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休假日套路的嬉鬧著曖昧。通篇下來都想對自己咆嘯:「在寫什麼啦!!!QAQ」
話說、有人願意推薦我很暖很萌的舞駕設定文嗎?只要是二受相關的CP就可接受,拜託=w=


↑  放個最近repeat的曲子。愛拔桑solo曲唱PIKA☆NCHI真的很帥=w=


【竹馬/相二】晚餐

01.失眠

睡不著。

就字面的意思,添賦主詞變成相葉雅紀睡不著。

在舒適柔軟的彈簧床上翻來覆去,床頭的電子鐘剛跳過凌晨三點。

對於一個在一點十多分就充足準備、上床打算入睡的人來說,這種輾轉難眠只能睜眼盯視天花板的狀況有些可悲。

一雙眼睛在沉沉靛藍色的屋內眨著,腦中似乎浮掠過許多想法,似乎又沒有。

雖說三十而立,而現實卻是年過三十,精神力愈加扛不過難眠的夜晚。

身側的胃或者是哪個器官在隱隱展現它的存在感,血管抽動。

無眠的夜晚,所有感覺都在這恍若世界只有一人的時刻放大。

相葉把棉被披圍在身上,在雙人床上盤腿而坐,伸出手在床頭摸索手機。

已經適應黑暗,所以點開手機時,那反差的亮光讓他不由得的瞇起眼睛。



都睡了吧…
大家。

通訊軟體上的名單在這種時點看來,都熟悉得很陌生。

然而彷彿是被神奇的力量吸引住,指尖停在一個頭像上。

穿著棒球衣的貓背背影,像小老頭似的。


相葉嘴唇彎了起來。


這可是他拍攝的傑作,還替對方強制換成頭像的成果。

嘛、ニノ說不定還醒著啊…
打GAME什麼的,根本沒時差。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開啟對話窗。

『睡不著…』

只是眨眼的瞬間,訊息已被讀過。

螢幕跳出對方一句『那也不要來騷擾我』,就算透過手機,相葉也能具體感受到文字間滿溢而出的嫌惡。

捧著手機、回覆了大笑的擬聲詞,而房內也確實響起了兩聲真誠的輕笑。

『這時間只有你能被我騷擾。』

『笨蛋。』二宮不只秒讀,這次還秒回。

相葉猜想笨蛋這個詞彙已經在二宮的手機輸入法上成為第一常用的用字了吧,打上ば就會自動跳出バガ這個用語選項,而相葉雅紀估計是被套用上的第一首選。

『為什麼睡不著?』

『不知道…』他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內部的胃又抽了一下,他微微皺眉。『大概肚子餓了。』

『我這裡有下酒菜。』

『那ニノ幫我送過來。』

萬籟俱寂得只剩因為動作而牽扯出衣物與棉被的摩擦聲。

對方當然沒有在半夜殷勤的送來下酒菜,倒是傳送過來一個音檔,相葉點擊開,空蕩蕩的房間出現另一個人的聲音,黏糊在一起的字句,因為深夜而沙啞乾澀的嗓音,但音調微微揚高聽起來精神還算不錯,「快點睡啊笨——蛋——。」

滋滋的雜訊聲不甚明顯,還有模糊不清、只能勉強辨識出是遊戲的背景音樂。相葉可以想像二宮盤腿坐在螢幕前,摁著按鍵,專注於拯救他的世界。


但不管如何,這個人在這個時刻為了相葉雅紀放下遊戲。
而且大概也會分神擔心一下難得失眠的人。


『把身體搞砸看經紀人怎麼罵你。』


果不其然。
不過、ニノ還是一如往常的很敢說嘛。
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立場呢。



翹著嘴角,拇指飛快地在螢幕上的小鍵盤點了點,『ニノ才是快點睡。』

『才不要。』

『那你不睡我也不睡。』

『你是小朋友嗎?』

『是You jump, I jump的概念。』

對方直覺似地丟上嗤笑的貼圖。『如果主演者是你,一定會變成搞笑片。』

『如果主演者是我,那女主角絕對要是ニノ。』

暗夜翻湧的心思在輕佻的訊息往返中漏洩一角。

慶幸房內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察覺他臉上凝固的凜然。乾脆秉持平日形象的屈奇思路,沒有邏輯,卻總能將話題含混帶過,『因為ニノ最討厭海了嘛。』


