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知道明明是一篇掃地時不小心開了腦洞的歪二文,為什麼可以拉里拉雜寫到第7章…
而且我不是工科背景,寫起來未免太棘手了點QAQ
所以越來越偷懶了千萬別打我((說好的,不能打臉,其他隨意


【櫻二】陌生人07

 

二宮摘下眼鏡擱放在電腦旁。用左手的拇指與食指按摩眼球,眉頭鎖得很緊。

時針已經走過了11

又是加班,第幾天了?

他真不想提醒自己的肚子就是因為整日坐在電腦前而擠壓成一團肉。或許該找時間去跟那位經營業餘棒球隊的idol一同打幾場棒球。

「現在進度如何?」湊到他身旁的男人放了一杯剛煮好的咖啡在他面前。

二宮抬頭,只見綾野抱著手臂、歪斜著身體靠在辦公桌,剩下兩個人的辦公室也要打開氣場,何必呢?他微嘟起嘴,自動拿起淡黃色的馬克杯,讓咖啡的熱氣撲打嘴唇。

「還剩幾個問題。」他呼呼的吹著氣,貓舌什麼的最麻煩了,他忍不住腹誹自己。

「嘛…」對方拍了一下二宮的肩膀,挑起眉,「差不多時間了,要不要吃宵夜?」

二宮溫順的點頭,「你去買嗎?便利商店?」

正當綾野一臉酷樣的應答「怎麼可能」,玻璃門被推開,傳來一陣嬉鬧的聲音。

「不會吧…」

綾野給他一個只歪一邊嘴角的微笑。

登門入室的三個人高舉手上的戰利品,熱食的香氣跟著他們的動作晃動,逸散在辦公室中,「我們可是partner啊,當然要義不容辭跟你一起加班。」

翻攪塑膠袋的水川在旁邊嘟嚷著「高橋大叔為什麼把我的啤酒收回去了!早就說別讓他載我們來公司!」。

「我倒希望你們能幫我修改編碼,或者麻煩水川桑能安靜一些。」

ニノ真是口嫌體正直吶~」不再搗弄著塑膠袋的女人拋給他一個略顯粗糙的眨眼。

成功換得二宮一聲響亮的回應,「八--嘎!」

「對了、我們昨日的產品發表會可是有上電視的哦!」水川順手拿起一塊炸雞,絲毫不在意身為一位女性,夜深了是不是該惦量一下卡路里。她走過去打開二宮旁邊的另一台mac,點擊瀏覽器,行雲流水的打入關鍵字。

