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150219VS嵐後,莫名想見軟綿綿歐諾桑切換成on的那個瞬間。
呃...但不敢保證有讓他成功切上on。
寫的時候聽著歐諾桑solo曲《伊媚舉  客雷機(音譯夠了XD)》,歡迎一同搭配食用,很有可能還沒聽完就已看完。
很短、不甜,以及或許不到曖昧的曖昧向。


【SK】醋意

「利達很得後輩的喜歡啊…」

休息室裡響起一句不鹹不淡的細語。

清亮的聲線在某種情緒包覆下,似乎隱隱藏著沉悶的怨懟。




早早完成髮妝的兩個人各據兩張沙發。

翻著台本、實則發呆恍神的大野聽聞這個評論,呆著一張臉,生生的疑惑。

對面沙發上的人那雙明暗不定的眼睛躲在雜誌後面,似笑非笑地隔空凝望著大野的一舉一動。


「ニノ又在看什麼呢?」

「沒什麼。」斂下眼神,一顆抓好髮型的腦袋低垂,嘴唇翕動,吐出虛浮的語音,「單純有感而發。」

「……嗯。」

「居然不否認。」啪地闔上雜誌,二宮蹙起眉,不自覺地讓紅潤的舌尖在薄唇之間一閃而過。

「嗯……」對座的大野抿了抿唇,有些心喜對方唇上那絲水光。不動聲色地轉移落在二宮嘴上的目光,四目相對,他靜默不語,似在思考,終是配合二宮的期待而悠悠開口,「也沒很得後輩的喜歡。」

「但明明就很得後輩喜歡。」莫名其妙的堅持。

「……好吧。」

沒有重點的談話只怕會被纏人的那個人越拖越長,大野決定乾脆順著二宮的意思,草率的點了頭,「是的。」

倒沒預期對方會大笑出聲,一副被他戳中笑點的樣子,「利達能不能堅定個立場?」



真的無意要逗笑ニノ。

然而對方時不時笑得像孩子一樣,眉宇明媚得如和煦春光,都讓他為此產生了成就感。


見二宮笑得在沙發上縮成一團,大野轉念一想,未經深思,話已出口,「但是…」


二宮稍稍收斂了笑顏,用手背摀著嘴,迎向話音未盡的人,「嗯?」

「ニノ也很受到後輩的喜歡吶。」

「有嗎?」歪著腦袋、視線飄向天花板,二宮轉而思考自己有無那種能夠受到後輩崇拜的體質,半晌,有些無奈的回視大野,「沒有吧。」

「不過、說到後輩,有張很有趣的照片——」二宮突地興味盎然的錯開話題,甚至有些激動的在沙發彈了一下。眼角微瞇,拿起中間矮桌上的手機,孩子氣地想分享喜歡的東西,「之前在雜誌上看到桐山君那個孩子的這張照片。」

隨便穿上鞋子,二宮帶著那支手機快步走向大野,坐在沙發的扶手上,不由分說便習慣性地環上大野的肩膀。

「很有趣的表情,對吧?忍不住拍下來當作手機屏保。」笑彌彌地將螢幕湊過去大野的眼前,二宮毫無戒心,仍在努力推廣他發現的有趣事物。「三不五時就能看到桐山君哦。」

「……」與他對話的人意味不明地扯動了嘴邊的肌肉。

「嗯。」軟聲應答,似乎贊同二宮的笑語。但下一秒,被勾在臂膀裡的大野沒有徵求同意便抽走二宮的手機,「但這樣不好。」

二宮困惑地「誒?」了一聲,來不及多問,方才窩在沙發上、彷彿老僧入定的大野已輕巧起身,旋過身體佇立在二宮身前。

遮擋日光燈的陰影投映在二宮身上。

總是貓著背而略顯矮小的身形,因這個居高臨下的姿勢而扭轉。

面容陰晴不定,持著手機,低語噥噥,「換張圖片。」

「為什麼?」

手機突響喀嚓聲,抓準時機按下拍攝鍵的大野倏地莞然一笑,「就這一張好了。」

「愣住的ニノ,」大野智俯逼靠近,原本遊魂狀態而沒什麼情緒起伏的眼眸裡,此刻注入笑意,輕淺浮爍。少見的壓低了音調,讓二宮恍若聽見這個人solo曲內那使人眩惑的低音,「很可愛哦。」

「誒?」二宮一驚一乍的搶回手機,變了表情,「我沒自戀到要放自己的照片啊!」



大野聞言,又意味不明的莞爾微笑。


對於偶爾會抓錯重點的二宮,他啼笑皆非的拉開距離。



——嘛、來日方長,尚有機會矯正這人動不動就把其他人的照片設為手機桌布的壞習慣。






Fin.


總是捉摸不了歐諾桑的個性,只好從身邊射手座朋友下手觀察了(喂)
雖然真的有像歐諾桑一樣軟萌軟萌的孩子,不過play起來簡直......嗯就是那樣((什麼鬼XDDD
所以無法老實的寫出天真可愛爛漫的歐諾桑哈哈哈哈哈。




有點想換文風。
但不管怎麼樣,還是跳不出現實向。
這沉沉的挫敗感真不知道是怎麼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