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翔x悟空和也。
過年抽空刷個Sakura時,帥我一臉、差點當神拜的猴哥莫名其妙就跑出來了(接續以前的那張Nissan動圖,可戳←)。
#這是一個膚淺的腦洞。
#大嬸大概對歪二已經正經不起來了。
#文內沒有軟萌的二宮君。
#他們還沒談情說愛就完結。


【櫻二】命運



1

「櫻井桑…」秘書隨行在旁,再三猶豫,出於職責,還是出聲打擾表面上以少女托腮法雙手撐頰、實則一臉不悅的老闆。

今日的總裁先生似乎心情不佳。

午休之後回到公司,表情就冰冷得像料峭春寒的三月天。

在櫻井翔身邊工作多年的秘書能讀出空氣中的煩躁。

可能使情況愈加惡化的是公司資訊部部長轉寄的一封電子郵件,她列印出來,攥在手裏,卻不曉得如何開口。

「怎麼了嗎?」櫻井回過神,瞄了一眼難得欲言又止的秘書。

「您似乎收到恐嚇信件…」

「哦?」

「安全起見,我們需要報警處理吧?」

桌前的男人皺眉皺得更緊,抿起唇,似為深思的沉吟。

「櫻井桑?」

「不用處理這種事,都是嚇唬人的東西。」擅於遮掩情緒的眼神暗了又暗,層層復加成秘書解讀不出的寒霜。緩慢吐露的字句聽在旁人耳裡卻有一絲諷刺口吻,「最近股東大會要開會了,總會有人喜歡這樣炒熱氣氛。」

「那麼董事會…」

「嗯…我會處理。謝謝妳。」

秘書聽到這客氣的道謝,明白是老闆在下逐客令。

她不再過問,微微躬身,退出辦公室,闔上門板的當下,背上居然泌出冷汗。






門板被帶上。櫻井起身站立在窗前,眼神一冷。

他攤展開那張打印出來的威脅信件,定睛細看上頭的用詞。愚蠢的小插曲。

他討厭既定行程中出現無法預料的因素。

將今日的不快追溯回早些時間——中午遇上一群瘋子,異域風格的奇裝異服,一眼望去便知難以用正常人概括他們。


等待紅燈的間隙,併排等候的兩台車。

櫻井翔打發時間的轉頭看了旁邊半開的車窗。長髮的男人對他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然後指著他向駕駛座的人說了什麼。

與一個陌生人四目交接的瞬間,他的眼底也躍入一個彷若睥睨萬物的輕笑。

櫻井不知為何卻心虛的收回視線。急躁地敲著方向盤,隱隱希望交通號誌快跳回綠燈。

那台車的車窗全降了下來,長髮男人帶著沒有變化的笑容,伸手敲了敲他的車窗。

好吧、歷練過大小怪事的30代男人櫻井翔決定面對這個奇特的緣分。



「先生,我認為你最近會有血光之災。」




……這是什麼搭訕新招嗎?

愣神地眨著眼睛。

他聽見對方的車後座傳來宏亮笑聲,而且看得更清楚對方的駕駛——眼神莫名邪氣的男人一手掩著唇、微微垂頭低笑,側顏有反差的稚氣。



…還是顏值偏高但詭異的三人傳教組織?



長髮男人不顧櫻井的心不在焉,煞有其事的繼續說道,「可能要小心一點,否則會很危險。」



不等櫻井回話,號誌真的跳成綠燈。


「嘛、有緣我們一定會再見的。」


…什麼?


望著那台海藍色的車屁股,他後知後覺的發現在最後的瞬間,似乎聽到另一個聲音輕挑的說著「下次見」。


…什、什麼?stk宣言?



後方喇叭聲大響。他匆匆回神,趕緊前行,在一陣失神中回到公司。



於是,就適時的出現一封威脅信函。






見鬼了。

難不成真同那個長髮男人所言,他有避不掉的血光之災?

又或者那三人就是犯罪集團,而信函與可笑的搭訕台詞是行動預告?




