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馬破功超煩der。
好不容易凝聚出一點點想奮發向上的積極,但竹馬卻開始在我腦洞裡鬥嘴,逼得我又寫文.........。
所以就有了這個想看竹馬小朋友嬉鬧的產物。
拜託別吐槽大嬸這種開了省力模式的文體,至少也有破5000字了、多難得!!!拜託也別計較排版QAQ


↑  翻起以前存圖的文件夾(都不曉得幾年前了)屬性還真是藏不住XDDDDD
(但SK圖也不少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這就是所說的當你回首過往,你會發現從前那些你沒意識到的細節已經串連起你現在的人生((就算打的有點文藝但這是什麼鬼
photoshop小白癡,只把光調亮一點點,把字幕裁掉,加了一個萬年不變素材,馬上變成深情款款的小男友眼神,好甜啊=w=


【竹馬/相二】休假日

01. 遲到

一個身形高瘦的男人佇立在假日的人流之中。
稍微垂下修長脖頸,撥開袖口,看了一眼腕表顯示的時間。



對於地靈人傑的東京來說,這種型男站在路上供人賞心悅目的都市風景不算特別。
但人潮裡仍有行人疑惑的偷偷覷著他。
兩個結伴而行的年輕女性似乎蓄勢待發的準備上前搭話。



相葉有些不耐煩地弄亂瀏海,推了下鼻樑上的墨鏡,然後焦躁地往女孩子的反方向退了兩步。



好慢…
說了可以去接送卻被果斷拒絕的煩躁。
而現在對方遲到了。
還沒辦法定位遲到的人在哪裡。
可以把GPS內嵌於ニノ身上嗎…



不切實際的想法在腦袋裡飛來竄去。



手裡攥著的手機,一點動靜也沒有。
空等的30分內發了五封mail和兩通電話,但杳無音訊。
腦袋閃現過許多在趕來的路途中發生的可能性,除了一開始的五分鐘對於對方遲到感到不快以外,接下來的25分鐘都用來擔心。



竊竊私語的兩個女生終於下定決心靠近相葉,以「啊諾…」為句首的對話開端有女孩子挾帶勇氣的嬌羞。



相葉雅紀困擾地搔了搔後腦勺,笑得一臉尷尬。溫柔的心性讓他不曉得如何委婉的從中脫身。
不發一語就往旁邊閃會傷了小女生的心…
所以誠實跟對方說「我在等人」可能好一些?
但如果她們不死心繼續追問的話,ニノ湊巧出現會生氣吧…



啊,真的不擅長被搭訕。

嗯,當然也不擅長搭訕別人。



像是有意解圍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相葉頓覺神一定聽見他的祈禱,倉促之間沒看清來電者是誰就接通電話。



『相葉さん。』這把清透的聲線聽進耳裡,能讓相葉輕而易舉地辨識出說話的人目前是不算高亢的情緒。
…不過好像有點像在憋笑。


「に…」忽而意識到這熟稔的稱呼可是某個國民偶像的暱稱,相葉機警地改口,指責起與他對話的那個人,「好慢啊你!」
『ふふ…你往後轉。』
「什麼?」
相葉朝兩個耐心等待的女生悄聲道歉,給了一個誠意的微笑,然後聽話地向後轉身。



二宮就站在人行道樹下的陰影處。
新聞播報說是只會每年不停增溫的冬日陽光從枝葉罅隙間灑落,在淺紅色石磚鋪設的人行道任意潑上片片光影斑痕。
小小一束金黃落在二宮甫剪短的黑髮上,讓漆黑的髮絲暈染上明亮的色澤。
口罩遮蔽了一半清俊的臉,只剩一雙與他四目相接的眼睛,隔著距離,還是能望見二宮眼底因笑意而起的漣漪。