二宮存疑的盯著她的動作,瞥見綠白色的網頁上顯示著醒目的news zero

「這個!」

「哦哦,水川桑看起來好上相啊。讓妳埋沒在我們這個小地方了。」

水川對其他人這些誇張的恭維逗弄得豪邁大笑,拿著炸雞的手都有點顫抖了。

新聞片段還在繼續播放,二宮的眼睛裡映著一個讓他有些在意的身影。

櫻井翔。

是那個不小心在車站結識的相葉雅紀的member,一同吃飯時總會聽上他說說幾句翔桑如何如何,內容無非是由衷的誇獎和開玩笑的吐槽。

那麼多關於櫻井翔的情報量被迫塞進腦袋裡,弄得二宮好像已經熟識這個男人。

「話說,那個櫻井桑…」水川放下啃到一半的雞翅膀,自顧自的展開話題,但神奇切合二宮心裡所想的那位主角。「是我的大學前輩啊,但完全沒想到他能爬升到這個地位吶。」

二宮沒錯過機會反唇相譏,「你這句話可真失禮啊,他還是你的前輩呢。」

水川又是不顧形象的大笑兩聲,「說得也是。抱歉吶櫻井桑。」緊接在毫無誠意的道歉之後是女孩子氣的俏皮吐舌。

「妳裝可愛他也看不到。」

一行人在將近12點的夜晚上演搶食的戲碼,胡鬧之中虛度了半個鐘頭。

早早就放棄和水川爭奪最後一隻炸雞翅的加瀨滿足地伸展修長的身體,結束他負責的項目,「今天就先這樣吧?」

「嗯。」

「結束了?」在搶食的途中就被手機訊息吸引注意力的綾野回過神,看向已經關機、開始收拾桌面的二宮。默契的對他點了頭,「走吧、我載ニノ回家。」

「啊~偏心吶。為什麼我就要跟兩個面癱工程師同車呢?」

綾野秉持著酷臉原則,簡潔扼要的回答,「因為你們三個人同路。」

「如果你不介意你的回程是反方向的話,我們也是可以同路,還能香車配美人。」

被認定是面癱工程師的兩位默不吭聲的盯著在場唯一一位女性,僅用無聲的眼神便完美詮釋「鄙視」這一個動詞。

「嚴格來說,Machan不算工程師,而是視覺設計師好嗎。」綾野俐落地穿上鐵灰色的牛角扣大衣,邊抓起桌上的鑰匙,邊糾正水川的錯誤。

二宮忍俊不住。

「算了吧,水川桑除了錢以外,其他的人事物都一律視為草芥。」對這個只有在財務規劃上能表現專業的女性合夥人,他向來都是如此不客氣的戳她弱點。

「別汙衊我啊、混蛋──」

「哈哈、我覺得ニノ說得挺正確的。」

「同流合汙啊你們!」

五個人又打又鬧的離開租下不久的辦公室,由藝術大學出身的松山精心設計過的屋內裝潢在燈光被掉之後歸於黑暗,透明玻璃外的夜景在黑暗中鮮明起來。

最後一個走出來的二宮順手帶上玻璃門,有些感慨地眺望商業大樓外的景象。

當初綾野用五片遊戲光碟接近他當朋友,之後帶著七位數的支票問他要不要一起創業,然後的然後,就是現在了。

「有錢人真討厭吶。」他一坐上舒適的副駕駛座,忍不住把喟嘆轉化成一句非常真誠的抱怨。

掌控著方向盤的男人勾起笑,「可不是嗎?」

 

 

 

四月的東京入夜後,空氣裡還漫著一股能沁入肌膚的涼意。二宮跟綾野告別,一開車門就禁不住的縮起背膀,平時就習慣貓背的背椎彎曲得更為明顯。他攏了攏身上穿了多年的深藍色外套。

踏入公寓那幢大廈,一樓大廳的壁鐘顯示已經213分了。

二宮拖沓著腳步,往電梯方向的路徑走得意興闌珊。

叮--淺藍色的電梯門板刷地打開,映照出二宮的倦容。

他多想原地召喚出一張床,然後直接睡了。

胡思亂想的同時,踏進去電梯這一方狹小的空間,還來不及按下關門鍵,卻有另一道人影竄出來。

「抱歉。」低沉的男性嗓音裡透露歉意。

二宮恍惚的點點頭,算是當作那人致歉的回應,他按完18樓的按鍵後,用手掌遮掩著打了一個呵欠,然後抱著手臂縮在角落。

等到那人走出電梯時,他才意識過來怎麼一眨眼已經到16樓。

嘛嘛、離床不遠了。隻身一人的他盯著電梯上那跳動的紅色數字,軟軟的笑出聲。

 

to be continued.

 

忘了說,上一章計程車裡碰手是想學mago中櫻井先生說的「計程車裡牽手」((這也太默默了吧!!!!
本章二宮君的深藍色外套是他上"真的假的TV"後半段穿的那件((這種細節可以不用提醒好嗎XDDD
然後...........
本章出現的那些名字歡迎代入自動浮現在腦海的人。
這就是一篇架空得很奇怪的歪二文((攤手


以上!

創作者介紹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玻利絲
  • 我只是想來附和NINO這次潑猴造型真的好妖孽的帥氣啊啊啊~~~~~~(搥牆)
    這隻潑猴應該是要繼續壓在五(一ㄥ)指(ㄐㄧㄥˇ)山(ㄒㄧㄤˊ)下面,不要放出來禍害世人才對啊啊啊啊啊~~~~(被踹遠)XDD
    以上,是被NINO久違男前造型電得亂七八糟的玻利絲的哀號 XDD
  • 哈哈哈哈哈我倒希望二宮少女能不定時解放他的男前本性XD
    那個櫻井先生不要藏私好嗎!!!!!
    ((我總覺得他會玩囚禁Play,因為裡外情敵太多

    路過的大嬸 於 2014/11/06 20:4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