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張有明顯皺褶的紙張,二宮湊過去瞄到歪七扭八的文字和奇怪的配圖。「我請教過爸爸了!」

看著相葉褪下外套、捋起淺色單寧襯衫的袖子,將奉為圭臬的紙張完全攤開在桌上,然後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二宮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事前功課倒是做得挺足夠的嘛。」

聞言的人走去流理台沖了手,笑了笑。

二宮明白相葉心意已決,收起怨言,將塑料袋裡的東西翻了出來,透明袋子裡裝著豬肉碎肉,兩、三根蔥,半顆的高麗菜、一塊外皮淺褐的薑,以及一小袋有著微妙觸感的餃子皮——二宮說不清這一層一層堆疊起來還沾著麵粉的餃子皮不軟不硬的感覺怎麼有點有趣。

另一邊的人不動聲色地將對方的反應收納眼底,從櫃子裡拿出所需要的調味料和小鍋,湊到二宮身旁,「吃過飯了吧?」

「不餓。」有意糊弄過去的口氣。二宮覷了一眼相葉帶來的小抄,大致抓到製作的流程,不沾手的便把粉紅色的絞肉倒入小鍋,將嫩白又帶了點翡翠綠的半顆高麗菜遞給相葉,「喏、切成細末。」

細微的停頓間隙,相葉無心探究二宮這自然的動作是習慣性的指使或是依賴,因為不管怎麼解讀,他都不覺排斥,倒是二宮又空腹這件事令他光火,「ニノ。」

從這聲沉沉的輕喚察覺到相葉再次為了老問題而兀自不快,兇手卻是沒什麼悔改的意思,匆匆洗了手,回到相葉身旁,平心靜氣的向相葉解釋,「午餐吃得比較晚,所以不會餓。」

換言之,就是午餐也非正常時點吃的。

連結到二宮今日的行程,相葉忍咽下苛責,最後只轉換成輕聲的囁嚅,「還好我來了。」

然後像是要杜絕二宮疑心的展開行動。他單手捧住高麗菜踱回水槽前,取下壁上掛著的木頭砧板、流理臺下矮櫃裡收整好的菜刀,將器材和食材一同用清水沖洗,動作一氣呵成。不消多久,廚房內就多出刀具與木板接觸而發出的咚咚響聲。

二宮將準備用來盛裝的鍋子擱放在砧板旁,雙手撐住檯子,無所事事地笑睇持刀的人。「那你吃了嗎?」

「吃了,」手指滑過刀面,剝落附著於不銹鋼材質上的細屑。「片場的便當。」

聞言的對方瞬間就反應過來,睜圓眼睛顯露了不可置信,「那還帶餃子材料過來做什麼?」

「可以當宵夜。」

「第一次聽過有人拿餃子當消夜。」

「嗯?」相葉專注於剁碎菜絲,任刀具起起落落,對於旁邊的人拔高嗓音表示驚訝,只拉長了單音節,稍稍洩漏情緒的尾音上揚。手上的動作未停,他柔聲反駁,「你眼前就一個。」

歪頭憶起二宮曾經大肆宣揚的段子,「冷凍的那種,還可以微波。」

「終於承認了吧,相葉さん。」二宮被相葉這以假亂真的裝傻逗得大笑,而笑聲像有穿透性的渲染力,感染另一個人原本有些降溫的心裡。

相葉跟著露出淺笑,捧托起終於成為細碎菜屑的高麗菜,將其丟放進二宮擺放的鍋子內。

「都是ニノ害的。」卻不曉得自己這句話究竟在責怪對方散播出這個謠言,或是埋怨二宮是帶動他情緒的元兇。

一見相葉處理到一個段落,二宮眼明手快地將還沒處置過的蔥和薑放在流淌的清水裡,潺潺水聲中,朝相葉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家?」