那個方向是電車的出站口,大概又是搭了電車過來。

穿著厚實的男人拉下口罩,嘴型動了又動,聲音卻是透過耳邊的手機傳遞了過來,『笨蛋,過來吧。』



因此,相葉毫無罪惡感的從女孩子的身邊走開。
邁開一雙長腿,闊步朝二宮的駐足點走去。



遲到半小時的人沒有解釋晚出現的理由。
一開口便嘲笑相葉雅紀一個idol卻站在醒目的街頭啟人疑竇。


相葉也忘記要向對方追究這枯等的30分鐘。
故作慍怒地拎住二宮的後領。
反正他今天會自主延長30分鐘和ニノ待在一起的時間。
啊、如果被ニノ發現這種說法,大概又會嫌棄這是什麼坐檯機制吧。




02. 泡澡


兩人信步在熙來攘往的街頭,接連不止的櫥窗玻璃反射出兩個一高一矮的身影。


相葉瞥過一眼,沾沾自喜這種身高的差距,然後就著玻璃的映射關注起旁邊陪著閒晃的人。


「今天是什麼行程?」二宮一邊低頭翻找著包包,一邊出聲詢問注視櫥窗尚未回神的親友。

「嗯?」

確定遊戲機沒有如願跟著出門,二宮擰起眉毛,表情和口氣構築出不悅,「嗯什麼,不是你說要出門的嗎?」

收斂視線的相葉單手攬過問話的人,讓靠外的二宮在不知情時便閃躲掉後方腳踏車險些與他發生的擦撞。

低聲說道,「想去澡堂泡澡!」

「不要。」

「ニノ…」呼喚裡的弱氣收放得恰如其分。

「要在別人面前坦然相見我才不要…」

「因為是恥ずかしいbody嗎?」

「哼…」二宮對這雙撲閃無辜的黑眼睛總會很快的洩了氣,悶哼一聲附帶沉默數秒,才擠出一句答非所問的回覆,「我才不是你,那麼喜歡與人共浴。」

「在澡堂泡澡很舒服啊,還能享受不同種類的澡堂池水。」

「哦…」語氣裡不彰自顯的興致缺缺。

「不過ニノ不喜歡也好啊。」相葉嘴角上揚,杏眼因為這真誠一笑又瞧不見眼白。

「這樣就不會有其他人看到你的身體了。」

根據多拉馬的公式,這種豪爽的直球打出去時,主角身處的環境就會違背常理地出現掩蓋過談話聲的噪音。

而現實是沒有騰空響起火車途經的巨響、沒有月台上擾人告白的廣播、沒有車子尖鳴的喇叭聲,沒有任何噪音,只是二宮光注意著十字路口那面電子看板上播送的CM而忽略了相葉雅紀的真情流露。

「嗯?」

「沒什麼。」

「我剛剛好像有聽到什麼body?」

「恥ずかしいbody!」

「好啦…」不停接收關鍵字的二宮覺得自卑感被一個笨蛋燦笑著狠戳了兩下。

「可愛過頭body!」變化句型再來一次。

「什麼啦!」

「硬梆梆body!」

儼然跑調的造樣造句,被掐止在二宮笑著斥喝「夠了!」之中。




03. 漫畫


二宮覺得今日莫名其妙。
一大早接到相葉的電話,居然沒有回絕這個大清早就元氣滿滿、擾人清夢的人。
反而傻愣的答應了對方的邀約。


『好久沒有一起出門了!』
『陪我去買東西。』
『可以買新遊戲給你哦。』
『別睡了…』
『ニノニノニノ~』只差把に和の兩個音節唱成一首曲風新穎的solo曲。



於是,以宅男身分自居並引以為傲的二宮和也擱下遊戲的闖關進度,踏出偉大的一步吸納室外的空氣,和被包圍在冬天乾澀的溫度裡。


還好今天挺暖和的。
否則他絕對會提早中斷這趟可以稱上是一場意外的戶外行程。




明明到了集合地點,卻挾著報復心態,隱在人群之中觀察起相葉雅紀。
他真心覺得自己是個無聊又壞心的人。
嘛、已經晚到一段時間,再多讓那個笨蛋等等也無所謂吧。
而且他是給予對方機會與圈外女孩子有連線的可能啊。
看樣子相葉さん有察覺到漂亮女孩子要搭訕他呢。
卻侷促不安的挪移位置,一副發現天敵、預備著逃跑的模樣。


