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我終於被逼到爬出Y2了((居然有股深深的罪惡感這該怎麼破QAQ
大嬸本來就是隱性的竹馬,但最近被二宮家的竹馬君偶爾的男友力一擊斃命

看他倆牽手通常都是A君主動而且用力,吃豆腐也是
N君對比之下根本是個愛害羞又傲嬌的小女朋友啊啊啊啊




但這在同時,櫻井先生居然灑糖了!!!!!摸小熊、摸狐狸耳什麼的…更別說他們兩個的眉來眼去。
可惡、我的罪惡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GM:



 梗:閒聊007,A君提到N君。


【竹馬/相二】單向暗戀

 

將垃圾袋俐落的綁起,打掃完客廳的相葉以右手手背擦了一下薄薄覆蓋在額頭上的汗水。

--假日其實也不輕鬆吶…

如此感慨的同時,門鈴聲突然響起。相葉知道來者為誰,偏著頭,覺得這尖銳的門鈴來得剛好,而且挺是悅耳。

他蹦跳著腳步往門口走去,毫不遲疑的打開門。門口佇立的男人戴著口罩,怕冷的縮著脖子,身上一件鐵灰色的針織外套,今天的氣溫可不是夏天,傍晚又有些起風,這種穿著並不怎麼保暖。

相葉忍不住皺起眉頭,然後伸出手一把將二宮和也拉近屋內,不容對方反抗的力道。

「穿得太少了!」

「沒注意到呢,」二宮一如往常對相葉的責備四兩撥千斤,一派輕鬆地將包包放在玄關的櫃子,低頭脫下鞋子,並且彎身將鞋子擺放整齊。他沒有聽出相葉口氣裡那擔憂下的怒氣,抬起頭時,滿臉笑容,似乎覺得自己在說什麼有趣的事情,「等到發現時,已經在半路上了。」

「ニノ是個笨蛋啊。」

「聽你這麼說,可真奇怪。」

相葉不管二宮的調侃,對於這個照顧自己健康總是不太上心的竹馬,他已經積累太多怨言,但又不願逼迫這個人改變生活方式。

「怎麼了嗎?」

為了平息怨氣,相葉深吸一口氣,沒有回答二宮的疑問,一語不發的拎起二宮的包包,連帶把二宮摟在另一隻手臂裡,將二宮帶進溫暖的客廳。

 

「ニノ今天有什麼工作嗎?」

二宮在室溫的保護下脫了外套,一件貼身的黑色長袖T恤展現出身材線條,但胸口處的V領處卻有些寬鬆,以致於比二宮高了一些的相葉微低下頭所看見的景象是纖細的身軀、吸引人的鎖骨和若隱若現的胸口。

 

他艱難的吞嚥口水,困惑著房間的溫度為什麼在幾秒間飆升不少?

 

「雜誌採訪、雜誌採訪和雜誌採訪。」二宮並不知道相葉內心的動搖,他挑了習慣的那個位置隨地坐了下來,是相葉呆愣站著的位子旁邊。他一邊回答,一邊摸上相葉拿著包包的手,被團員們喜歡的雙手一同掰著相葉的指頭,從相葉的手裡成功拯救回他的背包,接著怡然自得的將遊戲機從包裡摸了出來。

 

不動聲色的將二宮孩子氣的動作納入眼底,相葉努力把持住若無其事的樣子,有股危險的欲望在理智的縫隙間蟄伏。

他微微瞇起眼睛,眼角有幾痕摺子。

 

這個總取笑相葉天然的人其實才是最單純的吧,全然信任身邊最危險的人。

 

相葉坐上二宮身後的沙發,他目光落定在二宮的背影,只要再靠近一些就可以直接抱滿懷的身體,還有白皙的頸項,和熟悉的洗髮乳味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兩個人的獨處時間變得像是相葉雅紀訓練忍耐力的修行。

 

他暗自提醒自己不能踰矩,但還是克制不住慾念,向前伸長身體,他假藉要拿電視遙控器的動作讓二宮的後背整個偎進他的胸口,被包圍住的男人軟綿綿的「唔」了一聲,稍微抬眸看著相葉的下顎處,一對水潤的眼睛裡亮閃閃的,好像藏了整座銀河系。

 

相葉有些緊張,卻仍像平常一樣的和二宮進行對話,「不是還拍攝了CM嗎?」

 

就著這個曖昧的姿勢按下遙控器上的電源開關,打開電視,正在播出一部純愛題材的愛情劇,畫面是男演員從背後抱緊嬌小的女生,煽情的BGM響了起來。

 

對號入座的某人臉都紅了,他將遙控器放好,然後坐回沙發。

 

對方一半的心思已經黏在遊戲機上,方才只盯著相葉的眼神也回到遊戲機的螢幕上,所以應答的聲音聽起來漫不經心,「啊、對~」

 

見狀的相葉笑了笑。

 

他曉得那個二宮和也只要沾染上遊戲,就會入迷到渾然忘我、若無旁人。

 

有些慶幸,卻也非常失落。

 

拿起被攤展在抱枕上、還沒讀完的電影劇本,認真地揣摩起角色的個性和無聲背誦台詞。

遊戲的音效和電視上的抒情歌曲對比的交融在一起,相當突兀,但在相葉的公寓裡,這種情況出現的頻率高到有些不可思議。

兩人的沉默只維持三分鐘,一個不甘寂寞的人就出聲說話了,「相葉ちゃん呢?休假日呢!」

「早上先去跟朋友的球隊比了一場,中午和Toma約吃午餐,下午回來就開始打掃房子了,」相葉擱下劇本,看向天花板,回憶起今天的行程,講到打掃時,才重新注視起仍然垂著頭打遊戲的二宮,「不覺得特別乾淨嗎?」