抬眼注視二宮的側顏,相葉笑瞇瞇地唸出輕挑的音節,似乎已有預料二宮會有此疑問,「祕、密。」

對應這種得意洋洋的故弄玄虛,二宮僅僅挑起眉,「喔。」

「誒——不追問下去嗎?」

「不用了。」

「拜託你追問下去~」

「為什麼啦?」

尚未停歇的水聲,和不打算停止的請求。「再問一次就好!拜託~」

二宮折服於無奈,關上水,順手地將清洗好的食材擺放在相葉控制的刀下。他終是配合了相葉,說出那句理應是無關緊要的台詞,「你是怎麼知道我在家?」

「感應到ニノ在想我。」

霎時,空氣中不只是瀰漫食材混和的氣味,尚有一股無形的情愫在聚攏。相葉察覺二宮這個不怎麼高明的愣神,ふふ輕笑兩聲,丟出一個拙劣到讓人懷疑其臉部神經失調的眨眼。

幾乎能在任何處境以敏捷的反應脫身的人,卻在這詭異的停滯中勉強地湊出吶吶的駁斥,「…笨蛋。」

對於自己一時間忘記言語,二宮有些惱火。即使明知相葉只是隨意的信口戲弄,卻無法一如往常的忽略過去。

低啞的男性嗓音摻揉著俏皮的笑意詮釋這麼一句明顯就是玩笑話的話語,掠過耳邊,二宮能感覺到體內血液在失序的心臟打壓下加速流竄,正如方才見到沒有先行告知便按著門鈴現身的人那一瞬間。儘管可以逞能的表露出嫌惡,也遮藏不住微笑。

微低下頭,無意識地讓半握的左手掩住嘴唇。

二宮倒沒發現有個深諳他一舉一動背後涵義的人所處的位置,能輕而易舉地瞧見他嘴角邊上彎的弧度。

滿足地別開視線,相葉攏齊了蔥,俐落的下刀,「好啦,是經紀人說的。」

「他說ニノ那麼努力,提早結束收錄了,要我也要加油。」料理時不自覺的凝肅起表情,相葉垂下脖頸,切出蔥末,配著再次響起的規律響聲,一字一頓地說道,「於是我就加油了。」

「你什麼時候也有了這種比較心態?」

「才不是。」相葉緩下字句的間隔,如果所有感情可以濃縮成一句話,那緊接而來的坦白絕對是他的寫照。「だって、君に会いたくて。」

「……」

抬起頭,準確地捕捉住二宮的呆怔,「ふふ、是二ノ的solo歌詞。」

對方試圖答腔的唇開闔幾次,欲言又止。最後只一語不發的轉過身,確認紙上的筆記,照著上頭標示的份量,在那鍋被放置不管的豬肉絞肉內丟入調味料。


這麼適合吐槽的時機卻無故放棄了,真不是二ノ的作風。
由此可見,多麼動搖。

相葉意會過來,笑容燦爛。湊近二宮身旁,稍微倚著對方的肩膀,從上而下看著那隻可愛的手與那團肉餡對抗,「ニノ很上手啊。」

「……」

「注入滿滿的愛會更好吃哦。」

耳根通紅的人微偏過頭,相葉見到略微酡紅的臉頰緊繃成面無表情。

「你在家做這些事情也會這麼多話嗎?」

「いや、」相葉坦然的露齒一笑,「都是我爸爸在說這些話。」

「……」二宮那句險些說出口「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評語被吞回去,如鯁在喉。

「真是有什麼樣的爸爸就有什麼樣的兒子,對吧?」

「……沒這麼說。」

「但絕對這麼想了。」

「……」

「啊、忘記先讓高麗菜出水了。」這麼驚呼一聲之後便爽快的抽身走開,切換回蔬菜擔當的身分繼續與蔬菜奮戰。


但二宮的左臂膀上尚殘留著餘溫。

耳殼也燙得像那人溫熱的氣息仍然吹撫而過。

手上攪拌一鍋絞肉,時不時飄起調味料的香氣,二宮卻覺得自己的腦子也攪和進去了,所以意識暈乎、分辨不清今晚輕揚的情緒源自於何。




一如往昔的互動。
相葉雅紀也一樣是那個相葉雅紀。
…然而總有地方不太對勁。

二宮抱著鍋子陷入深思,背景音是旁邊的人歡快哼唱的曲調,耳熟卻不合時宜的one love。



備料的時間大概花費了半個鐘頭。

相葉興致高昂的嚷著「かず一起包餃子!」,不等對方回絕就把二宮推到餐桌前,再迅速搬運材料,生怕對方會臨陣脫逃。

在併攏的指腹上擱上一片餃子皮,桌面上躺著一顆皮餡模糊的失敗品,二宮蹙起眉,不甚開心的嘮叨,「不是有一種器具可以直接將餃子皮掐住的嗎?有那個多方便啊。」

相葉以相較熟練的手法捏出一顆漂亮的餃子放在盤上,沒有特意安撫二宮這種沒有實益的抱怨。「我爸爸說,這樣一摺一摺能把感情摺進去,想讓對方知道的心意就能包藏在餃子裡。」