——いや、因為為了守護你我才能有抵抗未知的勇氣。


『在說什麼啊你?』

相葉歪頭笑了笑,『ごめん、不知道在說什麼了。』

倘若此時兩人是相對而視,ニノ應該會一臉困惑的湊上來,對不知所云的相葉不明所以的又退了回去。噘起嘴咕咕噥噥,埋怨相葉的呆傻。

以文字進行的閒聊恰巧在相葉恍神之際停頓了一段時間。

半晌才看見新的訊息,『那就睡吧?』

兩行句子在螢幕上出現,又被相葉一個字一個字的刪除。屏除任何可被分析的真意,最後只保留幾個字,發送出去,『好啊!』



嗯…果然不喜歡失眠啊。
這樣的晚上容易憋藏不住而把真心話說出來的。


讀取訊息卻遲遲沒有回應的人又傳遞一個音檔。

「別在半夜胡思亂想,笨——蛋——睡——覺——。」




進入休眠的手機,螢幕光源消去,與房間深沉的顏色融合。

某些不可明說的思緒終於沉澱下來。相葉躺回床上,腦袋在鬆軟的枕頭上滿意的蹭了蹭。

在夢境來臨之前,二宮的聲音縈繞於耳,讓他有些發懵而情不自禁想傻笑。

明明就沒有說些什麼,然而安定人心的功用卻遠超乎他所想像。




02.下班

結束個人行程,相葉整裝完畢,站在廊道出入口等著經紀人。

經紀人與相熟的製作人聊了一段時間,瞥了一眼乍見相葉杵在原地,負責的idol三號像可愛小鹿的用著清澈眼神靜候在旁,才匆匆想起方才與idol四號通話的事情。

「你今天跟ニノ約了一起吃晚餐嗎?」

「嗯?」相葉以為倉皇小跑步過來的經紀人準備要接送他離開,沒想到對方劈頭一問就破了他的後續活動。「你怎麼知道?」

「剛剛在你收錄時,ニノ打給我,」經紀人喘了一口氣,低頭看著腕錶,「他說他來載你。」

「可能已經在地下停車場了吧?」

「誒誒——」

「なに?」相葉驚恐的表情讓經紀人感同身受的吃了一驚,還認為溫雅的idol三號是覺得經紀人這般放任是不夠關愛,所以小心翼翼的詢問了一句,「需要我陪你走去停車場嗎?」

「不用了…」愣沉地搖著頭,在倏忽之間消化現況的男人隨即大夢初醒般的笑逐顏開,「ありがとう!那、明天見!」

經紀人充滿關懷的喊著「路上小心」。不知為何覺得貌似以小碎步蹦跳但依然有種清爽帥勁的idol三號身上煥發青春氣息,儼若是個沉浸戀愛的高中生。

戀愛會讓人變得好看嘛。
…嗯?這評語好像不太對。

經紀人被突如其來的想法嚇得不輕,苦笑著把毫無根據的感想拋諸腦後。





相葉搭上電梯直達地下室,金屬板門在清脆的提醒音中打開。

門板甫滑開一道空隙,待在方窄空間內的男人善用身材優勢閃身而出,踏出的步伐急湊,四顧瞵盼。

像是埋伏許久,清亮的聲線從背後傳來,悶在口罩裡,更是強化語氣裡的軟糯,「お疲れさま。」

對於二宮這無聲無息的接近,相葉屏住詫異,小聲應和著「お疲れさま…」,眼角不由自主已瞇起一絲柔意。

「差點進不來停車場呢,」那人貓著背,卻總綽有餘暇的身姿。雙手怕冷的放入口袋,領著相葉往停車的位置走去,大概手指在玩弄車鑰匙,相葉聽見細碎的響聲。

「警衛先生十分堅持非工作人員不可進入。」

一個長相應有公眾辨識度的idol卻被認定成非工作人員,或許可謂為譏誚的笑資,所以相葉勾起嘴角,「那你怎麼還進得來?」

一抹促狹在恬淡的茶色裡似隱似現,隔著二宮那副眼鏡,也能深探那對傾洩各種情緒的琉璃。手指勾下口罩,沒有上妝的面容在曈曨昏暗的停車場裡卻也顯得淨白俊秀,薄唇微翹,刻意而為的張揚,「當然還是靠這張臉。」