二宮藏在口罩後的貓嘴忍不住向上翹了起來。


いいな~隨性一站就有女孩子湊過來。
但搞不懂相葉さん為什麼像有恐女症一樣,總對主動親近的異性敬而遠之。



他拿起手機,從通話記錄裡找出熟悉的那支號碼。
識時務的阻止天然君陷入凡間的男女糾紛,這樣的英雄救美也是挺好的。
二宮聽著那嘟嘟的機械音,笑睇前方活生生上演的逆搭訕戲碼產生情節的轉折。



相葉動作迅速地接起電話。
應答的聲音高揚地有些反常。
在電話裡輕輕喊著相葉的名字,聽話的對方轉過身與他對望。墨鏡遮掩了那個人經常綴滿亮光的眼瞳,但還是能從微微上揚的嘴角感受到一絲呼應今日暖陽的暖意。



看著相葉毫不猶豫地甩掉打扮俏麗的女孩子,朝自己大步走來,二宮其實很是自滿。
說出來可能會引人發噱的洋洋得意。



嘛、有這種大親友。
哪能不與有榮焉?




而那個大親友,現在,在澡堂獨自泡澡。

回歸正題,今天真的太莫名其妙了。

算是什麼行程呢。
他負氣的翻過一頁雜誌,掛念起匆忙出門而沒帶上的掌機。



為了讓他打發等待相葉泡澡的時間,相葉先在路上經過的便利商店買了一本雜誌和一本漫畫新刊給二宮,接著連哄帶騙地拐他進去澡堂對面的咖啡館,熟練的替二宮點完餐才笑容滿面去泡澡。


是吧、根本莫名其妙。
那麼堅持休假日要從泡澡開始的人,到底是為了什麼要軟硬兼施、威逼利誘拉個二宮和也出門,就為了等他泡完澡。
難道只是要找人來遞補風間pon的空缺嗎…
生日同一天不代表可以同等對待啊笨蛋。



連載漫畫已經看完,被隨意地擱置於桌邊,旁邊還擺著相葉的皮包和手機。
二宮盯住非他所有的皮包和手機,沒憋住好奇心就拿進手心裡把玩。
但基於親友的隱私,沒有在破解手機的密碼鎖後,進一步深入挖掘手機裡可能會出現的祕密。

說真的,別設arashi這種明擺著要人破解開的密碼好嗎。



腹誹著對方偶爾表露而出的天然,拿起透著涼意的蜜瓜果汁,含住吸管吸了兩口。
沒吃午餐的胃咕碌一聲,在叫囂著食物入袋,他莫可奈何只好開始吃起相葉逕自點上的鬆餅。
晶瑩透亮的淺黃色蜂蜜,甜膩的奶油,和灑滿一半瓷盤的巧克力碎片。
呃…完全是小孩子喜歡的口味嘛。他都忍不住自嘲了。
…不過滿好吃的。



二宮身邊的木椅被拉開,喀的聲響讓塞滿嘴嚼著食物的二宮從雜誌裡抬頭看向來人。

「ニノ,我好了。」神清氣爽的男人淺笑著宣告休假日的起始儀式已經完畢,相葉笑得半瞇眼睛,與二宮並肩而坐,雙手插進外套口袋,舒爽自在地將雙腿在桌下打直。

他定睛看著二宮攤展在手中的雜誌,從口袋拔出右手,卻撞上二宮的左手手肘。意味不明朝二宮笑瞇瞇地揚起嘴角,指節分明的指頭翻過下一頁,指著那張二宮再熟悉不過的臉,笑顏格外燦爛,「很帥吧?我。」