「所以我想吃ニノ親手做出來的餃子。」眼角那經常出現的笑紋襯著溫和的嗓音,更顯這張毫無保留的笑容明燦清朗。

「…用器具一樣可以把感情壓進去啊。」

「不要,」慣常出現的強勢語氣,卻在下一秒又轉回笑得不見眼白的形象,「要一摺、一摺的。」

「一摺、一摺的。」

二宮不服的努了努嘴,「好啦、囉唆…」

「不過、ニノ這次似乎是失手了…」

「我又不是你,平時還有機會碰過。」

「以前在節目上明明就有製作過啊,你還是包餡的那一個。」

儘管相葉舉出二宮曾與這道食物親密接觸的例子,但二宮卻在談話中掐破了一片餃子皮。將失誤的證據丟在桌上,一臉挫敗地皺眉、抿嘴,又在相葉的鼓勵中重來。

相葉見狀莞爾而笑,伸出手,稍稍包覆住二宮輕握餃子的手。

指尖相觸。歛眸凝視那乾淨的指甲、不像成年人的手指,這個人身上所有部位都可愛得讓他想將這些細節收藏。

甚至一瞬間忘記這個動作原本的用意是什麼。「ニノ的手好像有點乾?」

「你是在教我包餃子還是吃我豆腐?」

「嗯……可能都有。」

然後就在這個無法閃躲的距離之間,被二宮撞了一下。





相葉一向很喜歡和其他人進行這類型的料理。

一同參與的感覺儼然是在建構某個共有的生活,家人也好、戀人也好,或者是這個正在暗戀的對象——緊咬對方疏於防範,懷藏明顯的不良居心,小心翼翼地維持若即若離的距離。謀籌著不可明說的計畫正步步執行。


鍋內沸騰的熱水啵啵作響,他一個激靈回過神,水煮的餃子膨脹圓潤,而且一顆一顆漂浮在水面。他拿著濾網撈起,甩掉多餘的水份後放置在另一個乾淨的盤子上。

因成就感而難掩興奮的夾起一粒,隨意的兩下搵沾小碟子內的醬油,卻被燙了一口,一下仰頭一下垂首,張著嘴呼呼的哀鳴。

這個動靜讓旁邊倚靠流理臺、撒手不管而玩著掌機的人分心的笑唸了一句「笨蛋」。二宮走過來,「別總是這樣被燙到…」

「啊——好燙!」硬是吞下嘴裡咬碎的餃子才能完整吐露評語,在此同時,同一雙筷子交換過去另一個人的慣用手。相葉哭喪著臉,倒了一杯白開水,嘴裡不忘提醒,「要小心點。」

二宮斜了一個眼神,「我知道。」

竹筷戳破了剔透的餃子皮,淺黃的湯汁從裂口中汩汩滲出,流入醬油裡,讓黑色的液體表面上浮著一層淺淺的油膩。

以門牙稍稍咬開一角,肉餡還冒著絲縷熱氣。二宮謹慎的吹了幾次,靜看那熱氣消散。

「好吃嗎?」

以臼齒咀嚼熱騰騰的水餃,因而鼓起一側的臉頰,「不難吃。」

相葉啜飲開水,淺綠色馬克杯隱住他的笑容。

「那多出來的就冰在你這裡。」剩餘的一盤餃子估計還有20幾顆,足夠兩個人當作晚餐再吃一次。他站在吃得津津有味的二宮身前,杯子放在瓷盤旁,笑瞇起眼睛而看不清他眼底的意圖,「下次再和你一起吃。」