聞言的相葉ku的一聲拔高尾音,像是被刺激到起了雞皮疙瘩,磨搓著手臂。

相應的是毫不掩飾的大笑聲。二宮止不住笑,打開駕駛座車門,而另一個屈居副駕的人只感覺到有股違和感。


能坐ニノ的車簡直不可思議。

這麼忖度的同時,估計也脫口而出。

因為同乘一車的另一人發出慣常出現、ふふふ的笑聲,顫抖著肩膀,笑得跟孩子一樣,格外可愛。






經過門口的警衛室,二宮特地按下副駕駛座的車窗,摘掉口罩,朝裡頭盡責守著的警衛點頭微笑。

車內調暗的燈光柔和了二宮的五官,客氣又不失機靈的笑意在眼底隱隱綽綽。

相葉壓低頭上的鴨舌帽帽沿,陰影郁郁沉沉,與幽邃如夜的眼瞳層疊成意味深長的眼神,伴著不輕不重、過份平靜的音調,「警衛先生看起來真的喜歡你。」

「因為我是good-looking guy嘛。」

「啊、そう?」

指甲修剪整齊而顯露出渾圓的指頭,規律地敲點方向盤。相葉不懂自己為什麼目不轉睛盯住二宮那沒有意識的動作,懷揣著這大概是個要進入放空的徵兆,就聽見旁邊的人不曉得什麼心態的接續了話題。

「相葉さん是吃醋了嗎?」口罩在相葉分心的時點完好的戴上了,被阻隔的悶聲讓相葉辨別不出二宮語氣裡的情緒。鏡框遮隱住二宮偶爾瞟覷過來的目光,漫不經心的腔調,然而間雜不甚清楚的笑聲卻又奇異地增加了幾分率真,「放心、只有你,我才會晚上陪著不睡覺。」

語畢的剎那,放空未遂的相葉在彷若瞬間真空的車內聽見空調運轉的聲響,不假思索的「啊…」了幾秒鐘,先終結兩人之間時機微妙的靜默,等腦袋總算下降地面,卻抄襲自己的上一句、吐出平淡無奇的「…そう」。

「…明明就是在玩遊戲。」描述著事實,但這囁嚅的聲音顯示出說話者撼搖的程度。

二宮大半的心思都用來注意晚餐時間湧現車潮的路況,只分出少部分精神以眼角餘光瞄過相葉,明快笑著,卻似有不滿地念叨「真無趣的反應吶…」。

打下方向燈準備轉彎,二宮認真關注後照鏡,沒發現臨座的人扭過頭、遮掩羞赧的怪異行徑。

對方那隻掩蓋住下半臉的手掌挪移到後腦勺,煦暖的笑意毫無節制地從眼角蔓延至嘴角,直至覆蓋整張臉。





03.副駕駛座


「如何?今天。」


從下班開始就不停承受二宮之嚇的相葉方鬆懈神經,便覺昏昏欲睡,縮在副駕駛座上懷抱著垮包,頭一偏,眼簾已是半閉。

以至於二宮在安靜了片晌後倏地拋出問題,他還傻愣地從漫長的反射弧繞行而過也沒抓住對方的重點,「嗯?」

「昨晚沒睡好,今天難道沒有因此失誤嗎?」

揉著頷頰的男人故意忽略掉二宮口氣裡想看好戲的訊息,掩著哈欠,語焉不詳的嘟嚷,「才沒有,百分百的完美。」

對方的笑容混著無奈,「說得不清不楚…還好現在不是在節目上。」

「反正ニノ聽得懂嘛。」鬼使神差的再次強調,「總是聽得懂。」

不置可否的噙著淺笑,但口罩阻擋相葉無法即時察覺二宮這個有些異於往常的笑靨。

「不過、真的好累啊。早上起床時全身痠痛的…我都懷疑不是失眠,而是夢遊去了。」

「那請你別一邊夢遊、一邊打擾我玩遊戲。」

「為什麼?」似笑非笑的動了上嘴唇,「表示我夢裡夢外都想和ニノ說話。」

「嫌だ、會變成我的噩夢。」真心一語卻換得對方同等真摯的嫌棄。

「ふふ…嘛、能這樣沒出大錯的收錄完畢,已經用光了我所有的體力和精神。」

相葉猜想連off狀態都能言簡意賅吐槽別人的二宮大概會碎念什麼「拜託你平常就該這樣子好嗎」,然後繼續延展笑語堆疊的談話,沒預料到對方卻是抖落一句狀似無意的低喃,「本当にがんばってるよね。」

