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很不妙啊、找不到完結的時點,
但繼續寫下去的話,真的會很糟糕啊看看我都已經懶得注意劇情的合理性了((挖鼻
原本只打算一章結束的腦補文,現在居然到第五章((幹我前面寫了些什麼我根本就不記得了啊啊啊


↑  複習宿題真能找到好題材。
二宮的意思是他想做遊戲的音樂,但我不知道腦子哪裡塞住了,看成他想做音樂遊戲。
於是衍生各種幻想:二宮君大學時是個阿宅,將程式的捉蟲當作一種GAME,以製作音樂遊戲為畢業專題,受到遊戲公司青睞,之後換過工作,並和資金雄厚的朋友一起創業
是個技術宅,社交能力正常,一樣會跑火車、一樣會捉摸人心、一樣是個古靈精怪雙子座,但是個技術宅((是想強調幾遍XD
總之,我要看技術宅二宮君男前指數高於櫻井先生((問題是寫得出來嗎而且有耐心嗎我XDDD


↑  順便放上這一段。被小倉桑發現著作權的問題,又被櫻井先生發現酬勞要五等分的問題
於是二宮君最後無奈歪嘴臉
還被愛拔說「沒辦法嘛、五人才是阿拉希啊」。哈哈哈哈難怪他最後還是沒達成這個目標。


 【櫻二】陌生人05


櫻井翔睜開眼睛,直接進入眼簾的是駕駛座的背部,和擋風玻璃外住宅區內一成不變的街景。

他愣愣的維持相同姿勢,意識迷濛。透過後照鏡,看見駕駛是個素未謀面的中年男子,正用疑惑但冷靜的眼神觀察櫻井的舉動。

他知道這個區域,依照目前的車速,大概再經過十五分鐘的時間就能回到他的公寓。

只是…為什麼是在計程車上?

「醒了?」

右手邊出現一道音源,淡然的語氣,但被傳導進櫻井運轉緩慢的腦袋裡,卻有令他為之一震的魔力。

櫻井翔於事無補的後悔起自己為什麼慢了好幾拍才注意到旁邊的乘客。

大概是酒精讓腦子變得更遲鈍吧。

酒意已經隨著被嚇走的魂魄退去泰半,感知的擴展讓原本只聚焦於前方的視線跟著寬廣起來。

儘管車廂內光線不夠充足,但就著外頭街燈的橙燦,櫻井還是能看清身旁男人的樣貌。

「二宮君?」

帶著難以言表的情緒唸出這個名字(而不再是那個男人),卻有人掐住他的下文,只用乾淨的聲音丟出俐落的兩個音節:「ニノ。」

似乎感應到櫻井翔腦袋裡紊亂的思緒,二宮抬起頭和櫻井對視,雙手捧著的手機散發出迷離的藍光,打亮了二宮的臉龐,「叫我ニノ就可以了。」

「你喝醉了,所以我送你回去。」他不著痕跡的打量完櫻井的神情,然後收回眼神繼續用短短的拇指在螢幕上快速打字,同時平鋪直述的說明只有一面之緣的兩個人搭上同一輛出租車的原因。

這人根本有讀心術吧。

熱度與紅色同步地攀上櫻井的臉和耳朵,他暗自慶幸二宮的超能力應該不包含眼力好到在黑暗中察覺到他生理的細微變化。

而他相信自己現在又是臉紅、又是耳殼發燙的狀態不過是酒精使然

「方向順路,是嗎?」

從側顏看過去,二宮勾起淺淺一笑,「當然。」

櫻井翔才意識到自己問出相當愚笨的問題。如果不同路,愛拔他們不會這樣安排的--雖然說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喝茫,毫無判斷能力,但這位二宮君看起來很清醒,還有餘裕專注於他的手機。

「很抱歉。」

突如其來聽見道歉的二宮將手機擱在闔起大腿上,他左手搭在自己的右肩上,揉著僵直的肩膀,開口只簡單吐出一句「怎麼了」的疑問句。

「這樣麻煩你。」

「這沒什麼。」語末還有fufu的笑聲,聽來格外真誠。

接著,沉默唐突的橫亙在兩人之間。

足以使人窒息的靜默讓櫻井腦後的血管開始突突跳著,頭又開始痛了。

他無可奈何的將這樣近距離觀察二宮的視線收了回來,轉向車外不斷後退的街景--儘管心裡覺得可惜。

終歸會回復成萍水相逢的兩個人。

他覺得喝醉前的那股惆悵又無聲無息地襲捲而來。

 

to be continued.

 
想說上班摸魚時可以打個幾行,沒想到這星期就這樣毫無預兆的忙了起來…
然後每次我忙到一個段落準備休息時就會有同事或老闆走過來跟我講話,看到我開著line。
幹!!!!!!!!太衰了吧總是被抓到偷懶的那一瞬間((怪誰呢

哼哼這週末我要去監考,爽爽der~終於輪到我監考別人了吧
希望賜給我兩個竹馬美少年打打鬧鬧進考場((最好是會有這種啦!XDDDD

話說,我好像又忘記11月底要去考多益這一件事了((請清醒好嗎
雖然我很想發個大願「如果我沒考到金色證照,我就要寫一篇歪二H文」但我覺得百分之百我會沒考到啊所以作罷((幹


見證大嬸過得多糜爛的以上!

創作者介紹

竊笑不成反奸笑

路過的大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