「聽你這麼說才發現呢。」又是興致缺缺的聲音。

「和ちゃん也多注意一下我嘛…別顧著玩遊戲啊。」相葉故意用撒嬌的口氣要求二宮,他很擅長在這種看似玩笑的對話中參雜幾分真意。「如果要玩遊戲,在家不就可以了嗎?」

 

聞言的二宮放下了遊戲機。表情嚴肅,但臉太可愛了,反而有種小孩子裝大人的趣味。

像是疲倦了的伸了一個懶腰,不顧形象的向後倒去,正巧倒在相葉的大腿間,脖子倚靠相葉的大腿內側,漂亮的眼睛由下而上直視相葉,相葉這次直面地看進那一片深棕色的星空裡,毫無躲避的空間。

躲了就表示心虛,所以他逞強的和二宮用這種微妙的姿勢對視。

 

--不費吹灰之力便能推倒ニノ,並且對他予取予求的…

 

「相葉ちゃん。」

不似番組上拔高的小尖音,略微低沉的聲線親暱的喊著相葉,被呼喚的某人覺得神様大概正在施行惡作劇,拿著羽毛搔癢他的心臟,否則胸腔裡怎麼會有種麻癢的感覺。他的注意力全在二宮軟綿綿的肌膚接觸,所以沒發現自己的手抓住二宮晃動著的上手臂。

「肚子餓了…」因為一隻手不能輕鬆自如活動的二宮嘟起嘴,彎下眉毛,無辜可憐的模樣真有幾分像柴犬。

喜歡動物的男人忍俊不住,輕聲出笑。「那我煮薑汁燒肉(しょうが焼き),如何?」

「嗯!」恢復坐姿的二宮用力的點頭,「還有之前在節目上說的烤芋頭蘸醬汁…」

「想吃吃看嗎、ニノ?」站起身,還故作自然的整理一下皺褶的衣襬,看起來仍有些僵硬,相葉乾脆將錯就錯把僵直的舉動弄得像是在做暖身操,他甩動著兩手,笑容燦爛,「做給你吃哦。」

 

 

二宮在準備晚餐的相葉身邊像孩子一樣的好奇亂晃,觀察著相葉日漸熟練的刀工,然後自滿的誇獎幾句。

「我的刀法本來就很好!」

「是嗎?」二宮和也式的冷眼。

應當是客人身份的男人湊近冰箱,不問公寓主人的意願便拿出一罐啤酒,拉開扣環,小口的啜飲著。小心翼翼吃喝東西的樣子看起來格外可愛。

本來想從冰箱拿出食材的相葉起了玩心,他壞笑著逼近,用雙臂限制了站在原處的男人的行動,手掌拍上冰箱門的聲響像是某種宣戰的信號。

 

這是一場慾望與理智的戰爭。

 

怦咚--怦咚--

 

不知道是誰的心跳聲,急湊而紊亂。

 

怦咚--怦咚--

 

不行、不行,不能讓ニノ發現他的心思。

 

被捧在手裡的啤酒隔在兩個人中間,二宮紅潤的唇抵著鋁罐的邊緣,除了長長的眼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以外,幾乎不算有反應。

相葉雅紀以為二宮根本不在乎這猛然縮短的距離,才準備放下手臂,那個歪著腦袋、眨著無辜眼神的二宮卻將一隻手摸上相葉的胸口,被啤酒沾濕的手指指尖上的溫度透過棉質的衣服傳遞進相葉的心窩,似乎想利用相葉的身體摩擦生熱,還理直氣壯的嘟嚷道,「笨蛋、你做出壁咚了。」

 

用大手覆蓋住左胸前的那個手掌,不讓毫無自覺在靠近危險的人有撤離的機會。

 

--我知道哦,從一開始都知道。自從看見你被男孩子這樣做了之後,就想著要這樣困住你、禁錮你,看你耳根通紅、雙頰粉嫩、咬著下唇一臉無措。
如果ニノ發現我的意圖的話,說不定會先害羞的喊著「笨蛋、不行!」,但再堅持久一些,就會逆來順受了。

 

でも …我不會讓你發現的。

 

相葉鬆開了手。

 

意味深長的眼神在一瞬間切換成人畜無害的天然模式,相葉笑彎了眼睛說道「開玩笑的」,然後不容置喙地搶走二宮手裡的罐裝啤酒,毫不客氣地大口喝了起來。

「你明明就可以再打開一瓶!」
「但ニノ這一瓶也是我的啊。」
「啊啊、醬汁快焦掉了--」
「啊啊--」

笨蛋的兩個人大笑著跑過去搶救煮過頭的醬汁。

 

一室溫馨而日常的氛圍,和兩個人時不時相碰的手指。

 

怦咚--怦咚--

 

沒有平靜下來,急湊而紊亂的心跳聲,似乎漸漸重合。

 

 

 

 

如果這時的相葉雅紀有一台測量心跳的機器,或許他就能早一些發現二宮和也用絕佳的演技隱藏著的小秘密。

 

 

 

Fin.

我對N君曾形容A君是「天然エロ」印象深刻。
真好奇他到底是從哪些地方看出A君的這個屬性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