どこにでもある唄(原本連結失效,只能手動觀賞QAQ)。
真的非常喜歡這首歌呢!從他的聲音又或者歌詞中得到啟示和能量。遇上挫折,無所依靠,卻被他的一句「大丈夫。」撫慰了。
再一次想感謝可以喜歡上他們。喜歡上這五個不是普通人的普通人,不只讓我能學習他們的原則、感受到正面能量,還能認識很多好心的哥哥姊姊弟弟妹妹(誒哪來的男性XD)
不正經的感性完畢。


↑  補個下文的消失影片梗100118宿題,基情滿滿的催眠。
那時候滿眼歪二,所以竹馬稍稍略過。現在再複習一次,一樣滿眼歪二。
二宮君到底為什麼可以那麼肯定的先問櫻井先生「你有一件一直隱瞞member的事吧?」
如果是set好的,那麼這些被波及的member怎麼一副無辜樣=w=
神秘的影片先被櫻井先生爆出來,丟給利達,最後回歸愛拔桑身上。
然後催眠者二宮就跑去催眠被牽連的相葉氏。
看相葉氏微微搖頭、不想清醒的樣子快笑死XDDDDD
還在二宮胸口蹭啊蹭順便一倒倒在那沒什麼肌力的手臂上XDDDD
更別說二宮君拖拉相葉氏醒來時,那詭異的韻律((喂XDDDD
最後A君醒來抬眼往小跑步二宮君的那一看,也都讓我想歪惹~
話說、這一集的尼諾蜜因為催眠與來賓兩人不停的肢體接觸,那纖細的手腕都湊到來賓的臉頰和唇邊了!!!
看在我眼裡,只覺得好色氣。完全親爹目線了((變態啊這位太太=w=



任性想看穿白襯衫的二宮君,但白襯衫根本沒什麼存在感。


【竹馬/相二】夜宿

夜宿相葉公寓的這個決定,其實來自於二宮和也那個不可告人的心機。

對於喜歡的人找盡辦法親近,所以算準那人回到公寓的時間,透過手機隔空說著肚子餓了便捎上遊戲機前來按門鈴,這種心機似乎人之常情。

顫抖身子、等候公寓主人施捨室內暖氣的二宮,一個轉念覺得這樣過度黏膩某個人的自己或許無可厚非,但更慶幸對方是那個溫柔到簡直沒有脾氣的人。

保持彈性空間讓二宮隨興拒絕,又幾乎能無縫配合他一時興起的邀約,從小到大都給予過份寬容的自由。

嗯…不正是二宮和也再三重申的戀人條件嗎。
可惜相葉雅紀聽不出來吶。

這次開門的速度與往常相比顯得有些慢,二宮猜想對方是不是睡了,畢竟那人才剛結束單獨錄製的節目,電話裡的聲音在訊號不好的雜音下,仍能聽出濃重的倦意。

再次按下門鈴的同時,門板被向後拉,門縫間展露出一個修長的身影。

慣例的短袖T恤和灰色棉褲,二宮直觀便看到相葉T恤上印製的英文字母,思緒敏捷的腦袋忖度著,為什麼隨便的家居服能襯得相葉有種乾淨的頹然。

左手手掌輕鬆地擱在不鏽鋼門把上,右手胳膊側邊抵住門框,沒有被衣物遮蔽的部分能看出微微施力而收緊的手臂線條。

相葉順眉斂目盯住二宮而低垂睫毛,身體因為重心的不平衡有些歪斜。深褐色的瀏海放下,遮蓋住額頭和泰半的眼瞳,黛黑如墨的眼珠子被陰影重疊得更加濃郁。

此刻隱掖不住夜晚慵懶氣息的相葉,因為嘴角那輕輕抿起的嚴肅,有股壓迫人心的沉穩。

「在忙?」

相葉聞言,微偏著頭,「嘛…」

「難不成在做什麼壞事?」

對方勾起微笑,側過身體,讓二宮抖落冬夜寒氣、動作靈巧地踏入玄關,短暫的間隙低聲反駁,「也不算壞事…」

這種沒有底氣的口氣,二宮分辨的出裡頭隱匿了什麼意思。

幾年前的番組上,為了節目效果而拱出那片消失的錄影帶,最後接手卻弄丟的人負起全責買了同類型的影片補償相葉。恰巧被二宮從客廳抽屜翻出來時,相葉也是這副作賊心虛的模樣。

