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歪二得永生。
從深埋已久的文件夾裡發現這張圖,好喜歡他倆的這種氣氛=w=

我寫這一篇寫到都快覺得世界末日了((好啦、這是誇飾法
拜託我的繆思男神傑尼斯爺爺快讓我End它!!!!!TAT


【櫻二】陌生人09

那一次在傑尼斯事務所洽談合作案,沒有巧遇相葉雅紀。

二宮將這個結果丟訊息給那位被掛念著的當事人,對方的回應是震驚臉貼圖,並且用五十音呈現一堆奇怪的語助詞,或者說,哀嚎聲。

『Nino,你下次要來一定得先跟我說』

『我會不顧一切去事務所找你!』

看到後一句那用語誇張的語句,二宮在一個人的房間fufu地笑出聲。

緣份滿奇怪的。

那天他趕著搭末班車,卻在前面一個人東西散落時,停下腳步撿起四散的紙張和零碎的小物。

似乎是顧著從側背包拿出東西,而不小心將包裡的物品灑出的男人掩不住慌張,忙不迭地邊跟二宮致謝,邊拾起私人物品,胡亂的塞回包包。

二宮應該要搭上的那班地鐵響起即將關門的警示聲,但他已經顧不上搭車,所以,最後只能目送電車離開也是理所當然。

戴著口罩的男人搔著頭,困擾的皺起眉頭,澄澈的眼睛裡積滿充沛的歉意。

本來打算就那樣施然離開的二宮卻意外的被喊住。如果沒有那時候的停頓,或許就無法跟相葉結下這段孽緣。

他停止回顧過往,拇指敲打螢幕,回覆相葉一句『いいよ』,附贈一個不用錢的笑臉表情。

還想著要和相葉聊聊近況,那個休息時間結束的idol急忙傳了『之後聊』,之後便沒有聲息。

二宮順從地心引力將身體摔進軟硬適中的彈簧床裡,翻滾了兩圈。

他按掉床頭的電燈開關,獨留桌上那台沒有關上的筆電螢幕的藍光照亮房間的一面牆。

不帶溫度且讓人深感寂寞的藍色。

…這樣做,對了嗎?

辭掉父母都滿意的公司職位,投身充滿風險的創業之路,老大不小的年紀,天天傷神傷身的,還是孤家寡人…

只有獨處時,那道潛藏的聲音出現,質疑他的決定。

而他亦自知生命的抉擇本就沒有所謂的對錯。

正因為日復一日都會做出的選擇,漸漸積累,從而决定了一個人的個性和人生,所以盡可能順從自我的做出選擇。

他對創業沒有不切實際的理想。那種冠冕堂皇「改變世界」的理由不是他的風格,只是在使用者回饋的字句裡看出他們的喜歡時,他會滿足的露齒一笑,然後腳踏實地的埋首於產品的修正之中。

二宮曾被綾野形容成「意外認真的男人」。追求灑脫、自由,凡事不放心上的形象太鮮活,所以動真格時反而讓身邊的人不太習慣。

二宮滑開手機,在缺少光源的房間虐待眼睛。Line名單上那個相葉開頭的對話窗仍然沒有新的動靜,反而是那位對傑尼斯話題糾纏不清的綾野又在嘮叨『今日的VS嵐真是驚險刺激,櫻井桑又卡在那個Cliff climb了。Nino你看不看?』。

他回覆了一句『打GAME,不看』,不等對方丟回哀怨的責怪,就關掉手機。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良久才默默起身,打開電燈,房間恢復一室通明。他裸足踩上白磁磚鋪展的地板,走出臥房,打開電視,轉至富士電視台,那個運動類型的綜藝節目已經進行至後半段,主持人的隊伍分數落後。

從冰箱拿出一罐KIRIN啤酒,他拉開扣環,拖著腳步往沙發方向移動。

電視裡歡騰的氣氛似乎能透過螢幕傳遞過來,原本胸口還有幾分捉摸不定的惝恍,此刻倒是被一來一往又綜藝效果十足的笑語掩蓋過去。

因為眼淚會模糊眼前的路,所以,何不抬頭笑著前進?

方才那蠱惑二宮的迷惘,不知何時已經消散得不留一絲一縷。

儘管人生的漫漫長路上困難重重,但那種一生懸命、突破逆境的人大有人在。他回憶起相葉喝醉後跟他吐露的心事,和此刻螢幕形象所形成的落差。

可以那麼堅定的說著「讓全世界捲起暴風雨」這樣子的誓言…

 

…いいな。

 

他突然有些了悟綾野反覆強調到令他心煩的「男人的浪漫」,然後心情通暢的又喝了一口啤酒。

冥冥之中,似乎與電視裡蹦跳的那四個人產生了無形的共鳴。

 

to be continued.



記錄一下沒什麼起伏的近況((四年之後回顧時一定又覺得蠢蠢der~
我真心覺得我的同事是一種很神奇的生物
將我的近況(心情、工作的小抱怨、休假日的安排什麼的)全部轉述給其他人知道對她有什麼好處嗎QAQ
因為當作是朋友,所以聊天時幾乎不隱瞞
但我現在什麼都不敢講,因為太可怕了!!!!
只要有一天比她晚到辦公室,裡面的姐姐就一定能update一下我的消息((知道的當下,超想罵髒話的啊


所以我要仿效我的處女座好夥伴,開啟起床氣模式!((不對啊喂

所以我要每天比她早進辦公室,然後盯著她((更不對啊喂!!!!!


好像不怎麼幽默的,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