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雞塊餐有感←可見這傢伙的靈感都來得多麼莫名其妙。
整個過年都在叨念著麥克雞塊,但最後只吃到早餐店的兒童餐…只好用寫的。

不想上班。不想上班。不想上班。
誰來揍我一拳,然後我就可以請假了。((不可能

舞駕設定就是無CP。有偏袒哪一對就不明說了((但自認為藏著很好哈哈哈哈哈


【舞駕】放學時光 in McDonald's


藝大生的一郎正躺在住宅陽台的躺椅上,望著淺藍的天空任思緒漂流在尋找創作靈感的漫想之中。

手機響了一聲,行程的提示音。
今天輪到他負責接送可愛雙胞胎放學的日子。

揹起後背包,走向玄關,穿上帆布鞋,一副愜意大學生模樣。單手撐著牆壁,另一手提著鞋後跟,「啊啊~」的在沒有其他人的屋裡發出怪音。

準備周全,排闥而出,一郎一如平常的徒步走向距離不遠的幼稚園。




幼稚園大門湧現小鬼頭大軍,一郎張望了幾分鐘,兩個乾淨可愛的小男生從黑壓壓的陣仗中脫穎而出。齊聲喊著「一郎尼醬~」,手牽手小跑步衝到一郎跟前。

慈藹地撫摸著雙胞胎弟弟們的頭頂,然後牽著四郎、五郎就要往歸途前進。

一郎陪著四郎哼唱兒歌小調,腦袋裡靈光一閃,他隨口提議搭公車去找即將放學的二郎和三郎。

「好哇好哇!」兩個孩子聽見要搭乘公車,興奮得險些控制不住。

一郎只好搬出食物牌,鎮住這對會連動浮躁的雙胞胎。

「我要吃炸雞!」五郎舉著手跳了兩下,背後的書包隨著動作喀啷作響。「肯德基爺爺~」

一郎「嗯」的沉吟半晌,才慢吞吞的說道,「不過離二郎尼醬和三郎尼醬的高中有點遠吶,改吃個麥當勞雞塊餐好不好?」

「嗯!」四郎、五郎並不覺得更換地點會減損開心,笑容燦爛的大力點著頭。接著便恪守和一郎所約定的條件,一左一右、乖乖握著一郎的食指,蹦跳前行。



一大兩小搭上公車,直至高中校門口前的站牌下車。速食店就在校門口斜對面。

在兩個弟弟的笑聲配樂中,三個人走進麥當勞。

一郎從店員手中接過餐點,四郎、五郎吵嚷著要幫忙拿托盤,一郎只好讓兩個人一人拿著吸管、一人拿著薯條。找了靠近門口的位置,依序將四郎和五郎抱在高腳椅上。

兩個小孩一坐定,便笑咧咧的朝食物出手。

舞駕家的長子單手撐著臉頰,笑看五郎作風豪邁,小手一抓,抓起雞塊隨性的沾了醬便整塊塞進嘴裡,大口咀嚼。一郎可以想見包子臉五郎長大後,吃相說不定有種豪爽的時尚感。

反觀另一個弟弟,四郎手拿沙拉的小叉子,戳住雞塊,小心翼翼一口一口啃著邊緣。

這種雙胞胎之間的反差真是太有趣了。

在旁邊以關愛眼神樂呵呵的注視兩個弟弟的動作,一郎打算發一封mail給對面高中的二郎和三郎。


咬著東西、還一面說話的五郎扒住一郎的手臂,肥短的肉指頭沾著番茄醬,連帶弄髒一郎的衣袖,「一郎尼醬一起吃嗎?」

「五郎、不行!」四郎扯住坐在中間的五郎,雙掌夾住五郎的包子臉將其轉回來,不擅長控制力勁,將肥嘟嘟的包子臉擠壓出皺摺,「吃東西時不能說話。」