「打擾到你了?」低下身換上室內拖鞋,二宮沒發現自己蹙起眉頭,語調也有些變樣,彷彿門外的涼意內化進他的語言裡。

已然察覺到異狀的相葉遲疑了片刻,下意識的撥弄前額的頭髮,「也沒。」

兩個人詭譎地相顧無言。

相葉先轉移視線,瞇眼一笑,拍了拍二宮的頭髮,有安撫對方的意思。

意會過來相葉的好意,二宮沒有拒絕。領先於相葉拐進客廳,嘴上卻還不放過能揶揄對方的機會,「團地妻系?還沒換口味啊…」

相葉居然正經表情的回覆,「早就換了哦。今天是OL系列。」

「…都忘記你最喜歡制服和套裝。」

相葉的眼睛幾乎笑瞇成一線,正好掩飾掉眼底那抹微妙的深意。

室內的燈沒有全開,一向明亮的廳房今日壟罩在迷離的昏暗中。

「什麼時候這麼省電了?」甫問出口,就靠剛才對話的蛛絲馬跡推敲出原因的二宮忍不住將眉頭鎖得更緊。

嘛、看某些香豔刺激的影片總需要一些氣氛吧。
真是白擔心這傢伙了。

忿忿的將隨身包包連同沒有坦白的怨妒甩進沙發裡。

材質鬆軟的絨毛沙發墊承受這用上真力的一擊,卻只造成一聲悶響。

讓二宮有股感慨,自己那份發自內心的心意再如何奉獻給相葉雅紀,也只會換來對方溫柔、得體的微笑吧。

…頂多偶爾加碼一個摸頭或摟肩。

但已經該知足了。

從天花板懸掛而下的雅緻吊燈被點亮,柔和的淺黃光芒頓時充盈在整個空間。

相葉揉著頭髮,踩著拖鞋從牆壁開關處走回二宮身旁,沒有多說一句話,只將二宮摔進沙發裡的側背包重新安頓好,安放在抱枕邊。

來回走動時,九分長度的棉褲隨著走動而扯出與拖鞋之間那段裸露健康膚色的腳踝,因為精瘦而顯得腳踝更為骨感。

…再看下去會著迷到失了方寸。二宮強迫自己轉換注意力,於是扯開包包,準備拿出掌機。

「別拿掌機了,你陪我玩。」
低沉的聲線說出少見的制止,和頗有力道地拉住二宮的手臂。

二宮怔愣了幾秒,動作被禁錮而定止於半空中,往旁邊這個跟著自己彎身卻還是高上一些的男人看了看,「但你的wii被你一腳踩壞了,忘了嗎?」

相葉困窘的放開對二宮的牽制,改讓指尖摩娑著鼻頭,似乎一時忘記如何發聲,最後在二宮單純的疑惑目線中含糊其辭,「已經修理好了。」

閃現過相葉最近忙到幾乎沒有私生活,特地抽空拿遊戲機去維修也不太符合相葉的個性…然而懶得思索太多,所以就沒多問,順著相葉的央求,將掌機放回包包裡。

「但我肚子餓。」一邊似嗔似怨的說道,一邊脫掉沒有實質禦寒效果的西裝樣式外套,身上只留下白襯衫和暗棕色的格紋背心。二宮低下頭,將袖口的扣子解開,再把兩臂的袖子向上摺起,露出一小截潔白的皮膚。

「ニノ今天穿得好正式吶。」

「還來不及回家啊。」

聽話的人逕自將藏住的下文順口地接了下去,「就先過來了?」

沒必要說謊,所以「嗯」了一聲伴隨沒有猶豫的點頭,爽快的承認。

麻煩經紀人把他丟在相葉公寓附近的便利商店門口,儘管表情輕鬆的裝作要買宵夜,卻還是被經紀人無意的取笑了一句「ニノ真是喜歡相葉桑公寓附近這間便利商店呢,是因為常來找相葉桑嗎?」。
所以說,人類的直覺有時候真的怪可怕。