胸口悶窒了一瞬,卻又立馬填補上深雋的暖意。

此刻的視線裡只允許容納進這個人的側顏。

耐不住衝動,所以極其順手的替二宮把口罩拿下。

開車的人動搖得連車身都明顯偏移,所幸在市區內車速一直保持不快,而和周邊的車子原本就維持在安全距離。

「危險啊笨蛋!」略為鬆開油門,二宮不悅的睨了闖禍者一眼,「相葉さん,你做什麼?」

「口罩礙眼。」

「哪裡礙眼了?」

「就是礙眼。」

理直氣壯得好像錯的人是二宮和也。

無心與做壞事也能坦然無謂、還笑得燦然奪目的人咎責,二宮乾脆讓著對方胡來。

距離太近,才會使相葉さん得寸進尺。如此後悔著,然後驚覺哪裡不對。

「吶、你坐風pon的車就喜歡賴在後座,怎麼坐我的車卻這麼反常?」

沒打算收回注視著二宮的眼神,相葉抿唇,坦蕩蕩的一臉無辜,「我只坐かず的副駕駛座。」

平穩行駛的車子猛地急剎。

相葉不解的前傾,透過前擋風玻璃抬眼看向車外,交通號誌正巧轉為鮮豔醒目的紅色。

行人走上斑馬線,絡繹不絕、疾行而過的殘影縱橫交錯成一堵建構都市街景一角的人牆。

悶不作聲的駕駛人雙眼直視前方,視線似乎已黏著在前面的哪個定點而難以自拔。

以為對話中止的相葉有些沮喪,依依不捨的轉回腦袋,準備繼續抱著私物,閉目養神,卻捕捉到那幾不可聞的音量。

「……還真是感謝你信任我的開車技術。」

彆扭的語氣,擺明不是想表達這個意思。

來不及出聲揶揄,撲打在車窗上的點點水痕就先吸引走所有的注意力。

「啊、下雨了。」





04.下雨天

在車子停駛於路旁的停車格時,淅淅瀝瀝的雨聲像是被人掐上音量鍵調整至最大聲。驟雨滂沱,將整條罩在橘紅色街燈下的街道打得更為迷離朦朧。

燒肉店尚需要步行個兩分鐘。

躲在車裡靜觀雨勢的兩個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彼此腦內盤旋的焦躁。

目的地就近在眼前,對於某些事物會執著到不計成本的行動派決定突破重圍,「有傘嗎?」

 「一把。」

「はぁ——」

「別這種臉,我哪能預料到會下雨。」

二宮胡亂撈了撈放置在後座座椅底下的雨傘,瞅著不減反增的雨勢,眉頭緊蹙,看似踟躕。

「ニノ ,我——」計劃由自己先下車的相葉才準備開口言明,未止的聲音就消匿在打開車門後傳來的落雨聲裡。

動作利索的下車,撐開傘,淺黃色的傘面攤展。

相葉無可奈何的笑睇著二宮從車前小跑步繞過來副駕駛座,跨過水灘,跳動的身影,搭配凝凍住的少年顏,簡單的生活一景都像多拉馬精心拍攝的長鏡頭畫面一樣。

二宮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車外的低溫撲面而來,斜雨紛飛,冰冷的雨水沒有被車門前的傘有效攔截,幾滴飄落在相葉的臉頰上。