一郎不禁佩服除了耳環和臍環以外、整體來說算是循規蹈矩的二郎,將雙胞胎弟弟教導得太好。

「臉上也都是番茄醬了…」四郎嘟起嘴,用紙巾擦了擦五郎的嘴角,發現末子的手指也沾滿番茄醬,於是又細心擦拭起手指。

「おいしいよ!」讓小哥哥為所欲為的末子吮著另一手的番茄醬。

「啊——四郎臉上也有!」然後嘟起小嘴,啵哧一聲,在四郎唇邊親了一口。「おいしい!」

對準他們兩個的手機正巧喀嚓一聲記錄下這充滿童真的一幕。一郎憋不住笑,將照片傳送給另外兩個不在現場的弟弟。

『to 二郎、三郎~四郎和五郎的初吻,好可愛吶~(´・∀・`) 』

不消多久,手機振動,新mail傳過來。一郎點開螢幕,發現不是mail,而是鮮少使用的通訊軟體顯示出新訊息,而他的顯示名稱不知被誰改成『一郎海釣不在家』。


三郎:『啊啊啊啊啊好甜蜜的初吻!』左邊小框裡的照片是三郎的燦爛笑顏。
三郎:『我也要這種初吻!』
舞駕二郎:『一郎不會用line吧』二郎正經八百的半張臉配著一碗拉麵。
三郎:『誒!!我不知道!』
舞駕二郎:『話說、三郎你的初吻已經給我了』
三郎:『誒!!怎麼可能!』
舞駕二郎:『小時候被一郎起鬨玩鴕鳥俱樂部的段子…』

一郎緩慢的戳戳小鍵盤,『會用哦』,但話題已經飛奔到二郎和三郎童時被坑的經歷,三郎正在對那一段大概是特意遺忘的過往用各種擬聲詞哀號著。

舞駕一家的長子可不記得純良的自己有坑過弟弟,只好秉持my pace風格的自說自話,『我們在麥當勞等你們放學』

三郎:『誒!!什麼時候!』
舞駕二郎:『三郎你的狀聲詞太多,好吵…』
一郎海釣不在家:『NOW!』


發現一郎低頭戳手機看起來不在狀態上的四郎,歪著小腦袋,柔聲呼喚一郎哥哥,「一郎尼醬?」

「看看,這個是二郎和三郎哦!」

「哦!」兩個小朋友頓時興致勃勃的有樣學樣戳著螢幕,於是一郎的手機螢幕無可倖免的一片油膩。

「四郎、五郎我們來拍張照。」一郎讓四郎、五郎擠在自己的腿上,利用前置鏡頭尋找角度。雙胞胎雖然看過數次,仍然對手機裡出現自己的臉感到新奇。

五郎咯咯笑著,興奮的奶音更加黏膩,「一郎尼醬!有四郎~」

四郎半張著嘴,跟著答腔,「也有五郎~」

又是喀擦一聲。畫面中,一郎笑得不見眼睛,五郎難掩好奇地想觸摸鏡頭,四郎則是側臉,笑融融的看著五郎。



一郎海釣不在家,上傳了一張照片。
一郎海釣不在家:『太可愛的四郎、五郎,和你們』
一郎海釣不在家:『好想哭』附上可憐兮兮的貼圖。
舞駕二郎:『等等、為什麼想哭啦』
舞駕二郎:『而且你在麥當勞!』
三郎:『一郎也是好哥哥…也想哭了』
舞駕二郎:『三郎你別跟著情緒化啊!』


對話框在二郎努力吐槽之後,暫停對話了幾十秒鐘。


舞駕二郎:『一郎真的哭了嗎?』
一郎海釣不在家:『いや、我在思索是不是該叫你們認真上課』
舞駕二郎:『太晚發現了!!!』
三郎:『二郎驚嘆號好多啊』隨即丟上掩著嘴偷笑的貼圖。




