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習BET de 嵐後,想看Nino的聰明對腹黑拔毫無用武之地的產物。


【竹馬/相二】備份鑰匙

在相葉雅紀第五次弄丟鑰匙而前來投靠的夜裡,二宮和也緊抿雙唇、雙手抱著胸,對峙不到一分鐘,便嘆了口氣解除防盜鎖,讓門外笑得跟冬日暖陽一樣的男人登堂入戶。
 

 

「你應該打一份備份鑰匙。」

「為什麼?」剛從二宮公寓的浴室出來的男人用米色毛巾擦拭濕漉漉的頭髮,周身散發沐浴完蒸騰的熱氣,不知為何就讓清爽的笑容添上一股若有似無的色氣。

「因為你第五次弄丟了!」二宮躺在沙發裡玩著手機遊戲,瞄了一眼,不受影響的繼續手中的作業。對於某人在他公寓裡熟門熟路的使用各種物品,他習以為常,甚至曾認真考慮過是不是該跟對方收個房租和水電費。

與他對話的人似乎被這聲斥責驚嚇到,唯唯諾諾的口氣囁嚅著,「可是每次都在隔天就找回來了…」

 


二宮掐掉手機,一股竄升上來的火氣讓他往那個呆愣站著的人瞪上兩眼。

他忍不住懷疑這個相葉雅紀是蓄意將鑰匙藏起來的,才有理由跑來他公寓看電視、看漫畫、打遊戲、蹭宵夜,再理所當然的借用浴室和客房。


「不管!總之多打一份鑰匙。」

「ニノ…」

「放在你常用的包包裡,或者拿給經紀人。」

「ニノ…」

「還是就交給你那個祕密的女朋友…都行!」

 

 

相葉像氣餒垂耳的兔子乖巧又帶著歉意的凝視著二宮。他緩緩蹲下身,單膝跪在鋪著地毯的地板,與換了姿勢改坐在沙發上的人四目相對。

空氣中有一股甜甜的香味,是二宮和也浴室裡的那罐沐浴乳。沒有注意到是在哪個時間點,這個幾乎是進出自如的男人私自帶進來的,然後不顧二宮意願地替換掉原本使用的那一罐。

責怪過他為什麼要挑這種不上不下又沒什麼魅力的味道,沒想到那人卻是笑嘻嘻的回答『でも、一聞到這個就想起ニノ』,完全搞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總是這樣,任他恣意妄為地涉入自己的生活。
早就超出工作夥伴或者是朋友的定位。

 

 

此刻相葉收起笑顏、看起來相當嚴肅的表情,讓二宮有點不安。
他後悔剛才不經思索地發怒,和說出彷彿是禁語的關鍵字。明明就可以用更和緩的方式表達詞語的。

 

靜默中,相葉又趨前更靠近二宮,一手壓進真皮沙發,一手則擱放在二宮的膝蓋上,「難道ニノ不想要我來這裡嗎?」
被這麼一問的二宮不明所以地皺眉,「也沒這麼說…」

 

 

「ただ…我不可能永遠陪在你身邊吶。」

聽起來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可以有許多種解釋。

 

 

二宮回憶起相葉第二次弄丟鑰匙時,獨自坐在公寓外的矮牆上,不曉得從什麼時間開始等他等到凌晨。

這種狀況對於忙起來就要日夜顛倒的他們而言,實在難以避免。

那時候一句『幹嘛不去找其他朋友?』的疑問句最終沒脫口而出,而是轉換成一個無語的拍頭,輕輕地落在相葉的頭頂上。

 


面對相葉可憐巴巴的淚眼攻勢,這套公寓的所有人一時間毫無招架之力。與相葉對視了半晌,才不甘願的吐出一句「…隨便你了」。

 

 

他們從小到大動真格吵架的次數很少。

但這次二宮輸在自己的罪惡感,所以沒有自在的轉開話題,讓兩個人從尷尬的氛圍中解脫。

莫名其妙的陷入冷戰。

 

 

