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重的圖不對文。
本來想翻出竹馬圖,卻發現之前做好的動圖,就是這樣。((不要偷懶啊喂!
他們一身白讓畫面好亮~而且北極熊(還是綿羊裝?還是貴賓狗?)尼諾出現。
S與A在認真應對來賓隊,後面三位卻泥壓泥壓笑了。
二宮君看著松潤、抿唇笑成八字眉真的很可愛。
三個人都怪可愛的,所以記錄一下。


竹馬的歐鴨酥咪系列,休假日晚餐→習慣。
目前已經把梗用完,能不能繼續真是未知。


【竹馬/相二】習慣



01. 購物

在節目上說著一個月見那個笨蛋兩、三次。
這樣的說法大概不能再用了。


將手機遊戲玩過一輪,反常的感到膩味。
二宮抬頭盯視這個吃完午餐就帶著自己在購物中心兜轉的男人,放下手機,嘶的一聲吸了一口氣又沉沉的吐出。


扣除工作時間的相處,這個星期內已與這個人私下碰面三次。
週一的午餐、昨日共同收錄後的宵夜和今日相葉工作前的碰頭。



嗯…難道不會太頻繁了嗎?
好像應該吐槽這個失當的距離感。
然而每次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
他在口罩裡略感鬱悶的咳了一下。



站在琳瑯滿目的衣服前的人聞聲,警惕地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舒服嗎?に…カズ。」相葉丟下翻看許久的一件春季新裝長外套,快步走向輕咳的二宮。

以『喊二ノ太國民標誌了,簡直惹人注意』為理由,相葉莫名的堅持大庭廣眾的情況不喊日常稱呼的二ノ,而是カズ。

施行至今已經三天,以前未曾對此在意過,最近卻像吃錯藥……那個相葉雅紀。

二宮吸著鼻子,有些不在狀態上的腹誹著。

總結下來,似可釐清相葉的不對勁是在某個時點出現,但找不到實際證據而且抓不準對方動機,因此二宮遲遲沒有言明。




靠近的男人微低下頭,氾濫的擔憂溢於言表。「嗯…一直覺得你很不自然的臉紅。」

「誰不自然的臉紅!」

相葉將二宮的鴨舌帽帽沿稍微上推,手背捂過去額頭。皺起眉喃喃低語,「感冒?」

微妙的體溫,相葉無法肯定這樣偏高的溫度有沒有達到發燒界定的範圍,但今天的二宮確實軟得風一吹就倒的樣子。

相葉在經紀人的默許下攔截到二宮時,對方剛結束早上的攝影採訪,盡顯off狀態的疲憊,悶在口罩裡似乎忘記有拒絕相葉的這個選項,愣愣的點頭並與經紀人揮手告別,眼白的血絲還沒消退。