相葉朝凍得直哆嗦的二宮伸出手,示意對方將傘柄交換進他的手心,「我拿吧。」

虛抱著懷撐傘的二宮軟綿綿的瞪了他一眼,「別仗勢你的身高就這樣欺負我。」

「沒有啊…」甫站直身體、偎在傘下的人,因被曲解善意而彎下嘴角,滿面委屈。

「快點走吧,都濕了。」

在這場傾盆的雨幕之中,兩人倉促而行。

相葉發現持傘的人幾乎將整把傘傾向他,有意保護相葉不受雨水的淋漓,但二宮的右肩已經被雨水打濕。

沒有出聲拒絕對方可能毫無意識外顯的照顧,相葉將背包背到靠近傘外的那一側,接著出手攬住二宮的肩膀。

路旁車輛的窗戶映照著理應狼狽的兩個人,不知是有真意或只是出於嘲諷,「相葉さん好帥氣啊…」

「如果不撐傘的話,在雨中奔跑的我能更帥氣的。」

二宮笑得很是開心。

「不睡覺還淋雨,你真心想讓經紀人對你發火嗎?」

傘下這個相較乾爽的一方空間逼使兩個人幾無縫隙,加上相葉擅作主張的摟肩,雙人體溫加總之後,讓侵肌寒風無可猖狂。

「我覺得會發火的才不是經紀人,」相葉有意無意地湊近二宮的耳殼,「——是かず吧。」

幾乎是兩人三腳的方式踏上店門口的台階,其中矮了一些的男人似乎因為那決然的語氣而遲疑了幾秒鐘,「…ふふ,肚子餓了。」

就算是一個停頓,已足以讓相葉心領神會。

如果履歷上的專長可以坦白的更動,那他會明目張膽地寫上「讀懂二宮和也的祕密」。正如對方也摸透了相葉雅紀的底細。

相葉還在組織著言語,打算乘勝追擊對方慣用的文不對題答法,順手滑動木造拉門,在那作為背景音樂的喀啦喀啦聲響中,收傘的男人低垂著頭,專注又有幾分自我、憂鬱的神情,「如果你知道的話,就別盡做些讓我擔心的事。」

被直球打的未戰先敗,相葉已經愣然的在半開的門口定格成一幅雨夜暖男的畫面。

二宮逮住間隙,逕自走入店內,不管後方的人望眼欲穿他的背影,靜靜思量飄散在溼寒空氣裡那淡然的字句,其中包藏住的深意不言而喻。





05.燒肉

究竟是哪一天約好了要一起吃晚餐?二宮一時半刻也想不起來。

似乎經常如此,一回過神已經和相葉做好某種約定,又或者已經被對方拉到戶外違背宅男之名。

說不上是討厭或是喜歡,只是偶爾覺得身邊這個人莫名的吵,卻又吵得有些適值其時而剛好。

所以,偶爾的偶爾會是二宮主動邀約。估計這一次就是心血來潮。然而明明想吃的是漢堡排,最後卻是猜拳輸了,由著贏家相葉選擇燒肉。



二宮的困擾製造者一改方才在車裡疲倦的面容,專注翻看菜單,嘴裡念念有詞,「牛五花一盤、醬燒牛橫隔膜一盤…嗯?厚切牛舌如何?啊、牛五花是在活動促銷,多點一盤…」

另一個共食的人低頭玩著手機,不怎麼在意對面的人以「吶吶吶」為語首、有意探問的任何問句。

擱在桌面的左手突然被其他人的手掌蓋上,溫熱的掌心摀著被雨水沾濕後尚未回溫的指尖。二宮疑惑地抬眸看向對方,只見相葉含笑凝視,眼波溫潤如玉。

「ニノ難道沒有想吃什麼嗎?」

「沒有,就你決定吧。」

「好、那就這樣!」確認最終答案,相葉果斷的向服務生招手,口氣緩和的與服務生點上一道又一道、似乎沒有盡頭的肉片與餐點,最後心滿意足的闔上菜單,目送服務生離開的身影。