二宮和也咬住下唇,拿起手機,一語不發便往臥房走去。

鑽進被窩裡翻來覆去一段時間,紊亂的思緒才稍微凝聚出一點睡意。

意識朦朧間,聽到細微的敲門聲。

二宮以為那是錯覺,挪動側躺的姿勢,將攀住抱枕的身體更蜷曲起來。

門把被轉動開,廊道的燈光從那道縫隙中掙脫而出,侵占門邊的黑暗。

喑啞的嗓音穿透過一片漆黑的房間,「吶、一起睡可以嗎?」

「嗯…」二宮半夢半醒的應答,枕頭上的腦袋點了頭,不過縮在蓬鬆的棉被中,估計在門邊站著的人看不清楚。

伴隨窸窸窣窣的聲響,棉被的一角被掀開,冷空氣讓二宮瑟縮了一下,但沒過多久,溫暖的體溫向他接近,一隻手放在他的腰上,力道輕柔,正如那刻意放柔的說話聲,「…好久沒有和ニノ一起睡。」

擾人清夢的聲音就在耳畔,所以二宮沒得忽略話音裡的緬懷。

 


二宮正對佔走他雙人床另一側的男人,他不用睜開眼睛也曉得相葉清醒著注視他。

那個比誰都要認真而且溫柔的相葉氏。

 

 

「我不會再弄丟鑰匙了。」

「嗯。」

「但明天還是會去打一份備份的。」

「嗯。」

「所以不要生氣好嗎?」

「嗯…」

「ニノ也不用永遠陪在我身邊,因為我會主動先找到你。」

「嗯…」

「還有,我沒有祕密的女朋友…」

「…不過、我是ニノ的祕密人(ヒミツマン),而且一直都會是。」

「……」

 

 

「睡著了嗎?」自說自話的人笑彎了嘴角,融入於黑暗中的眼瞳裡卻隱含著一絲遺憾,「好可惜吶…」

 

 

安心地讓手臂圈住二宮的腰部,相葉小聲說道「晚安」,然後在二宮的額頭上覆上一吻。

 

 

 

隔日二宮在手機的震動聲中醒來時,另一個人已經離開。

穿過的居家服摺疊整齊地躺在洗衣籃裡。二宮刷著牙、視線卻掉在某人壓在衣褲中間的內褲。

似乎是想起少年時穿錯內褲的糗事。獨自一個人fufufu地笑了出來,卻沒料到嘴裡的牙膏泡沫讓他滑稽的嗆了一口。

 

 

結束幾個單獨完成的行程後趕到電視台錄製番組,還沒踏入休息室,就在走廊的轉角遇上打理好造型的相葉雅紀。

大概有三秒鐘的愣神,杏眼直勾勾盯住二宮,才扯開一如往常的笑容。

相葉不由分說抓起二宮的左手,攤開可愛的手掌使其向上,然後將一串發出金屬敲擊聲的東西放在掌心。

 

 

二宮歪著腦袋,被相葉的行徑弄得困惑的問了一句,「什麼?」

「ニノ讓我打的備份鑰匙。」

「那為什麼交給我?」

「給ニノ保管啊。」

「為什麼?」

「沒為什麼,就覺得只能給你保管。」

「…像女朋友一樣。」心思細膩的人早已將這種舉動連結到另一個層面。

「嗯?」

這次猶疑的眼神心虛地躲開了與相葉的對視,「沒什麼…」

相較於二宮罕見的找不到應對方式,造成他陷入如此困境的人卻沒有戒心地一臉坦然,「對了、ニノ想進去就進去,我不會介意。」

「你對講這些話有沒有些自覺?」

「什麼自覺?」

 

 

發現從頭到尾都只有自己多想的二宮用手背摀著嘴唇,緋紅色染上他的耳朵。

 

 

 

深諳他個性的相葉笑而不語順便攥住二宮的手腕,領著二宮往休息室前進。

這麼可愛的ニノ怎麼可能讓別人看見呢…

 

 

 

 

計劃順利進行。

除了是在第五次假意弄丟時就被ニノ先行要求打備份鑰匙這一部分有些走調以外,後續的發展和預料的結果絲毫不差。

依言打了備份鑰匙,但鑰匙交給ニノ。所以說,更有理由光明正大找ニノ了吧。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