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看了一遍網誌裡發佈過的文章和草稿
頓覺時間流逝得太安靜了吧
但以前的我好吵 ((靠杯XDDDDD
那些自娛自樂的自言自語現在看起來還是覺得很北七((北七本質改不了
遙想當初剛開通網誌,看到很多歪二的寫手大大,很憧憬文字優美的大大們學識淵博、談吐得宜,然後我就幻想著我上大學之後也能變這樣
結果是沒有(眼神死)



我居然有試圖寫完這篇少女體歪二,只是努力未必會有成果,所以一樣沒有成功的fin惹XDDDD
上一篇發文時間是2013.08(但寫文時應該更早),而這篇最後更新的時間是2014.11,然後現在已經是2017.03,我感覺到時光的差距、違和感好重哈哈哈哈哈我就是一臉「哩系咧龔啥小」的表情看完它。

上一篇:【櫻二】他們都在繞著圈圈

 


【櫻二】他們都在繞著圈圈02

 

Sakurai

 

問了幾個人才找到預訂的那間溫泉旅館,果然,人生地不熟的,凡事做起來都不方便,還是自家的小窩好,輕鬆自在,還有弟妹可供使喚。

 

櫻井翔一邊想念著家的溫柔,一邊走進裝潢古樸的旅館。一入內,便看見櫃檯後站著一個身穿和服的女人,臉上雖有歲月的痕跡,仍氣質不凡,有幾分老闆娘的架勢。

 

「不好意思,我是上禮拜打電話過來預訂房間的櫻井翔。」櫻井走上前,用主播式的笑臉和僵直。

 

那女人婉約的笑瞇起眼睛,用溫柔的聲音說稍等一下,便翻開登記的簿子找櫻井翔這名字。

 

果然過沒多久,老闆娘就淺笑著把鑰匙放在木製櫃檯上,細微的聲響打斷櫻井翔站在廊道欣賞畫作的心思。不過,總覺得那幅畫風格挺像他家Leader的。

 

「我女兒很喜歡你。」當櫻井打算拿過房門鑰匙,眼神一觸及女人的眼睛時,那客氣溫和的聲音又響起傳進耳裡,「不過,最近她似乎更喜歡二宮君。」

 

「……」這下,櫻井翔哭笑不得了。這算是一大打擊吧?

 

領著不重的行李走進房間,面積不大,不過佈置還算雅致,從窗外看出去還能望見一大片碧藍的海。

 

突然又想起某個對海全然不行的人。

 

如果和他一起來這裡,會是怎麼樣的狀況呢?

 

「被老闆娘的女兒告白?」

 

「怎麼可能呢,這選項太蠢了!」

 

櫻井翔有那麼點落寞的覺得,原來形單影隻的一個人故作無謂的吐槽,只會顯得更寂寞。

 

待的房間不大,但也還是空蕩蕩的,哪裡比得上那總鬧哄哄有朝氣的樂屋呢。

 

哪,才離開多久,也距離不遠,怎麼自己就像個離家千里的孩子時時刻刻都想家啊?

 

八成是剛剛那通電話害的,害他都有那麼點想看看那個二宮和也彆扭撇頭的模樣了。

 

攤開手掌心上被摀熱的手機,躺在掌心上一副安詳樣,櫻井忍不住回想二宮剛才像是撒嬌的甜膩嗓音,迴盪在耳際似的,那真實度讓他一度錯覺其實二宮就站在他背後,一如往常的抿著唇笑著,然後用嘲諷的聲音輕聲喊著「翔桑」……

 

「啊,還是去買幾份名產給他們吧。」

 

其餘三個人買什麼都行,反正他們不挑,只是不知道二宮會想要什麼東西。難不成那傢伙真的只是想要一份名產?

 

……這種小地方應該沒有出產番外篇之純樸鄉鎮版任天堂吧?

