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竹馬一直有兩人會抽菸借火的想像。
真能寫出來也算是減少了一個人生遺憾吧((什麼鬼XDDD


【竹馬/相二】菸

年底的行程除了慣常的番組錄製、攝影採訪和巡迴演唱會以外,加上時不時的電影宣傳,與往年相比,閒暇時間又被壓縮了一些。對於一個已經有一段時日沒有悠哉享受過休假日的人而言,此刻的放空珍貴到無以復加。

相葉配合陽台矮牆的高度微微前傾,左手肘拄在矮牆上,掌心輕輕托著下巴。讓相葉有些許欣羨的黃金地段高樓層讓他得以眺望一覽無遺的夜景,遍地散落燈火、看似溫暖實則冰冷的東京。

今天公寓的主人狀態很好,所以室內不開燈,能更清晰地望見闃黑的夜空裡有一輪盈滿淡黃色的圓月,清冷的月色鋪灑陽台一地,將兩人的身影拉出兩道淺淺的、幾乎碰上的影子。

整日忙得天昏地暗的相葉在瑟瑟寒風中,剖析自己為什麼不回家反而來了二宮的公寓,左思右想地怔愣著,得出一個「就是想和Nino待在一起」這種任性的答案。

冷風刮削過他的臉頰,稍微吹亂了短髮,他隨意的用五指耙梳過右側的頭髮,耳朵上的髮絲隨著動作被無意的勾進耳後。

右手邊陪他站著的人沒有抬眼、不發一語,大概也沒察覺相葉的腦子裡思緒雜亂。

只有打火機點亮的聲響在靜默中特別突出。

相葉被那橘紅色、跳躍的火光吸引了目光,理所當然將使用打火機的人一併納入眼底。

他怔怔地用眼神描摹二宮的側顏線條,暗忖歲月在二宮的外觀上沒有留下深刻的雋痕,反而被時光磨礪掉眼睛裡尖銳的稜角,現在的二宮周身散發的氣息柔和得讓人只想疼惜。

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在年少時也曾閃現過,但被相葉束之高閣。然而近年來卻出現一股後勁,似乎積累太久,已聚攏成一頭巨獸、難以控制,讓他無法忽視。



但如果對Nino說了這種話…
只會被他吐槽他是男的,講疼惜噁心死了。




對於喜歡、愛啊這種情感,他們在目前的人生中體驗得夠多了,年少輕狂時真情投入過,漸漸成熟後,學會逢場作戲,懂得淡然抽身,也談過幾場不鹹不淡的愛情。但對象絕對不是同性。

然而情竇初開沒過多久,相葉就明白自己對二宮懷抱著的感情很微妙。也許是青春期對性別的界線不甚明確,他喜歡這個害怕寂寞、很親近人的二宮和也,想有肉體接觸的那種喜歡,全然靠著社會的道德才憋住當時那股蠢蠢欲動的欲望。

正式跨入30代這個年齡層,看著二宮仍然單身,而那個微妙的情感沒有消減,就像是舊疾復發的折騰他,尤其在兩人獨處的時間裡,戳刺著他,醞釀一股衝動。



在這個體系有個好處,只要不要玩得太過,多數人對於他們這種打打鬧鬧、黏乎乎的舉動都是一笑視之。

所以相葉拿捏住分寸,說著彷彿玩笑的真話。

然後毫無懸念的被二宮當作笑語。




所以說,Nino真的沒大家想得那麼聰明啊…他嘆了一口氣。
有人在他身邊暗戀了十年都沒發現。



一思及此,有股可笑的怨懟油然而生,鬱悶到讓他需要一些刺激的東西才能不在負面情緒中下沉。相葉伸手繞過二宮曲起的手臂,拿起放在陽台上的菸盒,動作熟練的敲出一支,叼進嘴裡。