二宮自知這種插曲只能收藏於心。
確認般的再看向相葉,卻迎來一雙笑盈盈卻深不見底的眼睛。

那人低聲詢問,「冰箱裡還有昨晚多做了的咖哩,可以嗎?」

「嗯。」

得到二宮的首肯,便一語不發的朝獨身男人的公寓裡那個算得上五臟俱全的廚房走去。

公寓的格局讓二宮看不見在廚房加熱食物的人,他收回思緒,無須考慮就能熟門熟路的翻出電視螢幕下的矮櫃裡整齊收放的白色主機,主機上沒有摩擦痕跡,就像是店內擺設的全新商品。

他歪著頭屏除掉那個不會認真求證的疑問,繼續搗鼓等一下要進行的遊戲。

不消多久,聽到腳步聲,偏過頭便瞧見相葉單手端著一盤看起來中規中矩的咖哩飯,另一隻手夾著兩瓶啤酒。

帥氣挺拔的身姿讓二宮操控的闖關主角死於非命。

「死掉了呢。」間接導致如此結果的人還忍俊不住的壞笑。

卸不下尊嚴而無法坦承的二宮放下純白色的遊戲手把,絲毫不覺心虛的說著謊言,「因為太餓了。」

在相葉面前,他已經練就兵來將擋的遮掩真心技能。

但倘若相葉雅紀真如節目說的一樣,能不用言語就能隱約感知到二宮的心情,那麼這項技能大概毫無用武之地。

誰曉得呢。
至少到目前為止,相葉都沒表示過任何相對應的舉動,厭惡也好、閃躲也好…都沒有。

二宮心存僥倖的希冀著對方永遠都別知道。
才能繼續平心維持住兩個人的關係。

不管對方是後退一步,或者奇蹟的前進半步,他都會無所適從。

至於那因苦楚而偶在夜半突襲而出、彷若置身懸崖邊的窒息感,就留給他一個人就好。他會悉心分解那份銳利而沉痛的情意,再組裝成更堅定的偽裝。

相葉已經放下手上的物品,將盤子上的湯匙放進二宮的掌心。「那快點吃,別發呆。」

「嗯。」

盤腿坐在地上的人聞到咖哩的香氣頓覺飢腸轆轆,才意識到因為新劇的拍攝進度而錯過晚餐的時間,本來就被虐待得特別遲鈍的胃也沒張揚存在感,所以胃袋裡空蕩蕩的,只要一些食物的香味便能誘發人類最基本而必備的食慾。