二宮按掉手機,收回左手撐住下顎。

由簡單隔板區隔開,鄰座的四人桌有人談笑著入座。相葉興致盎然的低語,「好像double date欸…」

「你怎麼一副羨慕的樣子?」

「也沒…」

比起語重心長的談論工作,兩個人湊在一起的時間更多沒有重點的閒談。

話題通常是相葉對周圍事物的好奇所引生的聯想。

但二宮一直對關聯性感到不解。 

「ニノ會怎麼安排第一次約會行程?」 

「啊?」 

「節目來賓選過第一次約會絕對不吃漢堡,但我還是覺得燒肉比較不好吧?」 

「為什麼?」 

「味道。」玩弄餐具的人一臉嚴肅,「兩個人身上都是燒肉味,只要靠得很近就會聞到,感覺很打擾氣氛。」 

服務生送上一道沙拉、一盤沙朗壽司和兩杯飲品,相葉將那杯明顯不是啤酒的透明氣泡水推到二宮面前。 

二宮用吸管啜飲了一口,柚子蘇打水的味道。「嗯…」 

「但我好喜歡吃燒肉啊~」趴在桌上、語氣悲憤得好像此生與燒肉絕緣似的。 

二宮笑出聲,低垂目光,用各別的碗分食沙拉,「那你就找一個不介意燒肉味道的女孩子嘛。」 

莫名其妙的發出聲音沉吟片刻,對這話題意外緊追不捨的相葉就著趴在桌上的姿勢,由下而上笑著看向二宮,「でも、嫌だよ。」 

「なに?」 

「…約會時吃燒肉。」 

「嗯?」 

「kiss的時候會有味道。」 

「第一次約會就kiss,這程序會不會跳太快了?」 

「沒有在說第一次約會。」 

快步走來的服務生又在桌上放下數盤肉片,短暫地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

「所以ニノ會介意燒肉味道嗎?」 

「你這個所以太奇怪了吧?」 

「有什麼關係…」肉片落至烤盤上滋滋作響,翻著肉片的人突然有別於幾分鐘前的胡鬧模樣,低聲說話,「我想知道。」 

「不會介意。也沒什麼好介意的啊。」 

「是哦。」 

察覺到一絲不對勁,二宮反應過來,納悶的蹙起眉,「怎麼回事…感覺談話的節奏被你帶走了。」 

「是嗎?」歪著腦袋,佯裝無知。「因為ニノ喜歡我吧。」 

「はぁ?」 

「沒關係,我也最喜歡ニノ。」 

「又來?」忍俊不住的輕笑一聲,「這麼輕浮的告白我才不要。」 

「那不輕浮的告白就可以嗎?」 

「都不要啦!」 

定番惹二宮炸毛,始作俑者卻燦笑如花,夾起小盤子內的牛肉片塞進嘴裡。

掩著嘴笑的二宮無奈地咬了咬吸管,繼續抱怨,「夠了……談話的節奏又會被你帶走。」 

用肉片塞得滿嘴都是的男人笑融融的,語調上揚,口齒不清的一句「我明白了」。 

確實辨識出相葉這句黏糊的回應,然而可沒弄清楚相葉是「明白」了什麼。

來不及探究,對面的男人就開始催促二宮,「ニノ快吃,你都還沒動筷呢!」 



05.5


討厭回程。

相葉覺得自己的年齡似乎總在分別時刻退化至3歲。

30代男人的成熟還是從容都在這種時候隱蔽起來。

只為能延長兩個人的時間。


「ニノ要不要上來?」簡直是女孩子在對心儀對象暗示的句子。

相葉為自己的邀請怔愣了一下,但身旁撐傘的男人似無所覺的「嗯?」了一聲,看來沒有多想。

或許應該慶幸已有類似案底,所以二宮根本不會懷疑相葉的居心。

「嘛、你衣服都淋濕了,還是早點回家休息吧!」

「哦…」聽著相葉自我推翻的理由,二宮不改平靜的表情。

「那——」

「我明天早上要出外景。」

相葉注視著搶話的二宮,對方大概仍是那個平靜的表情,但低著頭無法確認。

「啊?」

「所以明晚再來找你吧。」和相葉經常表現出來的強勢相去不遠的肯定句,緊接著像是要強化合理性的補述,「突然想吃麻婆豆腐蓋飯。」

「嗯…而且你黑眼圈明顯的。」

聽出弦外之音的相葉噤著聲,卻壓抑不住笑意。

「相葉さん?」

「總覺得我今晚能睡得很好。」

「太好了,」將怪笑著的相葉一把推近公寓的大門內,二宮站在傘下,在雨聲的伴奏中輕道,「那、晚安。」




Fin.

以歐押蘇咪作結系列。
wen醬喜歡的yada讓竹馬兩人各自詮釋過了,不過愛拔桑那句yadayo在我腦內真是深沉的腹黑。
自從意識到愛拔桑跟我親愛的歐尼桑同個星座之後,就覺得愛拔桑的腹黑屬性又噌噌的上升許多((噗、我才沒有在暗指什麼

寫到第五個小章節時已經不是省力模式而是脫力…再也不跟自己堅持要湊滿五個的原則了。

那個亂七八糟的燒肉片段有個薄弱的腦內後續,薄弱到讓我覺得異常寂寞空虛冷(?)所以就不寫成文了:
兩個人有朝一日會在吃完燒肉後kiss(才不會說這是某人蓄意的呢),A君會說「好甜吶根本不會發現到燒肉味」,被臉紅的N君不領情的推了一把,然後被推了一下還浮誇跌進沙發上的A君會順勢拉住兇手白嫩嫩的手腕,再然後脫掉衣服的A君會說「就算這樣,肌膚上好像還是有燒肉味?」,「那就別做啊笨蛋」,「不、 就是做了才能讓Kazu沾染上我的味道…」。