玩著手機、沒理睬他的二宮這一刻終於看向他,吸納月光的明亮眼睛含笑,噙著吸了幾口的菸,說話有些含糊,「不是戒菸了你?」

相葉輕描淡寫的聳了聳肩,「但看你抽就又忍不住。」

然後沒有猶豫的彎下脖頸,想用二宮那根菸的火花點亮自己的。

等待點燃的間隙裡,他不意外地發現二宮瞪大眼睛,眼周緊繃的肌肉顯示出這人沒有掩飾的訝異。

被陰影壟罩住的眼瞳裡,是一片被夜色染黑的深沉,依稀能見倒映著相葉放大的臉,和那對沒打算藏住心意的眼神。



如果可以渡給你我的感情,就好了啊。



他嘴裡的菸有了些許火光。

大概是兩個人距離太近,隱隱催化出一股熱度。

相葉準備恢復站姿,沒預料到二宮在分開的一眨眼間,抽掉他們兩人口中的香菸。

「Ni…」

那個疑惑的No音就被溫熱的嘴唇吃進去。

二宮單手勾住相葉的脖子,施力將相葉的腦袋壓低,兩人之間將近10公分的高度被一個拉近的動作輕易打破。

相葉花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二宮在與他親吻,彷彿青春期裡那荒謬卻難以從回憶中抹去的夢境。

夢中的二宮嚐起來是甜美的,像沾著蜜,但此刻他的嘴唇流連在對方唇間那股香菸的苦澀,在在提醒他這是現實。

但好像更撩人啊。他暗暗想著,接著轉守為攻的摟住清瘦的身體。

二宮抬高的那隻手已經滑到相葉的肩膀上,沒什麼力氣的搭在後者的肩頸旁,另一隻手卻意味不明地隔在兩個軀體中間。

專注於與二宮嘴裡的柔嫩糾纏的男人綽有餘裕的扣住胸前肉肉的手掌,就著二宮的手背十指交疊。

兩人下半身緊緊相貼。相葉忍不住分神責怪緊身的牛仔褲,太不舒服了。

卻被二宮在較勁的舌尖上咬了一口。

相葉吃痛的退了開。瀰漫在兩人之間的纏綿色氣才中止片刻。

「…把你的ero氣息收起來、笨蛋。」困窘地撓著脖子的二宮蹙起眉頭,因為自己脫序的舉動而悶悶不樂。轉身踩進去沒有燈光的室內,縮著的背影融入於黑暗,從脖子順著攀上耳朵的紅色也隱入夜色之中,丟下相葉一個人。


相葉雅紀無辜的眨巴著眼睛,撫過還殘留一絲溫暖的嘴唇,彎了嘴角。


什麼嘛。


所以早就被發現了嗎。






那麼、就不用遮掩了吧?Kazu…
當他咬上二宮柔嫩而飽滿的耳垂時,低喃著細碎情話。


他壞心眼的堅持用二宮覺得羞赧的姿勢,讓那個同樣隱藏心意多年的男人坐在上方、紅著臉先告白。





二宮,我愛你。
但這次不准你再拒絕我了。

Fin.

我腦洞裡的愛拔天然形象總是只剩渣渣…
寫著寫著就想起AU CM發表會上愛拔趁機用英文翻譯告白橋段。
尼諾在拒絕時很明顯的摸了嘴唇…我可以認定他是在掩飾說謊嗎=w=

 
↑  上傳這支影片的GN如果哪日看到覺得不妥,麻煩告知。
愛拔那kukuku的笑聲讓我有種莫名的真實感XD
好想聽尼諾在愛洗鐵路之後是怎麼吐槽的,可惜被剪掉了嗚嗚嗚QAQ

創作者介紹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nino X WEN
  • 大嬸那是要爬牆到竹馬的節奏嗎?Q.Q
    雖然竹馬很待見,可是我還是想看櫻二的陌生人啊(其實是催文沒錯)
    不過說說這篇的竹馬,一整篇就是淡淡的憂愁然後淡淡的甜,很喜歡那種感覺(心)
    Aiba你就不用在意,即管推倒(?)糯米吧:)
  • 你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居然寫了四篇竹馬文XD
    陌生人更得好疲乏啊哈哈哈,不曉得怎麼讓他們感情搭上線...果然還是在第二章就結束才是正解((喂
    不過你的催文會成為我的動力的=w=
    這篇文裡愛拔已經推倒糯米了XDDDD
    話說,某拔生日將近,總覺得應該丟點福利,但肉好難寫啊!!!!!!
    可我好想看腹黑拔氣場全開的吃掉尼諾蜜~~~~~
    ((櫻井先生表示:我的生賀妳怎麼就沒想過要讓我吃點福利=3=

    路過的大嬸 於 2014/12/21 23:1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