他把遊戲手把塞入相葉手上,專注一心地用湯勺小口小口的進食。

螢幕上,新的一輪開始,但這次由不同的人操作。與前手相比之下,那個彈跳的小人物動作不甚靈活。

總時不時引來二宮的驚呼和入迷的指引。

一室歡鬧,矮桌上的空酒瓶隨著升高的氣氛而逐漸增加。

咖哩吃了半盤就已有飽足感,相葉會心的接手另一半,名義是不能浪費食物。然後遊戲的闖關者再理所當然的交換成另一個玩家。

穿插彼此各自在工作上的趣事於對話裡,默契滿點的逗彼此笑到忘卻煩憂。

簡單得一如往昔。

不知不覺時針敲過了數字12,二宮用細細的聲音叫嚷著「想要喝水」,從地上爬坐起來,起身往廚房方向緩慢的踱步過去。懶散的趿拉著鞋子,鞋底與地板摩擦出拖長的腳步聲。

太習慣的環境讓他不必開燈,就能知道杯子和飲水機的方位。

斟滿一杯溫開水,透過杯壁將暖意傳遞到二宮的手掌裡。二宮邊走邊喝,儼然當作自宅,活動自如。

經過廚房的木桌時,髖骨不小心磕上桌角,他吃痛的悶哼一聲。而桌上那台筆電因為這細微的動靜,螢幕亮了起來。

二宮暫且忽視痛覺,淺嚐一口開水,好奇的走近,螢幕上的畫面讓他連結起相葉開門迎接他後,那個不知羞怯的坦誠之語。

…居然還真的是OL系列。

「哪有人挑在廚房看這個…」不經思索已叨念出聲。

才要轉身就撞進某個人的溫度裡。

二宮皺起眉,心生困惑相葉何時安靜無聲、如同鬼魅的湊上來。

「ニノちゃん。」

「唔?」

「我也想喝水。」

「自己倒啊。」反射性的先回嘴了,「這是誰家--」

藉著二宮雙手緊握杯子的狀態,相葉從底部托高馬克杯和彎下脖頸,雙管齊下的情況以配合自己的高度,啜飲二宮才喝幾口的溫水。

「…喂。」

又是笑瞇瞇地包容二宮無奈的瞪視,相葉情不自禁緩聲說道,「很可愛哦。」

察覺到二宮狐疑的神情才繼續接話,提供語句的主語,「影片裡的女生。」

「穿著白襯衫的樣子…」

「……」

「喜歡嗎?」

二宮不正面表達見解的輕哼。

相葉伸出手,敲了一下鍵盤,螢幕上未完的影片又繼續播放。

含蓄的說法是眼裡一片生動的旖旎春色。

兩具交疊的胴體,男性與女性,肢體動作簡潔易懂。

二宮沒忽略影片的時間軸,才不過十分鐘,就已經是這種程度。

沒有欲拒還迎的前戲及勾人的愛撫,長驅直入的劇情開展,這人的急性子在這種層面也顯露無遺。

換個角度想,就能將這種略為哀傷的發展理解得饒富趣味。二宮勉強的翹起嘴角的弧度,極力忽視背後站著的是自己長年以來投注沉甸甸情感的人,而那人眼中的理想伴侶只會是另一個性別的美麗人種。