 

為自己亂七八糟的想法覺得好笑的櫻井翔,心情舒暢的伸了個懶腰,總算抓回了點這趟自由旅行的價值。明明想讓自己至少在兩天內好好享受難得的私人時間,偏偏腦子越是想放空,所有掛念的東西就越是清晰,似乎在心思漸漸沉澱之際,也漸漸露出一點平時難以發現的痕跡。

 

看清了那麼一點東西,或許說,那麼一點心裡的變化。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對象是那傢伙就是了……

 

就算是知名大學出身的,在櫻井翔心中也是有不少尚待釐清的題目,尤其最掛念的那個人根本就是個謎團,而這謎團聚在他心裡每天每日的增加,都快成了一個無底的黑洞,幾乎吞沒了他一大半的思緒。

 

關於心的歸屬、關於那個二宮和也啊。

 

櫻井翔下意識地蹙起眉,不明白剛剛浮現腦海裡那行訊息到底是什麼意思,不懂,真的。怎麼好像每次把事情扯到那個人身上,自己就會真的變成笨蛋呢。

 

「大概就是被他給罵傻的吧……」

 

喃喃自語著,渾然不覺眼睛裡已經溢滿了一種可以稱為溫柔的情緒。

 

心裡有那麼一個瞬間感到無可明喻的柔軟,櫻井憑靠著窗台又望向那片太過廣闊的海洋,一片溫潤的橙色覆蓋在粼粼波光上,櫻井翔突然覺得,自己回去之後或許該跟二宮面對面好好談談。

 

關於櫻井翔心的歸屬這個問題。

 

 

 

 

「呀,一個人旅行還是太寂寞了。」

 

「下次還是把那個人給帶來好了,只要不逼他下水應該就可以了吧……」

 

-------

 

Ninomiya

 

今天大概就是那個脫隊兩天--哦不,正確的說,應該是一天半--的傢伙該回來錄製番組的日子,二宮和也新不在焉地隨便翻了翻雜誌,滿腦子都在期待那個正經八百的櫻井君被NEWS ZERO伙伴採訪說「怎麼會在這裡迷路了,櫻井君?」這樣的畫面出現在電視螢幕上,可惜樂屋裡是沒有電視這種東西存在的,而且這時間怎麼可能看得到那種晚間新聞。

 

嘛,真是可惜了。這麼精彩的片段真希望自己可以親眼見證,然後用這個嘲笑他一輩子。

 

二宮和也自我地想像別人的窘況,嘴角邊洩漏的笑意讓旁邊的Member一臉擔憂地竊竊私語。

 

「啊-Nino這次又在竊笑什麼啊?」相葉雅紀點了點同樣沉浸自我世界的Leader大人,不過被迫清醒的那人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原因。

 

能知道才奇怪吧。大野智覺得自己的右臉頰莫名其妙的抽動個兩下。

 

「大概是翔桑吧。」沙發上躺在大野大腿上的人悠哉的發表意見,狀似無趣的玩起大野的手指,反正手指的主人似乎不太在意,不吭一聲十足的容忍。

 

「誒?」

 

松本潤大爺的坐起身來,老大不爽的對著相葉就是一個直白的瞪眼,「誒什麼誒,就是櫻井翔!」

 

「那Nino幹嘛要因為翔醬竊笑啊?」

 

悠緩的嘆了口氣,「相葉雅紀,你真傻啊?」只是口氣特別不佳。

 

被陰狠眼神刷到的相葉對他不以為意的笑了笑,然後轉過身拉著大野的衣角,眨了幾下眼睛,馬上眼泛淚光,一臉無辜,「Leader,松潤他兇我……」

 

「松潤。」某個神遊天外的人又被迫發話。

 

「呿!」

 

二宮和也裝作沒聽見三人定番鬥嘴爭吵的樣子,挺是閒適的拿出遊戲機,唇邊弧線不退的看著開機畫面。

 

啊,翔桑會給什麼名產呢?--

 

回想那個人每次送給他的東西似乎都有些奇怪,而且送的理由也都編得亂七八糟的,一絲精英人士的圓滑手段都沒用上,害他真不知道該不該伶牙俐齒一番,然後把那些奇奇怪怪的禮物給悉數退還回去,然而每次正面看見那半摻羞澀的倉鼠笑,到嘴邊的嘲弄就會被自己吞回去肚裡消化,自然而然的。

 