上週趁著休假日,出於更新團員節目的責任感,認真補完對方的個人番組,就從種種跡象發現二宮又在預支體力。

有好好吃飯嗎?或者好好睡覺?是不是太勉強了?
無法克制湧現而出的心疼和擔憂,但就算對二宮旁敲側擊或者苦心相勸,對方也未必理會。

所以直接帶二宮吃飯,用行動逼使對方休息,成了相葉暗著使用的手段。


嘛、連經紀人都許可了。
其實正大光明。
只是另一位當事人仍然渾然未覺。




「喂…店員在看啊。」短短的眉毛因他人的注視而不安地擰起,微微昂首瞪視相葉。被責怪的人未顯悔意,甚至藉著這個角度,雙手擠壓二宮的臉頰。「不要趁機擠我的臉!」

相葉沒有理睬二宮的反抗,因為對方也不過是將手搭在他的前手臂上,試圖扯開相葉的碰觸,但缺乏力道而徒勞無功。「ふふ、這麼有精神大概還沒有感冒吧。」

「你判斷的標準根本不對…」

一個反手箝制住二宮的手腕,將杵在角落的人拽在身邊,在距離最近的櫃子前站定才鬆開那個纖細的手腕,重新檢視起不同款式的衣服,「沒有想添購什麼衣服嗎?外套?」

「還是襯衫?」跳過一櫃素面丹寧襯衫——經典但無趣,相葉跨步打算從隔壁櫃子內看似花俏的襯衫下手。

「不需要。」被拉過來的人興致索然。

相葉再次忽視對方的意願,似曾相識的圖樣進入眼簾。他挑選出那件繡滿小鬍子的淺藍色襯衫,在二宮身上比對。

「30代的大叔怎麼穿這種衣服…」果不其然被對方以言語回應。

「你連狐狸裝都穿了還嫌棄這種,太雙重標準了吧。」

二宮迎向相葉滿懷期待的目光,無奈的輕聲反駁,「那是工作。」

「這是治裝。」

「明明就是兩碼子事。」

相葉似乎沉浸於對這件襯衫的滿意,正面、背面翻來覆去的仔細研究版型和作工,「穿穿看嘛,小鬍子。」

「我就說不需要。」

不屈不撓的繼續推銷,然後不知挫敗的祭出最後手段,「買給你。」

「你乾脆把皮夾送給我好了。」沒好氣的嘀咕著,眉頭緊鎖。莫名其妙被團員強迫推銷一件毫無興趣的襯衫,二宮只差直白的翻出白眼讓相葉死心。

在對視中吸氣又呼氣,今天的鼻子有點阻塞,阻擾思考。他最終還是讓即將滿格的不耐煩在緩衝之後歸零,明確而委婉的拒絕相葉,「我真的不需要,謝謝你。」

捉弄成功的人曉得話題該到一個段落,卻補刀的給出評語,「今天的カズ好奇怪。」

「……我才覺得你很奇怪。」




踏出店門時,兩人手上除了私物的肩背包以外,空無一物。

店員高聲明快地喊著「謝謝惠顧」,二宮都忍不住敬佩她們的專業態度。

在他揉著後腦勺,感嘆體力好像特別不好時,旁邊主導購物行程的男人又被吸引走注意力而興奮地扯住他的臂膀,「運動用品!我想買球具,カズ。」



對這個人的任何要求並非無法拒絕嘛。
只是,大多數的時間好像還是說不了「不」。
對自己的拒絕標準一時深感困惑的二宮,決定別再為難今天轉速緩慢的頭腦。


…就由著他吧。





02.運動用品

穿著制服的店員躬身歡迎兩個明顯有溫度差的客人。
窗明几淨的店內,以簡單的擺設區隔出不同運動領域的相關用具。




「カズ、這個!」

在二宮盯著架上一雙又一雙的慢跑鞋層層遞增的價格放空時,竄到同一平面空間斜對角的相葉向他招手。

店內客人不多,而且多為男性,但吸引目光的功力並不減於平日在攝影棚內面對眾多女孩子的情況。

有別於眾人皆知的螢幕形象,二宮所了解的笨蛋只需要率性一站,嘴角一勾,便有一種自然的star感——儘管他未曾正面肯定過對方。



說會惹人注意,根本不是因為什麼標誌性稱呼。
…笨蛋。

二宮腦子一片渾渾噩噩,搞不懂自己什麼心態,咬了一下下唇,聽話的依言走近。

有些意外地看到高爾夫球球具,讓相葉目不轉睛是一套整齊擺放在桿袋內的男用鐵桿組合,桿頭刻印上品牌名稱和球桿型號,旁邊綴上不規則形狀的綠色色塊。

相葉掩不住欣喜,拿起其中一支球桿,輕盈的重量和合適的手感讓他笑咧著嘴。

「不過好貴…」

「你可是個球隊Owner啊,怎麼能嫌貴。」

「真的好貴,你看!」

二宮瞄了一下那不顯目但數字驚人的標價立牌,表面上處變不驚,但還是悄悄地挑起眉毛。

以標準而漂亮的姿勢揮動了球桿,嘴裡不氣餒的唧噥自問「好貴、怎麼能貴成這樣…」,語畢,一抹遺憾凝結在眼角,無需費力便能辨識。

「你那麼想要嗎?」

陪著對方去打高爾夫球的次數屈指可數,但不妨礙二宮知悉相葉對高爾夫球的熱愛程度。

「嗯…」停下揮桿動作的人抱著手臂,一副深思的凝肅神情。

「也沒見你去打過幾次高爾夫球。」

「因為你不陪我去嘛。」將球桿放回原位,相葉神色複雜地苦笑著回嘴,「當然看不到。」

「…真的很想要?」

「嗯。」

二宮嘆了口氣,踱步走向櫃台。

「那個,」指著相葉呆站的位置,櫃內的店員立即反應過來連聲應答。二宮的表情淡然,說話音調簡潔平穩卻十分堅定,「一組,刷卡。」

靜候的另一名店員早已聰穎的走進店內儲藏間,沒過多久就拿出一套新球具。

結帳與轉移商品所有權的流程快速而不拖泥帶水,在相葉從疑惑中清醒而驚呼「誒——カズ!」時,二宮已經承接過黑色桿袋。




啊、連半年只有四張付錢收據之類的說法也快被推翻掉了吧。
將信用卡收回皮夾的那個瞬間,二宮暈乎乎的默忖。
所以說,如果他是女生,也絕不和相葉雅紀交往啊。
因為原則只會被對方打破而找不回自我。
啊…在想什麼呢…