一郎笑著看完訊息,掐掉手機,轉頭確認身邊的雙胞胎。

四郎和五郎共享同一份餐點。已經吃完最喜歡的雞塊和薯條,五郎喝了兩口濃湯,然後轉移給四郎,四郎喝了一口,又推回去給五郎。

這樣一來一往,濃湯也快見底。四郎咬住下唇,似乎打算將最後一口留給一郎。

「一郎尼醬。」五郎先感應到四郎的想法,扯了扯一郎的衣袖。

見狀的一郎揚起軟軟的笑容,在兩個弟弟期待的目光中,將濃湯喝盡。




對面高中的放學鈴聲在整點響起。

穿著相同制服的學生陸陸續續從店門口經過。

滿足吃完的五郎半趴在桌上,將擦乾淨的肉手掌印在玻璃上,看到相似的身影就急匆匆的唸著「啊、二郎尼醬——じゃないよ!…三、三郎?——じゃないよ!」

對於末子自帶吐槽的轉播認錯哥哥實況,一郎始終維持著微笑。

「四郎在做什麼?」光看顧著五郎,而沒注意到四郎認真與手機搏鬥。

「不知道…」懷裡傳來稚嫩的童音,頂住一郎下巴的小腦袋動了動,將雙臂抬起來,有意轉交手機給一郎。「但好像贏了?」

一郎認真瞧了一眼螢幕,發現是自己下載之後卻沒碰過幾次的五子棋遊戲,螢幕上確實顯現You Win!的字樣。

還想驚嘆四郎的好天份時,自動門打開。

三郎早在店外看見他們。緩步走了進來,將書包鬆垮垮的拎在肩上,制服的衣襬一半紮入褲內,燦亮的咖啡色短髮與笑顏相互輝映,將一個率性少年的秉性表露無遺。

「哦——三郎尼醬!」終於在自己的小遊戲答對答案的五郎指著少年笑得特別愉快。

「なに?」彎下身用食指刮了刮五郎的鼻樑,「今天四郎、五郎在幼稚園裡有乖乖的嗎?」

「玲子跟我一起玩積木!」四郎得意的炫耀著社交進展,然後伸長手臂,要三郎抱他起來。

三郎將書包放置在空位子上,淺笑著將四郎從一郎懷中抱起,卻看見改坐在椅子上的五郎一臉鬱悶。

「五郎,怎麼了嗎?」

「玲子說要跟四郎結婚。」

「誒?」

「我說不可以,」濃眉大眼嚴肅的睜亮,「因為我才要跟四郎結婚!」

「誒——」

一郎捧著肚子,不顧形象的大笑出聲。「いいよ、いいよ,以後三郎給你們證婚。」

「不對吧、他們根本不知道結婚是什麼!」

「我還以為你會說你也要跟四郎結婚呢。」

「我不是小孩子!」

「嗯,但我覺得你像三歲。」

旁邊響起如鈴的孩子笑聲,「三郎和我們同歲!」

趴在三郎肩膀上的四郎瞧見自動門外的人影,止住笑聲,指著匆忙趕到的人聲音脆亮地驚呼,「啊、二郎尼醬!」

二郎一臉歉然地在哥哥與弟弟面前站定,「ごんめ、等很久嗎?」

門外有幾個行蹤詭祟的女孩子似乎尾隨二郎而來,看見一對雙胞胎和同校的三郎禁不住地掩著嘴在店外私相密語。

四郎透過玻璃,不解地歪頭觀察這些姐姐的行徑。

還來不及出聲詢問哥哥們,便聽到二郎又是那個凜嚴口吻,「一郎尼桑,別讓四郎、五郎吃這種東西嘛。」

「偶爾一次,大丈夫~」

「嗯,再怎麼樣也比二郎煮出來的東西好一點。」

「喂——」

不顧二郎仍想辯駁,一郎注意到天色漸暗,在意的瞄了一眼腕錶,「回家吧?」

二郎不再爭論,將書包遞給一郎,然後把坐在椅子、想偷拉四郎小腿的五郎抱起來。一郎則在處理完垃圾和托盤後,走回來拎起二郎和三郎的書包。

「等等經過超市,去買點東西吧?」

二郎甫說完這個建議,雙胞胎弟弟就又活力充沛的鼓譟起來。

「布丁——布丁——」
「pocky——pocky——」

制伏住在胸前竄動的五郎,二郎認真的警告這對弟弟,「吃甜食吃到快蛀牙了你們!」

「大丈夫~大丈夫~」果不其然,那個過份寵溺的長兄對二郎的高壓教導總是不以為意。

二郎眼神森冷的瞪著漫不經心的一郎。

「小孩子多吃才能長得高啊~」一郎說著看似正當的理由。

走在後頭的三郎一臉無辜地用實例推翻前者的理論,「但二郎小時候吃很多也還是小不點。」

「現在長高了好嗎!」

「はい~はい~」