題外話。找靈感時複習到二宮君抱怨愛拔桑一大早就要拉他去打球,可是,早上五點半會注意到mail也是滿神奇的吧?是二宮君一夜無眠,還是他早就起床stand by?(教科書裡妥妥的傲嬌屬性.......)
感覺愛拔桑傳mail有種小貼心,如果對方沒醒絕對不會看到嘛,但就是因為二宮君看到了還、回、覆!所以他才會不氣餒啊=w=
以前看時都只是笑笑的看過去,但現在解釋起來真是忍不住想對他們喊聲yooooo~


以上。

創作者介紹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EN兔子
  • 真的寫了啊~~(二宮君)好萌(愛拔桑)好腹黑的yada,我好喜歡>///<
    二宮君傲嬌的yada完全令我想到他那撅嘴的小表情XDD
    日常的竹馬感覺自然又舒服,看著會笑起來呢,被治療了!
    所以我就說,竹馬大神會令mica醬無法停筆XD
    愛拔桑總是有意無意的挑逗(?)我們的二宮君,一時直球一時隱晦的,如果現實中遇到那類男生,我大概招架不住……好喜歡mica醬文內的愛拔拔啊~(滾地)
    然後二宮君完全被帶著節奏走,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真是…天然腹黑攻簡直是神級(跪)
    以愛拔的攻勢(?),腦內後續指日可待XDDD
  • 是的、我寫了=w=(自豪臉)
    雖然不是歪二版本,但還是請笑納竹馬版的yada~
    竹馬的梗用起來日常感滿滿,確實對這種曖昧向的互動有些上癮
    有嘗試用這種風格來寫歪二........一樣只出現癡漢笑的翔桑(夠了
    感覺愛拔桑會不停挑逗(?)直到二宮君確定不會拒絕,才會真正出手,在我腦中他就是個擅於精算二宮和也的保險派XD
    因為二宮君太放任(信任?)他,所以不由自主就被帶走了
    我也思考過現實生活中遇到這種人,自己會是什麼反應!不過總覺得會很痛苦啊,因為在曖昧中,對方始終不言明,給了甜頭又拉開距離,是我最苦手的類型(但居然都寫這種東西哈哈哈
    愛拔桑根本是披著兔子皮的狼!因為有他,我才知道腹黑攻還有這樣子呈現的XD
    好想看他黑化吃掉大意失荊州的二宮君wwwww這大概就是我的新年新希望吧(喂

    路過的大嬸 於 2015/02/17 22:33 回覆

  • WEN兔子
  • 誰說的yada我都喜歡~
    如果是翔君的話,請邊癡漢笑著邊接近慌張的二宮君地說出yada,
    被你感染了,記住了翔君的癡漢模式XDDD
    現實中我對那種言語上一來一往的試探和挑逗真是招架不住,屬於既會心動可是也很苦手的類型啊,特別是算計。
    我不喜歡被算計的感覺,可是愛拔拔對尼諾又是另一回事(啥)
    應該說,現實和文喜歡的類型是不一樣的……
    還是說,一切是顏的問題?(你滾)
    愈是苦手的類型愈喜歡寫/看,大概我們兩人都是這樣呢(笑)
    今天是年初二,不知算不算遲,祝mica醬羊年快樂,身體健康,心想事成,還有歪二魂快再度燃起來XDDDD
    然後,你的新年希望請自己寫出來好不XDD
  • 「癡漢笑著邊接近慌張的二宮君地說出yada」好可怕啊翔桑,根本stalkerXDDD
    我最近努力扭轉翔桑在我心目中的形象=w=
    是的、這是個看臉的殘酷社會!長得帥通常都沒問題((誒
    不知為何,我對摩羯座有深謀遠慮的印象,所以愛拔桑就這樣在我腦中被定型了。
    但他的AB型真的很難控制XD
    要顧慮AB型的天馬行空和摩羯座的務實,不像歪二兩個自由派我就隨意發揮~((喂
    「愈是苦手的類型愈喜歡寫/看」,真的!!!
    但肉文我倒還好←急於澄清是想做什麼XDDD
    新年快樂~過年在家都不能好好用電腦,直到回自己外宿的地方才能安心上網
    wen醬也要平安健康!學業進步!更文快樂!(?)
    啊啊~新年新希望通常都不會實現的wwwww

    路過的大嬸 於 2015/02/23 23: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