二宮把桿袋推進相葉的懷裡。看著毫無預兆承收大禮的人錯愕的接過桿袋,呆滯地抱著禮物。

這個訊息太沉,沉到相葉忘記是該驚訝看見二宮拿出錢包,還是拿出錢包並使用了信用卡,又或者拿出錢包、還動用到信用卡的原因是為了相葉雅紀。

察覺到亦步亦趨的相葉眨著眼睛、努力轉動腦子,二宮輕描淡寫地丟出送禮理由,「上次遊戲片的回禮。」

「但價格…」

「嗯,所以你之後要勤勞的多送我幾片。」

頓了頓,繼續說道,「偶爾承包我的晚餐。」

不假思索的加碼,「和宵夜。」


說者無心,另一廂卻是聽者有意。


一對漆黑夜色的眸子盛著笑意,流轉盈盈光彩,墨鏡遮掩掉相葉的若有所思,但沒有掩飾的淺笑溫順而迷人。「好啊。」



當相葉愉悅的將新品球具謹慎地放入後車廂時,二宮漫不經心的晃悠到副駕駛座車門旁,無心的落下話語,「讓這傢伙陪你去打球。」

「就等於我陪著你。」


「…謝謝你,」臉部肌肉細微的扯動,相葉心知肚明這並非情話,但仍情不自禁將之視為沒有蜜糖包裝的甜言。「只是還是希望是你的本體陪我。」

「不要。」

「小氣——」

「還有,」不想與相葉計較小氣的定義,二宮單手壓住脖頸,曲起的手肘拄著車門,「這件事別張揚。」

「為什麼?」

「業務妨礙。」


相葉抿唇一笑,他只是明知故問。



兩人先後上了車,相葉在與二宮絮絮叨叨中,發動車子。

已然習慣旁邊坐席的人摘下鴨舌帽,頭抵著車窗玻璃。

私底下的二宮相對安靜,但今日真的過於不對勁。

相葉騰出一隻手,再次用手背探著對方的額頭溫度。

雖不燙手,然而比方才在店裡嬉鬧時感受到的體溫還高一些。相葉對此有些不悅,卻分辨不清是不開心自己對掌握二宮的情報有誤,還是對二宮太善於隱忍發怒。

頃刻之間,臉色陰沉下來,眼底沉浮暗火,確認的聲音卻透出擔心,「你好像在發燒?」

「…沒有吧。」

應當右轉的路口,駕駛人忽視著直行而過。

二宮挺直背脊,轉頭望著越來越後退的轉角街景,「不是要送我回公寓嗎?」

「去診所。」

「不要。」

「那去我家。」早猜測到二宮不會乖乖上診所取藥,所以將真正的答案改成備位方案。相葉一改上車前的輕鬆神情,聲調壓低甚至略顯生硬,「現在駕駛是我,你只能從中選一個。」

二宮一時語塞。腦子像塞了棉花,起初輕飄飄的,卻在一意識到除了相葉以外、沒有其他外人之後,便吸附了水而沉得有如灌鉛。

如果兩相抉擇,他理所當然會選擇後者。他默不作聲,聽見相葉低啞的聲音,意外的有種催眠的效果。

「如果晚上症狀變嚴重了,至少我在你身邊。」

「嗯…」

「好嗎?」

「嗯。」

「就這樣。」

不容置疑的語氣。

如果是一般的情況下,二宮不會放過這種機會吐槽相葉偶爾急性子又愛操心的一面,但此時他沒有多餘的氣力。在遁入睡眠前,混沌的思緒反而因為對方的強勢而凝合出一股安心。




03.感冒


與經紀人告別,相葉從保姆車下車,快步走回熟悉的公寓。

迎接相葉的是一室幽暗。他按下開關,所見之處頓時燈火通明。

鞋櫃前一雙非他之物的運動鞋,鞋子的主人將其擺放整齊,與其他隨意擱置的鞋子對比,顯現出兩人個性的差異。

儘管互有不可冒犯的稜角, 但人生中一半的時間都有對方存在, 已在相處中磨合出巧妙的平衡。

相葉在經過客廳時放下包包,噙著淺笑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悄聲推門而入,床上一個鼓起的物體。