似乎是有那麼點,不忍心吧。

 

在番組上的Nice吐槽不一定適用在現實生活中,二宮很清楚這一點,尤其對那個人,二宮真的發自內心希望,不給他一點傷害。不曉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自己都以這種想法,面對那個人的存在。

 

親友也好,Member也好,什麼身分都行,能夠兩個人都笑著,就算讓彼此的互動蒙上了一層生疏也無所謂了。

 

太多東西複雜的堆積成一堵阻隔的高牆,但二宮沒給自己多少探究內心的時間,他直覺認為一旦自己想明白了造成這些情緒的原因、或者弄垮了那面心牆,自己一定會陷入更難以自拔的處境。

 

是吧,所以還是保持點距離好了。至少安全多了--

 

深吐了口氣,皺眉的二宮和也只覺得這傷感來得太快速,以至於眼裡聚積了水氣他也沒有察覺。

 

居然會為那個櫻井君難過,自己可真懦弱。嗤笑一聲,二宮放下玩得不怎麼有勁的遊戲,直挺挺的站起來,往相葉雅紀的方向踹過去一腳。

 

「Nino你幹嘛突然踹我,我的腰、我的腰啊!」被突然襲擊的相葉轉過身來想怒指著二宮,卻看見熟悉的竹馬眼裡出現不熟悉的波動,說不擔心就太無情無義了。

 

「Nino……?」


「你這個笨蛋。」相葉捧著二宮的臉,來不及聽見竹馬給出一點解釋,那陰鬱的表情就突然綻開一絲溫情,笑容之燦爛,刺得相葉不由得瞇起眼晴。「我只是要問你結束後一起去吃燒肉吧?」

 

只是,相葉隱約覺得這可愛笑顏太演技派了,居然連自己都能瞧出那被極力遮掩的異樣。

 

-------

 

Sakurai

 

回到東京時,還有些不習慣灰濛濛的都市天空。那小鎮炙熱太陽的洗禮,簡直跟東京這種微陰的天氣形成強烈對比,與已經過去的兩天回憶正面衝擊。

 

瞥了一眼,時間安排似乎有些危險,只能匆忙趕回家裡,放下行李,再換了另一套便裝。正是假期時間,弟弟見他又要出門馬上先問句「買了些什麼」,然後興致勃勃地接過他手上的袋子仔細的翻找。

 

「啊,怎麼就只有這種東西……」翻翻看看,整個袋子裡除了當地零嘴餅乾,好像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櫻井弟弟一個皺眉,把袋子又放回去櫻井先生攤開的掌心,然後一臉鄙視看著他親愛哥哥,坐回沙發上。

 

「你不要就算了,我要拿去送給別人。」

 

「好好好,我要、我要!」又飛撲過來把袋子給拿回去,嘴裡碎碎念著,「不要白不要,都是錢買的,就不要浪費嘛……」

 

這小鬼怎麼這麼節省……櫻井懷疑櫻井家的家教是不是真的達到功效,似乎跟二宮家那個和也君有些相像--無所謂地笑了笑,只是來不及用言語取笑一下自己的弟弟,牆上時鐘細微的秒針移動就讓他想起之後緊張的行程。

 

拍拍那矮自己一截的頭,有些匆促甚至是狼狽的穿上鞋子,「我出門了。」

 

關上背後的門,櫻井仰望頭頂上陰晦的天色,突然的一個嘆息。

 

明明是在和弟弟互表溫暖親情的,怎麼腦袋裡又是那個二宮君哪?櫻井咋了一下舌,搖搖首,還是把工作給擺第一位吧。

 

不過,能不能有個誰來替他把這日漸嚴重的「二宮思念症」--櫻井翔恍了下神,行駛的車子也跟著搖晃了一下--他面不改色的在心裡把思念這個詞畫上一個大大的叉,然後繼續腦內。

 

嘛嘛,能不能有個誰來替他把這日漸嚴重的「二宮整天干擾症」給釐清出個解決辦法?

 





TBC?

真的是註定成坑的少女體。


準備將亂七八糟的草稿出清的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過的大嬸 的頭像
路過的大嬸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