以索然無味的學術眼光分析起影片的男女進行動物界自然的交合,還不忘腹誹女方的呻吟有些刺耳,便把應當尷尬的生理反應壓制回去。

二宮用手肘巧力支開相葉的胸膛,「吶、拿進你房裡看,不是更好嗎?。」

但對方卻像明白到他的意圖,有意無意的微微傾身,雙手碰上木桌邊緣,又縮減了兩個人的空隙。一雙杏眼表露無辜,「為什麼?」

「ニノ不喜歡?」說的話卻直白又有種難以界量的魅惑,「這種清純系的。」

「肌膚很白、黑色短髮,說著不要卻會貼近的傲嬌類型…」

被圈在餐桌搭配的木椅和相葉中間的二宮無法動彈,連試著轉過頭吐槽相葉都顯得有些岌岌可危。在這距離裡,他根本沒辦法專心把相葉的話語聽進耳裡。

雖然可以接近相葉令他見獵心喜,但這人喝醉酒的狀態應對起來相當麻煩啊。

和M.J.酒後親吻的那種事,他並不想使其發生在自己身上。

他會因為草率的一吻而按捺不住多餘的雜念,卻又會在哪日的節目上看見相葉爽朗笑著公開這個被樂見為段子的軼事。兩相對比,絕對會讓他的傷感無所遁形。

貼近耳邊的嘴唇反覆開闔,似乎吐露出「可愛過頭了呢」這樣黏乎的評語。然而二宮的無心,讓他疏漏了對方近似挑逗的耳語。

細長的手指悄悄拽住被二宮散漫地拉出褲頭的白襯衫衣襬,趁著二宮不知何種緣由的陷入恍神,稍微扯高,露出一小片的肉色。

「好了、我要把這個關掉。」

「不行--」被二宮的舉動驚得只能讓鬼祟的手先擒住那圓潤可愛的手指,「ニノ不說喜歡就不能關。」

「…為什麼我要說喜歡?」

相葉笑出聲,胸口因為輕笑而顫動。

只想逃開這荒謬的處境,二宮一咬牙根,敷衍了事的虛應兩聲違心之論,「はい、はい、我最喜歡了。」

「我也最喜歡了哦。」

「好、那你就拿回房裡看吧,不打擾你。」

「ニノ一起。」

像是自暴自棄的,語氣裡已經透露出一絲不耐煩,「為什麼啦?」

「因為你喜歡。」

二宮真是被這般彎來繞去的喜歡與不喜歡弄得頭昏,暗著告訴自己跟個被酒精降低智商的人生氣沒有意義,但還是憋屈的回答一句,「那不一樣。」

「一樣的。你和我都喜歡。」

「…是笨蛋嗎?」

「才不是。」下巴挨著二宮的腦袋,柔順而芳香的墨黑短髮搔癢過相葉的下半臉。如果二宮能完整轉過180度,某個藏住失落、唸著「かず才是,一直都是…」的人便能不費吹灰之力而且佯裝意外的吻上額頭。

僵持在困境中、自認為尚有辨識能力的二宮如此肯定的斷言,「你絕對喝醉了。」

「嗯,我喝醉了。」對方沒有否認的順著他,然後又沒有邏輯的任性起來,「所以陪我。」

「不行。」

「為什麼…」相葉尾音裡的挫折清晰到讓二宮誤會是酒鬼的撒嬌。然而再次啟唇時,就接續到注定會聽到二宮憤而掙扎的話題,「我剛剛發現我們穿了一樣的內褲又害我很興奮的說…」

「別這麼說!」

「為什麼?」

「會被誤會的。」

但這裡沒有攝影機,甚至沒有其他人吶。
除了我。
和你。

那…會是誰誤會。

一如既往的沉默注視辨析出二宮在倉皇中忘記潤飾的直言。

笑睇二宮下一秒便落荒而逃的背影,胸前少了一個溫軟的人形,空落落的。相葉手指靈活的利用快捷鍵將電腦桌面上的影片刪除,毫不留戀。

背過身、輕靠在椅背上,將二宮那杯沒有喝完而隨意擱置在旁的水一飲而盡,原本微溫的溫度已經冷卻,冰涼的液體滑過相葉的食道,冰鎮了他失序的心跳。

清明的意識,足以讓他在二宮沐浴結束之前,將玩得遍地凌亂的客廳回復成窗明几淨的原樣。

並且聰明的想起二宮忘記拿進換洗衣物。

從衣櫃中特意挑選寬鬆的上衣款式和短褲擺放在浴室門口的櫃子上,然後輕敲浴室的門板囑咐二宮,毛玻璃內模糊的身影聞聲,定格在霧氣中,靜默半晌才慢悠悠的應答。

相葉放心的走回廳房的沙發,側身躺下,閉眼假寐。伴著潺潺水聲在耳,浮現方才略為失控的場景,想法紊亂如麻。

二宮的包包被半壓在相葉躺著的抱枕之下,卻巧妙的避開遊戲機和手機的位置。

就算有人真的臨時反悔想趁機離開,也沒辦法得到返家的鑰匙。

啊、還有衣服。怕冷的人怎麼可能穿著短袖、短褲抑或那套不怎麼保暖的套裝就出門呢。



所以--這究竟是誰的心機?

Fin.

 

然後,不知為何腦子一抽曾在中間寫出了這樣違和的一段:

看起來格外禁慾的三件式西裝。
兩個鐘頭前開門時,瑟縮著單薄的身軀,臉頰和鼻頭都因低溫而暈開淺淺的紅色。水潤的眼睛一眨一眨,愣愣凝視遲了些現身的相葉。樣貌清秀的男人根本不必如鏡頭前那般擺弄就有讓人癡迷的魅力。
開門的公寓主人險些意亂情迷,想觸撫對方受到冷風荼毒而顯得乾燥的臉上肌膚。