躡手躡腳的靠近床邊,憑著客廳的燈光靜看那頭墨黑的短髮顯露在外。

靜謐的屋裡除了空調運作的聲響以外,只聽得見對方平穩而悠長的呼吸。

或許還有相葉自己的心跳聲。


單膝跪在地毯上,雙肘抵住床墊,不由自主的屏住氣息。施力拉下棉被的一角,看見一張毫無防備的睡臉。

出門前還看見二宮乖巧的仰躺,卻又順著習慣翻成趴睡。相葉略為無奈,懷疑這種姿勢哪裡舒適了。

連睡夢中都微噘著嘴,相葉在觀察之中發現二宮的唇緣有些乾燥。

行程比他還緊湊的二宮,奔波趕場的疲憊可想而知,但在任何人面前時卻總是游刃有餘的從容。


將睡著的人鬢旁汗濕的烏黑頭髮細細整理,食指一勾,撩撥至形狀漂亮的耳廓後。

肆無忌憚的用眼神繪摹對方的五官、無聲共享同一個空間的空氣,相葉的眼神越發深沉——他無法想像其他人與二宮也有這樣的私密時間。

輕輕搭上那隻並不寬大的手,睡著的人被叨擾得擰了一下眉間。

舔了舔唇。考量到對方空腹,決定喚醒因感冒而難得熟睡的人。

「カズ。」捏了捏對方可愛的手,柔聲輕喊,「起來吃飯了。」

「…嗯?」

在棉被裡磨蹭的二宮神情恍惚的醒來,一雙眸子朦朦忪松的,「まーくん?…夢嗎…」


「不是夢哦。」相葉笑出聲,伸手掐住二宮一邊的臉頰,在柔嫩的觸感中捻了一下。

尚未完全清醒的二宮沒有抵抗,棉被還鋪在身上,稍微支起身體,笑語軟糯,「ふふ、お帰り…」

「ニノ先洗個澡吧?」相葉改坐在床沿,語氣一樣的輕柔,「我煮點東西,你洗完吃飽後再吃藥。」

對方尚在半夢半醒之間,軟綿綿的往身邊一倒,準確無誤的倒在相葉的肩膀上,用撒嬌的語氣含糊說話。「…不想洗澡。」

「不行,你出了汗。」相葉使口氣聽起來嚴肅一些,卻輔佐著微不可察的一笑,扶正二宮,「吶、起來吧,洗個澡會舒服一些。」

「相葉氏…」眼神還沒聚焦的人從棉被裡袒露出兩隻手,撐住彈簧床。「好冷。」

「已經開了暖氣。」這麼說著,確認二宮不會再往哪個方向倒下才起身,走向衣櫃拿起一件襯衫披掛在二宮的身上,並打開房內的燈光。

二宮半瞇起眼睛,嘴巴又習慣性的微微嘟起。想穿上襯衫,但動作緩慢。

原本打算插手不管的相葉看二宮行動遲緩,出手抓住對方的胳膊放進衣袖。

肩寬不一樣的襯衫終於完好地穿在二宮身上。不管看過幾次,相葉仍然覺得畫面的衝擊不是一般的程度。

相葉欲蓋彌彰的出聲催促,「快一點。」

「你好急…」

「ニノ。」乾咳兩聲,想像力倍數擴增的相葉深諳不改變一下氛圍,大概會難以避免出格的行為。連忙站直身體,拉開一段距離,並且轉移話題,「想吃什麼?」

「漢堡排。」

「昨天宵夜吃剩的,可以嗎?」

「漢~堡~排~」

「那就加熱,再煮個紫菜湯給你。」

「漢堡排~」

「好,ニノ快去洗澡就能吃到最喜歡的漢堡排了。」

「カズ、是カズ喔。」

「はい~カズ快起來!」

簡直是想方設法爭取賴床時間的小孩子。


相葉笑著揉亂對方一頭原本就睡得亂翹的頭髮。


掙扎起身的二宮撥開那隻搗亂的手,笑顏清朗明亮。

 