二宮嚥下嘴裡的食物,「啊…如果別那麼愛泡澡的話。」

「帥氣和愛不愛泡澡是沒有關係的吧。」

黑髮的男人轉頭朝他睨了一眼,不吭一聲。

相葉身上散發一股撲鼻而來的沐浴乳味道,大眾品牌的香氣,濃郁的芬芳,混合著相葉衣物沾染上的古龍水,卻讓二宮說不上來的喜歡。
茶色的髮梢也還有些濕濡。

彷彿有自我意識的手指將耳廓旁的髮尾捲了兩圈,溼潤又柔順的觸感,「好好把頭髮吹乾啊,會感冒的。還有、扣子…」

發現相葉胡亂扣上的外套鈕扣,二宮不假思索已主動地替對方理好衣領,靈巧的手順著下來,解開扣錯的鈕扣,再一個一個重新扣上。

「謝謝。」

「嗯。」二宮簡單應和,認真地撫平對方外套上的皺摺,旋而埋首回雜誌裡。

一隻手不客氣地橫過他面前拿取少年漫畫月刊,又縮回去,啪啪地翻閱了起來。

「這期的漫畫有趣嗎?」

「嗯,差不多。你想看的地方我摺起來了。」

相葉循著二宮說的摺角直接翻到一直有在關注的連載漫畫,往旁邊的肩膀挨過去,聲音壓得低低的,抑著笑意倏地深沉,「果然我最喜歡ニノ了呢。」

聞言的男人摩娑著鎖骨,對相葉這麼一句再平常不過的戲語莫名感到害臊。佯裝不以為意的傾身喝著果汁,咬住吸管的同時含含糊糊回覆,「是喔。」

放開吸管又恢復成靠著椅背翻雜誌的姿勢,一旁的人見狀,又橫過那隻手拿起果汁的玻璃杯,不顧二宮 「喂」的一聲制止, 自顧自的啜飲了一口,然後硬生生的皺起眉頭。

「好甜!」

「所以才要叫你別喝。」

「但我口渴。」

倏忽之間響起無心掩飾的嘆聲。

二宮拾起桌上的皮夾,走向櫃檯跟服務生點了皮夾主人喜歡的飲品。

回到座位時,歪著頭鄙視相葉用獨特的笑聲干擾咖啡館裡滿室怡人的氛圍。

「真的最喜歡ニノ了。」

「囉嗦。」




兩個人就在氣氛滿點的咖啡館裡笑鬧著多耗了半個鐘頭。




04. 電影


「吶、不是想要買東西嗎?」

「嗯…但想和ニノ一起做的事情好多啊。」

「平常在節目上做的還不夠多嗎。」

「不一樣。」明朗而沒有城府的笑容、沒有依據的堅定口氣,和不會讓人討厭的稍微任性,與他相熟的二宮左思右想覺得這些單純的要素構成一個爽朗的大親友很是划算。

「不過比起買東西,我更想和你去看電影。」

二宮沒打算抓住對方天馬行空的思維變換,似笑非笑的問著,「為什麼?」

「迪士尼那部新作品聽說很療癒人心。」

「啊…」

「沒錯,就是你在節目上穿得跟北極熊一樣的那個裝扮。」

「我並沒有要問你這個。」

豎起拇指比向電影院的方向,「總之,走吧!」

趁對方還花費時間思慮,已用行動執意拖住二宮往另一個行程前進,根本無暇反駁二宮嘀咕「…你是大齡兒童嗎?」這麼一句。




相葉環抱一桶爆米花,隨後的二宮則拿著兩杯飲料。

比對票券上的座位號碼和椅背上泛著微弱紅光的標示,找到後半段角落的座位。

大概是上映的檔期進入尾聲,所以安排在不算太大的觀賞空間,觀賞的人卻還是幾乎坐滿了所有位子。

特意控制在勉強可以辨識物體的昏暗燈光,壁上大螢幕播映著其他電影預告片。圍簇成團的觀者在等候的空檔笑語紛紜,沒有人發現兩個戴著口罩的男人面色緊張地在不甚起眼的角落入座。