「你自己帶回家去。」

「冷凍庫塞不下了。」

「既然如此,備料的分量還不懂節制…」嘴裡塞滿餃子而讓兩頰圓鼓,連字句都有些含糊,「根本是預謀好的吧。」

相葉一愣,右頰的嘴周肌肉先勾動了起來,「如果我說是的話,ニノ要怎麼辦?」

「把它們都丟掉。」

「浪費!你的小氣個性呢?」

「那都吃掉。」

「可以哦,」畫風驟變,聲線壓低,「把我的感情都吃進去。」

聞言的人擰起眉頭,「怎麼聽起來不太對?」

「歡迎把它們通通吃掉!」

「不要,我要拿去分送給大家。」

「啊~ニノ~」


那一盤象徵未完待續的餃子還是在半推半就的氛圍中,躺進了二宮公寓的冰箱裡。

而兩罐啤酒被取出來。

沁著細小冰珠的酒罐擺在客廳的矮桌上。

等公寓主人意識到時,除了代言的品牌啤酒鋁罐以外,還多了一瓶紅酒,記得是相葉不久前帶來卻沒喝完的遺留物。

「喂,這樣你要怎麼回家?」

相葉因為酒精而醺醺然,輕扯嘴角,抱著沙發上的抱枕朝二宮傻笑,「收留我。」

「…又來?」

「ニノ~」

一頭柔軟的咖啡色短髮在他肩上亂蹭,二宮忽視被碰觸到的地方擴散出一陣酥麻,推開黏上來的身體,「好啦,請我吃漢堡排。」

「吶…」被推開的人笑盈盈的,眼露酣醉,把頭半埋進抱枕裡,語焉不詳的問道,「喜歡會作水餃的人也是挺好的吧?」

「什麼?」遊戲專用的螢幕上,有個蹦跳的小人在這聲疑問中掉入坑洞裡,而在代表死掉了的音效中,二宮聯想起過往的緋聞,但搞不清那時從未詢問過他的相葉為何糾結於此,「都幾年前的事了。」

「嗯…就是記得。」方才情緒高亢的人再抬起頭來卻顯得抑鬱寡歡,相葉蜷起長腿,懷抱膝蓋,無神地盯視沒有費心觀賞的節目。「還有,偶爾換個喜歡的食物嘛,千篇一律都是漢堡排。」

放下遊戲手把,搶走相葉夾在胸口與膝蓋之間的抱枕,塞進自己的腰後。「這是男人專情的一面。」

「對著食物?」相葉再從沙發角落找了另一顆抱枕回填胸前的空隙。

「嗯,對著食物。」

「じゃ、也對著薑汁燒肉專情吧。」

「哈?」

「只有我會做給你吃。」相葉話語裡的意味不明,星星點點能串織成某種宣示心意的思路,「餃子也挺好的。」

「不要、麻煩死了。」二宮可不敢想像如果在媒體前說了「喜歡餃子」會被如何大做文章,不假思索駁決掉相葉的後一句,卻輕忽了說話的人前一句的意涵。

「嗯…果然只能留下薑汁燒肉了。」

「你在說什麼?」

「因為餃子會聯想到其他人,必須剔除掉這個選項,所以保留薑汁燒肉。」

「你這是哪來的道理?」險些又要被對方繞騰的邏輯拐了進去,二宮緊急遏止住相葉的一派胡言,「而且我明明就說我喜歡漢堡排!」

相葉倏地露出朽木不可雕也的憐憫臉,「かずくん,你很任性。」

「……你這樣就不任性嗎?」

暖煦煦的溫度從相葉的眼波渡過來,乘著幾分酒意,鎖住總對他無可奈何的這個人,「只對你哦、かずくん。」





Fin.


一段可能是他們後續的對話,但懶得寫(喂):
N:「那你不也是鍾愛中華料理?」
A:「嗯,跟你一樣有男人的專情。」「所以喜歡餃子。」
N:「…別說了,被媒體發現又會被炒作的。」
A:「嗯?」「我知道了。」
N:「我還真不知道你每次是知道了什麼…」
A:「想知道嗎?」「是、祕、密、哦。」
N:「……滾回去。」「我幫你叫計程車。」

A君其實還想接續一句「餃子是我們的小祕密啊。」,但N君拿了抱枕砸在他頭上然後就揚長而去、走去洗澡了。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