04.宵夜


相葉將二宮推進浴室後便直覺的拐向廚房,從冰箱拿出昨日沒吃完的漢堡排。

上平底鍋,開火,將盤內的食物倒入。

另一個爐子則放上小鍋,加水煮開,從冰藏拿出保鮮盒裝著的紫菜,和兩顆雞蛋,將紫菜簡單清洗丟入鍋裡,旋身單手打蛋,動作流暢。


相葉不得不接受有些事情在獨身之後越來越得心應手。


沒有鏡頭前綜藝感十足的慌慌張張,相葉一心二用,分神留意浴室裡的動靜,翻動漢堡排,然後俐落擺盤,關了瓦斯,再往旁邊的鍋內丟進調味料。

等相葉搗鼓完二宮這一頓權當晚餐的宵夜,對方正從浴室踏出來,身上一陣蒸騰熱氣,視覺與觸覺上都是暖烘烘的。

頭頂罩著白色毛巾,臉頰泛出勻紅,二宮趿著拖鞋,湊近相葉身邊。「漢堡排。」

「還想吃什麼嗎?」

二宮搖首,髮梢的水珠滴落在地板上,或者順著脖子滑向鎖骨而被衣領吸收。

揣測這位病人的食慾並非很好,相葉無可奈何的將溫著紫菜湯的爐子都熄了火。

偎近二宮的身側,凝視的眼神深邃,已不自覺地讓右手抬升到二宮的下顎高度。

對方挑眉,疑惑的注視他。

彷彿被按下慢動作播送的須臾,一閃而過相葉險些沒有控制住的衝動。

若無其事的笑了笑,拍了拍二宮肩膀,「快把頭髮吹乾吧。」

「喔。」

走回爐前,將紫菜湯以湯勺舀起至大碗內。相葉迴避掉二宮的眼神,一面端起瓷碗走向餐桌,一面似要證明毫無邪念的一片冰心而嘀咕著,「如果受寒的話,感冒又會加重的。」

「嗯…」

直至相葉擺放餐具完畢,應答的人仍是杵在原地沒有行動。

「ニノ?」

「肚子餓。」一副不先吃東西就沒力氣處理濕潤頭髮的無辜樣。

「小孩子嗎?」

「三歲。」

「那發育真好~」配合對方,開玩笑的說道。最後相葉還是沒耐住方才乍現的想望——對方擺明給了理由讓他履行衝動,碰上毛巾,悉心擦拭著二宮的頭髮,「吃完之後再吃藥吧。」

「相葉さん很擅長照顧人嘛。」

「你現在才發現嗎?」

二宮被反詰弄得一愣,半晌,才咬著筷子細聲答道,「從小照顧弟弟果然不一樣。」

相葉似笑非笑,走去拿拾吹風機,配合二宮坐下的位置尋找插座。在二宮吃著漢堡排,心滿意足享受此等待遇時,相葉按下開關,同時嘴型開闔,「是因為我喜歡ニノ。」

「嗯?」

關掉吹風機。

二宮聽見背後的人一貫喑啞的聲線,聲音裡卻摻揉著隱約的笑意,「我最喜歡ニノ哦。」

「怎麼又說到這個…」

「別害羞嘛。」

「煩死了。」

「為什麼總是不相信我呢?」

「…會信你才怪。」


眼角笑紋淺淺,不容道破的情愫在發覺白皙耳殼染上緋紅才堪堪平息。
相葉又滑開吹風機的開關,轟轟的聲響阻斷告白的深度。





05.眠

抱著客房的一床棉被,相葉站在客廳猶豫不決。見狀的二宮不解地陪著他在客廳站立,手上一杯溫開水。

「我去睡客房。」

二宮皺眉,「為什麼?」

「剛剛你在我房間休息,感覺這樣比較連貫。」

「但那是你房間啊!哪有什麼連貫不連貫。」

「嗯……」更是抱緊懷裡的棉被,相葉似乎正在苦思二宮的反駁之言。