將爆米花桶安放在膝上,解開圍巾,塞在座位的空隙。確定旁邊不相識的人沒有對他們兩個起疑,像小朋友參與第一次校外教學、止不住興奮的摘下口罩,塞了一口爆米花,咬著咬著咬出一句沒什麼重量的輕問,「ニノ有沒有看完我那一部電影?」

把飲料擺進相葉座位旁的杯架,二宮下意識的努起嘴,看似心不在焉的應答,「哦~皮諾丘君。」

「是デビクロくん!」

「不是鼻子會變長的那個嗎?」如果撇去不看二宮眼角晶亮的數落,大概真會信了他口氣裡楚楚可人的疑惑。

「才不是!」

「嗯…奈奈桑很可愛哦,Toma也很帥氣呢。」

「那Ai、相葉さん呢?」舌頭在惴惴不安的發問過程中被理應唇齒相依的牙齒咬了一口,相葉沒有來由地結巴之後,暗自責怪這一定是爆米花的錯。

黯淡的電影廳內,螢幕投射而出的青白色光芒將二宮端正的五官蒙上一層薄薄的虛暈,倒有種飄忽不定的輕透感,亮光掉入那雙睜圓的眸子墜成熠熠閃耀的星芒。

相葉不禁愣神。

然後下一秒就在現實中清醒。「果然是個笨蛋啊——」

二宮被人不顧力道的捏了一下肉胳膊,他吃痛地撥掉相葉的碰觸。

「也認真看看我的表現嘛。」

「嗯?難不成你都會看我的作品?」

「當然。」

「真是個笨蛋啊。」負面意涵的用詞,然而搭配上二宮眼眸中影影綽綽的笑意就折損掉泰半的嘲諷,還能分析出對相葉全然的信任。

「雖然酬勞五人分,但也不用這麼努力貢獻吧。而且把你的錢放入我的口袋,我也是會不好意思的。」

「才不是。」相葉已經搞不清自己是要優先辯駁笨蛋還是那句努力貢獻一語,反正一語概括所有不正確的論述,然後在腦迴路陡然切換之後,吶吶的說道,「再說,你根本不會不好意思。」

「…不過記得要拿我的錢買我喜歡的遊戲,而不是你喜歡的。」

「還在記恨啊?真可怕啊相葉さん。」


預告片播到第三支。
外國面孔在眼前飛來晃去的動作片。


相葉勾起上嘴唇,難以定義內涵的冷笑。他放棄與二宮探討如何嚴肅的進行日常對話,看了看前方的座位上不是情侶就是家庭,而小孩子伶牙俐齒的高頻律說話聲與情侶的愛語呢喃相比相較清晰。