…哼。皮鞋喀地敲在地板上,伴隨一聲冷笑。

如果人生沒有直面任何危險,多麼無趣。

向來不會屈於命運的櫻井翔倒想試試對命運逆鱗而為會得到什麼。






2


董事會在一片肅殺之氣進行,經常與櫻井對沖的松本董事緊鎖濃眉,抱著手臂,一副催錢討債想殺人的樣子。

開會空檔,櫻井趁著其他董事在零散討論其他議題,微不可察的勾了嘴角,壓低音量,「松本桑,今天心情不好?」

「超不爽。」松本董事從桌面上的文件堆抽出一張白紙,夾在指間,紙張輕飄飄的砸在櫻井的胸前。他在櫻井的笑睇中,緊抿豐唇而後開口,「有個笨蛋收了恐嚇信件卻不報警。」

「哦,真巧,我今天也收到一封。」

松本朝裝傻的人瞪了一眼。

「這麼討人厭,怪不得要被人警告。」


座位對面的一排年長董事們幾分試探、幾分擔憂的望著他們一笑一怒。


松本董事與櫻井總裁水火不容的消息在公司內不脛而走。兩人年紀相仿,想法卻時常互有衝突。

然而,只有當事人知曉這表面上的不合是個經營策略。無法拉攏所有人,所以由松本做為經常與櫻井意見相左的人,想對櫻井挑刺的董事們便會往松本靠攏。

為了維持這種形象,兩人盡量避免在公眾處有交集。但松本這次忍不下去。


「是嗎。」櫻井仍是漠不關心的應答。他收下紙張,外人看來是總裁被松本董事一臉不快地甩了一張文件。

「你確定不找個保鏢?我可以幫你介紹。」

「哦,那請替我引薦那位傳說中的大野桑。」

「滾開!」

低下頭再將恐嚇信瞄過一遍,櫻井的注意力重心在於揶揄對方,「不把菁英保鏢借給我,潤君真小氣。」

「……除了他以外,誰都借你。」

「不需要。」將紙張對折,動作優雅,嘴角含笑。見者會將總裁這個模樣解釋成笑裡藏刀。

重整表情,櫻井正視松本,「這種事見多了,不用擔心。」

「就不要真讓你碰上瘋子。」

「……我今天好像就遇上了,」因關鍵字而回想起中午那段紅燈情緣,重新感受到一股荒謬,櫻井苦笑出聲,「還一次三個。」

松本董事轉動椅子,挑高眉毛,似笑非笑,但絕對是表露「活該」的神情,「買一送二,多好。」

「…你到底要關心我還是取笑我?」

「你說呢?」







3

櫻井猝不及防的被人推在牆上。

仄巷中迴響著咣啷聲,是他撞上擺得有些靠外的回收垃圾桶,裡頭的瓶瓶罐罐散落地上。

如果是火辣女郎就好了。如此打趣想著,然而逼他陷入狼狽境地的卻是個年約40歲的男人。



…誰啊這?

下車買個布丁,卻在上車前被人一帶,毫無防備的逼近這條暗巷裡。

拎著的塑膠袋已在這猛然一推之中鬆手掉落,正巧落在一個玻璃瓶旁。

櫻井難掩驚愕的睜大眼睛,盯視男人的下一步。

「你想做什麼?」

陰惻惻的尖笑聲從男人的喉嚨處擠出來,「殺你。」

他還抽神想著「潤君真是烏鴉嘴啊」,男人又一陣怪力的推搡著他,「一個說是死神的男人告訴我我馬上就要死去了,那我想,死之前何不為民除害…」

對於男人精神狀態的失常,櫻井喟嘆一聲,「那為什麼選擇我?」


「不知道。就在電視上看到你了。125億美元淨資產,符合有錢人的標準。」

「但我可不記得做了什麼傷害社會的事。」

「是你們強化了貧富差距。」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不難讓櫻井聯想這個答案與這個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有何關聯,「讓許多窮人流落街頭、家庭分崩離析。」

可笑的歸咎於人,卻以自以為是的正義感包裹。

櫻井試圖奮力掙扎,他鍛鍊的肌肉雖然裝飾大於實際功用,但出力抵抗一個看似瘦弱的男人應無難處。然而下一秒腹部有個尖銳物體抵住,那道陰森的笑聲又響了起來。

好吧、應該認真考慮潤君的建議的…只要他還活著的話。



一抹黑影倏地躍下,輕盈如燕,映入櫻井眼底,他恍惚以為那是幻覺,又或者只是一隻誤闖將成為犯罪現場的貓。

「抱歉、腳一滑就跌了下來。」蹲屈的黑影站直,出聲說話,語音誠懇,「打擾到你們的…呃、小情趣?」

「不…」

攻擊櫻井的男人一驚,朝黑影持刀揮舞過去,但這個從天而降的人更是身手輕快的往旁邊閃躲。順著猛攻而沒有任何防護的手勢,扭住手臂,拉近,屈膝一抬,狠頂對方的腹部,隨後朝脖子處甩上一個俐落的肘子。