公寓的客人自知公寓主人的脾性,喝了一口水,才徐徐開口。由於感冒略有鼻音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遲疑,「不然就一起睡吧?」

於是解決了相葉無緣無故卻相當堅持的問題。




二宮看著相葉向上翹起的嘴角,將客房的棉被抱進主房,閃現過一絲「哪裡不對」的違和感。

同床共眠,並非沒有過。只是成熟之後,就自然而然不再做這種黏膩的事情。

二宮只將違和感歸結於此。

畢竟過往與他人同床的經驗中少有同性,還是親暱無間的大親友。





旁邊的人捲著被子蠕動,二宮在藥效中意識昏沉低喊了一聲,「相葉氏。」

「嗯?」

夜裡並肩躺著、進行對話,彷若重回那充斥著對未來不安的年少。

二宮吸了一下鼻子,黏黏的嗓音,「這星期好像常看到你。」

相葉轉過身正視二宮,略掀開棉被調整臥躺的姿勢,揚起微笑往對方靠近,「不好嗎?」

「不是。」

「之後行程會很忙吧?」

「嗯。」

「就不能這樣經常見面了,ね?」

「……嗯。」

「光是想像就覺得好寂寞。」

「……」

「ニノ會感到寂寞嗎?」露出一顆頭顱在棉被外的相葉眨也不眨、睜著杏眼。「如果少了我陪你吃飯的話。」

二宮定睛諦視背光的人,在曚曚暗房中,卻仍能查見那張熟悉的臉眉清目朗。一股熱度襲上脖頸和臉頰,他閃躲掉相葉眼底煌煌、彷如自體發光的明亮,音量微弱,「不會。」

明知這就是一個心口不一的人所說的標準答案,相葉還是壞心眼的裝模作樣,失落的低語著「是哦…」。

「但是,」將下半臉都埋進被子裡,聲音被吸收而不甚清晰。相葉沒有多想更往二宮的那一側湊過去,在安靜中聽聞另一個人帶著任性的另類坦承。「你要承包我的晚餐和宵夜。」

「以那套高爾夫球具為證。」

相葉失笑,「說得好像結婚誓詞。」

「哪裡像了?」

「いいよ、約定好只要有空就一起吃飯,」爽快地附和著二宮前面的話語,「我想吃餃子。」

「哈?」

「下次一起吃飯時,我們來包餃子。」

「我不會。」

「我也不會。」

「那吃什麼餃子…」

「兩個人一起想總會想出辦法的。」嘴角依稀有沉穩的笑意,「吶?」

「……」

「不對嗎?」

「沒有…」

「就這麼說定了。」探出手又捏了捏二宮的臉,早已察覺對方堪忍不住睡意,輕聲結束夜談,「現在,睡覺!」



相葉在關掉檯燈前,就著這薄弱的光線映照,款睇對方的面容。二宮已經依言閉上眼睛,微顫的眼睫毛卻洩漏出未定的心情。



將自己的這床棉被拉高,有些重疊到二宮的位置。


自然地打破界線,尚未睡著的人顫動了一下,並沒有出聲拒絕。





以兩個人為一單位。

終有一日,會形成慣性。

再成為事實。




相葉還在等待那個時機點。



掐掉檯燈,房內陷入完全的黑暗。



「晚安、カズ。」

「…晚安。」




Fin.





期待下次見(?)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