「好多小孩子。」相葉發表簡潔的感想。

「所以,兩個男人來看療癒系動畫片真是個Miracle。」

捲土重來的關鍵字引起相葉緊盯不放的目光,二宮了然的點了頭,「嗯,我知道,是邱比特君。」

「是デビクロくん…」

語末輕微的嘆息表示已然放棄掙扎。

彷彿是惡作劇得逞的二宮把半張臉都埋進臂彎裡,讓衣物吸納那張揚的笑聲。

兩個人用言語你來我往的一番鬧騰,鬥了半日也略感後繼無力。

看著貌似比自己年輕的男人耐心擦拭紮著雙馬尾的小女孩那張圓潤的臉,光線朧朧看不真切,但溫情的輪廓仍在相葉眼中圈出一段刺目的反差。

「吶…ニノ是會專門帶小孩子出來看動畫片的爸爸嗎?」

「誰曉得呢。」應答的人還是慣例的意興闌珊,放鬆地躺進舒適的椅子裡,歪著頭似乎思索了片刻。「大概會吧。」

轉而又丟出一句結論,「不過帶他們出門絕對是種折磨。」

前方11點鐘方向恰巧響起BGM是小男生因為討厭黑暗而哭鬧不休的嚎泣,蕩氣迴腸的哭音在狹長的空間內震出所有人的安靜不語。

二宮給了相葉一個「你看、我就知道吧」的先知表情。

「但ニノ一定會很溫柔的安撫他們。」

「你又曉得了?」二宮終於得到報應的被相葉詭異的腦迴路嗆了一口,透著冷意的嗤哼一聲,表露質疑的眉宇和眼睛寫滿不以為然,「而且在做這種假設之前,應該先思考能不能有孩子吧。」