櫻井聽見響亮的碎裂聲,頭皮都有些發麻。

這場暗夜驚魂的肇事者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倒在櫻井的布丁旁,一動也不動。

「抱歉、這次手滑。」毫無悔意的語調。

櫻井親眼目擊這場近身搏鬥的結束,定了定神。

方吸吐了一口氣,另一個有力的力道將他抵壓在牆。

拯救他的人顯然無意接收櫻井的感謝,然後老實結束這一回合,反而是不懂留情的抓住他的衣領,將一個無法弄清楚局勢的人推在牆上。

櫻井只能自嘲像砧上魚肉,任人宰割。招惹的禍星一個接一個。

捉住他領口的手指掠過肌膚,偏涼的指尖。這個背光的男人發出一聲滿足的低笑,收斂了力道,但更靠前縮短距離,櫻井的鼻間縈繞一股淡淡的菸味 。

「又見面了,」另一隻手探近他西裝內袋,皮夾被抽了出來。大概光以氣勢就能壓制住櫻井的人垂首,櫻井勉強能藉一點點街燈看清那一塊漂亮的側脖頸。

從證件上抽回視線的男人開闔嘴巴,清亮的聲線似煦風吐露於空氣中,「啊……櫻井桑?」

遮住月亮的雲翳消散而開。

盈滿的金黃圓盤頓時綻放存在感。

灑落的月暈絲絲縷縷侵佔了整條暗巷,也點亮距離櫻井不到二十公分的臉。

茶色的眼睛,他探見色素偏淡的虹膜裡有一絲奇異的金黃蟄伏在這危險的黑暗中。

他今日中午見過的那個駕駛。




男人鬆開手,認真察看皮夾裡的現金厚度,接著抬頭微笑,「嗯,一點保護費不為過吧?」

「……」櫻井皺眉看著男人抽出幾張鈔票放入口袋,並無制止。

低斂眉目,男人溫順地替櫻井調整歪掉的領結,「恭喜你閃過了一個劫數,不過還有兩個。」


「小心點。」櫻井聽不出這聲警告裡有多少擔憂的真意,但指使的語調卻鏗鏘有力,「記得收拾地上垃圾,你算間接兇手。」

 





他確實看見男人嘴型動了動,然而櫻井絲毫不在意那傳遞什麼訊息。


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腕,即將遠去的身影為此停留,轉頭注視他,眼角的邪魅似乎多了幾分笑意。




「就由你來保護我好了?」

男人在頃刻之間不明顯的一愣,接著雲淡風輕的劃開一笑,「這是什麼搭訕台詞嗎?」





秘書又從空氣讀出總裁的心情。

愉快,非常愉快。甚至換了不同氣味的淡香水——秘書還記得這一款的味道是櫻井總裁幾個月前與一位匈牙利外交官的女兒相談甚歡時所使用的香水。

以及總裁身邊多了一名叫二宮和也的保鏢先生。與總裁確認行程的過程,總時不時的出聲調戲。

第一天。「今早臉腫的…都認不出是誰了。」

第三天。「午餐又是蕎麥麵?都吃幾天了不嫌膩嗎。」

第五天。「哼…」秘書確定這是一聲鄙視的嗤笑,以及那簡直是半威脅的強迫語氣,「我買遊戲的時間絕對比保護你重要,到底准不准我假?」



秘書深感不可思議。

如此不受控制的保鏢,但似乎與總裁意外合拍。


而櫻井總裁身上維持了七日的同種香水味——就本人認為最能突顯他的魅力的那一款。




「翔醬,換一款香水了,這麼折磨我鼻子,需要加薪的。」



最後換了香水,也加薪了。




Fin.


最後murmur....
雖說是一個膚淺的腦洞,但還是有思考到未出場的愛拔桑是什麼設定,會有人想看嗎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兔子
  • 終於等到的櫻二!還是總裁X悟空的腦洞!!!
    我滿心歡喜地點開、看了一遍、再一遍……結果那是甚麼鬼!你竟然真的在談情說愛之前停了--!
    mica醬你就用那麼一點來勾起我的櫻二心癮啊QAQ
    信不信我用松本董事的眼神殺死你?(啥)

    不過啊,悟空和也那身手厲害的毒舌誘受寫得好可愛,請盡管拿我錢包的錢和傷害我人身安全吧(那人是抖M)
    然後,翔君果然好適合當總裁,一整個超能幹的樣子~

    我想看後續,還要談情說愛的後續(甚麼堅持)
    愛拔的設定難道會是…白馬?不行我要笑一會,請不要這樣對愛拔拔XDD
    另外,sakura live全員真心帥(心)
    愛拔簡直令我不能轉移視線,特喜歡那舞步和手勢,已經loop了幾次,欲罷不能XDDDD
  • 與其說這是歪二文,不如說是我對猴哥的花癡記錄XDDDD
    雖然自認為有扭轉癡漢翔桑的印象,但總是沒辦法讓他好好跟二宮君談戀愛,真是個謎題。
    可能是竹馬魂在作祟((閉嘴
    松本董事是我的處女座好夥伴。相信他會贊同我用這樣另類的方式虐翔桑的((誒

    這個設定讓我一度懷疑是2Y。不過在滾上床之後,就難定論了(喂)
    真的是個抖M啊!!請好好對待自己的錢包和人身安全!!!!
    而且最重要的是,悟空和也是不可遇也不可求的XD

    為了愛拔桑我會努力產生後續的wwwww
    但如果一不小心偏成竹馬請不要說出來(什麼)
    LIVE超帥,看第一遍時真的差點被帥哭QAQ
    不過有些舞步無法理解意義而忍不住笑出來了=w=
    新CM也好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根本就是逼我們開腦洞!!!

    路過的大嬸 於 2015/02/24 00:0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