多希望能為他撫去天冷的不適和歸來的疲憊。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WEN兔子
  • 這篇竹馬好棒,我又被稍稍虐到了。
    話說早兩天有個念頭想寫寫竹馬兩人對對方耍心機的短篇,然後今天就看到MICA醬寫出來了,那難道是心有靈犀~?(你滾)
    AIBA醬說喜歡的白襯衫傲嬌型明顯就是你啊尼糯米,快發現啊!
    以上那句就是我邊看文邊腹誹的說話,雖然不發現更帶感~(那人神經錯亂)
    然後,我覺得兩人互有好感又不敢說出口只能暗示的拉鋸狀況真是正中我萌點…
    怎麼辦……我真的要爬去竹馬啦(嗚嗚MICA醬你個壞人)
    P.S 開頭的那首歌第一次聽LIVE的時候真是聽哭了我,唱到心坎的感覺,從此站定尼糯米擔,他的歌真是給人真心的感動啊><
  • 我一開始是想寫誘受糯米的…但寫著寫著腹黑拔就又略勝一籌了XD
    在猶豫寫的後續是要讓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又或者繼續讓他們這樣下去
    哦哦!真的嗎?太巧了吧,討厭=w=
    不過真的會有這樣剛想起一個梗,就剛好看見別人寫的文的巧合!!
    快過來竹馬家!.............誒誒不對、這樣我就看不到好看的歪二文了!
    不過還是歡迎跟我一樣雙西皮((wink
    只是這樣滿累的,腦洞明明都是現實向卻是平行世界
    而且我的竹馬文絕對不提翔桑......不得不說這種心態很像竹馬是婚外情XDDDD
    這陣子就是不停repeat這首solo。最鬱悶時也是聽哭了,然後被安慰到
    二宮君真是個情感豐沛又溫暖的小惡魔(誒)

    路過的大嬸 於 2015/01/12 23:56 回覆

  • WEN兔子
  • 我最初認識的那個mica跑到哪去?(那什麼口吻XDD)
    不過我好像真的快變成雙CP了……不可以!我要有定力!!!
    但是能夠毫不廢勁就讓小惡魔完敗的愛拔拔真是好棒!
    對,整個就是超巧~
    所以我看到那篇的時候完全是眼睛都發亮起來XD
    感覺就是很滿足,因為有人寫了,省卻自己填腦洞的功夫(你滾)
    完全明白有點像婚外情的感受XDD
    我那篇有時也讓愛拔來串串場,結果還有一點點罪惡感,
    只能說服自己那是錯覺…所以我果然還是櫻二黨吧(堅定臉)
    有時候我不開心也會聽那首,聽完會感到漸漸打起精神來,感謝小惡魔(啥)
  • 很矛盾的看著歪二梗寫竹馬文。
    但番組裡的歪二好多細節很萌......
    看150115的VS二宮君被翔桑逗笑而躲到po後面,簡直可愛翻了!!!
    兩個人的笑點就是在對方身上吧~
    不愧是安定磁石組,現在好像都只甜不虐了,但我比較想看相愛相殺相虐的歪二((不停強調XD
    最近寫文頗心乏,用的梗太沒新意所以決定手邊的兩篇結束後就封筆一陣子。
    WEN醬干巴爹~就靠你的歪二文來治癒我=w=

    路過的大嬸 於 2015/01/19 07:13 回覆

  • Natsukaede
  • 這種就差捅破那層窗戶紙的感覺簡直太帶感了!!Mica 大完全寫出了這種急死圍觀群眾的心癢癢(?)的氛圍完全正中紅心ฅ'ω'ฅ

    大人拜託請繼續!
  • 我真的很愛要戳破又不戳破的那種感覺
    可能還沒告白之前的曖昧總是比較美((?
    不過主要還是要感謝竹馬不經意都會發個糖出來,還日常感滿滿
    讓我不小心就會覺得他倆之間有貓膩((明明就腦補功力驚人還怪別人XDDD

    謝謝喜歡wwwww

    路過的大嬸 於 2017/03/09 00:02 回覆

  • Trista
  • 現在才看到!
    表白一下我也是黃擔,Ninomi太可愛♥
    btw我是搜果珍搜到的卻意外看到嵐,這種感覺好神奇啊!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