「結婚這種事應該不可能…」

「那樣的話也沒關係,反正我會一輩子陪著ニノ,兩個人湊在一起剛剛好。」

然後像要獲得對方肯定的反問,「對吧?」

「…真是個笨蛋啊。」

「又來了這一句!」

「噓,安靜。」


總算等出正片的二宮打斷這場走向不明的對話。


但臨座的男人卻不服氣的又捏上他的臂膀,暖呼呼的掌心擱在手臂上,接著就像忘記似的沒再挪移過。






最後有個毛茸茸的腦袋咚的一下砸在二宮的肩膀上。
他僵住為了配合對方的坐姿,承接人類頭顱的重量,有點沉。
若有所思的眼神逐漸柔和。




嘛…這場電影似乎真有幾分療癒人心的功效。




05. 歸



「最後沒有買到遊戲啊…」

在踏上歸程、倒數分離的期間,副駕駛座上的人拄頰望著車窗外景緻。

駕駛人莞爾而笑,對於這聲抱怨只泰然自若的朝聲源瞥過一眼。

「發售日剛好是今天的…」二宮望景興嘆,難以從後悔中回神,「早知道就讓你自己去看電影,我去排隊買遊戲。」

「人生沒有早知道。」

「而且提議要看的人還睡著了。」

「因為肩膀的高度剛剛好嘛。」

二宮轉頭惡狠狠的丟了一記眼刀過去。

對此,掌控方向盤的男人又輕抿著唇,微勾嘴角卻一聲不響。

等待二宮從清晨的電話開始清算起相葉的各種叨擾舉動,靜靜接收口是心非的人會在語畢之後,再推翻前面言論,然後乖順的跟相葉道謝。

每次拐ニノ出門就會定番出現的劇情。

相葉會樂此不疲的拐騙二宮出門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覺得這很有趣。




「什麼時間才能再去買呢…」

但相葉這次錯估新發售的遊戲在二宮心目中的地位。

失落垂首的二宮滑著手機,一定又是追蹤遊戲新訊的頁面,嘴裡絮絮叨叨。




相葉捉摸著路段,距離今日的別離只剩十來分鐘。

「ニノ。」割捨不下的情緒在這最後一個等待交通號誌的十字路口醞釀成一聲輕喚。

橙黃的街燈、對向來車的頭燈,各種燈光再如何交織明亮,也比不過二宮眼底那片回應相葉的瑩瑩光輝。

紅燈阻擋了車陣前進,但給予相葉認真凝視二宮的時間。

他稍稍扭過上半身,長臂往後座一勾,拿出一個牛皮紙袋,遞給一臉猜疑的二宮。

「這是什麼?」

相葉跟著對方歪了腦袋,「禮物?」

「什麼?」

「你先拆開嘛。」

從紙袋取出只比巴掌再大一些的方形物體,在撕去樸實的包裝紙之後,是二宮方才唧唧噥噥沒有買到的新發售遊戲。

「誒?」

「ごめん、因為先買好了,所以今天沒有跟你一起去買。」

「你怎麼會知道!」

「上次在你公寓時看到做記號的雜誌,就拜託朋友先幫忙預購了。」

在二宮興奮到像個孩子脫口出歡快的「ありがとうな!」時,前方的車子開始前行。

相葉心滿意足的緩踩上油門。

只要開啟遊戲話題,兩個人就會自動對調寡言與多話的角色分配,但一樣能取得適宜的平衡。



剩下的十分鐘就留給ニノ分享遊戲戰績吧。
畢竟又慣著他晃悠掉二分之一的休假日。
以ニノ的計算方法,不曉得因此耗損掉多少遊戲成果。



灰白色的公寓豎立在前,縱使有一百個理由可以再度延長相處的時光,相葉還是考量對方明早的拍攝行程而將車子順滑到路邊。穩穩的停下,打了臨停燈號,斜過身朝副駕駛座的人莞然一笑。

摁下安全帶的插扣座,在清脆的響聲中,二宮抬眼與相葉相對而視。

來不及收整的笑顏因為相葉習慣性地輕拍他的頭頂而有些凝滯。



好像有點寂寞吶。



「那、早點休息。」

「嗯。」

「不要玩新遊戲而通宵沒睡了。」

「嗯…」

「明天還有拍攝進度,記得嗎?」

「嗯。」

「我到家會打電話給你。」

「嗯。」

「明天收錄後再一起去吃拉麵?」

「好。」點點頭,含住上唇。蹦跳下車的人在闔上門之前,探進車內又軟綿綿地輕道了一句,「晚安。」

「晚安。」



Fin.


我最愛的日文句子大概就是歐鴨酥蜜(おやすみ),感覺再怎麼兇神惡煞的人講這句話都會有一種溫柔腔調。
請腦補曖昧竹馬互相說著歐鴨酥蜜~那種甜甜甜甜的fu。
二宮君講完之後一定會一臉滿足的抱著遊戲,小跑步進公寓,
愛拔桑則是在車上一想起二宮君的表情就忍不住微笑。


意~捏!竹馬真是好物((綠黃背景欸這動圖XDDDDD



話說、櫻井先生呢
初心的磁石去了哪裡了~♪


正在尋找初心的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兔子
  • 嘛嘛,竹馬要甜死人啦(-∀-)
    告訴我,故意遲到偷看、去喫茶館、看電影、買禮物、送回家還互道晚安,那種還不是小情侶去約會的模式嗎?XDDDD
    我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吐槽你兩個,算了我自己滾角落~
    那個北極熊我覺得更像貴婦狗怎辦XDD那部電影的話,其實二宮君穿之前我想過去看,可是二宮君那期節目出了之後,我無法直視主角(笑cry)
    日文的話,我最愛的是嫌だ,感覺無論用哪種語氣說好有愛(啥)
    話說trigger那篇看完覺得的確虐到了,可惜當時在坐車(我竟敢在車上看XD),然後回到家就忘了本來的想說的話,果咩(跪)
    MICA醬大概不能停筆,竹馬大神眷顧著你喲XDD
  • 你這麼一說,才意識到這真是小情侶去約會的模式呢=w=
    我朋友說那套衣服其實是羊咩咩的意思?!配合羊年什麼的。不過不管是北極熊、貴婦狗還是羊咩咩都無所謂啦,反正二宮君穿起來就很可愛((完全癡漢目線
    哈哈哈為什麼無法直視主角?我還以為你會無法直視機器人。啊!機器人呆萌呆萌的!!
    yada也很萌沒錯!!!腦內自動出現二宮君小萌音的yada........
    短促的yada很像在任性的撒嬌((請不要問我腦內的發音人是誰XDDD
    哈哈哈哈在車上看不會怎麼樣啊,我認為trigger挺純潔的(但也快是我的極限了)
    好。想。停。筆。現在看到櫻井先生就滿滿的罪惡感,讓我真有應該面壁思過的自覺…
    可是鬧騰的竹馬煩得好可愛((遮臉

    路過的大嬸 於 2015/02/04 21:3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