被一郎和三郎聯手包夾的二郎想扶著額頭嘆息,但受限於臂彎裡有個沉沉重量。

抱著他的脖子的五郎正眨著大眼睛,直勾勾地注視二郎,「尼醬、我以後會長很高哦!比二郎尼醬還高!」

童言童語繼續歡快的補述,「這樣五郎才能和四郎結婚!」

「誒——」

一郎再度因為五郎的話笑得直不起身,「いいよ、いいよ,二郎尼醬和三郎尼醬會幫你們證婚。」


被指名的兩名弟弟默契的大喊隨性至極的大哥,「一郎!!」






橙黃的夕陽掉落一地暖意。
他們在習慣的爭吵嬉鬧中盼來了公車,通往那個溫暖而小巧的家。



簡單如昔。
是的,今日的舞駕一家依然幸福美好。




Fin.

結尾只花一分鐘打完,非常不負責任,打上Fin時還大笑出聲XDDDD
我會把心思拿去認真研究總裁翔和悟空和也的情歸何處(什麼)wwwww

see u soon!!!!!((通常這麼說時都會逆向而行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EN兔子
  • 麥叔叔的雞塊餐我也好愛,特別是有段時間有其他醬可以蘸的推廣~~
    救命,好可愛的舞駕一家。
    最喜歡大哥,那種亂寵弟弟+愛拍照炫耀(?)的設定。
    雙胞胎好可愛,互相照顧超有畫面感!

    雖然標明無CP我卻看到好多對,亂爬的感覺XD
    不過末子組萌萌的,我要說玲子啥的,嫉妒果然是助攻~
    四郎的未來就交給你了,包子潤五郎(一把淚)
    話說我以前在某處看過一篇二四郎CP文,感覺有點不對勁,說不上是抵觸還是甚麼,但兄弟愛變成戀人愛那點我萌不起來。
    那篇二郎好嚴格好有愛(啥),超喜歡一個紅臉一個白臉,然後心中覺得委屈的二郎求安慰但沒弟弟肯理他,只能暗自畫圈圈的畫面(甚麼鬼)

    遊戲cm超棒,沒眼白啥的好戳我心,已腦補一篇和也君自攻自受的文XDDD
    期待悟空後續了啦,愛拔來搶猴哥也沒關係XD
    別妄想逆向而行,我在看著你喲~~~
  • 我常常用雞塊沾番茄醬而忘記有糖醋醬,吃完才發現:啊、沾錯醬了!(怎麼好像滿饒舌的XD)
    我覺得日本人直翻番茄醬的英文,唸起來好可愛,ke洽普~所以讓四郎不停說「番茄醬」,小孩音超萌!!!
    大哥很不受控制XDDDD我相信弟弟們一定常被大哥一臉無辜樣地坑了。
    我想四郎日後會有小惡魔模式,就是被弟弟護出來+哥哥寵出來的
    好想看小惡魔模式的四郎~~~~~

    真的無CP!!!我對兄弟轉成戀人也很無愛=w=
    不過喜歡他們寵來寵去的感覺!
    玲子真是個可憐的孩子,犧牲自己都在造就五郎XD
    二郎根本是被排擠吧哈哈哈哈,因為太認真了,所以在這一票隨性的哥哥弟弟之間,就很突兀(?)

    我也好想開CM的腦洞!!!!!帥帥帥帥帥得無法無天QAQ
    如果遊戲公司砸錢拍那部科幻大片,我一定二話不說進電影院啊啊啊啊
    你那一句「我在看著你喲」讓我想起一部美劇,person of interest,開頭都會有旁白說"you're being watched..."。這部影集超!好!看!順便推薦一下XD

    路過的大嬸 於 2015/02/26 21:24 回覆

  • 霜
  • 這篇寫的好棒, 文筆好美, 敘述又好甜,
    各種喜歡阿, 想看多一點舞駕的故事^^
  • 謝謝喜歡wwww
    我也很愛舞駕兄弟系列,腦補起來總是非常療癒,是逃避現實生活(欸)的一股清流
    不過腦內要轉換成文字總有一段落差
    但我還是會努力看看!有機會再來寫舞駕兄弟們!XD

    路過的大嬸 於 2017/03/09 00: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